专栏

李木戈怎么成“网红导演”的?

态度 作者:扒姐来了 2022-06-03 03:21:02 阅读:324

文章转自:娱乐硬糖

(ID:yuleyingtang)


就像餐饮消费领域有“网红食品”、“网红店”一样,贵圈近些年也不乏“网红剧”、“网红导演”——崛起谜之快,评价谜之高,但亲身靠近品鉴一下,往往其实难副,两三次就腻了
 
武侠剧《说英雄谁是英雄》的关注度,很大程度上就来自“网红导演”李木戈。企鹅影视出品,江南的灵龙文化承制,李木戈执导,曾舜晞、杨超越、刘宇宁领衔主演,陈楚河“特别出演”,孟子义“友情出演”,改编自温瑞安同名小说的《说英雄》,阵容说不上豪华。但却在各大影视论坛、核心网剧用户圈形成了超预期的映前热度。细看各家溢美之词,都集中在导演李木戈身上。
 
相比已经几度影视化、游戏化的“四大名捕”、“逆水寒”IP,《说英雄》原著有点冷门,而几大主演也尚未形成足够的追剧号召力。因此,拥有《东宫》《司藤》两部热剧的导演李木戈成为了该剧预热期的一个重要宣传点。5月23日,《说英雄》在腾讯视频开播,的确有许多观众是出于信任,或者为了“审判”李木戈而来。
 
 
然而从目前情况看,《说英雄》正片更多还是让观众感到了落差:腾讯站内评分7.7,豆瓣尚未开分,16集总播放量3.58亿,日播放量涨势疲软。打戏平庸、分镜抄袭等一系列争议,也加剧了李木戈的金身告破。
 
但无论如何,能成为被观众记住的网剧导演,都足以让同行眼热心热。电影导演以奖立威,综艺导演亲自上阵(当然,我们木戈也热爱舞台),网剧导演也要高调出道,为自己挣个“网红”前程。
 
从“《东宫》导演宠粉”开始
 
李木戈,毕业于北京大学计算机信息管理专业,2008年跟随高希希入行,2012年起开始独立执导作品。2017年,李木戈一脚踏入IP剧领域,为唐德影视执导了《东宫》。
 
《东宫》2019年2月播出,这部剧让悦凯影视注意到李木戈,发出执导《司藤》的邀约。2021年3月,《司藤》在大剧环伺中杀出重围,导演李木戈不仅在业内进一步打响名头,在用户端也赢得了相当高的认知度与美誉度。

 
剧圈的新锐导演不算多,但也并不少,为何李木戈能凭三年两部剧就迅速“网红化”?
 
首先,《东宫》与《司藤》作为言情大神的知名IP,影视改编自带高关注。而且两部剧集播出后的市场表现不俗,在2019年、2021年的内娱留有姓名。这是一切的前提基础。
 
 
而且,这两部剧集的走红都出人意料,属于年度黑马。《东宫》筹拍时遛过不少当红明星,待到真正开拍,主演却是两名新人,难掩项目仓促之态。而尾鱼小说的影视化难度有多高,看3.3分的《示铃录》就知道了,因此《司藤》在播出之前也并不被看好。
 
结果,两部剧的评价都达到了豆瓣7分左右(目前《东宫》7.6,《司藤》6.9)。不仅如此,新人陈星旭、彭小苒借《东宫》成功走进观众视野,曾有神秘“资源咖”标签的景甜、嘉行大礼包之一的张彬彬也因《司藤》风评扭转。
 
把一手烂牌打好,或把一手好牌打烂,都很有记忆点,且令人心生好奇。而李木戈在花絮与访谈中展现出的方法论,简直说进了人民群众的心坎里:亲自阅读小说、尊重原著内核,舍得辗转取实景、把钱花在刀刃上,重视服化道、让造型参与人物的塑造,以及倾听观众意见、愿意对成片进行修改……被内娱PUA已久的观众,很难不因此心生好感。
 
《奇幻剧的新视觉表达/专访<司藤>主创》
 
此外,李木戈并不是——或者说不甘于只做一名面目模糊的幕后。北大高材生逐梦影视圈的经历构成了他身上的故事性——甚至是励志性。他还在《司藤》中客串出演了“白金”一角。当然,他加戏抢戏也成为剧集后期一大槽点。
 
更重要的是,李木戈经常在微博上与网友互动。当年《东宫》“跳忘川”情节的成片效果令观众不满,李木戈在微博表示留言已看到,之后果然迅速调整,替换片源。这件事成就了一个“东宫导演宠粉”的热搜,也是观众由纯观众变为剧粉乃至导演粉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当然,开麦是一把双刃剑。李木戈曾为自己另一部作品《暗恋·橘生淮南》(胡一天版,2021年1月播出)发博质疑豆瓣打分标准,之后被网友怼到删博躺平。日前,李木戈又在微博上调侃杨超越贪吃、威亚戏拍到呕吐,不免令人怀疑,这是否是一种另类的“主创发疯”。
 
目前这条微博已删除
 
秀存在感的姿态各异,但不得不说,这些操作都让“李木戈”的形象更加立体。而这,往往是看客们由关注作品到关注人、对人开始带有感情色彩去评价的必经环节。
 
李木戈被过誉了吗?
 
李木戈的难得之处在于野心十足,很有折腾的热情,愿意深入参与许多环节的具体创作。表现在作品中,是视觉上有意追求差异化:取实景、自然光,服化造型不流水线,摄影或剪辑有一定想法。
 
问题在于,他的发挥不够稳定。稳的时候是拍出了美人与美景,不稳的时候可能就是PPT转场这样的迷惑操作。在他成功的作品《东宫》《司藤》中,追剧观众会因为前者包容后者。而对于没看过剧的路人来说,前者热议度更高,基本上就能掩盖后者。
 
 
所以说,能拍出美人与美景,究竟有多大价值?
 
从内容角度来讲,剧本剧本,一剧之本,美人美景能够加分,但并不是可看性的保障,很多热播剧都能证明这一点。在对李木戈的“质感”、“美学”不吝溢美之词的同时,也有很多网友认为他在叙事方面存在较大问题:《司藤》烂尾,《说英雄》平淡,《东宫》有些地方情感推不上去。
 
但从营销价值来说,在这个碎片化的时代,美图因为参与、理解门槛低,在传播中占据着无可比拟的优势。网友很有可能因为一组绝美路透对一部剧产生期待,哪怕后来发现是“诈骗”;也很有可能因为一个绝美动图对一个明星改观,哪怕并不知道那是什么角色、要传达什么剧情。
 
《司藤》最初出圈,就是因为景甜独特的民国装扮。彭小苒在《东宫》后有挺长的空窗期,红衣小枫却在各种群像剪辑视频里持续活跃。就连走哪都能出现新黑点的孟子义,在《说英雄》播出后也隐隐有翻身的趋势。
 
 
如此,愿意且能够为剧集、为女演员制造出圈神图,就足以令李木戈很有竞争力,被网友——特别是在网上声量很高的女演员粉丝们高看一眼。
 
而为什么这份护体光环到《说英雄》里就打破了?除了演员与剧本的参差,硬糖君认为,其实还有女频IP剧与男频IP剧的差异问题。
 
找对的同行衬托
 
最令人唏嘘的一点是,李木戈的很多过人之处,其实都是同行衬托出来的。实景实拍,不滥用特效,依据角色特性设计服化道……在过去是基础操作,如今出现在偶像剧里却被大吹特吹。
 
李木戈的走红,恰恰说明了偶像剧长久以来的困境:作为面向女性市场、理应唯美梦幻的品类,却常常是不够美的。
 
现代偶像剧题材保守狭窄,故事大多发生在城市场景中,拍好拍烂拍得一般,其实没有太大区别。《司藤》故事自带奇幻元素,第一集摆出了民国小巷、云南美景、茂密森林等视觉奇观,瞬间就拉开了差距,吸引住眼球。
 
古偶是“大IP、小鲜肉”模式的重灾区,连续多年审美降级:演员颜值低、仪态差,服化道严重流水线化;取景走来走去离不开横店、象山等几大影视城,场景高度雷同。前期的敷衍硬靠后期去补救,磨皮磨到衣服都看不出花纹,人脸惨白看不出棱角,或者抠图抠得错漏百出,光影甚至比例都失调。方方面面,都拉低着偶像剧的画面质感。
 
知名“S+古偶”《有翡》
 
不仅如此,市面上还有“张梳平”这样的毁人型主创。美人到他们手中都要削减个三分颜色,普人更不用说了。
 
 
可以说,放到当今偶像剧里,李木戈爱折腾、不摆烂这一点堪称感人。
 
但男频IP剧又是另一种情况了。它的困境不是太行活儿,而是一个又一个沉浸于自我表达的大导演,是李木戈pro与plus们。
 
早几年行业里热钱涌动,各家都卯足了劲想整个“东方权游”出来,抢占赛道。许多男频大IP项目都很舍得砸钱,壮阔实景、绝美空镜是基本操作。当然,这或许是因为,这是男频改编里最不费脑就能实现的东西。但即便如此,也没能增加作品的可看性。
 
就不说《海上牧云记》这样的知名案例了,《莽荒纪》也是新疆云南四处跑,演员沙里来雪里去。你十有八九没看过的《大主宰》甚至走出国门,远赴新西兰取景,最终照样成绩惨淡,成为时代的炮灰。
 
 
美景扔进男频剧里变得不足为奇。不过,能把人拍美,依然算得上一个比较大的长处(想想新丽剧里女演员们的死亡妆面吧)。只可惜,《说英雄》不仅是男频,还是武侠。而网友们目前对于武侠剧有一个更加单一粗暴的评判标准——打戏。
 
观众苦定点摆pose久矣,如果一部武侠剧的打戏不够扎实、不够突破,其他基本免谈。还是那句话,娱乐选择太多,没有粉丝立场的观众给不了一部新剧太多时间与耐心。《说英雄》前几集的打斗场面不能说特别拉胯,但也够不上开播前的吹捧力度。
 
总结一下,李木戈还是一名青年导演,有长处有短板,而非经验丰富多面手。最适合他发光发热的还是女频IP剧,可以期待他带动偶像剧的审美内卷。但“神化”大可不必,反而容易捧杀。不过对于导演本身,能“网红”总比籍籍无名强,有志于此的青年导演,可以学起来了。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法律法规检索大数据平台:https://www.itanlian.com/
盘点娱乐资讯黑料不打烊:https://www.ijiandao.cn/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