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三观尽碎,这也太敢编了!

态度 作者:电影工厂 2022-05-23 23:06:21 阅读:151
点击上方 蓝字 关注订阅 电影工厂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品牌服装

撤柜后衣服去哪了

查看


来源:河马电影(ID:hemamovie


上个周末,全网的影视剪辑号全在加班剪这片。


脑洞挺大,惊悚指数高,真的很吸人眼球。


上个周末,韩流粉丝们也在追这片,没有字幕组翻译,自己就上阵动手。


这部电影主角美女帅哥齐聚,大多是刚出头的爱豆。


上个周末,厂长的后台无数人求资源,都想一次爽个够。


这片真就这么好看?测评这就来了——


《首尔怪谈》



大家发现了没有,近些年来“拼盘式电影”特别流行。


拼盘式电影并不是一个新鲜的概念,早年涌现出不少经典。


昆汀的《低俗小说》由三个独立的故事构成,相互之间却又环环相扣。



《三更》系列则是亚洲导演一起玩恐怖,厂长年少时看《饺子》真的生理不适。



《光阴的故事》四位导演用四段故事回忆人生,成为台湾新电影运动的开山之作。



国产“拼盘式电影”日趋流行。


有《全城热恋》、《奔爱》这样的爱情片,有《我和我的XX》的系列主旋律。


观众的反馈并不怎么好,毕竟有的单元故事质量上乘,有的单元却枯燥无味。


与其上映时去电影院让自己膀胱遭罪,还不如网播时拉一拉进度条。


因此也有了“拼盘式电影”是无能导演糊弄观众,破坏观众审美的说法。



《首尔怪谈》也是一部“拼盘式电影”,由若干个十分钟《暗芝居》式的恐怖故事组成。


尽管这些故事都出自同一导演之手,但明显质量参差不齐,不少细节也能看出借鉴模仿的痕迹。


厂长先讲两个印象深刻的,大家看下是否合胃口。



—内有恐怖情节,谨慎浏览—


①《人体模特》


话说怨种男是一名仓库搬运工,每天和师傅守着一堆人体模特。


每天和一群似人非人的玩意儿待在一起,心底总有说不出的诡异。


突然掀开块布,下面的模特姿势扭曲夸张,着实会吓一跳。


倘若突然少了一个,总不免怀疑它长了腿会跑掉。



就这样怨种男一惊一乍的过完一天,回家路上遇到不对劲的事儿。


路边有两个男人在对话,其中的一张是个塑料脸,是个人体模特。


这张脸突然机械的回头对准怨种男,表情是似笑非笑。



他吓得一溜烟跑回家,上网一查,看到这样一则都市传说:


遇到会动的人体模特千万不要对视,小心成为替身。



第二天怨种男又在回家路上看到了塑料脸,举止更加乖张。


吓得他眼睛发憷,心底发慌,越不想看越移不开眼,越想跑越是迈不开腿。


等塑料脸走到身前,他才想要逃跑,可他无处可逃,因为对方紧追不舍。


被逼入绝境的怨种男进行反击,将对方砸成几截,血花四溅。


塑料脸掉在血泊,没有愤怒,没有失落,而是结束一切后的释然。



怨种男正在庆幸自己逃过一劫时突然发现,


他的手不知何时少了血肉,变成了塑料,他成了人体模特。



人体模特会动,算是老梗了,厂长最爱的《神秘博士》第一季第一集,就是橡胶人!


《首尔怪谈》将这个老梗拍的一惊一乍,还是有点刺激的~



②《齿虫》


话说有个怨种牙医,接待了个稀有古怪的病例。


对方没有炎症,也没有乱吃东西,就是止不住的牙疼。


拍个片子一看也是啥事没有,他只能让对方先吃点止痛药,自己再研究研究。



等晚上下班,牙医照样在诊疗室溜达一圈。


发现水池里有几根线头,打开一看尽是些虫子,可把他恶心坏了。


本想埋怨护士没打扫干净卫生,却突然联想到患者的片子。


患者片子放大,牙床处几根虫子若隐若现。



接下来牙医请教前辈,查阅资料,在都市传说中发现了一种齿虫。


这玩意会寄生在牙床繁殖,宿主宿醉后还会变异暴走,影响人的知觉。


都市传说终归是都市传说,他决定给患者做手术。



患者比他想象的糟糕,小刀一拉,就是密密麻麻的小虫子。


凑近一看,他在患者的眼睛中看到蠕动的虫子,马上就要钻出来了。


手术不大,你忍一下。牙医安抚不了患者情绪,对方已经发狂,一口就啃上小护士。



接下来就是韩国丧尸片的套路,血肉四溅,全国动乱。


最令人感觉恐怖的地方,牙医被咬后他并没立刻发病。


他想做手术取出自己牙床的虫子,但于事无补,因为镜子中,有虫子在自己眼球蠕动。


面对一道玻璃之隔的暴走患者和护士,他还来不及恐惧,就成了行尸走肉。



厂长感觉这个故事,就是丧尸版的《铁线虫入侵》。


现在韩国已经万物皆可丧尸了,这个短片可以来个电影版~



目前《首尔怪谈》的豆瓣评分仅有5.6分,在评分普遍偏低的恐怖片中都不算高。


之所以引起一定的热度,很大程度是因为这些惊悚的源头太贴近大众生活。


比如小伙出租屋隔音太差,每日和隔壁美女敲墙传情。


最终屁个美女也不是,而是砌在墙中的尸体。



又如阿妹在网上白捡了个二手衣柜,搞到家才发现柜门总合不上,仿佛里面藏了个人。


果然晚上阿妹就遭遇鬼压床,甚至还从衣柜中爬出猥琐男把她搞掉。



再如玩个密室逃脱,本身就是令人飙肾上腺素的事情,没想到是邪教献祭现场。


小伙好不容易找到出口,一开门就被死尸堆劈头盖脸的埋葬!



厂长看了一下导演洪元基的履历,发现他之前只拍过一部类似的短剧《韩国都市怪谈》。


这些短片已经能够证明洪元基有点能力,希望早日能看到他真正的电影。


其实年轻导演想拍自己的长片,先搞几个不错的短片来吸引人气和投资,是个挺不错的方式。



这让厂长想到构造《广场往事》宇宙的张小策,不少短片导演作品质量高于院线电影。


“长电影”在“短视频”的冲击下想要活下来,真的要好好把控质量了。


而短视频导演想要走得更远讲得更深,视频长度往往也会越来越长。


以后哪种导演能够占据上风,真的说不定。



最后,厂长还是想回归到“拼盘式电影”的话题上。


归根结底,拼盘式电影是一个或多个导演围绕同一主题进行的文艺创作。


面对同一道作文题目,不同导演自然发挥不出同样质量的水平。


下一次再有“拼盘式电影”上映,你还会支持吗?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法律法规检索大数据平台:https://www.itanlian.com/
盘点娱乐资讯黑料不打烊:https://www.ijiandao.cn/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