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程哔———,男神这尺度我们跟不上啊

态度 作者:Sir电影 2021-01-11 22:41:16 阅读:302
借条怎么写有法律效力?

有意思有意思。


年末盘点里,Sir看到最另类的一组数字。


脏话排行榜。


去年Buzz Bingo网对3500部好莱坞电影做了个脏话统计。


爆粗还能榜上有名?


还真别小看它。


什么五佳十佳,可能都比不上它的含金量,戏接得不够多,脏话说得不够溜,一般演员可上不了。


第一个想到的是谁?


对,把脏话说成自己艺名的塞缪尔·杰克逊


共爆粗了301次。



这么一部活人脏话机,你猜他排第几?


第三。


排在他前面的,不算难猜——


小李子,361次。


毕竟人家接活多,还有一部马丁·斯科塞斯的《华尔街之狼》全程在飙。



第一可就难猜了。


还是《华尔街之狼》的同组演员,乔纳·希尔


一部电影霸占榜一榜二,可想而知尺度多大。



《华尔街之狼》所有角色爆粗总和是715次。


光是乔纳·希尔一人,就占了109次。


加上他其他片子,最终以376次位列榜首。


△ 第四名:亚当·桑德勒,第五名:阿尔·帕西诺

当然,数据是死的,人是活的。


有些人虽然没上榜,可在观众心里,是绝对的骚话王者。


第一个不服,Sir推荐他——



脏话面面观

History of Swear Words



尼古拉斯·凯奇。

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奥斯卡影帝烂片之王的称号于一身。

自2009年的《坏中尉》后。

凯奇整整拍了10年的烂片。

每一部新作开播前,都会誉为他的翻身之作。

但每次看完,都觉得这家伙是在耍我吗(豆瓣6分不能再多)。


当所有粉丝都哀莫大于心死时。

2021年,他给Netflix纪录片当主持,研究起了脏话。

他告诉我们——

无论生活里还是电影里,讲脏话绝对是一项技术活。

(温馨提示,今天这篇属于成人进修课,未成年的毒饭请谨慎避让,我们来日方长)

脏话的造诣上,凯奇早已炉火纯青。

戏里。

几乎找不到他不爆粗的电影。

戏外。

出了名的脾气暴。

一次曾因醉酒对警察爆粗,被抓进了局子。

△ 凯奇电影里的脏话使用数据图

可见。

这生猛的话题,由他来主持,当之无愧。

《脏话面面观》共有6集,每集挑选一个常见的脏话做科普(Fuck、Shit、Bitch 、Dick、Pussy、Damn)。

虽然比起博大精深的中文,英文的脏话确实少了点。

可是一番语言学、历史学、神经科学、社会学等学科的剖析下。

脏话,也可以很高大上。


跟大部分词语一样。

这几个脏话因为过于久远,确切的起源已不可考了。

不过,传说倒是有一些——

比如英文脏话里的王者:Fuck(肏,这才是“cao”正确的写法)。

△ Fuck是大家使用最频繁的脏话

很长一段时间,这词都与性无关。

直到14世纪开始,这词才变了色。

但它并没有因此被禁用。

相传,Fuck的全称是Fornication Under Consent King(得国王批准,才能行房)


中世纪的人结婚后,必须觐见国王,得到国王行房的许可。

如果行房前未获得国王的同意书,就等于犯法。

类似的传说还有Shit(屎)。

相传以前经常用船运输粪肥横跨大西洋,运往各地。

“屎”其实是英文中Ship High in Transit(船在运输)的前缀缩写。


虽然两个传说乍一听像模像样,可后来都被语言学家和历史学家断定为纯扯淡

传说也不是一无是处,倒是给大家传递一个信息——

脏话一开始,其实跟骂人没什么关系。

追溯词源——

Dick(生殖器)和Fuck最开始是人名;


Shit(屎)是盎格鲁撒克逊语,排泄物;


Pussy(阴部)最开始指的是小猫;


Bitch(婊子)在2015年版的《韦氏词典》都没有归为脏话,而是指控制欲很强的女人;


唯一有点像骂人的Damn(靠),最早是宗教诅咒术语,也是谴责别人有罪的法律术语。


那问题来了。

它们是怎么一步一步演化成了违禁词?

各式说法,可谓是千奇百怪,甚至是奇葩。

像Dick和Fuck,曾经都是人名。

1500年代前,不少人名字里有Fuck(法克)。


过去很多姓氏和职业或个性有关系。

比如叫Tailor(泰勒)的,祖先是裁缝。

而叫Fuck的可能是个牛郎。

有学者就推测——

一定是某个伤风败俗的牛郎,因为打了人或被人打了(Fuck最早也有“打”的意思),因此艳(臭)名远扬,Fuck便成了脏话。

唔......

怎么感觉这些人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Dick的演变,倒是比较可信。

最开始可以肯定,“Dick”开始只是“Richard”(理查德)的小名。

Dick曾经是美国常见的名字。

常见到有人拿它给自己的老二取名。


Richard和Dick是怎么和人渣挂上钩的,这个过程比较模糊。

但Dick的风评被害。

绝对是与六七十年代的总统理查德·尼克松有关。


尤其水门事件后,理查德·尼克松成了美国“人渣”。

从此之后,Dick就成为怼人的利器。

同时,敢取名为Dick的人也开始骤降。

如今名字中有Dick的人,估计都有点岁数了。


如果说Motherfucker是塞缪尔·杰克逊的标配;

Shit的最佳代言人则是小伊塞亚·维特洛克。

一位靠说Shit上位的黑人演员。

他将中西部和南部美国人说话习惯合二为一。

故意把Shit的尾音拉长,以前所未有极具创意的方式,成为一代屎神。


Shit跟多数脏话一样,最初并无下流之意。

充其量只是用来形容排泄物。

中世纪时,没有独立厕所。

如厕成了一种多人运动。


文艺复兴之后,人比以往更加富有。

于是开始建造更多房间的房子。

“隐私”这种现代理念就此诞生。

有了保护隐私的想法后,拉屎成了件私事。

于是Shit慢慢成了一种不雅的说辞。


被时代风潮左右,是脏话之所以为脏话的宿命。

PussyBitch。

这两个明显带有种族歧视色彩的,更是父权社会打压女性的产物。

Bitch最早指强势的女人,一个女人强势,仿佛成了一种罪过。

而那些胆小,较为女性化的男性,也会被骂为Pussy。

潜台词:“跟女人一样”。

不过。

也有很多女性拿这些词来互相调侃好朋友。


过去40年来,Bitch这个词在男同性恋群体中取得了某种特殊地位。

他们利用它来对另一位同胞表示欣赏。

很多男同性恋很崇拜女性。

是否冒犯,也得看语境。


Damn更像是宗教时代的诅咒。

《圣经·旧约》里唯一出现的骂人词汇,就是Damn。

Damn,是否是人类脏话史上的鼻祖,这有待考究。

但它绝对是Sir眼中最重要的一个。

因为它直接改变了好莱坞。

1929年,观众首次在好莱坞电影的银幕上,听到有人喊Damn it。


从这一刻开始,有声电影的脏话如同雨后春笋般涌现。

甚至连卡通片都不放过。


直到1934年。

美国电影协会的《海斯法典》开始对电影严格审查。

1939年的《乱世佳人》,就因为片中高调多次违规使用Damn,而惹祸上身。

那时的好莱坞电影,出现damn这个词可是一件大事。

虽然公众不在乎它是不是脏话,但审查的人在乎。

《海斯法典》不仅严格规定片商禁用脏话,也禁止电影中出现吸毒和同情罪犯的情节,以及过于激烈的吻戏。

比如1942年的《卡萨布兰卡》。

最开始就因为电影中有婚外情的故事,剧本被原路打回。

大家之所以看到结局男主角潇洒地放弃这段感情,其实是为了规避审查。


而《乱世佳人》的我行我素,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坊间有好几个结局——

有制片人被罚款85000美金的版本。

也有制片人没被罚的版本,因为他早就找到海斯申述,说自己是尊重原著,还有人说他付了5000美元来换取这个词的使用权。

双方妥协出了一个结果:

以后电影只能在引用名著原文时才能使用脏话。


但不管哪个版本。

如果少了这句”Damn”,《乱世佳人》可能就是另一番效果。


上世纪60年代之前。

美国所有电影都要经过《海斯法典》制作守则审核分级。

可是后来美国电影协会认为,这样反而让观众越来越少。

特别是大家见到欧洲电影大谈性爱,有些还出现性爱的场面。


反观此时的美国电影。

不仅羞于呈现假恶丑,连脏话也不敢说。

这种不敢揭示人性的怯懦,让那时的美国电影格外儿戏。

直到美国社会运动风起云涌的1968年。

这条法典才被废除,美国电影重新回归现实。

脏话开始卷土重来,Damn、Fuck、Shit、Bitch 、Dick、Pussy等词汇,终于能在电影中出现。

与此同时,也不得不开始电影分级。

1968年,由美国电影协会分为四个级别:

G级:大众级,所有年龄均可观看;

M级:成人观众级,建议父母指导,但所有年龄均可观看;

R级:限制级,16岁以下儿童如无父母或监护人陪同禁止观看;

X级:17岁以下观众禁止观看。


△ 当下的分级制度确定为五个级别


可这么说——

是脏话促成了分级制度的建立,审查制度的废除。

“Damn”成了第一个挑战审查的脏话。

自此之后。

Damn的使用越来越日常,连1986年《变形金刚》都有出现。

它甚至成为一种反抗标签

2005年,一个反对租房价格的党派,给自己命名为“房租真TM高党”。


戏里戏外,似乎所有人都无法绕开脏话。

为什么我们似乎天生就爱讲脏话?

除了脏话有助于我们宣泄不满。

按照凯奇的说法:“科学研究显示人在骂Shit时,几乎跟拉屎一样痛快。”

他还告诉你,说脏话有益健康!


片中有十分科学简单粗暴的方法给你证明。

剧组把嘉宾分成两组:

一组可以说脏话,一组不可以。

两组嘉宾都得把自己的手伸入冰水中,只有说脏话组可以骂人。


结果,允许说脏话的那一组明显坚持比较久。

△ 表格中左为不可爆粗组,右为可爆粗组

人爆粗时,人体会分泌出肾上腺素。

就跟我们面临进退两难抉择时,面对恐惧和愤怒一样的反应,肾上腺素飙升,体内热血涌流,令人更有能力承受痛苦。

爆粗时,我们的拳头会拽得更紧(比没爆用力百分之五)。

原来我们一直错怪了那些怼天怼地的人???

有兴趣的毒饭,今晚不妨自己试试。

最后,Sir还是要郑重提醒。

别把脏话想得太严重,只要注意场合,注意时机,别把自己的爽建立在他人遭罪的情况下。

还有一种方法。


锻炼你的“脏话技巧”。


你们身边肯定也有这样的朋友,脏话不离嘴,私下却很招人喜欢。


有时候,在恰当的时间说脏话,说不定能促进人与人的关系,发挥人格魅力。


像凯奇那样。


烂片再烂,饭还是能一直恰啊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海边的卡夫卡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区块链行业应用新媒体:http://www.itanlian.com/
盘点娱乐资讯黑料不打烊:http://www.ijiandao.cn/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