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抢男人不扯头花,刘诗诗和倪妮还能干点啥

态度 作者:桃红梨白 2020-12-30 21:42:04 阅读:373
借条怎么写有法律效力?

桃红梨白:媒体人、专栏作家葛怡然和好友们的分享平台。公众号:geyiran666。


文丨亦茗  谦叔     图丨来源于网络


最近几天,期待很久的《流金岁月》终于开播了。



播出当晚就上了不少热搜,像刘诗诗、倪妮在剧里的装扮,就很受追捧。



毕竟,《流金岁月》是亦舒最负盛名的作品之一。
 
这几年,亦舒作品改编的影视剧,口碑有高有低。
 
看到导演是沈严,执导过《我的前半生》,品质上可以放下心来了。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为妮写诗”这俩女演员,能不能演好亦舒女郎?
 
蒋南孙这个角色,有张曼玉版珠玉在前。



刘诗诗版蒋南孙温柔之余,还带着几分娇嗔。



但轴起来的时候,凭谁也劝不动。
 
而倪妮饰演的朱锁锁,性子就爽直得多,像生活中特有主意的那种姑娘。



不过做起正事来,很有自己的盘算,考虑得极为妥帖周全。
 
刘诗诗和倪妮的造型,也很符合人物的特质。
 
刘诗诗穿着白裙子翩翩起舞,延续她一直以来的优雅精致,仿佛南孙从书中走了出来。



倪妮虽然在采访中说“害怕演风情万种的大美女”,不够自信。
 
但,第一个镜头就是坐在窗台涂指甲,这风情已经呼之欲出了好吗!



穿着一袭大红裙的锁锁,坐上了表哥佳明的摩托车,让灰扑扑的弄堂都瞬间明艳了起来。



亦舒笔下的南孙和锁锁,有一点像七月与安生,两个女生,都在彼此身上,照见另一个自己。
 
蒋南孙(刘诗诗饰)的乖巧外表下,是一身反骨。
 
能住在上海老洋房里的,家世不会差到哪里去。
 
章安仁去南孙家做客,即使菜都上全了,奶奶没来,谁也不能先动筷子。



就连家里的阿姨盛菜时用错了盘子,也得被老太太数落一番。



是不是有点大家族内味儿了?
 
作为“富养”长大的女孩,家里对南孙有着很高的期望。
 
南孙的爸爸,愿意花钱在南孙的教育上,希望她好好读书,嫁对人。



从小给她买昂贵的裙子,找专门的老师,来教她小提琴,都是出于望女成凤心理。



而南孙偏不想事事都按家里的安排来。
 
她爸把学历、才艺当作跻身上流社会的入场券,她就把家里的小提琴用水浇坏,拿剪刀把长发给剪了。



她也很反感爸爸给她灌输的价值观:找男朋友的时候,要看对方有钱没钱。



自己找的男朋友,老爸不喜欢,她敢放话:
 
“是我要嫁给你,又不是我爸要嫁给你,婚礼老丈人不参加是有点遗憾,但也只是遗憾而已。”



朱锁锁(倪妮饰)看起来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心里格外拎得清,也很懂做事的分寸。
 
从小就没了母亲,父亲当了海员,她只能寄居在舅舅家。
 
但狭窄的弄堂、妈宝型表哥,都困不住她想往外飞的心。
 
蒋南孙一路读到考博的时候,她早早就进了社会,在摸爬滚打中,学会了怎么和别人打交道。
 
她很清楚,住在舅舅家,看起来安稳,但不是长久之计。



搬到南孙家住,虽然一进门就跟所有人亲亲热热打成一片,其实还是如履薄冰,生怕让蒋家人生厌。
 
就像她自己说的,普通人家的女孩,为了更好地生存下去,会不露声色地去讨好别人。
 
南孙要帮小姨送东西给地产大亨叶谨言,锁锁帮她送的时候,想当面见叶谨言,机缘之下也给自己积累了人脉。



也正是因为和叶谨言的地产公司有了联系,才有了后来认识公司销售经理杨柯的机会,让她拿下了房产销售的职位,可以自食其力。
 
倪妮和刘诗诗在采访里有说过,南孙和锁锁“有各自的经历和家庭背景,也有不如意和不完整的地方”,但她们能给对方更多的温暖,来弥补原生家庭中幸福感的缺失。
 
南孙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奶奶想要孙子,取了“男孙”的谐音。
 
南孙长大后,奶奶嘴里也总是念叨着:女儿家留不住,终究是要嫁人的。



家里浓厚的重男轻女的思想,压得南孙喘不过气,让她想逃离看似光鲜的原生家庭。
 
而从小寄人篱下的锁锁,很少有机会能体会到真正的亲情,她心里很明白,舅妈疼她,是因为爸爸会定期打钱过来。
 
可寄人篱下终究不是长久之计,锁锁最终还是悄悄地从舅妈家搬走,到了南孙家里住。



普通人的情感,不过是亲情、友情和爱情,三者有了相对的平衡,才会让自己有充足的安全感。
 
而一旦缺失了其中一种,就很容易不断向外索取另外一种情感,来充盈内心。
 
没能在亲情中感受到温暖的南孙和锁锁,因为内心共同的诉求,走到了一起,建立了牢固的友情。
 
所以她俩不是脑子一热成了闺蜜,更不是被编剧安排,成了彼此的挚友。而是像她们说的,看起来完全不一样,但好像又是一样的人。



以蒋南孙的条件和人脉,不管在学校,还是在婚恋市场,其实有很多捷径可走。
 
而家境普通的朱锁锁,很早就明白了,没有家人做强大后盾,想站稳脚跟、经济独立,还是得咬紧牙自己上。
 
俩人身上,相似的部分,在于逃离,在于叛逆。但这逃离和叛逆,都不是情绪化的冲动,而是对人生话语权的角力。
 
不管是别人安排的,还是家里给的,那些不费吹灰就得到的东西,往往像是掬水月在手,一个微小的变故,就可能会失去。
 
整天把“格局”挂在嘴上的蒋爸爸,不也会投资失利、赔个精光,要靠借奶奶的钱来拆东墙补西墙,还打起了章安仁房子的主意?



自己的人生都未必规划得精准,有什么资格对女儿的前途铁口直断?
 
在青春期的尾声,在职场风云和婚恋嫁娶到来之前,把人生的主动权攥在手里,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勇气。
 
但,独立自由一时爽,一直独立自由,一直爽。



据说随着剧情的推进,蒋南孙和锁锁的人生会发生戏剧化的转折:锁锁打拼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而南孙家里也发生了一些变故。
 
被家人呵护有加的南孙,也逐渐成熟起来,主动承担起了责任。
 
如果她们只甘于做个娇娇女,何来自己做主、跟命运打成平手的力量?
 
这让我想起了作家黄佟佟的《头等舱》,“头等舱”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隐喻,象征着极致的物质和精神享受,也是更高社会阶层的体现。
 
蒋南孙出生之后,就很自然地拥有了坐上“头等舱”的机会,而朱锁锁是靠着后天的不懈努力,才买到了“头等舱”的机票。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也会有因为心急偶尔看走眼,错把司机“马师傅”当成高管“马先生”的时候。
 
可是,没有亲身试错过,就不会知道什么才是自己真正要追求的。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有人会在时代的物欲横流里沉沦,也有人会耐得住诱惑,逆流而上,做自己人生的话事人。
 
生活不是一成不变的,她们在生活中经受着各种磨难和冲击,她们所处的时代,就像是颠簸起伏的过山车,能冲到最顶端,也会坠落到低谷。
 
而蒋南孙和朱锁锁其实都在漫长的人生中坚守住了内心,因为她们深刻体悟到了这个道理:“头等舱”要坐得上去,也要走得下来。



国产剧常见的套路,不是霸道总裁爱上小白花,就是所有男人都爱大女主,可生活的复杂多元,哪是一两个公式就能概括得了的?
 
而且,《流金岁月》的作者可是亦舒啊,初代独立女性,她自己就是靠着写作,过上了富足的生活,应该打心眼儿里就看不上这一类流俗的套路吧?
 
大家都在高喊独立,可独立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独立的路上会遇到什么样的风险,收获什么样的成就?
 
如果还没有找到答案,不如跟着蒋南孙&朱锁锁一起来经历这场关于独立、关于成长的冒险。



因为微信改了推送规则,最近一直有朋友问我们:为什么没有及时看到推文?


把我们设为“星标”,就可以每天不见不散啦~具体参考动图操作:



我们还会不定期推出彩蛋,给大家惊喜。试试看,在后台发送:红黑榜。告诉我们,你收到了什么?


推 荐 阅





点击在看,支持一下!!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区块链行业应用新媒体:http://www.itanlian.com/
盘点娱乐资讯黑料不打烊:http://www.ijiandao.cn/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