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流水的华语乐坛,铁打的罗大佑!

音乐 作者:果酱音乐 2022-05-28 16:47:55 阅读:188

#编者按# 今天果酱君给大家分享一篇文章,文章转载自公众号:摇滚客,ID:Rockerfm,作者:滚君。

余光中曾说中国乐坛上有两位像列侬一样的伟大诗人,一位是崔健,另一位就是罗大佑。

刚刚经历了崔健的线上演唱会,昨晚罗大佑也来了!

距离上一次罗大佑来内地演出已有两年之久。

这两年,疫情偷走我们太多。

两年前,2020年,他曾接受过@一条 的采访。

在这段采访中,我想我找到了这次线上演唱会的意义。

他说:

“有些人关在家里,有些人在医院里面;

有些人在车上,有些人在路上;

有些人甚至在船上,有些人在荒野。

那么他们的感情是怎么样连接起来?

因为人是群居的动物,在这个时候人因为被隔离而产生人要维持群聚的感觉是重要的。”



总而言之,隔离期间,人要维持群聚的感觉。

昨晚,我们因罗大佑的音乐相聚在一起,来之不易,感慨万千!


这场以“童年”命名的演唱会,从《滚滚红尘》开始,《童年》放在末尾,最后到《光阴的故事》结束。

我们犹如看电影似的,在滚滚红尘中找寻爱情的真谛,叩问生命的意义,走入家庭走向平淡,最后回到童年,返璞归真,消失在光阴的故事里。

人一生的旅程,昨晚我们在罗大佑的歌声中走了一遭。

无论你是谁,现在正处于怎样的水深火热之中,总有一首他的歌能唱出当下的心境。

这是华语乐坛教父独有的魅力。



这次的演唱会场地设立在花莲的一个大草坪上,而非体育馆。

这里有星空,有草地,有蝉鸣,乐器声与大自然融为一体。


这两年,罗大佑一直坚持在户外演唱,他相信大自然的疗愈能力,而我们现在正需要这样的治愈力量!

他一出场,我就想哭,一阵鼻酸。

那个曾经戴着墨镜穿着一身黑衣,烫着一头卷发的不羁少年,如今已经变成了这样一位微微佝偻着腰背,一头银发的老人。

是啊,今年的他已经68岁了。


《滚滚红尘》前奏一响,思绪立马被拽入了上个世纪90年代。


脑海里浮现出了一对情人的背影,那是林青霞和秦汉。

电影《滚滚红尘》剧照

1990年,电影《滚滚红尘》上映,罗大佑为此写下了同名主题曲,由自己和陈淑桦男女合唱,把电影中这对痴男怨女的故事唱得肝肠寸断。

而后的几首歌都是回忆杀,旋律在耳畔响起,那是一帧帧熟悉的电影画面。

是《天若有情》里骑着摩托车的华仔载着吴倩莲;

电影《天若有情》剧照

是《阿郎的故事》里赛车手发仔和富家女张艾嘉;

电影《阿郎的故事剧照

是《海上花》里还非常清纯的张艾嘉和日籍男星鹤见辰吾;
电影《海上花剧照

弹幕里也泛起一阵回忆浪花,是啊,这是每个人青春的记忆,是时代的记忆。


直到《爱人同志》开唱,演唱会风格从情爱脱胎而出,转向严肃冷峻。仿佛一个刚从青春期走出的男人迈向成人世界。


彼时的他不再会困顿于儿女情长,他更关注社会,对周遭的一切都表示怀疑。


而后另外一首重磅歌曲登场——《未来的主人翁》。

这来自1983年的歌曲,在今天听起来,更像是预言成真。


前奏的鼓声一起,就奠定了这首歌宏大的叙事结构。

在上个世纪80年代,罗大佑就发出了以下的呐喊:

我们不要一个被科学游戏污染的天空

我们不要一个被现实生活超越的时空 

我们不要一个越来越远模糊的水平线 

我们不要一个越来越近沉默的春天 

我们不要被你们发明变成电脑儿童 

我们不要被你们忘怀变成钥匙儿童


这呐喊关于环境污染,关于网络空间,关于地球生态,关于被规则和标准压制,被程序化和格式化的每一个人......


昨晚再次听到这些歌词,再次听到“飘来飘去”这四个字环绕耳旁时,我不禁后背发凉。

我们每个人何尝不是这样一直飘来飘去呢?

这些怒吼在四十年后的今天被一条条印证,不得不臣服于罗大佑对社会深度的思考和高度的前瞻性和预见性。

整场演唱会中,最符合当下的是那首《伴侣》。


这首《伴侣》是罗大佑2003年非典时期写的,2020年他对此进行改编,给如今疫情下的我们。

人与人之间被隔离时,会格外需要伴侣,会格外思念群体。

改编后《伴侣》节奏更加欢快,这是罗大佑对听者的安慰,在歌中他告诉我们:

迷失的春天告别要坚强


原曲的“迷失的春天告别要坚强”改成了“于是这春天告别要坚强”

在歌中,他同样写出了对未来的期许:

再一次日出太阳升起 

再一次重逢问候之余

每一个握手将不再犹豫

每一个生命将被珍惜 

如今的岁月将被记取 

守望坚持与患难的伴侣



《童年》的前奏一响起,我仿佛回到了上课偷看漫画、下课打弹珠的孩童时光......


童年,想一想真的恍如隔世。

歌词中“榕树”、“知了”、“秋千”、“黑板”.....这些具象的事物是所有人关于童年共有的回忆,让所有听过这首歌的人都可以共鸣。


歌词看似简单,但罗公花了五年之久的时间。它绝不仅仅只是一首童谣。


什么时候才能像高年级的同学有张成熟与长大的脸



当这句歌词唱出,整首歌的境界打开。小时候我们对外界的一切好奇,我们期盼着长大,但等我们真正长大后,目睹社会真实面目后,我们又开始怀念小时候。


这是关于成长的痛彻心扉的顿悟啊,也正是因为这句歌词的含义,让所有歌唱童年的歌都没法望其项背。


可惜听懂这首歌时,我们已经从“等待着下课,等待着放学,等待着游戏”的顽皮小孩转变成了那个“当年离家的年轻人”。

《童年》结束后,神秘嘉宾五条人登场!


与罗大佑合唱的《恋曲1980》立马把场子带嗨,在一片欢乐气氛中,最后两首歌《恋曲1990》、《光阴的故事》上线。


当《光阴的故事》响起时,多少人在屏幕外一起跟唱?

多少人想冲进屏幕里,坐在那片草坪上,听着虫鸣,抬头望着星空和罗大佑一起合唱?



采访结束后,罗大佑又返场唱了《明天会更好》。


但我依然意犹未尽,甚至有些遗憾......

还是没唱《鹿港小镇》和《亚细亚的孤儿》啊!

这两首歌是我最喜欢的罗公的歌曲,也是在这两首歌中我看到了摇滚的罗大佑,人文关怀的教父。


当年也是因为这首歌的横空出世,让所有人认识了这个愤怒青年罗大佑。


台北不是我的家,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


泣血的呐喊,吼出了多少小镇青年在大都市梦想幻灭,只能蝇营狗苟的事实。

这句歌词放在今天也丝毫不过时,几十年过去了,还是有一代代青年迷失在钢筋水泥的丛林中,所谓理想也在霓虹灯下破灭,这是不争的现实,是对现状无力改变的感叹......

除了关注小人物,罗大佑还把眼光放眼到整个社会,以下的歌词唱出了农业文明被工业文明侵蚀的现状。

听说他们挖走了家乡的红砖 

砌上了水泥墙 

家乡的人们得到他们想要的 却又失去他们拥有的 

门上的一块斑驳的木板 刻着这么几句话 

子子孙孙永宝用 世世代代传香火


罗公每每唱到这段词,我都头皮发麻,肃然起敬。

《亚细亚的孤儿》唱的是一段沉痛的历史,罗大佑沧桑的嗓音让我感受到了那沉甸甸的社会责任。



这首歌的成功之处在两处,第一是儿童合唱团的加入。

稚嫩的童音唱出如此深沉的、悲怆的歌词,形成极大的反差。

亚细亚的孤儿在风中哭泣 

黄色的脸孔有红色的污泥 

黑色的眼珠有白色的恐惧 

西风在东方唱着悲伤的歌曲


光看歌词,就能感受到无尽的绝望......


第二就是军鼓。军鼓在这首歌中让人想到了送葬队伍,加上后部分唢呐的配合,这是一声声历史的悲鸣。

也正是这两首歌的出现,超强的现实主义发人深省,有人说他是中国的鲍勃迪伦,是乐坛鲁迅。



这两首歌分别收录于1982年第一张专辑《之乎者也》和1983第二张专辑《未来的主人翁》。



那个年代,台湾正流行什么呢?是被称为“靡靡之音”的邓丽君,是西洋歌曲,是试图摆前两者,另辟蹊径的民歌运动......

在这个时候,罗大佑自成一派,一阵黑色旋风席卷了整个台湾。

《之乎者也》也被乐评人马世芳称为当代华语流行音乐从“天真”跨向“世故”的转折点。

此后的罗大佑在各个领域进行创作,仿佛没有他不能写的歌。

左小祖咒在今天演唱会开始前说,罗大佑是华语创作歌手第一人,没有之一。


这句话挑不出来任何毛病,如今流水的华语乐坛,一波波新浪花翻涌起,来得快去得也快。

有人说华语乐坛已死。

我说只要罗大佑还在唱,这华语乐坛就死不了!

好作品就像海里的礁石,无论浪潮如何翻涌,时代怎么更替,历史怎么迭代,它永远会立在每个人的心中。

就像《未来的的主人翁》里唱的那样:


“当未来的世界充满了一些陌生的旋律,你或许会想起现在这首古老的歌曲。”


我的视频号开通啦
大家快来关注吧
每天都会给大家带来各类精彩音乐视频




杨坤   |   朴树   |   崔健   |    张亚东

乌兰图雅 吉萨莎玛王菲陈楚生

张韶涵苏见信王心凌坂本龙一



文章除标注外均转自网络
编辑 Editor | 滚君
排版 Typesetter | 果酱君

喜欢不必太用力
点一下“在看”就行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法律法规检索大数据平台:https://www.itanlian.com/
盘点娱乐资讯黑料不打烊:https://www.ijiandao.cn/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