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全网王心凌,我却被一段上海戏骨的独舞打动

态度 作者:Sir电影 2022-05-25 01:50:32 阅读:237
‍‍

——又“疯”一个。

Sir说的当然不是看王心凌在台上甜美营业的你们。

而是上海静默期间,一个在抖音上走红的演员。

李立群。

不认识?

没关系,你暂时只需要知道他是个来自宝岛的男演员。

一个静止在异乡的过气老头。

就像是随着炸带鱼被提起的彭于晏,和抢菜斗智斗勇的庞博,还有纠结着自己要不要在阳台上种菜的孟非、苗苗、马伊琍……

将近五十天里,当另一个老李头还在直播中和刘畊宏一起“谋财害命”时。

这个老李头,没什么才艺,没什么自媒体意识,只是把自己的抖音当成朋友圈发,竟然还火了。


他抽着大前门,对着镜头露出几根顽强的鼻毛。

用永远的45度死亡视角与屏幕外的老铁们逗着乐、侃大山。

主页全是怼脸大头照,还都蹭蹭十几万赞。


老李的金句:

少抽烟不是为了健康,是怕断货!

老李的日常:

喝酒、喝茶、聊茶壶;抽烟、吃饭、晒太阳。

横批:

“再见再见再见”。

在老李的世界里,再小的日常也能拿出来和网友们唠嗑。

那条有176万点赞的抖音。

老李站在阳台上,对着镜头发牢骚。

“哎哟居委会也不帮忙买烟,没事儿干,在家扫地呗,扫完地擦擦玻璃,擦完玻璃看看书……你看这花,第一次浇水blabla,第二次浇水blabla。”

——活像你隔壁那个没事出来遛弯的话痨大爷。

居家近四五十天,生活早就淡出了鸟味。

对着镜头吐槽没烟抽的老李。

上百万的点赞,不知道寄托了多少上海老烟枪那颗早已干枯欲坠的心。

 
疫情静默,老婆在台湾的乡下养猫种地。

只有女儿陪伴的老李头,只好将抖音当作与外界交流的窗口。

人们为什么爱看他?

大概原因有二。

一是,老李视频里,我们还能看到此刻上海相对真实的模样。

雾霾笼罩下,按老李的话说捅进天上去的三座大楼:环球金融中心(左)、金茂大厦(中)、上海中心大厦(右)。

——高高在上的上海标志,早已被摸不到底的云雾笼罩。

小区楼下。

与传闻不太一样,空无一人的街道。

以及从老李嘴里总能听到“短缺”“弄不来”“入不敷出”“没事儿就叫我们核酸”等大实话。 

比起离得越来越远的话筒。

老李没有目的的“无聊”,反而是一道更让人安心的情绪出口。


老李的评论区里,总能看见这样的声音:

“只有你让我们觉得离明星那么近”。


“近”在哪?

从吃喝拉撒到人生格言,都可以被拿来隔空寒暄。

情绪不好,一天可以连发11条抖音来“适当发疯”。

搭配着河南口音、台湾腔和普通话的三重音,日常分享居然比一些强行幽默,时而带货的Vlog还好看。

在他的碎碎念里,几乎每一条牢骚都能找到落点。

语录大致如下:《茶壶与我生活的二三事》《痦子上的毛风中飘》《再见再见再见》《吃完了》《我与我心爱的大前门》《剪头发》《核酸》《这酒好的都不需要广告》……


他当然也会大声感激居委会。

吃着他们发的物资,想着小时候在河南吃过的“酸酸的面条汤”,继而沉寂两秒,脑补那再难得的味道。

他会在网友说自己有钱时,连声达咩。

一再解释这房子很小,2002年买的,顺道还吐槽了一把正在泡沫中游泳的中国房地产业。

连Sir都佩服的是——

为了解闷,小到饭菜茶具,大到家里格局,通通能拿出来给网友们解说、分析、拆解一番。


网友也配合。

从以前的“李老师开始喝茶啦”到后来的“李老师又在抽烟啦”,没少烘托气氛。

到了介绍房子那条。

评论区画风干脆变成这样:

李老师开始介绍自己的家了!
大家坚持坚持
李老师很快就曝光银行卡密码了!


像是一场疫情中的生活脱口秀实录。

老李完成了上半场。

观众不仅完成了下半场,还帮他完成了“营销”与“宣发”。

比如这次,老李对着空气,无声打拳,肆意独舞。

网友评论道:“李老师终于在要疯的边缘徘徊”。

说完,适时喊来了刘畊宏指导动作。

刘畊宏也很捧场。

——于是两个疫情之下的抖音顶流就在网友的撮合中,既自然,又好笑地完成了这场史诗般的赛博会面。



红了。

老李头是真红了。

红到过生日的微博有上千评论,红到一个老演员居然都有了黑粉和造谣。


昨天,有“圈内人”发文曝出李立群“黑料”。

逼得编剧史航在微博上隔空喊话对线,力挺老李。


话又说回来。

在一个全民怀旧考古的当下,老李头的走红,算是某种程度上的“可预见”。

他的背后,是可以被“发声”的一部分真实。

同样,也是那个被逐渐忘去,又再次重温的老剧时代。

很多人提起李立群。

好像没听过这个名字。

但一看脸,又能一拍大腿,引出一句“哦~原来是他”的恍然。

《夏洛特烦恼》里的校长,《春光灿烂猪八戒》里嚼龙角的东海龙王,《新聊斋志异》中神神叨叨的陆判,《一代洪商》里带着些市井商人“滑腻”派头的杨同昌,也是《大秦帝国》那个著名表情包的来源。


哦~
原来是你在装*啊


抖音的碎碎念里,老李也聊自己的过去。

什么“我从一出道就是男一号”啦;

什么“用自以为是的演法演出来啦”;

在那个天王当道,实力派井喷的年代,为了谋生,用他的话说:

“要努力想招,年轻人想不出招,困境当中要懂得卷土重来,行于所当行,止于所当止才行”。

“这么多年,这一行我一眨眼就这么干下来了。”

评论区里,没人说他不火,没人骂他拍烂片,没人嫌他没人气。

大家都静静听着这个当年的视帝聊人生。

老李。

是实打实的“翻红”。

曾经的他,靠一人分饰父子二角,在豆瓣8.5的温情老片《搭错车》里,赚足了观众的眼泪。


当年的“台湾剧场三宝”之一,与顾宝明、金士杰并驾齐驱。

赖声川的《暗恋桃花源》,许多人只知道有何炅谢娜,殊不知咱们老李在当年和林青霞、金士杰一起,奉献了最经典版本的老陶、云之凡与江滨柳。

一称“三绝”,无人可以复制。


身处上海的老李,口口声声说着等这阵过去后自己要回台湾。

他太想念阳光空气,要回到乡下去,和妻子一起种花养猫射箭,自由奔跑。

不是老了才这样爱自由。

别忘了。

当年的老李正是因为“莽”,在那个年代打破演员潜规则,去走穴,跑商演,入民间,赚快钱。

当然有人骂他不珍惜羽毛。

但咱老李却觉得这样“贴近群众”,总比做一直呆在庙堂之上受人瞻仰的金菩萨要好。

——他离我们“近”,正因为他总想走“远”。

去大陆看看,去圈外看看,去人间看看。

就像面对采访时,他很自然地为自己的演艺事业自白道:“演员的一生不可能箭无虚发。”

但要注意的是。

“佛”,不代表“摆烂”。

哪怕资源不好,但老李演的每一个角色都很难说没有自己的味道。

Sir还记得《一代洪商》中的那一幕。

一个商人,面对将至的危机,却发现那桶“罪魁祸首”的底油正好丢失。

他做了三个动作。

念完台词,先停顿两秒。

接着扯着脸上的褶子大笑起来,笑到最后,上下排的牙齿都磕碰着打颤。

不仅是虚惊一场的侥幸。

还在其中附带了商人滑头得逞的得意,以及一种“连老天都在帮我”的暗爽与膨胀的野心。

就像他自己说的。

这是他“自以为是”的演法。


当然,人还是得回到现实,回到当下。

再自以为是的老李,关在家里也没了法子。

可他还是想在有限条件,有限空间下“野”一把。

于是。

三天前,老李拿着手机,从高处往下,俯瞰整个上海。


镜头对准这座城市。

他在旁白中碎碎念:

“应该有五十六七天了。

这么多天以来,白天晚上都这么安静,这是几百年难得一遇的。

马路是天天在洗,洗马路的人有任务。

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我就在静静地,看着,这件大事。”

从居家初期的励志哲学到中途的“发疯”与牢骚抱怨,再到现在“静静地”。

怪不得那么多人喜欢老李,听他说话,陪他干唠。

人们看他。

除了一些真实,一些亲和,一些我们不敢想的洒脱。

还像是看着某种西洋镜,透着一块手机屏幕,感受着真实被形变后的荒诞。

后来,那则视频拍到一半。

老李把摄像头对准自己。

痦子上的毛依然在风中飞舞,鼻毛依然茁壮。

只是眼睛看着天空,盯着好半晌,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最后的最后。

老李还是说出了最熟悉的结束语,就像他以往的所有视频一样。

无论日子好坏,疫情难易,所有的结尾都只落在三句特别开心的“再见”上面。

与其说是道别。

不如说是一声真挚的祝福。

愿与千万个如老李一般“无聊”的人,能早日解脱,能畅所欲言。

家家有肉,顿顿有酒。

不愁烟。

也不愁迟来的自由。

再见!

再见!

再见啦!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穿Prada的南瓜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法律法规检索大数据平台:https://www.itanlian.com/
盘点娱乐资讯黑料不打烊:https://www.ijiandao.cn/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