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年前的国产神剧,到底多敢拍?

态度 作者:吐槽电影院 2021-01-13 23:53:16 阅读:37


年初打开微博,入目第一条热搜就是——


不由得恍惚一瞬。

只觉岁月匆匆,而太多人的爱,仍停留在原地。

我亦是其中一员。

2019年,姚晨、沙溢合唱《侠客行》,掀起一代人对《武林外传》的追忆。院长也颇感慨地写过一篇文章,分析为何它能成为时代经典。

(忘记的话戳这里复习→豆瓣9.4,这剧不上热搜才怪)。

如今两年过去,《武林外传》依旧能打。

许多人眼中,它是国产情景喜剧日薄西山前最后的辉煌。

但最近院长发现,还有一撮人,默默守护着他们心中另一座宝藏——

《地下交通站》


开播时间相差一年,但比起央视领头、各地方台轮播的《武林外传》,山东卫视独播的《地下交通站》,打一开始,知名度就差了不止一点儿。

不过,要论起幕后班底,英达、英壮两兄弟比之尚敬、宁财神黄金cp,可是丝毫不弱。

《我爱我家》《闲人马大姐》《东北一家人》……部部俱是经典佳作。

若无《武林外传》这匹黑马横空杀出,《地下交通站》大约也不会珍珠变遗珠,起码能小火一把。

好在时间总能验明真金。

10余年过去,《地下交通站》在B站有了4000余万的播放量,当之无愧的顶流。


甚至有铁粉放出豪言——


数字可能是虚的,快乐绝对是真的。

今天,院长就来盘一盘《地下交通站》的独到之处,看看它有什么魔力,能要人一笑不起,奉为“神作”。


大时代

当年《地下交通站》播出,打的是“国内首部抗日喜剧”的抬头。

对前几年才接受过《亮剑》洗礼的观众来说,“抗日”与“喜剧”放一块,似乎过于叛逆。

可你别说,《地下交通站》真就把这俩词儿揉得两面皆光、恰到好处。


将时间拨回1942年,中国抗日战争战略反攻前期。

冀中小县城安邱地处交通要道,为日军所占。我军决定在驴肉馆鼎香楼设立地下交通站,与敌伪进行斗争。

新四军战士赵华化名蔡水根,以少东家身份进入鼎香楼,担任地下交通员。


随水根进入安邱城,日伪压迫下的平民生活图景也随之铺开——

日军欠钱,家常便饭。

偶尔遇见个乐意给钱的,商贩们也跟赶瘟神似的,宁可白送消灾。


日军大量发行准备票,导致通货膨胀不断加剧。


袁大头这种稀罕物难得流进平民手里,每天只能跟物价赛跑。

上午够买二斤煤油的钱,下午就只能打瓶醋。


日军横行霸道,手下汉奸也跟着作威作福。

单靠查良民证这一项,就不知搜刮了多少油水。


有谁规定抗日剧就只能硝烟漫天,尸横遍野?

以传递情报为线索,将整个时代图景汇于小小县城的日常当中,《地下交通站》这一手,玩得漂亮。

但你一定想问——

气氛如此压抑严肃,怎么“喜剧”得起来?

秘诀,在角色上。


小人物

别看安邱是个小县城,剧中登场人物可不少。

鼎香楼众人,便是当时小老百姓的最佳代表。

恨日军恨到骨子里,又不敢当面对着干。

人前喊“太君”,背后骂“鬼子”,遇上汉奸还要暗着损上两句。

如鼎香楼掌柜孙有福,就是位杰出的语言艺术家:


师弟杨保禄是店里掌勺大师傅,比起孙有福更直爽莽撞。

一遇见汉奸或者日本人到店吃饭,就开始在厨艺上放飞自我。

哪怕盐比肉贵,都要让对方齁上一天。


平日里没事,就爱抱着老白干小酌两口。

喝多以后爱吹牛,还曾跟人谎称自己是八路,为此险些惹出大祸:


至于两人的师娘齐老太太,请尊称一句“空耳天后”。

话听不清,对上日伪汉奸可是一骂一个准。

加之没人好意思跟个糊涂老太太计较,因而在“气人”这一项上,往往能大获全胜。

感受下这波疯狂输出——


每集看着这群人在日伪压迫下努力生存,拐着弯儿斗嘴骂人,不自觉就能乐出声儿。

这还不够。


真要论本剧笑点,你得看反派。

无限神化我军实力的电视剧,一般被称之为“抗日神剧”。

《地下交通站》号称“抗日喜剧”,刚好借喜剧的夸张手法反其道而行,无限丑化敌军

如安邱城地位最高的两位日本人,野尻与黑藤。

一个不会说中文,凡事都要汉奸出主意。

一生气就跑出去大吃,纯属饭桶一个。


一个自诩中文不错,酷爱滥用成语,常能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两个看起来都不大聪明的亚子。


日本人如此,汉奸自然好不到哪去。

下面有请本剧灵魂人物——

汉奸侦缉队贾贵贾队长,AKA宇宙颜值中心、全剧唯一男神、敌我双方痛击对象。


人气究竟如何,看弹幕刷屏这排面就知道:


头一次追剧的人,瞅见这架势,心里期望不知得有多高。

就算不长这样:


起码也得长这样吧:


科科。

俗,俗不可耐!

我们贾队长可是“全东亚也找不出这么一张空前绝后的脸”。

不信?你看——


用导演英壮的话来说,“他往那一站不出声也能让观众开怀大笑,最大限度地丑化敌人。”

就问你还有比这更令人记忆深刻的颜值吗?!


明明能靠脸吃饭,贾队长偏要凭实力搞笑。

干一行爱一行,做汉奸也要做得光明磊落。

当众抢人东西,那叫一个理直气壮。


被同是汉奸的伪军队长黄金标欺负,简直委屈到不行:


被动技能“我骂我自己”,甭管对面是日本人还是八路,先发制人,让对方无话可骂:


蠢、奸、贱。

奴颜媚骨的汉奸特质被他发挥到极致,反倒因此出彩,令人过目不忘。

另外,和大多情景喜剧一样,《地下交通站》也有着颇豪华的客串阵容,甚至每位演员都给人以深刻印象。

如女扮男装的小陶虹,一出场自带几分家境优渥的傲气。

又因是北平地下工作者,与外人接触时,时常要扮演出高冷姿态,避免被日伪发现疑点。


郭德纲、于谦客串一对在鼎香楼吃驴板肠的食客。

台词大搞梦幻联动,这口味一看就是随了父亲王老爷子。


句号和潘长江分别客串两个狗仗人势的伪军,大山从天而降,带来一段中国版《虎口脱险》……


作为一部情景剧而言,登场人物似乎过多了。

但能做到每个人物形象鲜明,有优点也有小毛病,提起来各自有梗,足见编剧工夫。

思及如今的国产剧,大部分都是有个人设壳子就敢往下拍,人物脸谱化,剧情套路化,2倍速拖完,心中什么也没留下。

会被观众嘲笑,当然是意料之内,情理之中。


曲线幽默,直线爱国

爱看情景喜剧的人,一般不看片头,纯靠剧情就能分辨尚氏与英氏喜剧。

前者走的是合家欢热闹路线,爱在剧情上下功夫,时而打破第四面墙,总让人忍俊不禁。

后者则专攻台词,调侃反讽信手拈来,力争每句台词都得让观众嚼上两下,才能咂摸出真味。

举个栗子——

剧中反派大多又蠢又坏,想奉承日本人,往往适得其反。

真·痛击我的队友:


赞美我的对手:


上有日本人压着,中有汉奸们盘剥。

底层人民的憋屈日子,全被杨保禄一句顺口溜概括:


老百姓日常敢怒不敢言,稍有机会开口,个个都是老阴阳人:


台词够辛辣,行为举止同样处处透着讽刺。

水根初到鼎香楼,一句“保禄”就给不懂中文的野尻太君喊趴下。


日本人对八路之畏惧可见一斑。


被八路绑架的贾队长,充分发挥自我管理意识,坚持不让对方多操一点心。


汉奸那股软骨头的可恨劲儿,全写在脸上了。


分明是在日本人授意下,学习如何冒充八路。

然而一群汉奸想起平时替日本人吃枪子趟地雷,唱起军歌那叫个来劲,总有种大型策反现场的感觉:


包袱密集看着乐呵,笑点接地气儿又不低俗。


优秀喜剧的基本素养,《地下交通站》做到了。

难得的是,作为一部抗日剧,它亦为人称道。

陈佩斯谈喜剧时提到,“喜剧都有个悲情内核”。

《地下交通站》众人,面上嬉笑怒骂一团和气,可略一细观,便能察觉其下悲凉的底色。

蔡水根的联络员小石头,14岁的年纪,却已参与革命5年,总爱在水根面前装老成。

学大人的样子实在可乐,但这样美好的年纪,他本该坐在明亮教室中接受教育,而非冒生命危险传递情报。


空耳天后齐老太太,有她在的地方就有笑声。

随着剧情发展,她变得更糊涂,总以为丈夫还活着,闹出许多啼笑皆非的事来。

究其缘由,是日军挖封锁沟,刨了老掌柜的坟,才令她伤心透顶。


我们所看见的乐,不过是那个年代的那些人为了更好地活着,苦中作乐罢了。

正因如此,才更与角色们共情,在笑声中对侵略者和汉奸同仇敌忾。

会有人将其奉为“神作”无限循环,实在一点也不奇怪。


当然,你要问院长心中的“神作”是哪一部,我只会说——

我全都爱!


《地下交通站》是遗珠,更是一道分界线。

往前,是国产情景剧黄金时代,各部作品或许知名度有壁,但无论哪部拿出来,都有忠实粉丝十余年如一日循环打call。

向后,却是满目苍凉,再无猛将,竟叫某四字抄袭作称王。

我为过往优秀作品自豪,亦为情景剧的衰落痛惜遗憾。

国产情景喜剧还有再度崛起之日吗?

优秀的原创编剧,针砭时事的勇气,宽容的审核尺度……重重关隘横在眼前,复兴,怕不是件容易的事。

因此,更不想你们错过这道夕阳落山前最后的余晖。

且看,且珍惜吧。


推 荐  阅 读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特色内容激励计划
签约账号【吐槽电影院】原创内容
“在看”,一起循环
↘↘↘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选择AiDeep,让人工智能为你工作:http://www.aideep.com/
关注数据与安全,洞悉企业级服务市场:http://www.ijiandao.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