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罪大恶极的于正和郭敬明?

态度 作者:冷眼娱乐 2021-01-03 22:36:21 阅读:590

【本文值班主任:胖球】


2020年基本上可以是一个从各个维度来看都很诡异的年份,然后这一年以郭敬明和于正接连向他们抄袭的原作者道歉为所有人的2020年画上一个百感交集的句号。



郭敬明和于正接连道歉有一点是可以明确的,他们不是真的想道歉,而是被某一种强大的力量逼迫着完成了这种行为艺术。


俩人对从前不承认抄袭的解释如出一辙:没有勇气。于正的道歉声明里还多了点卖惨:被指抄袭六年来生活并非一帆风顺,面对一系列的赔偿。


其实郭敬明和于正的道歉看起来都还算真诚,但并没有人相信他们是真心实意,因为太久了,并且这些年来,他们活得也太嚣张了。


然而到了2021年,于正和郭敬明道歉已经发展到二人近期的作品和综艺中的出镜都开始受影响。先是郭敬明导演的《晴雅集》被传1月4日起不能放《晴雅集》,之后消息又被否认,电影票房表示官方没有发布撤映通知。然而现在确实也有观众收到了退票通知。



如果说《晴雅集》是因为抄袭被传下映,那确实电影里有一个特效像《奇异博士》,但按照我国现行的有关抄袭的界定办法,《晴雅集》不构成抄袭,只不过观众会觉得恶心。但目前为止,《晴雅集》明天到底会不会被下映,会不会渐进式下映,没有定论,官方也没有任何说明。


于正面临的困境就更明显一些,《我就是演员》里他的出镜已经完全被剪掉了,已经播出的节目中他的镜头也被删的一干二净。马上要播出的《玉楼春》也突然延期。



但我关注了一下于正当导师的另一档配音节目《我是特优声》,他的镜头还好好的留在节目正片中。



为什么是于正和郭敬明?因为他们分别担任了演技竞演类综艺的导师,二人德不配位,引发了编剧圈的联名抵制。编剧汪海林表示,与其说大家是对于正、郭敬明二人表示不满,不如说是对二人身后的创作风潮和资本倾向表示抗议。



这也不是第一次编剧联名抵制抄袭,14年于正抄袭琼瑶的案子审理过程中,中国109名编剧联名发表“就琼瑶起诉于正一案内地编剧的联署声明”,呼吁保护原创。



两次联名抵制,编剧们都有一样的担忧——侵权者不受影响。然而显而易见,两次抵制造成了完全不一样的后果。


那么14年编剧联名抵制后发生了什么?


  • 匪我思存在微博上公开发文谴责《甄嬛传》作者流潋紫抄袭,称她不仅《甄嬛传》抄,《如懿传》也抄。


  •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作者唐七疑似抄袭大风刮过的《桃花债》。


  • 《热血长安》抄袭大风刮过的《张公案》。


  • 《遇见爱情的利先生》疑似抄袭泰剧《玻钻之争》。


  • 《楚乔传》疑似抄袭《斛珠夫人》、《九州缥缈录》、《帝王业》、《寻秦记》等作品,开播以后镜头还抄袭美剧《暮光之城4:破晓》。


  • 《我们的青春期》疑似抄袭《请回答1988》。


  • 《胖子行动队》疑似抄袭《王牌特工》,然后说自己是在致敬。


  • 《锦绣未央》原著小说抄袭《身历六帝宠不衰》。


  • 《不完美的她》疑似抄袭美剧《公关》。


  • 《少年的你》疑似原著小说抄袭《白夜行》、《嫌疑人x的献身》、《忍冬》。


  • 《凤求凰》疑似抄袭匪我思存小说《东宫》。


  • 《扶摇》疑似抄袭《哈利·波特与火焰杯》。


  • 著名青春文学作者八月长安作品《狼狈为欢》疑似抄袭《过客,匆匆》。


  • 抄了无数经典美剧的《爱情公寓》拍了电影版又拍了第五季,甚至在第五季里提了所有抄袭过的美剧的名字。


这还是不完全统计。


六年以来,没有任何广而告之的对原创内容的更多保护,抄袭现象屡禁不止,我们作为观众,训练出了一套应对抄袭作品的办法。


抄袭作者和其没抄袭的作品要分开,原著小说和影视化作品要分开,有抄袭绯闻的影视作品和演员要分开。为什么?因为抄袭现象太严重了,如果不把自己锻炼成这种不易发火的脾气,那基本上没法看国产电视剧了。



忍耐程度大幅度提升以后,于正、郭敬明等人在综艺中出现也开始可以接受——反正我看这个节目又不是为了看他;看看他在这个节目出丑也无妨;我倒要看看他在这个节目出什么丑……



慢慢的,这种保证自己不生气的心理建设变成了对抄袭越来越高的容忍度。那怎么办呢?市场没有替我们把这些抄袭作品筛出去,法律没能让抄袭者停止侵害原创者的权力,眼看着抄袭作品成了大爆款,观众可选择的空间太小了。


如今编剧们联名抵制于正、郭敬明等抄袭者,他们面临着事业上的极大挑战,姑且算他们在偿还多年以来他们欠下的良心。但整治抄袭之风成了整治郭敬明和于正两个人是没有意义的。



那些正在抄袭、已经抄袭,甚至抄袭了还敢找人鉴定自己的作品没抄袭的人,还在好好生活。整个行业并没有改变,抄袭者和抄袭作品仍然有机会。



么一场反抄袭的运动就成了反郭敬明和于正的运动?就算是杀鸡儆猴,除了对郭敬明和于正的进一步惩罚,我们看不见任何对抄袭行为的谴责和禁止。


而且抄袭是不可原谅的事吗?也不是,我们希望给有心改正重新站起来的抄袭者机会,但我们不想看见抄袭者理直气壮颠倒黑白甚至屡次抄袭。我们更希望整个行业能正视抄袭对原创者的伤害,对观众的伤害,对影视行业的伤害。


然而现在某种不可抗力让郭敬明和于正的惩罚正在传递一个信息:因为你曾经做错事,所以你如今做什么都是错的。哪怕你道歉了,认错了,把不该得的收益拿出来了,也无法重新做人。


在这件事上,我看见的是整治标准的不统一,那股逼迫于正和郭敬明道歉的力量针对的是于正和郭敬明而不是抄袭,于是其他抄袭者相安无事。甚至对于正的整治办法都存在差异:他要在《演员请就位》里消失,但《我是特优声》却不必,还可以给配音演员当导师。



我们当然可以为郭敬明和于正迟到多年的翻车叫好,我们更可以自发的抵制郭敬明和于正,但对一个人的讨厌不能成为对庞大权力的崇拜,于正和郭敬明过往的错误完全不能合理化权力的滥用。


希望这场整治抄袭之风不会停在这里,我们需要公理和正义。


推荐阅读




马上要滚蛋的2020



《流金岁月》要是MV该多好啊



黄子韬,这一次向他salute!


- 冷眼娱乐-

人形文娱传讯机

热爱思考的娱乐界Ph.D

点击阅读原文可看全部内容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法律法规检索大数据平台:https://www.itanlian.com/
盘点娱乐资讯黑料不打烊:https://www.ijiandao.cn/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