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 笠 有 错 吗?

态度 作者:河马电影 2020-12-29 14:33:10 阅读:543
借条怎么写有法律效力?

本文转载自neets小报(ID:neetscc)
一枚帮你搜罗好剧好片利器!关注小n,不再剧荒

杨笠又上热搜了。
 
对于这位笑果文化的脱口秀演员来说,这两天的疯狂讨论,也许是属于她的“15分钟”。
 
参与人员从微博KOL到娱乐圈人士,边界不断地扩张。
 
“前辈”池子说她的段子不是脱口秀;

 

女性演员中姚晨、黄奕相继发声支持;
 

男性演员里吴镇宇、苏醒、以及脱口秀演员黄西都各自发表观点
 

每有一位明星说话,杨笠就上一次热搜,每上一次热搜,就又引发一番讨论。
 
这“15分钟”对于她来说显得有些过长,甚至好坏是非,都未能预料。
 

而一切的源头,可能还要从今年的第三季《脱口秀大会》说起。
 
其实在去年的第二季,杨笠就参与了节目。
 
但彼时光环完全属于那个自己糟蹋自己的卡姆,杨笠上得最多赢得最少,全程只留下一个“清华”梗
 

转折点在第三季,就像王建国找到了李雪琴、王勉找到了吉他,杨笠也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内容母题:
 
为女性发声
 
她讲恋爱观:
 

讲超模的身材:
 

讲黑寡妇的“超能力”:
 

当然,还有传播度最最最最广的那个金句:
 
“为什么看起来那么普通,但是他却可以那么自信”
 

这句话传播度之广,蔓延到几乎每一个平台,成为2020互联网流行语中举足轻重的一份子。
 
当初其实就引发过一次讨论,参加过《奇葩说》的辩手储殷身先士卒,却被网友戏称自己撞枪口。

 

但就是这样的讨论度,却远不如这两天来得热烈。
 
源头就是笑果的《脱口秀反跨年》,请来了杨幂、张雨绮和罗翔等一众很受欢迎的明星,结果舞台又自动移到杨笠的身上。
 
还是因为她的稿子。
 
这次她说“男人是垃圾”、“男人还有底线呢?”“见仁(断句)见智的事情”
 

每一个段落都在现场引发阵阵笑声,也引发了网络外的阵阵狂浪。
 
“挑动性别对立” “煽动矛盾” “收割烂钱”
 
最夸张的一个是列出举报方式,要举报杨笠“涉及性别歧视”。
 

别的暂且不论,但轻易就选择举报,动用悬在每个人头上那把刀来铲除异己,这首先就是个绝对绝对不可取、且非常上不了台面的手段。
 
那回到杨笠这段脱口秀本身,到底有没有问题?
 
我们分几个方面来看——
 
第一:她到底有没有冒犯?
 
于闲哥自己的体会来说,整段脱口秀延续下来的观感,并没有体会到冒犯,反而还觉得挺好笑。
 
前半段吐槽广告,是很熟悉的凡尔赛了;
 
带着杨笠惯有的“蔫坏”气质,这部分笑点都挺不错。
 

中间热议的讨论男性部分,更多是一种情绪表达;
 
文字游戏玩得较少,但“见仁见智”的断句是亮点之一。
 

再往后关于手术的部分暂且不论,总的来说杨笠这段脱口秀可以拆分成:吐槽广告+吐槽男人+关于自己手术经历的分享
 
完整还是很完整的,能get到她犀利表达之外,想要和解以及把观点往回收的意思。
 

当然,每个人的感受不同。
 
我觉得没被冒犯,你觉得有,这是不同人对于不同观点的体会。
 
而这就可以引出第二个层面:这段脱口秀即便有冒犯,那它有问题吗?
 
我的答案是:没有
 
我们常说喜剧的内核是悲剧,能把人逗笑,很多时候是建立在某种不正确的东西只上。
 
脱口秀最为人所知的性质之一,就是冒犯。
 
路易ck的段子里全是下三路、以及各种种族问题;瑞奇·热维斯有过一个专场,里面很大一部分内容就怼着胖子阴阳怪气;
 

亚裔单口喜剧演员黄阿丽更是满嘴屎尿屁臭,骂起男人来比杨笠狠上100倍,跟她一比杨笠这才哪到哪?
 

那为什么他们就没问题?
 
因为他们的受众知道,这就是脱口秀/单口喜剧。
 
一方面在这个舞台上,脱口秀演员所表达的东西并不一定是他们自己的心声,更多是为了演出效果所制作的文本。
 
另一方面,脱口秀的舞台本来就是一个“尺度感”比较模糊的地方。
 
政治正确、对群体的保护使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不能表达彼此人性里的“黑暗面”,但在脱口秀舞台上能说,这是大家共同维护的“安全区”,满足一部分好奇心和情绪。
 

在这个基础上,其实所谓的冒犯,反而是脱口秀的必须。
 
达到这个共识之后,我们来看最后一个层面,也是讨论度最高的层面:
 
杨笠到底有没有挑动性别对立?
 
这个问题其实很好回答,杨笠并没有挑动性别对立,或者说在这样的一个互联网对话形态之中,性别对立本身就存在。
 
杨笠只是说到了这个事情,然后推到了舆论的顶点。
 

坦白讲,在整个讨论之中,大家对于杨笠这段脱口秀的完整内容并不care,所有人只选择自己需要的部分,然后发泄自己的全部情绪。
 
一方说对方“小吊子”“国蝻”“金针菇”
一方说对方“极端女拳”“境外势力”“泼妇”
 
大概是谁骂得更脏谁赢,谁会的词语更多谁获胜,杨笠这个人逐渐成为一个标签,被一方当成靶子,被另一方当成令牌。
 
她的本意是不是如此,已经不再重要了。
 
在《反跨年》的那段脱口秀之中,杨笠最动人的段落,其实是最后部分。
 

她分享了自己生病的经历,给她做手术的是个男医生,两人之间没有谁想骂谁,谁把谁当成敌人。
 
只不过一个想活下来,一个想救人。
 
麻药劲上来的时候,杨笠最深切的感受是自由,她把这份自由分享给所有人。
 
但没有人care。



喜欢不能当饭吃
但是被你喜欢我会好好吃饭
“双击”下方,每天好片不断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区块链行业应用新媒体:http://www.itanlian.com/
盘点娱乐资讯黑料不打烊:http://www.ijiandao.cn/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