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油一个黄晓明,迎来一片大油田

态度 作者:Sir电影 2020-12-16 14:30:26 阅读:300
借条怎么写有法律效力?
前段时间的金鸡奖,大家关注点都在“小黄鸭”身上。

但有一个人同样风光得意。

影帝黄晓明。

已经拿过一次金鸡影帝的他,这次更开心的可能是另一个热搜词条。

#黄晓明去油成功#

看图状态还真不错,清爽不失稳重。


作为第一代国产油田,眼看黄教主近年慢慢脱离“油田四子”称号。

有些人不愿意了。

中国油男岂能断后?!

众多补位选手跃跃欲试——

有挤眉弄眼的。


有老年跳操的。


还有已经过时到掉渣的土味情话。


效果怎么样,金星老师的表情说明一切。


以上,出自一档最新的选秀节目。

又名,中国娱乐圈大龄男星糊咖图鉴——



追光吧!哥哥


性转版《乘风破浪的姐姐》。

一群大龄(过气)男明星的选秀成团节目。

制作团队还有点硬。

《这就是街舞3》《中国好声音》《极限挑战》等制作团队都参与其中。

△ 图源豆瓣@共研


第一期上线,喜提微博热搜20+,全网热搜130+。

与之相反,是观众反馈。

油腻,平庸,尬

 
总结下来,环节设置粗糙,嘉宾定位模糊,表演节目尴尬,比赛也很不认真……

为了啥?

不外乎营销和热度。

基本上观众都骂到点子上了。

Sir就想复盘一个问题——

从《浪姐》到《追哥》,同样的模式,怎么就不灵了?
许多观众说《追哥》全员油腻。

Sir看倒不至于。

和《浪姐》着眼女性30+的年龄定位不同。

《追哥》的旗号是打破年龄壁垒和流量困境,带来代际碰撞。

翻译一下——

哥哥还是弟弟不一定,认不认识也不一定。

当初《浪姐》的选手名单一公布,网友都在惊呼:

这是那谁!这是那谁!!

到了《追哥》,网友反应也很一致。

这谁?这又是谁??

21位男星,20+到40+都有,演员歌手rapper乱炖,一起搞唱跳,最终选出七人成团。

虽然拉来几个OG撑排面。

实际上选手里面有一大半都不认识。

大龄过气爱豆+十八线糊豆的配置。


混龄的结果,也很开眼界——

99年的丁泽仁对着81年的汪东城说,我是看你的剧长大的。


汪东城转头就跟75年的陈晓东说,我是听你的歌长大的。


大型童年偶像见面会啊。

比起年龄,跨界的问题更大。

无舞蹈经验的演员明道。

才因为“渣男许幻山”红起来的演员李泽锋。


演员跨唱跳,还能接受。

但是相声演员是怎么回事?

看到德云社弟子烧饼,连金星都忍不住吐槽。

你干嘛来了?给男团报幕吗?


如果说请来印小天是因为他曾获得过第二届舞林大会的决赛冠军(不会还有人不知道海澜之家舞蹈是印小天自编的吧? )。

那么选手名单里的杜淳,就让节目组的野心昭然若揭。

其效果就像是看到宁静和郑爽一起参加《浪姐》(八卦就不展开了有兴趣自己百度)。


那本职偶像的表现怎么样?

看看曾经的爱豆们。

元老级偶像陈志朋,一个wink油腻出圈。

舞台上一首青苹果乐园,想拉点情怀分。

结果动作拉垮,唱功一般,收不住的小肚子更显大爷范儿。


二代偶像汪东城。

人鱼线,冻龄肌,看起来稍稍挽回一点气势。

结果舞台上的含油量比前辈只多不少。

△ 金星、郑爽:眼睛进油了!


惊吓不止于此。

舞台的翻车现场比比皆是。

△ feel a little bit 蛋饺肉丝


这一群人搞团,你们是认真的吗?

还真有认真的。

曾经的快乐男声亚军苏醒。

节目里,他的镜头不多。

选手互投,他排在倒数。

自认是国内说唱老炮。


结果在舞台上生疏得连手都控制不住颤抖。


但是,实力有目共睹。

唱腔漂亮,说唱得劲。

一首自创曲,说唱词写出心酸和愤懑。
说唱元年 站在舞台上我清楚地记得
多少未经世事的孩子笑我过气了
圈子奇特
像天气一冷一热

清纯小生胡夏,一首《饿狼传说》释放野性。

唱功不必说,难得的是台风也对味。

△ 还有点陈伟霆的范儿


还有初代男团代表檀健次、符龙飞,Sir跟你们一样,不认识。

但在唤起粉丝时代的眼泪同时,展现了初代男团的实力。


选手没全垮。

甚至,还是有部分人有备而来,希望重新发光。

但。

选手再认真,架不住节目组搞事情啊。
用一个词来形容节目的观感——

口不对心。

首先是定位。

嘴上说着:

绽放男性魅力,撕下固有标签。

可节目心里怎么想的?

要有话题,要有热度,必须先给进来的人猛贴标签。

选手陆续来到宿舍,有一个流程是接受魅力测评。

怎么测?

对着镜头拍三张自以为很有魅力的照片。

怎么评?

没标准,没规则,就弹出一个不知哪来的“系统评分”。

嗯。

不仅贴标签,还让你们自己给自己贴。


其次是制作。

嘴上说,要打破年龄滤镜,重新出发。

心里怎么想?

管你多少岁,必须显得越嫩越好,越白越好。

什么硬汉,通通逃不过小白脸,死亡芭比粉。


还有规则。

嘴上强调,这是一档专业的竞演节目。

心里怎么想?

这Sir还真没猜到……

因为所谓标准和专业性,全是两个女生说了算。

金星和郑爽。

设定很暧昧:教导主任和人气助力官。

看到选手,既不做专业点评,也不互捧。

聊点啥呢?

长相、八卦、体重……

你还别说,效果不错。

一个毒舌,一个直嘴,21个哥哥的看点加起来都不如她们俩。

看到糊豆,说是来凑数的。


看到爱豆,说人家不经看。


看到冤家,在线等吃瓜。


像极了屏幕前做实时Reaction的小姐妹。

目的很明显了——

相比于做一档专业选秀,《追哥》显然更有兴趣迎合女性对男星的猎奇审视。

如果不是成了第一个吃(男)螃蟹的人,可能这档节目并不会引起更多关注。

各方面制作都非常一般,甚至劣质。

简单说,就是划水

《浪姐》的现象级和《追哥》的平庸,两者最根本的区别在于什么?

归于“性别”二字,过于偷懒。

前者,其实依然有着不少对女性标签化的消费。

只是选手自己内心的渴望,终究撞破了这层节目给的枷锁。

郑希怡曾在节目里说过一句话:

“我觉得成熟女性其实我们没有想要赢,但是我们不想输。”


还有成团夜的一个细节。

来自两个不同组的姐姐们成团了,她们明显分成两边站。

没有一团和气,没有如节目组的愿成为“好姐妹”。


为什么?

首先,她们按照规则接受了这个最高荣誉。

同时,她们心里并不看重节目给的这份荣誉。

因为她们大多在这里通过挥洒汗水,结识朋友,面对观众,已然完成甚至超出自己规划中既定的阶段性目标。

有这样一份自我成就,成不成团,倒也无所谓了。

可在《追哥》,Sir并没有看到选手们有什么一致目标。

选手大体可以分三种:

一,单纯实力匹配不上野心。

比如刚刚在《我就是演员3》被于正批评轧节目的李汶翰。

出道六年的男团成员,去年参加选秀节目C位出道,今年又是演员又是哥哥,“杂念太多”。

二是单纯觉得自己不够出圈。

比如杜淳,前有《八佰》,后有一系列影视待播。

参加节目是还想要更多选择的机会。


三是压根还没遇到什么困境。

比如艾福杰尼、丁泽仁等刚入圈的新人,都还没接受多少来自圈子的毒打。

这些与其说是桎梏,不如说是欲望的不满足。

从一些细节就能看出来这两者的差异。

姐姐们的出场,永远是光鲜亮丽,从头精致到脚趾。

身材更不用说了,稍微丰满一点就可能遭来body shame。


而这边,陈志朋听到金星的减肥建议,直言这就是自己来的其中一个目标。


姐姐们展现出点好胜心,就可能成为黑点。


哥哥们,管你实力行不行,口头耍狠那是必须的。


说白了——

看得出来,这群人真的很需要这个舞台。

可他们自己并不知道为什么。

也不知道自己要在这个舞台达成什么。

学着小鲜肉般唱跳、眨眼、说情话,不叫油腻。

那起码还体现一种潦倒的挣扎。

Sir心里真正的油腻——

是没有付出小鲜肉般的努力,就学小鲜肉唱跳眨眼说情话,并觉得自己能以此“去油”。

是在行动和语言上故作奋进。

心,却早就躺平了。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超有钱婆婆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区块链行业应用新媒体:http://www.itanlian.com/
盘点娱乐资讯黑料不打烊:http://www.ijiandao.cn/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