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真走红也有直男来酸?我看他们就是欠冒犯

态度 作者:萝严肃 2020-12-10 23:38:06 阅读:434
借条怎么写有法律效力?
转载或者合作请联系
mszhangziyan@foxmail.com


丁真走红已经一个多月了,几秒钟的视频让社交网络都为之一振。在流水线制造虚假审美的年代里,真实没有修饰就是很有感染力了。


在丁真走红的当晚就有人哀叹,惊人的关注度是否会毁掉“单纯”的美丽,选秀直播商业化全都涌上来,后果可能就变味了。


而现在丁真的发展方向是广受好评,他为家乡理塘县的旅游代言,拍摄了短片《丁真的世界》,入职了“国企”理塘县文旅体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签了月薪3500元的劳务合同。


这家国企下属公司负责人杜冬表态不会让丁真去参加选秀和综艺:“别人会弹吉他弹钢琴,他会什么?放牛。这对他不公平。”(据@紧急呼叫)这样喜欢丁真的人反而更放心了。


“丁真效应”使得理塘成为热门旅游景点,据统计理塘所在的甘孜州酒店预订量较2019年同期增长89%,理塘在携程的搜索量增长620%,“理塘在四川不在西藏”等也成为热门网络话题,各地文旅都通过丁真获得了不少曝光量。


“丁真”现象承载了很多命题,但讨论都还没展开呢,最傻的舆论方向出现了:有这样一群直男,对丁真的走红感到愤怒,他们认为,全网女孩都这么喜欢一个男生,就是对天下男人的冒犯。


有人为了酸丁真竟然写了一首歌,主题是:“十年寒窗苦读,不及丁真一笑。”


贴吧中出现了一些针对丁真的恶意P图,用图像技术手段把他的脸撕扯变形,表达恨意。


给丁真PS遗照、取黑称,用词很极端,还要因此抵制理塘旅游。


对任何一个普通人进行这样的人身攻击都算是反人类了吧?丁真到现在都不是明星、不是爱豆,仅仅是他什么都没做,只是被发现、被动走红后,开始帮家乡代言的藏族男孩,何至于此?


这些男网友愤怒的第一点在于,丁真根本不帅,凭什么大家都这样追捧他?


他们踊跃晒出自拍照,认为积极跟丁真比帅。


无意中点进“丁真有我帅吗”话题的我↓


一则虎扑网帖显示,63%的男性网友认为丁真不如自己帅。


这些男网友觉得一个走红的人不如自己帅,那可真要说句“你行你上”了,那您也去拍个抖音啊,您也发网上去看看能不能让人赏心悦目啊,您的盛世美颜要能给当地旅游代言,不也是功德一件吗?人身攻击干嘛?


互联网发达后,很多素人美女照片走红过,也没见女网友诅咒漂亮姑娘不配活着。

(△2005年,羌族女孩尔玛依娜走红后被称为“天仙妹妹”)


倒是男网友常常对自己得不到的美女进行荡妇羞辱,这我可见多了。


还有男网友对丁真的怒点在于,丁真走红就能“进国企”,这对不起他们的“努力”了,说丁真进国企相当于“藏獒当市长”。


更讽刺的是,丁真签约国企月薪3000多这个消息,最早在网络上流传的版本是“丁真被无良国企签约”“月薪只有3000元”,这是作为负面流传的,最初网络愤愤不平的是丁真钱拿少了啊。


现在事实是,丁真是跟国企签了个劳务合同,月薪3500,公司还放着钱不赚,为了不伤害丁真和理塘,不让丁真去选秀综艺,这都能让男网友酸起来,自己没本事考上公务员,就不要怪丁真能带动理塘旅游了。


这类男网友对丁真已经酸到发疯,连带着荡妇羞辱喜欢丁真的女孩,还不承认自己是酸,说丁真是“炒作狗”,能进国企能赚钱,这对不起他们男人受到的“脚踏实地认真诚恳”教育。


希望这些男人明白,当你对女人无差别进行羞辱的时候你就跟什么认真诚恳没有一点关系了,别吹自己读书了,连个基本的尊重都没有。也不要为了自己找不到异性而酸到面目狰狞了,你确实不配。


男网友攻击丁真时的高频词汇:我十年寒窗,我十几年寒窗。


我要引用我收到的一则网友评论:十年寒窗=高一。同理,十几年寒窗=高中毕业。


一个自称“十年寒窗”的男网友还说自己“熟练掌握两国语言其中还包括一门国际通用语言”,联系上下文可知他现在还要做六级真题,可见六级还没过。


“熟练掌握两国语言”的意思其实就是:我会说中文,正在考六级。想说你好好考试吧,偶尔做六级卷子到了大学毕业前还考不过可咋整啊?


可见“男的,普通,自信”依然是颠扑不破的真理,那些为了踩丁真而自吹自擂的直男言论里字字句句都透着自己浅薄到可怜的水准。


丁真的受教育程度在网络上有多个版本说法,同村人直播时说丁真没读过书。


红星新闻采访理塘文旅副总高晓平得到的信息是:“丁真接受过义务教育,只是当时的办学条件不是特别好,加上语言环境,他的汉语水平不是特别好,他的藏文写得很好看。”(via@红星新闻)


丁真妈妈措姆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则说了具体情况:丁真念到小学三年级就回到家里帮忙干活了,走红前在家的工作主要是放牛、放马、挖虫草、捡松茸。(via@新京报)


这是什么样的生活水平?丁真是家里老大,从小分担家用,他今年挖了两个月虫草,换回2000多块钱,(via“时差岛”公号


喜欢丁真的女孩听说丁真的情况后,流露的态度都是惋惜和悲悯,更推而广之心疼当地的孩子。


对着家庭条件不好丁真大秀优越感炫耀自己“十几年寒窗”,认为自己理应得到优待,你们还是人吗?


义务教育的目的难道是教你你踩没有机会的人吗?别说自己是“读书人”了,我都替你沾过的那些教材害臊。(估计也只是领了教材也没有读吧。)


另外,文化也分很多种的,丁真可以写漂亮的藏文,当地口耳相传的民谣都在他脑子里,这也是一种文化,很多男网友攻击丁真“连普通话都不会说”,某种程度上是缺少对少数民族文化的尊重。


丁真同事接受采访时,也专门澄清他不是文盲。丁真会汉语拼音和打字。同事说汉语时,丁真都能听懂,只不过丁真比较羞涩,才让大家误以为他很多什么都听不懂。从采访来看,现在丁真学习也很努力。


丁真会赛马会挖虫草,知道关于大自然的知识,同事还称赞丁真有家教、干净还懂事,是很优秀的孩子。


从发言内容,的确能看出丁真和某些男性的素质差别,谁有教养一目了然。


学好普通话对丁真来说当然是个很好的工具。但我也建议,喜欢关心丁真的网友不妨借此多了解藏族和理塘,丁真的全名“丁真珍珠”,意思是“灰色的梅花鹿”,这些也都很美好。


男网友除了对丁真的不满,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于女性对于丁真的热情就让他们感到了冒犯。


一个知乎7万高赞是这么回答表示,我人好心善,还准备在房本上写上老婆名字,但姑娘们却对着对丁真的笑容心动。


以下是奇文共赏,萝老师带大家文本精读。


“我是好男人,女人为何还喜欢丁真”本就是狗屁不通的抱怨,喜欢别人跟你有什么关系?不喜欢丁真也不会喜欢你。


细琢磨一下内在逻辑更可怕了。


部分男网友心中比天还大的事情,一是结婚要出彩礼,二是结婚了不能对老婆发火,要对老婆笑脸相迎,连控制自己的负面情绪都被他们视为一种极大的隐忍和付出。


也就不难理解部分男性为什么家暴女人是家常便饭了,他们认为自己只是失去了克制情绪这种美德而算不上什么大过失。


请男性明白:不家暴是法律底线,参与家务带孩子出钱共担生育成本是婚姻基本义务,所有妻子都做能做到的事情,但凡一个丈夫能做到就是绝世好男人,差距已经这么大了还有心思编自己给老奶奶让座呢?


男网友又臭又长的胡言乱语里充满着对女性的矮化和贬低,默认女性没有足够的智力,男性要看着女性成长成熟,默认女性没有足够的理智,男性忍耐女性的“无理取闹”。


深深的性别刻板印象毫无尊重可言,背后则更是颠倒黑白,妻子们做家务带孩子承担着大部分家庭责任,中国每7.4秒就有1位女性被家暴(via中国新闻网)


奉劝这类男网友多想想自己怎么做个人,别嫉妒丁真了。


说回丁真本人,他是“靠脸走红”的吗?


是,但也不全是。


拍摄到丁真走红的视频里的摄影师也不仅仅是偶然,在这之前,摄影师就一直在跋山涉水去到理塘拍摄了一系列的康巴人微笑视频。这是摄影师采风和创作的结果。


忽然走红后,丁真能快速找到一条最适合自己的路,这是理塘当地所有人努力了的成果。


丁真的家乡理塘,在2011年被国家列为国家扶贫特困连片地区重点县。攻坚办的工作人员们一直以来做了相当多的工作,包括带领藏民创业,着重发展旅游业,希望带当地人过上更好的生活。


在丁真走红前,理塘文旅在今年7月份早就举办了像康巴汉子选美、网红带货这类的活动,希望找到全新的方式来带动当地旅游业发展。

(△图片来自红星新闻。跑题一下,上图是传统康巴汉子审美)


丁真引发关注后,文旅局纪检组的组长简安面对记者时就表示说:“我们是有准备的,否则就算给我们十个丁真,我们也是不可能接住的。”


理塘文旅的总经理杜冬也因为丁真现象更广受网友好评,网络资料显示他学水利工程,做过英文翻译,爱上藏族文化,也融入了藏区生活。


2018年,从事西藏旅游领域相关职业的杜冬受理塘县邀请,担任旅投公司总经理。当地不拘一格邀请各领域的人才,也为日后能顺利为“丁真现象”趟出一条路来埋下伏笔。


在被恶意辱骂之后。丁真身后的团队还通过小马珍珠的微博账号来回应:“我愤怒是因为,那些在最遥远的地方,为最渺小的家乡日夜奔忙的人们,遭到了歪曲和无视”。借珍珠之口,这篇文章呼吁:“多一种世界观,就多一条呼吸的路。”这格局,高下立现了。


↕️上下滑动查看全文


丁真的红,当然有靠脸的成分。可是一个人长得漂亮能给大家带来慰藉,本就是一种价值,这种慰藉没错,大家的喜欢没错。


丁真身上承载着很多命题:这个时代女性对男性的审美喜好、一个地区如何能利用网络话题发展、我们如何理解少数民族文化……甚至也包括发短视频却遭遇完全不同命运的另一个藏族女孩。


没有想到,部分狭隘的男性想的永远只是自己:为什么不喜欢我?为什么喜欢一个我看不起的人?为什么我没红?为什么我不能赚钱?


这就回到了一个老问题:你永远想不到某些直男会被什么事情“冒犯”到。


电影里有女性DIY一下自我高潮,他们不高兴;如实描写男性的不负责任,他们不高兴;女强人的故事里只有事业,他们不高兴;男女一起说焦虑,女性说因为性别歧视失去了职场机会,他们不高兴;女性开始要求男人有腹肌,他们不高兴;女性说一句“男的普通却自信”,他们群起而攻之。


漂亮的男生走红了,他们不高兴到几乎想毁灭女孩们喜欢的人。


他们唯一能高兴起来的路径可能只有:一个男的,仅仅因为是个男的,就占尽优势,发大财,有很多个女人可以供她随意消费,哪怕是女明星女企业家,他们都能趾高气扬进行荡妇羞辱或外貌攻击。


波伏娃有云:“最平庸的男性面对女人也自以为是半神。”


那还是继续冒犯他们吧,他们真是太欠冒犯了。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区块链行业应用新媒体:http://www.itanlian.com/
盘点娱乐资讯黑料不打烊:http://www.ijiandao.cn/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