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张一山,让我又一次重温了他的温暖

态度 作者:东邪西媚 2020-11-27 23:58:24 阅读:333

今日份好笑事件:


上周第一时间播报了“猴鼎记”观感,很多小伙伴说要重温陈小春马浚伟版洗眼睛。


这两天八八又双叒叕找来下饭,发现弹幕画风果然变得超统一↓


舍己为人这一传统美德,在新版主创们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一边拯救已被吐槽12年的黄教主,哥们你不是一个人在胡来!

△美女真不少


一边反向安利口碑过硬的经典,守护00、10后们的童年于无形。


想不到吧,二十多年前看过的剧,二十多年后观众还源源不断。眼见着淡出荧幕许久的马浚伟同学直接被推成了红V哈哈哈哈哈


你就说这广告弹的尴尬不尴尬?


感谢张一山,让我们相遇!


吐槽不多说了,年末雷剧携手狂欢,一瞎更比一瞎高,八八破碎的小心脏实在承受不起太多。


今天只想治愈工伤,回到那个坐电视机前跟着98版《鹿鼎记》念着“你爷爷的”哭哭笑笑的暑假。


戏里戏外,他们值得。


——我是阴差阳错的分割线——


陈小春与马浚伟这版本,在观众口中好评很多,在两个主演自己心里分量也重。


采访中被问到,陈小春玩笑带过,不愿讲自己为什么最爱“韦小宝”。


但据说当年争取这角色时,他底气十足:“除了没娶七个老婆,韦小宝不就是我?”


陈小春是苦出身的小孩,一家六口挤在十几平米的小房间里,每天爸爸凌晨四点出门做工,妈妈整天帮工洗碗,他便被关在家里看弟弟妹妹。


十四五岁就不再念书出社会工作,种过田、跑过堂,当过理发tony……他熟悉韦小宝作为草根底层打滚的一面。


因此,即便《鹿鼎记》选角阶段没人找陈小春,他也眼巴巴跑去自荐。


有人觉得他没金庸男主相,有人觉得当时他年纪太大,和TVB此前的梁朝伟版本相比怎么看都不太像。


最终却还是凭一番剖白,打动了眼光毒辣的监制李添胜,让他试个两集。


不同于陈小春的积极主动,彼时马浚伟则正准备退圈。


观众对他的印象大多来自那些TVB剧集里文质彬彬、清贵儒雅的角色,可现实中的他,却很小就开始半工半读讨生活,和同为“屋邨仔”出身的陈小春成长经历有很多相似之处。


马浚伟生在一个典型的潮汕家庭里,有三个姐姐一个妹妹,一家人感情很好,他说爸妈虽不是世上最帅最美,但在他心中就是“最完美无缺的父母”。


只是,单凭爸妈当司机当工人的收入要负担一大家子人本就不容易,马浚伟才不过六岁时,妈妈还患上了鼻咽癌……


为了照顾妈妈,医院几乎成为他的第二个家。


中学时期就开始打工赚钱,假期上全天班,放学后过去的话就上到凌晨12点半,说是兼职,工作密度和全职也差不多。


因为长得白白净净又乖巧斯文,做销售很讨喜,四哥从卖雪糕一路卖到化工原料,业绩颇佳。


早早明白“人生好苦,世界艰难”的他,当年心里更多是成就感:为有能力自己交学费、买书簿鞋袜而高兴。


长大后却难免留下遗憾,他说,突然发觉自己某一部分完全真空:“因为太早出来社会工作,年少时的轻狂放肆,完全与我无关。”


年少时的四哥,是一个懂事又执着的孩子。别的明星讲起进演艺圈的契机一个比一个戏剧化,而他只有笨办法,工作之余一有比赛就忙去参加,陪跑到第44次,才终于得到唱片公司赏识。



却没料到,公司捧他的方式竟是后患无穷的“碰瓷大法”……不造谁给的勇气,硬把他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新人和天王偶像们捆绑。


93年发第一张唱片,就敢打出“他不是学友,他不是克勤,他不是黎明,他是马浚伟”的口号。


当年的饭圈怒起来激烈程度不输如今!互联网时代,如果一个十八线这么做通常分分钟喜提黑话题大礼包,而那个年代的迷妹们呢,则选择当面喝倒彩。


整整两年时间,几乎不管到哪儿演出,迎接马浚伟的都是360°嘘声环绕,甚至还不等他开口唱,听到名字台下便自动diss.


最让他腿软的一次,是在众星云集的慈善拼盘演唱会上。主持人一个“接下来有请黎明”的玩笑,直接把气氛推向了尴尬的高潮……


别的同期歌手出去都能得到热烈欢呼,只有马浚伟被全场喝倒彩,躲在后台默默流泪不敢出去。


想象一下那个场面……伤人程度=八十年代“黑海”吧?


当然,这宣传策略也并非完全失败,他的首张唱片卖了个开门红。可在嘲声中撑到96年,公司却不打算与他续约了。


一出道就历经演艺圈冷暖的四哥,选择退圈干回老本行,接着卖化工原料。


是一个人,一部剧,改变了他的命运。


这个人,是TVB高层曾励珍,而曾励珍带他去试镜那部剧,正是98版《鹿鼎记》。


据说“康熙”一角本来属意古天乐,最终幸运地落到了既没人气,也没经验的马浚伟头上时,他压力很大。


想着偶像刘德华珠玉在前,还深感自己啥都不会。拍摄时没有自己的戏份也留在片场学这学那。


青涩的确有, 而这个人物和他也的确很合。因此才有了鲜活讨喜,大受欢迎的“小玄子”。


金庸先生曾对他说,看了那么多版本,觉得他是最像《鹿鼎记》中“康熙”的一个。


演出了身不由己的孤独,演出了杀伐决断的君威。


两个演员都在各自定位上做到准确又出彩,碰撞出的化学反应才如此奇妙。


具体说起什么情节来可能已经模糊,but一个胸有大志的少年天子与一个嘻嘻哈哈的假太监互瞒身份,在拳脚之中纷扰之下给出真心的情谊却难忘怀。


“小桂子,小桂子,你在哪里?小玄子记挂着你啊……”


尽管这剧很多方面如今看来都是大写的“经济适用”,场景来来去去似乎就那么大块地方。


但四十多集播下来,有血有肉的两个角色,从嬉笑打闹,到肝胆相照,再到被身份、立场、命运推着渐行渐远,让我们看到的江湖很大,人心很深。


有网友说,这一版当中,小玄子与小桂子之间的感情线,比小宝那七个老婆加起来都动人。


同年,《妙手仁心》中性急冲动又乐观稚气的张家裕(JOE)也为马浚伟拉到不少好感。


而次年,陈小春一首《没那种命》大爆。两个人的演艺之路都走向了更宽广的地方。


或许正因为《鹿鼎记》这个里程碑之于他们的意义非凡,今年因为新版又火了一把时,马浚伟的态度特别温柔:


“其实不用比较,因为我相信每位演员都会用心去演!每位新生代演员,努力,加油!”


很难相信,在我们印象里总是挂着浅笑,满身阳光气息的他,人生同时有着那么多的暗面。



受抑郁症、惊恐症折磨多年,“大家不知道表面乐观的我,其实笑得很假”。


幸好他走出来了,还从阴霾里带出温暖光芒,予己更予人。


——我是处处彩虹的分割线——


从6岁到28岁,对不少年轻人而言其中大部分日子应当都带着放肆的,任性的,无忧无虑的色彩。


可对马浚伟而言,这些都是妈妈病中的日子。从小到大,他受够了反复承受无奈、恐惧、心痛的心情:一次次眼见着最爱的妈妈“凌晨三点钟,抽筋送去急症室,抢救一轮又冇事”。


因此他要求自己做一个拒绝极喜极悲的人,极力维持情绪上的平衡,他说“我不喜欢惊喜,我怕承受不起,我生日也不要朋友失惊无神给我surprise。”


以旁人角度听起来这样活着实在辛苦,或许也正是因为这种不容许自己放纵的压抑与自律,他生病而不自知。


《鹿鼎记》热播后,眼看险些停摆的演艺事业终于走回正轨,马浚伟要父亲提早退休,表示自己可以挣钱来承担家用了。


看似苦尽甘来,奈何他生命里要面对的坎坷还远没有尽头。


这些年间,患癌的母亲在病情反复与痛苦化疗的折磨中,慢慢失去了味觉、听觉、嗅觉等生理机能,到99年情况极度恶化。对健康的人来说再简单不过的张嘴,成为了难以跨越的生死关卡。


母亲坚强对抗了病魔那么久苦苦支撑到现在,唯一念头,只剩下了希望往后不会再有痛楚,因此不愿接受手术。


宁愿替母受苦却没有办法的马浚伟,决定听从医生建议劝说她。已经病重到没法说也没法听的母亲,只能通过小朋友玩那种磁写板来与他交流,写下了——“动手术就是要我死”这样的话。


马浚伟眼眶一热,而妈妈看到他哭心下不舍,答应去做手术。


命运弄人啊!手术虽然成功了,可等马浚伟刚放松一点回家短暂休息,凌晨五点从梦中惊醒,再次听到的就是母亲因为急性肺炎走了。


没有任何人会因此而责怪他,但马浚伟自己无法放过自己。做手术决定的是他,为妈妈亲手按下火化按钮的也是他……


太让人心疼了,完全可以想象,午夜梦回那样的画面浮现眼前,将带来多么汹涌的自责与痛苦。


四哥这才知道,原来文学作品中描述心里空了一块那是真的,一点不夸张。失去所有情绪,只有酗酒喝醉才是唯一让自己得以哭出声来宣泄的办法。


在他自己意识到以前,随着母亲的离世,抑郁症和惊恐症就这么一天天悄无声息包裹住了他的生活……


2000年,四哥与佘诗曼、张智霖合作的《澳门街》(《十月初五的月光》)收视大爆,他“收视福将”的势头初现。


却鲜有人知,00年到01年之间,他过的是怎样的生活。在家不敢接电话,把铃声都关掉,久久不出门只知道喝酒,喝醉了就睡,酒量越喝越大后有时一整夜也醉不了,那就睁着眼苦盼天明……


直到有天四哥站在窗前,想跳下去一了百了时,脑海里突然闪过家里人的模样,才让他惊醒,意识到了自己的身体和情绪已经出现问题,开始看医生寻求治疗。


这是一个极其漫长而孤独的过程。


抗抑郁的药物会带来呕吐的副作用,马浚伟吃了吐了半年便决定不再服药。


不断煎熬着他的抑郁症和惊恐症并没就此偃旗息鼓,但在强韧的意志力与“恩师”曾励珍的支持下,他仍然拍出不少好戏。


比如因为专业治“婊”100年的陈豪之前又火了一轮的《洛神》↓


马浚伟演的“曹植”深情俊逸,温柔中带着忧郁,和蔡少芬演的“甄宓”好好配又好好虐……长大后都不忍再重温。


还有他搭佘诗曼的《帝女花》,想必也是很多小伙伴流过泪的童年回忆吧?


八八印象最深的是长平公主与周世显共赴黄泉这一幕,有人说,那会儿真是为他俩的感情操碎了心。


不过更喜欢看的是《金牌冰人》,媒人们的事业竞争原来也可以拍得这么精彩好玩,TVB在职业剧方面还有盲区么?


试问哪位欢喜冤家爱好者追剧时没为“金鹊桥”和“金葵扇”嗑到昏头!


只是如今再想到演这些角色时四哥自己的心理状况,不由百感交集。


荧幕上他可以肆意放声哭笑,给我们这些电视儿童留下了很多美好记忆,荧幕下他却默默承受了多年的低潮……


还好,随着积极进行乒乓球、羽毛球等运动调节身心状态,以及找到信仰,唤醒对生活的兴趣和憧憬,马浚伟一点点挺了过来。如他写给自己的鼓励,“在恶里行善,黑里放光,这才是真正勇气的呈现!


出道时,公司想让他隐藏穷苦出身,但随着成长、沉淀,再回望童年,他看到的是没厨房没厕所的公屋却有左邻右舍守望相助的温暖;



乌七八糟又危险的成长环境,他只记下去吃大排档路边摊的新鲜与精彩。


“当你改变不了大环境,也要努力不被大环境改变”,四哥这么说了,也这么做了。


自幼因为种种原因书读得少,那就勤能补拙。


虽然很可惜他状态好了以后,没能再在TVB多演绎些经典角色,高层派系斗争中曾励珍一方失势,由她一手栽培的马浚伟自然难有好资源。


不过离开TVB后的马浚伟曝光率虽然低了,生活的深度广度却都更甚从前。


一方面是仿佛有着用不完的精力一般暴风学习,7月完成北大EMBA硕士课程,论文查重相似率0.77%,他谦虚地表示大家过誉了,这不是学位,能获得专业知识已经很感恩、很满足。


念书的同时,开了个人演唱会,考了咖啡师,开了补习社,学了电影摄影与剪辑,完成了为母亲自编自导自演的舞台剧和电影……


很早就规划好的中医课程也正式做起了功课,每天活像有48小时。


为啥这么拼呢?四哥这么说:持续进修学习,令我更懂珍惜和把握当下,善用光阴。也要时刻提醒自己,成就自己之余,更要成就别人。


他在圈内一直都是好好先生般的存在,在关系最好的三个妹妹杨怡、钟嘉欣和陈法拉面前俨然知心大哥哥一枚。


杨怡曾经说起过,两人在内地合作《汇通天下》这部剧时,父亲突然进了医院她匆匆赶回香港探望,等回到剧组时,发现马浚伟悄悄写好了信与卡片安慰她。


这些年,马浚伟把对待家人朋友关心爱护的温暖,延伸到了许许多多受癌症、抑郁症等等病症困扰的人们身上,出了书,拍了社会纪实节目,参与各种公益活动,圈内艺人因病痛遇到难处他也积极伸出援手。


翻看他的微博,总能感受到暖意流淌。


八八想起了小时候看《狮子王》特别喜欢的一句台词,"Oh yes, the past can hurt. But the way I see it, you can either run from it, or... learn from it." 过去是会让人心痛,但是依我看,你可以选择逃避它,或者……从中学到点东西。


那些人生中避无可避的坎坷固然让人痛苦,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也许荆棘正是收获的必经之地。


他说自己仲有好多理想、目标,没有时间拍拖,感情事随缘。看着49岁的四哥以这么好的状态,笑嘻嘻调侃大家不能说他“年过半百”,真为他开心。


说实话,当然最希望我们不用深刻领悟人生之苦,才能学会珍惜点滴幸福与快乐,但低谷中抬头见彩虹,一样是生命的美好❤

如果你喜欢我们的文章
欢迎扫码关注哦

为我们的小桂子小玄子
点个在看
▼▼▼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区块链行业应用新媒体:http://www.itanlian.com/
盘点娱乐资讯黑料不打烊:http://www.ijiandao.cn/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