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勾引了一回小三儿

态度 作者:电影杂志 2020-11-26 22:24:46 阅读:391
借条怎么写有法律效力?

本文由阿芬讲述,皮皮记录,文中所有人物,包括网名都为化名,请勿对号入座。

阿芬中午下班回家,发现儿子和大成正闹得不可开交。

儿子想拿大成的手机玩连连看,大成坚决不给。

父子俩平时关系不错,大成从南方回来,经常跟儿子一起趴在椅子上玩手机。但是,这会儿任凭儿子一个小人儿,左跳右跳,手伸得老高,眼看就要哭了……大成硬是把手机举着,死活不放手。

阿芬心里冷笑一下,怼大成:“你手机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崽都不能玩?”

大成突然发飙,大声骂她:“你个婆娘是不是神经病,没事找事?”

阿芬的弟弟住在楼下,听到夫妻俩吵架,立刻赶过来。

大成更加猖狂,指着阿芬对她弟弟叫:“你姐要是能过日子就过,过不了就滚蛋,告诉你,我不会给她一分钱。”

阿芬也很愤怒:“你连尿尿都带着手机,说里面没有见不得人的东西,你自己相信不?”

大成跳起来,指手划脚:“你要是说老子有人,就直接拿证据出来!没有证据就是污蔑,就是血口喷人,就是无中生有!你再这样,别怪我杀你全家!”

阿芬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只觉得自己如同困兽,四周一片黑暗,找不到出口。

——没错,她没有证据。

这并不是阿芬第一次发现大成不对头。

四年以前,两人一起在南方做生意,阿芬生孩子那年,大成的父亲生病,阿芬回了老家。这期间,她边带孩子,边照顾公公,又将两人多年的积蓄拿出来,在城里买了房子。

第一个月,大成回家还留了家用;从第二个月开始,就没了。不仅如此,过年回来,两人虽然睡一张床,却背对背,互不干扰,阿芬碰一下他,他就立马躲开……与此同时,大成和他的手机成了连体婴儿,从不分开。

阿芬心里无比明了,却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然还能怎样?

她离不起婚。

孩子小,她没有工作也没时间出去工作,她没有能力去质问去撕逼,除了养精蓄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什么也做不了。

因为心里的危机在,阿芬没有把自己养成无所事事的家庭主妇,时刻关注外面的用工信息。儿子一上幼儿园,她就找到了工作。

这四年里,大成聊了多少骚,跟多少女人上过床,有多长时间没有跟她过夫妻生活……她都只能睁只眼闭只眼,一直到今天,到她的工作走上正轨。大成的嘴脸终于让她明白了,她如果不结束,他就永远不会结束;她如果不争取,他真的一分钱都不会给她。

这天吵完架,吃完晚饭,大成照例用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玩游戏。

玩了一会儿,要洗澡的时候,照例带着他的宝贝手机和换洗衣服去了洗手间。

阿芬脑海里一闪,就打开了他的电脑。

电脑没有屏保,她试着去登陆QQ(那时候微信还不盛行),点击了一下QQ的登陆框,下面弹出三个QQ号——电脑上登录过的QQ都能自动保存。一个是大成本人,一个是他的生意合伙人,还有一个,网名叫“风中的树叶”。

大成绝不会让人碰他的私人电脑,除非关系特别密切。

风中的树叶。阿芬迅速记下QQ号。

阿芬做的是销售工作,吃的是口才饭,天南地北跑。

过完年,她一个在南方开公司的朋友打电话,问她愿不愿意跟着一起干。阿芬考虑了一下,对她说:“行。不过我先得从文员做起,把这个行当熟透了,再去做销售。”

她把儿子托付给父母,又对大成说,外地有合适的打工机会,她要去试试。她就这样再次离开老家,来到距离大成所在的A城不足四十分钟车程的B城。

到了B城后,阿芬一边熟悉工作,一边买了笔记本电脑,申请了新的QQ号,加上了“风中的树叶”。

所谓最了解女人的一定是女人。一个女人最心仪的是什么人?最想聊的话题是什么?最困惑的是什么?阿芬根本不必去想,她自己就是答案。

她把自己的QQ设置成一个完美的男人形象:30多岁,小老板,已婚,英俊,签名很鸡血——“未来在我手中”。空间里放的是企业管理的文章,配发的全是朋友公司经营的塑料产品和车间里工作的情况。头像用的风景照。

这样一个男人,对大部分有想法的女人来说,几乎是无可抵抗的。

风中的树叶很快就通过了验证。

阿芬:hi,很高兴认识你。

风中的树叶:笑脸。

阿芬:于千万个人当中遇到你,真是一种缘分。你的头像……很像我一个熟人,特别美,特别亲切。

从此之后,阿芬现实生活中是女性,网上就是男性,每天跟树叶聊得热火朝天。早晚问候,三餐汇报。不过一周时间,就成了树叶的“蓝颜知己”。

阿芬说,自己有老婆孩子,生活幸福。

树叶也说她已经结婚,有一儿一女。

过了一周,阿芬觉得时机成熟,吞吞吐吐地透露,说自己有一段婚外情。

说完之后,风中的树叶很久没有回话。

一直过了两天,阿芬才问她:“听我说了感情故事,就没话了,你该不会喜欢哥哥我吧?”

树叶说:“其实我……”

树叶吞吞吐吐说了自己的婚外情:她18岁就结婚了,有一儿一女,女儿10岁,儿子4岁。她老公很不成器,每天只是喝酒打老婆,她出去打工的钱在身上从来不过夜。后来,她认识了一个男人,叫大成,他们在一起了。

阿芬道貌岸然地跟树叶分析:“我姓张,有个小妹跟你差不多大,你就把我当成你的娘家兄弟吧。我说句实在话,这个男人要是真心真意跟你好,至少应该离个婚吧。”

树叶说:“大成是想离婚。说离婚了,房子归他,儿子也归他,反正他父母在家闲着,可以照顾他儿子。不过,他家黄脸婆有心眼,一直闷着头不接腔。”

隔着屏幕,阿芬想吐血。

他们夫妻两人,共同财产,不过一套房子一个儿子,这个男人想什么都不给她。

阿芬和风中的树叶越聊越深。

她不时瞎编一下“张哥的婚外情”,套取“风中的树叶”的信息,然后将所有的聊天记录小心保存,以备不时之需。

两人还交换了电话号码,但是,阿芬只给了办公室座机。

中间还有个小插曲。

——两人聊了一段时间,阿芬生病了,去医院检查后,发现是慢性胃炎和十二指肠球炎,就暂时停止了跟小三儿的聊天。在生病期间,她向大成提出离婚,房产平分,儿子归她。接到她的信息之后,大成就消失了,联系不上,也找不到人,如同人间蒸发。

阿芬觉得,这事该结束了。

从医院出来,阿芬跟“风中的树叶”表白:“这几天不见你,还真是想你。咱们聊了这么久,你感觉不出我很想你吗?我还不知道你住在哪里,我真想去抱抱你,亲亲你。”

树叶发了个害羞的表情。

直到有一天,树叶对她说:“张哥,大成两天后不在家,你来接我。”

阿芬长出一口气,她要的就是这个,她的住址,他们的同居关系,他们的事实婚姻。

阿芬接下来会怎么做?
看过的人都拍手称快。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
移步【叁个大叔】
发送“大成即可查看精彩后续

长按识别二维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区块链行业应用新媒体:http://www.itanlian.com/
盘点娱乐资讯黑料不打烊:http://www.ijiandao.cn/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