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内的刘昊然

态度 作者:桃红梨白 2020-11-25 23:45:54 阅读:443
借条怎么写有法律效力?

桃红梨白:媒体人、专栏作家葛怡然和好友们的分享平台。公众号:geyiran666。

 

文丨宝珠   图丨来源于网络

转载自公号丨勿以类拒(nfccmzk)



今年秋天,刘昊然获得了职业生涯中两份重要的礼物。
 
第一份礼物是首个95后百亿票房演员的称号,在今年的国庆档,随着拼盘电影《我和我的家乡》票房一路水涨船高,刘昊然参演电影的票房总绩成功撞破百亿大关。
 
刘昊然曾在采访里直言不好意思提这事,看起来,他更以第二份礼物为豪——最近他直接以“中国煤矿文工团的刘昊然”介绍自己。
 
第二份礼物就是中国煤矿文工团的事业编制。

9月8日,中国煤矿文工团在网上公示的拟招聘名单中,来自中央戏剧学院表演专业的刘源原本并不惹人注目,但是熟悉娱乐圈新一代小生的人都知道,刘昊然的本名就是刘源。
 
这意味着,从今往后,刘昊然将成为体制内的一名话剧演员。

1
  逆行

     


娱乐圈内有编制的明星并不罕见,你看到的许多高国民度演员,比如章子怡、葛优、宁静、袁泉,就可能来自某个国有话剧院或者文工团。


国家话剧院副院长王晓鹰曾经甚至说过:“你在任何时候打开电视,都会看见我们国话的演员。”
 
但那更多集中于70、60,甚至50一代出生的明星们,在年轻演员当中,此刻踏入体制的刘昊然像是一位逆行者。
 
更多的人选择从体制出走。
 
记性好的人应该还记得今年刚从人艺辞职的蓝盈莹。根据媒体报道中的说法,蓝盈莹在今年五月就向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递交辞职报告。

起因是按照排期,蓝盈莹当时需要在剧院新戏《阳光下的葡萄干》的剧组排练,但是她为了个人工作频频请假,有一位知情人透露:“三番五次请假,肯定剧组也不愿意,需要她做个抉择。”

 演员蓝盈莹

蓝盈莹的选择是辞职,而那份与剧院安排撞期的工作,正是后来让她名声大噪的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

 

文艺事业单位考编同样不易,蓝盈莹报考人艺的2012年,剧院只开放了三个话剧演员名额,而往前往后的一年时间里,都无人能在其中占据一个位置。

 

在蓝盈莹之前,上一位考入人艺的“幸运儿”是她的中戏学姐宋轶。不过去年上半年就有人发现,宋轶在人艺官网的演员名单上悄然消失。有人说宋轶是因为私下里接外活而被人艺除名,也有人说只是普通的人事调动,多种说法不一而足。


演员宋轶

北京人艺是公认的中国最高文化艺术殿堂,曾诞生过老舍的《龙须沟》、曹禺的《雷雨》 等经典名话剧。但对于年轻演员来说,体制带来的束缚也是可以想象的。
 
和影视剧相比,演话剧带来的收入称得上“微薄”,在“个体演员”还未成为主流的1996年,就有文章写道: 
 
“凡是出了名的演员,除了本职工作,也就是为所从属的单位尽义务之外,大部分时间无一例外是在干外活,而且经济来源主要依靠后者,如果光凭单位的工资加奖金,哪个大明星也买不起车,就别说别墅洋楼。”
 
当今的娱乐圈看起来还是给足了新人机会,从查无此人到出圈爆红,可能一部偶像剧就能做到。而年轻的话剧演员可能需要忍受常年的寂寂无名 ,工作机会与工作环境都显得过于有限。

“在北京人艺,或许是优秀的艺术家太多,年轻演员一般都是路人甲乙丙丁好多年。”
 
小有成就的年轻偶像为什么要考编,我们暂时难以获得一个确定的答案。但是它的对立面——离开体制的原因,无论对于公众还是演员自身来说,都显得直接而清晰:更多的曝光机会,更高的收入,以及更多的职业可能。
 
今天的刘昊然或许已经拥有了这些,他想在体制内找到别的东西。
 
2
明星也要铁饭碗   



刘昊然是一位年少成名的演员,他出道的首部作品《北京爱情故事》上映于2014年,当时的他未满十七。
 
无论是考入中央戏剧学院、还是进入中国煤矿文工团之前,刘昊然都可以称得上是小有名气。不过在上个世纪,许多人进入文工团后才有接触表演的机会。
 
葛优在走上演绎道路之前,只有两年半的养猪经验,恢复高考后的第三年,艺术院校开始在全国招生,他报考了北电、中戏和几所话剧院,结果纷纷落榜。


最后他表演了喂猪的经历,才考上全国总工会文工团。


 葛优《我爱我家》


曾经事业单位内的“专业演员”与“个体演员”的待遇也有着千差万别。上海人事局主办的杂志《人才开发》记录过一件轶事。演员江珊从中央戏剧学院毕业后,放弃了进入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机会。


1993年,广东某剧组的主创人员在筹拍一部电视剧时对江珊说,只管来,你将是剧中绝对的女主角,而且片酬高于专业演员。然而,当江珊千里迢迢赶去报到时,对方只给一个配角,且片酬只有专业演员的一半。
 
故事的结局是,江珊扭头直奔车站,回到北京大哭了一场。
 
当时的杂志评价:“作为一个没有单位和依靠的个体演员,首先困扰他们的是最基本的生存条件。没有劳保、医疗,对尚且年轻健康的演员来说还可忍受,但住房的窘迫与困扰却是无法回避的现实,这一阴云笼罩着几乎所有的个体演员。”
 
时代变了,先不说编制名额收紧,21世纪初开始逐渐繁荣的经纪行业为演员提供了兜底服务,飞速增长的片酬也让编制给明星们带去的生活保障显得无足轻重。



2000年,“中国第一批经纪人”王京花携范冰冰、李冰冰等40多位艺人加入华谊兄弟,三年后,华谊正式成立艺人经纪业务,开启了艺人经纪行业化的进程。
 
但是,有份“正经单位的工作”依旧对不少人有着极深的吸引力。

今年的一个访谈节目中,宁静提到她真正的东家是上海电影制片厂,并说:“我有很多老派的思想,就是不愿意把我的铁饭碗丢掉。”
 
有铁饭碗的人都想捂牢自己的铁饭碗,即便是用交管理费的方法。2010年,国家话剧院实行“全员竞聘改革”,新旧演员都需重新签订合同,改革最基本的一条是剧院是演员的第一经纪人,演员必须首先服从剧院工作安排。
 
“有趣的是,明星们纷纷回来签约,即便签约之后要给原单位交纳停薪留职费用,或直接将收益上缴部分给单位。”


据说,国话办理合同续约那几天,整个办公楼星光熠熠,唐国强、孙红雷、李雪健都来了。当时的报道还记录,在东北拍戏的章子怡接到通知后,第一时间打电话向剧院解释,并让自己的爸爸妈妈前去办理。


不仅是“明星演员”,“明星作家”也有着对铁饭碗的执着。畅销书作家当年明月在《明朝那些事儿》出版后销声匿迹,一度有人质疑他是否江郎才尽。


直至2018年,一份《任职公示》在网上传播,公众才知道,当年明月已经出任山东省政府办公厅综合处处长。
 
回看过去,他在2009年的采访中就已经说出了选择:“我爸跟我说,无论你出多大名也好,出多大风头也好,你都得有一份正经的工作。”

3
新江湖的人情世故

 


国话改制时,《青年报》文娱线记者郦亮在一篇文章中写下这样一段话:
 
有人就续约一事问过国家话剧院院长周志强:章子怡一部话剧都没有演过,怎么还给她留着位子呢?周志强说:章子怡现在处于随时可来的状态,只要有她喜欢的本子,想什么时候来都可以。
 
这是知名演员与剧院达成的默契,“就像人们一提到徐帆,就会提到北京人艺,等于是为人艺做了广告。花少量的工资养几个明星,却为自己做了广告,这对财大气粗的国家级剧团来说实在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所以剧团领导心甘情愿地为这些不演戏的明星职工留着岗位,并每月支付基本工资,按时缴纳四金,还时不时地给予一些组织上的关怀。”

《演员的诞生》章子怡
 
相互成就才是锦上添花的美事,可能蓝盈莹还算不上“知名演员”,从她与人艺的故事来看,今年五月的她显然还不能享受章子怡的待遇。

“为自己做广告”是话剧院们打的算盘,对于明星来说,编制自然也有它的好处。
 
第一个福利就是解决户口问题,其中以北京户口最为珍贵。由于宁静的单位在上海,她曾在节目上感慨自己“在北京还是一个北漂”。
 
邓超当年报考人艺时过了三试,他在一次采访中回忆:“冯远征老师当时说,小超,以后我们就是同事啦……我都不敢想象这个事儿,还跟家里也吹过牛,说我有着落了,那时候能在北京落个户就是太牛的事儿了!”



刘昊然在早年的采访中也提过北京户口的重要性,他以前就读的北舞附中正是北京可以提供集体户口迁移的四所艺术学校之一。

2016年,在一片与欧阳娜娜绯闻相关的问题间,有记者问他,为什么那么早就选择了北舞走上文艺之路?
 
 他回答说:“北京户口高考简单,当时是这么想的,结果来了之后发现艺校生只能考艺术类的大学,即使拿了北京户口我也没办法考清华、北大。我上午到了学校,下午就写好退学申请书了。”
 
相比于时尚杂志永远致力于在文本里渲染他少年气的美好一面,刘昊然本人的语言要真诚得多。他在自己的图文集《见风》中曾详细描写过他去北舞上学的经历,写好退学申请书后,北舞的老师让刘昊然一家回去考虑后再做决定。
 
在舅舅的劝说下,快开到火车站的车拐了一个弯,刘昊然又回到了北舞。
 
保险起见,他的父母让他先在北舞上学,同时在老家初中保留了学籍。

不过刘昊然直言自己是一个玩游戏会玩到通关的贯彻始终主义者,一条路走到黑的顽固分子, “在北京被留下的时候,命运里的风向就变了。”


 电影《北京爱情故事》


不少人评价刘昊然极其幸运,在高中就被陈思诚看重,初露头角的《北爱》和《唐人街探案》,都是自家公司提供的优质资源。
 
资源是艺人在娱乐圈发展的命脉,除了经纪公司之外,另一种最基础的人脉资源来自于表演院校。李现最早的口碑之作《河神》,其导演、制片人、策划均是他的北电前辈。
 
院校是公众更为关注的明星背景,相比而言,“某演员是哪个事业单位的?”则鲜少有人发问。如今的影视圈内仍然活跃着不少话剧院、文工团出身的大腕,体制能够带给刘昊然的,绝不仅仅是一道光环。
 
古语在现在有了新说法:“不孝有三,不考编为大”,编制从诞生开始,就迅速地从一种计划工具变为身份制度。刘昊然考编成功后,有粉丝满怀喜悦地给他写了一首打油诗:“有房有车还有钱,现在更有铁饭碗,妈妈再也不用愁,满分女婿这里瞅……”
 
当然。和歌手相比,体制内的话剧演员还是轻松许多。如老艺术家雷恪生所说,在国家话剧院,明星一年不演一个话剧也没关系。


“反正不行那就交钱呗,演话剧牺牲就大了。”

在娱乐圈,什么都可能转瞬即逝,但编制是永恒的。

注:本文转载于公众号“勿以类拒”(ID:nfccmzk),内容已获授权,作者宝珠。



因为微信改了推送规则,最近一直有朋友问我们:为什么没有及时看到推文?


把我们设为“星标”,就可以每天不见不散啦~具体参考动图操作:



我们还会不定期推出彩蛋,给大家惊喜。试试看,在后台发送:宅记。告诉我们,你收到了什么?


推 荐 阅 读





点击在看,支持一下!!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区块链行业应用新媒体:http://www.itanlian.com/
盘点娱乐资讯黑料不打烊:http://www.ijiandao.cn/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