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俐了从影以来最大尺度的表演,在这了

态度 作者:电影工厂 2020-11-23 22:20:49 阅读:380


近来什么最火?如果我说《演员请就位 第二季》,应该没人反对吧。


自打播出以来,每播出一集,从导师到演员都要霸占好几个热搜。


太热闹了,也太有料了。


可是,你们知道吗,有这样一部电影,《演员请就位 第二季》四个导师就占了俩。


当年还在读高一的赵薇就在该电影中跑了龙套,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她的处女作。



而男主角是尔冬升导演。



这段鲜为人知的故事,赵薇在去《康熙来了》里宣传《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时也提起过这段跑龙套的往事:

       

“尔导还给我吃过糖呢。”



令他们结缘的这部电影就是1994年被埋没的一部冷门佳作,这部电影的来头可不小。


除了有赵薇,尔冬升两位大导坐阵,还有张艺谋监制。



而本片的女主角则是享誉国际的女皇巩俐。


当时的巩俐已经是威尼斯影后加身,凭借《霸王别姬》,《活着》,《唐伯虎点秋香》红遍两岸三地。


这部众星云集的电影就是——


《画魂》



《画魂》改编自石楠的小说,讲述了民国女画家潘玉良极富传奇的一生。


潘玉良是一个现实中真实存在的女人,她是一位青楼女子,也是我国有名的绘画大师。


她师出名门,曾与徐悲鸿共同拜师法国著名画家达仰·布佛莱。


她的一副画曾被拍卖到2240万。


她的故事被改编过多个版本,除了巩俐主演的电影,还有音乐剧形式,还有李嘉欣,胡军,伊能静,刘烨版本的《画魂》。



就连央视的《百家讲坛》都专门请作家淳子讲述画魂潘玉良的一生。



但这么多版本中,厂长还是更爱1994年巩俐这版。


她真的太会演了,从青楼小姐一路演到法国画家,气质,情绪的层次都拿捏的十分到位。



她是不幸的,潘玉良,原本姓张,从小父母双亡。


14岁那年,被舅舅卖进了安徽芜湖一家妓院,当雏妓。


妓院里的头牌千岁红,教她说:


看准一个,死缠着他,缠到他愿意出钱赎你走,不然一辈子你都别想出去。

 


同时,她又是幸运的。


在她破瓜(即破处)这天,玉良遇到了一生中最重要的男人——潘赞化(尔冬升饰)



他不在意玉良的过去,对她百般疼爱,不仅把她娶进门,还愿意出钱供她读书。



甚至还找来友人洪野教她绘画。


没有看错,她就是傅文佩~

(本片随便一个配角都是实力派)


可以说,潘赞化的出现,改变了张玉良的一生。


玉良感激潘赞化,改姓“潘”,成为潘玉良。


在23岁那年,她报考了当时上海最好的私立美院:上海美专。


她入学成绩第一,但当时的教务主任不愿接受一个青楼出身的女子而没有录取她。


还是上海美专的校长刘海粟顶着压力,在录取榜上加了“潘玉良”这个名字。(这是现实真实情况)



电影中也牵涉到美专时任校长刘海粟首次组织学生尝试裸体女性模特写生的事件。


在当时的上海美专,有着中国最早的西洋画教学。学校里有一门重要的基础课,是人体写生。



但在当时那个保守的年代,连最开放的上海,都接受不了裸体模特。



裸体模特引发了强烈的群众反感和抗议,大群守旧人士冲进画室阻碍课程,谩骂人体素描为「淫画」。



为了能够练习,巩俐去澡堂里偷偷画裸女。


被人发现后,不仅把画都撕烂了,还把她推入浴池,虽然一脸的委屈和狼狈,但她没有放弃。



回到家,关起门,她就躲进房间里,脱掉衣服,拿起笔画自己…



也正是这个近乎正面全裸的镜头,在电影公映时引发了巨大的争议。



要知道,90年代初的巩俐,已经是国内外最具影响力的华人女演员。


在《画魂》上映的同一年,她出演的《霸王别姬》《活着》《唐伯虎点秋香》也登陆院线。

 

这部电影被认为是巩俐意欲摆脱“谋女郎”形象的转型尝试之作,而片中这个裸露镜头,堪称巩俐从影以来尺度最大的表演



所以,这部完整版时长本应该达到130分钟的电影,在上映时也惨遭删减,在香港上映时只剩90分钟


整整被删除了40分钟,但是无论电影怎么删减,都无法抹灭潘玉良对艺术的热爱。


这个女人的一生,远比电影传奇。


在片中,她两次出国进修,其中一次哪怕她学成归来被中央美院聘为教授,然而大众还是不接受她。


她的画,被人撕毁,被人涂污·······

 


哪怕潘赞化在众人之中大喊:她是中国最好的女画家!


可没有一个人听得到······



夫妻俩第一次争吵,也是最后一次,电影重现了当时的情形,丈夫劝潘玉良放弃画展。


他说:把这些画拿去展览,会让人指着鼻子骂,干脆拿把刀把它割烂算了,不然泼来的脏水会把你淹死!

 

潘玉良不服气,争辩道:这是艺术!

 

丈夫冷笑一声:这里是中国。

 

此刻,潘玉良猛然发现:中国之大,容不下一个画裸体的女人。



这一次,她走了,之后的余生,潘玉良再没返回祖国,客死异乡……


在法国,她将自己所有的时间和心血都投入到艺术创作里。


她一直画画,尽管生活一度拮据,面包都吃不起,抗战时期,她还是把卖画赚来的钱,寄回祖国,用于抗日。尽管这里的人们,曾深深的伤害过她。

 

1977年,潘玉良在巴黎去世,她将所有的画作托付给同乡,全部运回国收藏。



她看似什么也没有留下,却留下了世间最宝贵的爱。


回顾至今,不管是看电影,还是看书,我们都会被潘玉良背后的男人潘赞化感动。


两个人的爱情,是当代男女都为之敬佩的,世间有几个男人能像潘赞化那样义无反顾爱上一个人呢?


还是众人口中有“污点”的女人······



淳子在百家讲坛引用波伏娃的一句话,引用得好,“女人不是天生的,是被社会环境造就的。”


是的,潘玉良的一生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


如果没有遇到潘赞化,她肯定不会有现在的成就。


不得不承认,好的男人,能够帮助一个女人提升自己,挖掘出全新的自己。


但真正能成就自己的,永远是你自己。


潘玉良做了阔太太后,完全可以只读读书、练练字,提升下气质,轻松地过悠闲的生活。


但她偏偏要让自己变得更强大更有才情,最大限度地提升自己的价值。


而一个追求自我成长的女人,永远是迷人的。


没有男人会放弃一件发光的宝物,就像潘赞化一样,他爱了玉良一辈子,也惦记了她一辈子。


也许你不满意自己的出身,不满意自己的容颜,也不满意自己的工作,但我想说,每个人的人生都有很大的可能性。


当年在芜湖卖唱的小雏妓又怎会想到自己日后会成为享誉中外的绘画大师呢?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区块链行业应用新媒体:http://www.itanlian.com/
盘点娱乐资讯黑料不打烊:http://www.ijiandao.cn/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