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着6英寸的屏幕,杀人如麻

态度 作者:整点电影 2020-11-14 17:10:07 阅读:70

文章转自:当时我就震惊了
ID:zhenjing2012


不记得具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都已经成了被互联网裹挟的一员。


在这个互联网时代,每一个个体都或主动或被动的卷进了互联网的洪流中。


离开手机一会儿,我们就浑身不自在,各地发生的重大事件,很快就能在网络上发酵,网友自行就成为了审判官,电商、直播的兴起,方便了我们的生活,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掏空了我们的钱包。


而这样的互联网众生相最近也被一部纪录片真实的记录了下来。


《正在连接》



只有300多人评分,但已经达到了8.7。


这些年的双十一早就变成了购物狂欢节,尤其是直播带货的兴起,刺激着我们一波又一波的消费心理。


头部主播李佳琦、薇娅早就占山为王,而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无数已经小有名气或者盼着能有一点流量的小主播们都在蓄势待发、蠢蠢欲动,想要在这个市场上多分一杯羹。



几年前,杭州主播荔枝从国企辞职后,创业做起了直播。



她算是第一代的淘主播,也吃到了这个圈子早期的红利,靠直播盈利,已经在杭州买了6套房。


但她不觉得自己有多么厉害,她说自己就是直播界的民工。



这一天,她和明星吴大维做了场直播,活动很顺利。



庆功宴是必不可少的,在饭桌上,她显得很是兴奋。



酒桌上有多兴奋,回去时就有多落寞,别人眼里光鲜亮丽的她们,其实充满了不确定性和危机感,她们其实并不知道这份职业的持续性在哪里。



而像一些还没崭露头角的主播,就更是焦虑,很多公司旗下签约了几十上百个主播,但人气往往都不尽如人意。



有的主播形容自己就是在网络上要饭的。



一块香喷喷的肥肉,每个人都想去抢着吃。但抢不抢得到,就要看各人的造化了。


河南洛阳的王叔,早年间创业失利,欠下了一百多万的债务。


早期他做过up主、闲鱼卖家、抖音带货等很多和互联网相关的衍生职业,但都反响平平。


迫于还贷压力,后来他选择成为了一名网约车司机。



为了省钱,平时只吃沙县,在外面租了个小单间,温度特别低,他就让老婆把他的睡袋寄了过来,他说睡在里面,特别暖和。


虽然生活拮据,但每天都有收入进账,也算是很有盼头。


前段时间,父亲脑溢血住院,王叔赶回了老家。好在父亲病情稳定,家人也都照料的悉心。


回家的几天,享受着亲人的团聚时光,但心里也愈发的感觉愧对家人。



由于他的车只能在杭州拉客,所以回来的几天是毫无收入的,王叔的心里着急啊。


回到杭州后,本以为好日子就要来了,可是没想到迎接他的却是噩耗。


网约车平台发布新规,要求严格审核网约车司机的租车买车情况。



而王叔之前是以租代购的形式,在一家租赁公司租的车。


可这家公司却并未与平台合作,王叔的账号因此被永久封停。


王叔还因此拨打了《1818黄金眼》的电话想要曝光。


在杭州挣扎了一段时间后,王叔打包了行囊准备回老家了。



来的时候是想着扎根的,但是不太可能了。


王叔感叹“这个时代真是发展的特别特别快,有的时候都跟不上。”


瞬息万变的互联网,让他感觉无所适从,在家人的劝说下,他最终去了沙场工作。


与上段追逐告别了,但是他对于幸福生活的追逐却不会因此停止。


而同样是依托互联网系统生存的还有外卖小哥,这个让人揪心的群体。


他们送餐从来都是用跑的,一刻不得停歇。


甚至有人说,你连红绿灯都不敢闯,你还送啥外卖?



有小哥说“我这一天提心吊胆的,怕被车撞,怕撞到别人,又怕超时。”



他们最怕的就是超时,每当有这时候“就像装孙子一样,差点没给他们跪下。”



一个差评罚100,被客人退餐罚500,干好了月入过万,干不好月罚过万。


不光是怕罚钱,有了差评也感觉很丢脸。


可生活再难,也得奔跑,你不跑,就被落下了。


网络是一些人赖以生存的工具,但有时它也能杀人于无形。


还记得德阳医生自杀一案吗?


2018年8月20号,在四川德阳市的一个公共浴池内。安医生和一个男孩发生了碰撞,对视之后,安医生就游走了。


接着那个男孩朝安医生的头上吐口水。



安医生的丈夫觉得这是个侮辱性的行为。


就想去理论一下,因为泳池很深,他走了两下就扑了一下。顺势就把手搭到了男孩的肩膀上。


男孩跳了起来,安医生的丈夫(乔先生)的手就不小心打到了孩子的脸上。


但是第二天监控视频疯传,这段视频被添油加醋成了安先生把孩子按到了水里狂打。



一时间,舆论铺天盖地的袭来。


网友纷纷咒骂他们是人渣、败类,这样的人也能当医生、公务员?



还有人表示要去医院看看安医生的样子。


他们的信息也被人肉了出来,办公室里经常接到骚扰电话。


安医生情绪非常激动,解释也没有人听。


乔先生只能劝导她,事情过去就好了,前一天晚上还讲了笑话逗笑了她。


可是没想到到了第二天下午,亲戚们陆续收到了安医生的告别短信。



乔先生赶忙出去寻找,终于在晚上7点多找到了妻子,她在车里服药了。


由于时间过长,人没有抢救回来。


安医生自杀的消息传出来后,网络舆论迅速发生逆转。大家转头把攻击点朝向了男孩的家人,说要人肉他们,要他们偿命等等。甚至还有人编造出了男孩当时还性骚扰了安医生的谎言。



男孩家属表示,他们没有去人肉安医生一家,只是曾给亲戚发过安医生在百度上能查到的资料。


而因为这件事,男孩现在没法上学了,心理受到了很大的创伤。


安医生的女儿年纪尚小,虽然未知事情全貌,但是也能感受到一些事情,她在画上写下了对妈妈的思念。



不过是一起再小不过的纠纷,现在却酿成了如此大的悲剧。


而当年那些看图说话的媒体吃完了流量却默不作声了。


一个生命的消逝,两个家庭的破碎,无良媒体和键盘侠们都有责任。


有时候我们也常常忍不住要充当正义的使者,以为向着正确的一方对另一方施暴就是充满正义感的。


但就像李宇春在节目里说的:“我们在抨击网络施暴者时,可能也会变成施暴者。”


互联网给我们带来了便捷、开拓了眼界,但同时也给我们以禁锢,会蒙蔽我们的眼睛。


有的人追着互联网跑,但却好像连边都摸不到,有人追逐,有人迷失,有人被利用,也有人能分得一杯羹。


但毋庸置疑的是,我们离不开它了,只能去适应,去追赶,但是要学会克制,学会理智,切莫让悲剧再发生。


 - END - 
作者:震惊叔 |
信息、图片来源:纪录片《正在连接》 |



点“在看”,别再让悲剧发生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选择AiDeep,让人工智能为你工作:http://www.aideep.com/
关注数据与安全,洞悉企业级服务市场:http://www.ijiandao.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