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变态?只看到这些,就糟蹋了这部好片

态度 作者:河马电影 2020-11-14 14:27:27 阅读:94

本文转载自闲于影视(ID:neets_ins)

一枚帮你搜罗好剧好片利器!

2016年,是韩国电影多元化和高品质化的井喷年头。


那一年,韩国共有三部电影入围戛纳电影节:《釜山行》,《哭声》和《小姐》。


比起前两者或火爆或猎奇的人气和噱头,朴赞郁的这部《小姐》或许更难下定义。



原因只有一个:


这部电影实在太“复杂”了。


说它复杂,主要的原因不仅在于《小姐》有英国小说改编的剧本、融合朝鲜日本文化的多元化剧情,和完全18禁的大篇幅有色片段。



最复杂的,是朴赞郁作为男性导演,在韩国这片男女尊卑等级制度如此彰显的土地上,竟拍出了《小姐》这样一部极具女权色彩的商业片。


——而且,还是部蕾丝片。 


豆瓣8.3分,《小姐》的故事,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


卑鄙的小姐、肮脏的下女,与虚假的贵族之间发生的三场骗局



在这样的连环骗局里,小姐与下女之间产生了如白绸缎一般晶莹的爱情。



故事的第一个骗局,从小偷之女南淑姬(金泰梨饰)进入一个日本贵族家里,为小姐(金敏喜饰)做下女开始。



伯爵(河正宇饰)为了获得小姐的财产,故意伪造了自己的日本贵族身份,为了博得小姐的叔父,也就是上月家主的信任。



实际上,上月也是个假贵族。



他本是朝鲜人,娶了一位日本没落贵族的女儿,入赘成为了日本籍。


上月是个十足的变态和虚伪者。


他对外宣称自己嗜书画如命,实际上却暗中请精通赝品书画的伯爵为自己作假画,而后卖给前来上月宅邸里听小姐朗读的日本贵族们。



小姐“朗读”的内容,也并非什么圣贤之言,全部是一些满足男权社会低级欲望的黄色书籍。



不仅如此,上月还厚颜无耻地还与年轻的小姐、也就是自己的侄女订婚。 



在小姐未长大成人之前,他调教的对象是小姐的姨母,最终姨母因为不堪折磨,在樱花树上吊死

 


深知上月本性的伯爵,决定跟机灵的淑姬作一场戏。



他让淑姬进入上月府,佯做小姐的侍女,暗中诱导单纯的小姐爱上去府里教她画画的自己。



而伯爵与淑姬最终的目的,是让小姐与伯爵私奔去日本结婚。


伯爵会在拿到小姐所有的财产后,一举将她送进精神病院,而淑姬也会在这场骗局中分到一杯羹,赡养穷困潦倒的家里。



《小姐》运用了三段式骗局的方式,完全发挥出了演员的演技。


重复的台词,不同的含义,环环相扣的人心。


《小姐》就像一张千层饼,又像一颗万花筒,层层发掘下去,观众才会一拍大腿,直呼“太妙”。 



第一场骗局,是下女淑姬视角里的小姐与自己。

 


淑姬虽是神偷之女,但偷窃只是为了活命,本质上是个善良正直的人。


因此,在看到金敏喜饰演的小姐单纯而天真的面貌时,一开始仅仅被金钱诱惑的她,逐渐产生了对小姐的恻隐之心



第一场骗局,也是影片中最直观表达下女和小姐之间感情萌芽的片段。


最露骨的一场戏,在我看来不是下女含糖教小姐亲吻、二人互相抚摸情动的那一场。 



而是下女为小姐在浴缸里缓慢磨牙的那一场。



古书早就有云:女女行床第之事,以“厮磨”为主。



这暧昧的词汇,放进《小姐》里,被朴赞郁拍成了“磨牙”这种类似于孩童与母亲般的亲密暗示之举



小姐自小便是孤儿,举目无亲,没有人像淑姬这样如母亲对待婴孩般对待自己。



而在家族里只照顾过被拐卖的孩子、没伺候过贵族小姐的淑姬,自然而然也就把她当成了需要关爱的小孩。



因此,“磨牙”这一桥段,也就成为了整部影片沉重、压抑的基调里,最剔透、最巧妙、也最具柔软诗意的一段。


小姐裸露着粉白的身体,含糖坐在浴桶里,被一颗利牙硌痛得眼含泪水,叶眉微蹙,虽娇但不媚。



小姐的神色,如千层鹅毛被下、被一颗豆子硌得夜不能寐的公主,一派天真忧愁。


只能说,小姐这个角色让金敏喜演,是这部电影最大的成功。



第一次看金敏喜这张脸的人,或许内心不会有什么波动,甚至还会觉得她资质普通。



但如果看到动起来的她,人们就会忍不住一直看、一直看,最后甚至到了无法不目不转睛地注视她的地步。



总是有女明星因为衣着和妆容,或者某些拍照的神态被媒体赞誉为“又纯又欲”。


但实际上,金敏喜本人就是这四个字浑然天成的化身。



美人在骨不在皮,她最大的特质,就是灵动



金敏喜在《小姐》中,有艳丽的和服装扮、清新的浴衣装扮,和贵气的西式洋装打扮。 



可无论多少套美丽的衣服,都敌不过她抬起眼睛、轻轻一瞥,带给人的杀伤力大。



最能证明金敏喜是绝对主角的一点,就是这部电影的男主角,明明是存在感永远爆棚的影帝河正宇。



可当看完整部片子后,人们却只会痴痴地回味小姐那两片小巧又引人遐想的嘴唇。 



《小姐》中,金敏喜出色地将一个从未见过外面世界、整日在阴暗的宅邸里畸形生长的富家小姐形象,塑造得立体而鲜活



因为很少见人,她几乎没有等级意识,即便是对下女淑姬,她也丝毫不避讳让对方穿自己的鞋,甚至还低下身子给淑姬系鞋带。



与小姐恰恰相反的是,淑姬正是一个被金钱和等级制度约束了几乎整个人生的人。



生来就是小偷之女,这“肮脏”的天命让她不得不刀口舔血,做一个察言观色的人。



而她遇到了像荷花一样纯净的小姐,遇到了对自己像对待娃娃一样宝贝的小姐。


于是,占有欲与愧疚感从她心里升腾起来。



尤其是与小姐初品床笫之欢后,她开始逐渐抗拒伯爵的计划,甚至有意无意地将小姐与伯爵的相处当做自己吃醋的筹码。



于是,接下来两个人飞速发展的感情和信任,完全打破了小姐和淑姬的“二人视角骗局”。



原来,表面单纯的小姐本也与伯爵勾结,以金钱为诱饵,在自己逃离上月府后,将淑姬送入精神病院,然后逃之夭夭。



——本来是互相诓骗的两个人,却意外地爱上了彼此。



于是影片的第三个骗局昭然若揭:


两个女人,要骗过这部电影里最强大的两个男人——叔父上月和骗子伯爵,然后私奔



假结婚、假初夜、假病院、毁书堂,两个女人与自由的枷锁斗智斗勇。



小姐灰暗不被阳光照射的人生,第一次出现了名叫“淑姬”的一抹勇敢光亮。



影片总共对二人进行了两场激情戏描写,第一场是著名的“69探情”,也就是两人第一次情动。



第二次激情戏,也就是结尾勉铃的那一场,被很多观众诟病是朴赞郁老头子的个人恶趣味。



实际上,在这场激情戏里,朴赞郁着重想要表达的是“勉铃”此物的深意。


小姐童年时因不接受叔父调教,曾将勉铃含进嘴里,遭受叔父毒打。



脱离苦海后,终于获得自由的她,却用童年时禁锢自己的勉铃,当做与爱人之间取乐的性爱工具。



这种颇具戏剧色彩的桥段,也正是朴赞郁在电影里对绝对男权的蔑视



为了描写上月叔父的变态,朴赞郁费劲心思,甚至选择了“章鱼”这样cult意味再明显不过的具象。 



——逼仄的鱼缸里涌动着的不仅是章鱼,更是上月对性畸形又贪婪的欲望。



还有那个堆满了男女生殖器的地下室收藏屋,人们很难不去想象,为什么姨母的死会如此“干净”,那条章鱼,又究竟怎样“将姨母的灵魂吸干”



然而最终,电影里这两位男性角色,以自相残杀的方式死在了一起。



最令人觉得可笑的是,这两个男人没有一个真正占有到了小姐的身体。 



从影片中上月嘴里含着白色药片、且膝下无子可以推断,他是个性无能,对小姐最多只能亵渎,这也是他不断施虐的原因。



而只为钱倾、不懂得什么是爱的骗子伯爵,也只能在与小姐的新婚之夜,干干巴巴地目睹对方在自己面前自渎。



影片结束后,回想起小姐与淑姬逃离牢笼后的自由笑容,和两个男人在充满了肮脏欲望的地下室里残杀过后的尘埃,实在忍不住感叹朴赞郁的调皮。



——这部电影让一个只想贪鲜欣赏女性肉体直男看完后,的确会将萎不萎、整个人有种被摆了一道的感觉。



《小姐》的女权色彩还隐晦地体现在它的海报上。


韩国国内的海报,突出的是叔父、小姐、伯爵和淑姬四个人错综复杂的骗局关系,女人被禁锢的动作,也是韩国电影海报的传统。



再看《小姐》的海外欧美宣传海报,金敏喜以一种绝对主角的姿态,用大涂鸦的方式占领了整个海报的正中央。



女权意味已不是暗示,而是明示。


这种小小而又快乐的“反叛”,也正是朴赞郁说《小姐》是他拍过的电影里“最可爱”的一部的原因。



“我只是个爱听肮脏故事的小小老头罢了。”  



电影里上月的这句台词,不知怎的,总觉得是朴赞郁个人内心的有趣独白。


《小姐》的玲珑与巧妙,或许也正是这“肮脏的小小老头”,在韩国影坛竖起的一杆最具标新立异之风的旗帜吧。





想当你的全职男友
不行的话,兼职也可以

“双击”下方,每天好片不断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选择AiDeep,让人工智能为你工作:http://www.aideep.com/
关注数据与安全,洞悉企业级服务市场:http://www.ijiandao.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