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十四年前,我就看过张静初的美

态度 作者:电影杂志 2019-04-25 23:49:25 阅读:312

第38届金像奖上,影sir在最佳女主角的提名中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

张静初。

影sir不由感慨一句,可惜了。

她是典型的高开低走,当了小钢炮《唐山大地震》的女主,《天水围的夜与雾》和《门徒》中的表演均获得了金像奖影后的提名。

但抛开与导演的花边新闻,她如今仍是不温不火,甚至在网剧和一众国产烂片里打酱油。

可早在十四年前,她在一部电影中的一个角色,至今是影sir心中的意难平— —

《孔雀》

Peacock

导演顾长卫,近两年鲜少有作品,去年的《遇见你真好》和前几年的《微爱之渐入佳境》都失败的一塌糊涂。

但熟悉中国第五代导演的影迷应该知道,顾长卫另一个更有名的身份是摄影师

他先后参与了姜文、张艺谋、陈凯歌的作品,《霸王别姬》直接让他提名了奥斯卡的最佳摄影,被喻为“中国第一摄影师”

《孔雀》作为顾长卫的导演处女作,拿下了第55届柏林银熊的评审团大奖。

在华语电影里,它占有一席之地,同样,它的存在也对影sir意义非凡。

镜头对准了中国北方一个五口之家中的姐弟三人。

1.老二高卫红

让我们先看一下故事背景:中国70年代的一个小镇。

家里给她找活,她不干,好不容易找了份幼儿园的工作,她也不上心,还把人家小孩的头给摔破了。

那她到底想要什么?

很简单,两个字:自由

当某天伞兵从天而降,她的眼睛亮了,魂被勾走了,着魔般的有了目标,当伞兵。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她向弟弟借钱去买烟酒,想要贿赂教官,却被一位胖姑娘和她姐姐捷足登先。

当不成伞兵没关系,她自己拿了窗帘布做了一个降落伞,栓在了自行车后面,在街上那么一甩,蹬着自行车迎风大喊大叫。

但家人却认为她精神有问题,强行给他打针,逼迫她吃饭。

后来一个叫果子的流氓抢走了她的降落伞,并告诉她想要回降落伞就去小树林一趟。

这个要求是什么意思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果子也没想到这个女娃能对自己这么狠:为了拿回降落伞,她在小树林里直接脱了裤子。

这一举动就能看出来自由对于老二的重要性,只要能逃出去,逃离这个家,逃离这个小城镇,让她干什么都愿意。

高卫红又认了个拉手风琴的老头来做干爹,如同在电影开头,她拉着手风琴却对于吱哇乱响的水壶熟视无睹一样,这个角色是一直游离在现实之外的。

可好景不长,老头承受不住压力自杀,老头的一对子女对高卫红又打又骂,中间夹着着河南口音,没出现字幕,直到“狐狸精”这句话才又出现了字幕。

她彻底无所谓了,找了一位县领导的司机相亲嫁人,其实是谁都没关系,哀莫大于心死,她的青春也早已不复存在。

神来之笔是,多年以后,她又在街上碰见了当年的教官,她以一种十分淡定的姿态说了一句:我刚才还跟我弟弟说,你会一直爱我

但教官只摸着头迷惑地问,你哪位啊?

2.老大高卫国

老大是位看上去有些弱智的胖子。

他经常受别人的欺负,在工厂里搬水泥,其他人都歇着打牌,就他一个人干苦力,报酬就是几根烟。

但是中国有句老话说得好,“傻人有傻福”,放在他身上太对了。

从分糖这么点小事就能看出来,大家都要让着他,他倒是心大,转身就把糖喂给他的宠物鹅了。

他还会社交,前脚老二找果子替他报仇,后脚他就拎着个烧鸡去赔不是,还慌忙撇开关系:是我妹多管闲事不是我。

他下班回家对一个妹子一见钟情,拿着一个超大的向日葵站在工厂门口傻乎乎的示爱。

虽然妹子看不上他,但老大的结局最圆满,和一位农村来的瘸腿女人结了婚,两人一起开了个路边摊,生意也红火。

曾经欺负他的一个人见他发财了,便要借钱,他却拿出了当年作为报酬的那堆烟,让对方去卖个好价钱。

这叫什么?这就叫大智若愚

3.老三高卫强

老三的角色设定像是校园青春小说中的小男主那样,清瘦白净,又沉默寡言。

但他的故事线是特别黑暗的,他的身上也有一系列的负能量元素。

老大给他送伞让他抬不起头,又在走错了学校女厕所被大家围殴的时候,他直接崩溃地用伞头戳破哥哥肚皮。

他又找了果子冒充警察哥哥给他送伞,以为这样能找回面子,却没想到抽屉里被塞满了垃圾。

只有一个女同学帮他清理抽屉,他去尾随人家,结果对方只是瞧他可怜才帮他的。

接下来的剧情迎来了惊悚的高潮,他买来老鼠药大半夜想要毒死老大,在这期间父亲路过却沉默,老二主动过来帮忙。

尽管谋杀没有成功,但隔天清晨大家吃早饭的时候,更惊悚的一幕上演:

母亲当着众人的面把老鼠药喂给了老大的宠物鹅。

镜头就定格在一家人的脸上,大家都眼睁睁看着大鹅挣扎的死去。

到这你就会发现,这一家人都挺不正常的,简直是有点变态了。

而老三的命运也发生了转折,他在作业本上画了裸体女人的画像,被父亲发现后赶出了家门。

后来他坐上了去远方的火车,开始了彻底沉沦的逃离。

而在多年以后,老三以一种黑化的方式归来,成为了一个吃软饭的,带着一位唱戏的风尘女人,还有女人的孩子。

他彻底杀死了曾经那个带点灵气又充满秘密的自己。

《孔雀》的编剧李樯说:人生是个笼子,我们每个人都被关在里面,别人观赏我们,我们也观赏别人,同时我们也观赏自己。

何为重生?重生就是梦想的破灭,活过来,可是梦想再也寻不回来了。

我们活在人间,不断散落身上的羽毛,舔舐着伤口,痛苦哀嚎,只为了向众人炫耀开屏那一刻。

谁都赶不上好时候。



~3好物推荐,点击下面图片或阅读原文进入~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区块链行业应用新媒体:http://www.itanlian.com/
盘点娱乐资讯黑料不打烊:http://www.ijiandao.cn/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