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做明星,穷到转行?

态度 作者:腾讯娱乐 2020-12-10 20:28:39 阅读:337

点击上方“腾讯娱乐”并关注,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来源:高能E蓓子

id:ilovemisse


香港第4波疫情反覆,昨日新增104宗确诊,各行各业都进入了寒冬期。




香港艺人的生活也受到了很大影响,比如手持20多个物业的“隐形铺后”陈慧琳就被指亏了80万租金。



而那些出身普通,名气较小的艺人生活更是遭到重创,有着TVB“江湖大嫂”、“香港文艺片女王”、“独立电影女王”之称的蒋祖曼,就被媒体曝出带儿女摆地摊。



之所以这么称呼她,是因为她在《铁探》里饰演的黑社会头目的女人陆蔚乔获得了诸多好评。



在此之前,她与电影幕后工作人员陈卓麒的恋情也受到港媒关注。



蒋祖曼16岁时便在香港电台拍摄青春剧《Y2K+01》出道,之后参与过多套港台电视剧和电影演出,电影代表作有《蝴蝶》《酒徒》《大蓝湖》等,大部分都是小成本制作,但是口碑很好的独立电影或文艺片。


《蝴蝶》里,她饰演的是叛逆少女真真。



除了拍影视剧外,蒋祖曼还参与多种舞台剧和话剧表演,也曾凭《Reason to be pretty》、《红海人蓝海战》获得过剧协最佳女配角提名奖。



由于参与的都是小众作品,在星光熠熠的香港娱乐圈知名度并不算高,直到2014年加盟港视拍《警界线》才比较多人认识她。



《使徒行者2》是她第一次参与的TVB作品,虽然电视剧角色一般比较接地气,但她还是维持了文艺片里的高冷形象。



在剧中,她饰演刑事情报科指挥官Madam Cheung(张雪晴)。虽然是黑J,但因为演技在线,长相也有辨识度,让她圈了一些粉。



在第二部时,她最终的结局是死亡。



不过在第三部时,她却以特别的方式回归,并非复活,而是以马国明的心魔出现,每次出现都有点模糊不清。


对于这样出场,她表示并不介意,更表示拍摄时十分有趣。



除了《使徒行者》里的Madam Cheung(张雪晴)外,她在TVB最具代表性的角色非《铁探》里的“江湖大嫂”陆蔚乔莫属了。



她在剧中可以说是全剧命运最坎坷的一个人,也是剧中一个悬念所在。



为了演好这个角色,蒋祖曼也做了不少努力,光是头发就染了26次。



比起事业,蒋祖曼的私生活此前更受媒体关注一些。



现年35岁的蒋祖曼,在21岁时与电影幕后工作人员陈卓麒相恋,当时男方已经和前妻有一个儿子。两人公开恋情后,她就被媒体多次问起当后妈的问题。



她也从不避讳地分享与继子相处的点滴。



她与陈卓麒爱情长跑8年后,2014年与他步入教堂,同年生下女儿可可,加上继子Day仔,组成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本来拍小众文艺片报酬就不多,今年因为疫情关系,蒋祖曼更是陷入“没工开”的处境 ,加上老公从事电影幕后,家庭收入大减。



在好友的建议下,蒋祖曼就在大角咀市集摆摊,售卖自家种植盆栽帮补家计。



考虑到成本问题,她并没有请员工,而是自己亲自上阵。



闲时,她的老公和继子都会过来帮忙,女儿因为太小,就在一旁乖乖地自娱自乐。



蒋祖曼售卖的盆栽全是自家种植的,价格会比其他那些大规模产出的盆栽贵一些。



这些花全是她亲自培育的,售卖时她也有些不舍和紧张,老公和继子因为不熟练也没有帮上太大的忙,但她觉得一家人一条心,没有什么难关过不了的。



蒋祖曼出来摆摊后,受到部分网友的嘲讽,觉得她很落魄,连带TVB工薪制度和电影片酬也被抨击。



除了蒋祖曼外,也有不少明星暂时转行抵抗疫情带来的危机。



2012年亚洲先生季军黄竣锋,签约亚洲电视之后出演了《扫毒》、《无间道》、《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等多部影视剧。



虽然事业没有大火,但每月收入也有5位数字,供一家六口开销完全没有问题。



但随着疫情的严峻,他接到的工作越来越少,最长的时间是半年没有接到任何工作。



为了养家,他去健身中心做兼职教人打拳。



没想到来学打拳的人也是越来越少,最后他不得不做两份工作,同时缩减每日开销。



他的另一份工作是餐厅的侍应,每天从早上9点工作到晚上11点。虽然偶尔会被人认出来,但他觉得没关系,至少侍应的收入比较稳定。



只要有戏拍,他还是会以拍戏为主。今年5月,他终于接到王晶的邀约去横店拍戏。



和黄竣锋一样在健身房做兼职的还有香港歌手兼主持的安俊豪。




疫情发生后,他和姐姐均没有收入。在演艺事业上,他差不多整年也是零开工零收入。于是他去做了发传单、送外卖、做健身教练等诸多兼职补贴家用。



因为自带名气,他还成了某健身会所的活招牌。



第26期艺训班出身的陈家良,入行8年,虽然是前无线金牌监制潘嘉德“契仔”,拍过超过50部剧集,但角色均不起眼,他于今年6月初约满后决定离开。



‍离开TVB后,他与友人合资开设室内设计公司,还做有关楼宇的保费融资。同时,也在向剧组投简历,等待能有拍戏的机会。



前亚视成员伍伟乐,曾在2018年获邀主持世界杯节目,不过并没有受到太大关注。


自从2016年亚视“熄机”后变成自由身,事业反而更跌落谷底。



在好友马国明的鼓励下,他转行做巴士司机,收入反而比较稳定。



他表示没有放弃幕前工作,若有机会,就算不收酬劳都会参与。



因《爱,回家之开心速递》受到关注的艺人莫家淦,本身的眼镜及手表生意,因为疫情影响,生意惨淡。



‍除了狂接网上小型广告贴补家用外,他还被拍得与好友陈国峰齐齐做搬运工人赚外快。



陈国峰主持《兄弟帮》今年初停播,投资的拉面店分店倒闭现只剩下一间总店。



消息出来后,有媒体采访了两人,他们承认确实帮朋友的忙做搬运工,一天做9个小时就能赚900块。



谭咏麟对他们兼职搬运工的行为也是十分赞赏,认为他们“够担当!”



在多部TVB剧中饰演配角的赵乐贤,因为TVB的薪资不够养家而选择兼职做装修工人。



同样是TVB配角,出过清凉写真,被某论坛封为女神的乐瞳,选择创业卖酒。



由于是小本生意,连送货也是她亲自配送的,有粉丝认出来,她也很乐意配合拍照。



曾在TVB剧集《金宵大厦》中饰演邓佩仪男友娃娃兼南亚裔警员的37岁印度裔演员陈振华(Ricky),因为多次与妻子高调秀恩爱,成为圈里的“爱妻号”。



7月Ricky因为被曝背妻出轨、打女儿、欠债累累等新闻,好男人形象彻底破灭。



后来他将事业转向内地,但因为疫情爆发,他也没有幕前工作能做,现在他在广州一间餐厅打工,负责清洁工作。



一些幕后工作的编剧或导演,收入也是惨淡,舞台剧导演冯嘉辉疫情发生后没有工作。



为此,他找了许多兼职,但因为都是临时工,收入比以往减少了六成。



最后在朋友的推荐下,他转行做清洁工,月收入才勉强稳定,他最近平均每月生活费只有大概三千港币。



疫情当前,很多人的生活都大打折扣,娱乐圈同样如此,连身处金字塔顶端的陈奕迅都说“荷包肝硬化”“银行账户很久没加号”,一些知名度不高的贵圈从业人员,生活更是难以为计。


很多人被迫暂时转行,以抵抗疫情带来的危机,却因为媒体曝光遭到一些冷言冷语。


其实再微薄的收入也是劳动所得,自力更生,比那些坐吃山空,或者想凭知名度收割韭菜的人强上很多倍。




| 热门文章推荐 |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区块链行业应用新媒体:http://www.itanlian.com/
盘点娱乐资讯黑料不打烊:http://www.ijiandao.cn/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