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性生活,你的身体会发生怎样惊人的变化?

态度 作者:娱乐姐 2017-09-27 17:02:04 阅读:124

我出身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县城,原本我应该是一名设计师或者是officelady,只是因为很多很多的原因,我混迹在了夜场,成了很多女孩口里的妈咪,或者说,叫公关经理。

 

    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一个见不得人的职业,龌蹉,低俗以及市侩。

 

    是的,我承认确实是。毕竟这种纸醉金迷的地方是赚得多,钱是令人疯狂的东西,会救人,也会害人。

 

    我不想为自己辩驳什么,因为我自己也觉得我是一种见不得光的存在。所以我编了一个很好的职业去欺瞒我的母亲,我不想在她有生之年伤她的心。

 

    我一直想要走出这个地方,奈何树欲静而风不止,什么样的环境造就什么样的人,我自然也逃不了这个规则。

 

    不过人生总是有很多的可能和不可能,有时候随波逐流,有时候逆流而上。我在想,如果两年前不发生那件事,我可能还在醉生梦死。

 

    两年前,我在魔都的“金色大帝”当公关经理,其实并不是我资历好够资格,而是我觉得当公关经理被骚扰的可能性会小一些,收入也高一些,所以就想尽办法去做这个位置。好在当时人缘还不错,干了几个月还有模有样。

 

    夜场是一个非常高危的地方,一言不合就开打的事情多得很。男人们在这里极其的好面子,所以为女人一掷千金甚至争风吃醋的事情屡见不鲜。

 

    我在这里用了个假名,叫“秦欢”,平日里姑娘们都叫我秦姐。其实我的岁数在这里算很小,只是夜场的地方都是浓妆艳抹显老,没有人见过我的素颜。

 

    我一直都想摆脱这个地方大大方方去上班,做个小白领,做我喜欢的工作和职业,所以平日里特别注重掩饰自己。

 

    但人有时候走背运的时候,总是点背!

 

    我做公关经理以来都特别维护手底下的姑娘,并且跟着我的姑娘总体来说还算不错。所以有时候也会傲娇,会挑客人。

 

    想当然,又帅又多金还很绅士的男人大家都想遇到并与之成为好朋友,可这样的男人在这种场所算是凤毛麟角。

 

    这里大多数的男人都是来找乐子寻开心的,对于挑剔的姑娘自然都非常反感。

 

    当时我手里有一个姑娘叫真真,大一辍学来的,是为了给男朋友赚学费。

 

    我对她这盲目的爱不予评价,因为我没谈过,也不知道爱一个人是怎么去爱。但像真真这样的行为,我恐怕是做不出来。

 

    她骨子里还保留着学生的天真,很容易被客人挑中。有一天别的组的经理说要一个清纯靓丽的姑娘,我就把她介绍了过去。

 

    谁知道她没一会就跟客人吵起来了,当时客人闹得很凶,场子里的保安都压不住,我无奈之下报了警,那客人就被请了过去。

 

    我并不知道那家伙有一些圈子背景,老板陈酒虽然把这事摆平了,但我依旧没逃脱他们的报复,我被他们下药陷害了。

 

    当时我很迷糊,所以也不晓得跟我翻云覆雨的男人是谁,但那件事过后,我就离开了“金色大帝”,来到了这家新开的名为“魅色”的会馆。

 

    跟着我的姑娘们已经不多了,从以前的上百个变成了如今的三十来个。不过还好,这里的生意挺好,再加上我自己还有一些老客人维护,每天的抽成也很可观。

 

    在夜场上班就得喝酒,我酒量一直不好,所以几乎每天都醉倒在这休息间里,等醒过来才回家。

 

    这里的客人一般都会在凌晨一两点离开,极个别的会留到三四点。

 

    眼下都凌晨三点了,我看时间已晚,准备每个包房进去转一圈,暗示那些客人们该干嘛干嘛去。

 

    我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仪表,又扬起笑脸走了出去。刚走出休息间,一个飞奔而来的身影就把我撞得七荤八素。

 

我被撞得退了一两步才稳住,抬头一瞧是我手里的姑娘丽丽,一脸绯红,眼圈还噙着泪,看到我顿时就哭了出来。

 

    “秦姐……”

 

    “怎么了?”我蹙了蹙眉。

 

    “你快去楼上的牡丹厅看看,他们疯了……”

 

    我愣了下,连忙急匆匆地顺着扶梯上去。这地方一共分三层,最上面一层是VIP包房,消费标准是两万起,我一般会把重要的客人交给聪明伶俐的姑娘去应付。

 

    我来到牡丹厅外时,正听到里面传来一声震天怒吼。

 

    “喝!”

 

    怒吼声透着绝对的权威和不可一世,像在包房里留了一颗高爆手雷,砸得周遭一点声音都没有了。

 

    我对着门上的玻璃往里看,看到点歌的小妹吓得关了音响,小心翼翼地倒退着想溜出去,却被堵在门口的一个男人拽着狠狠一耳光挥了过去。

 

    “大哥都没说走,你走什么?”说话的是个黄毛,气焰特别嚣张。

 

    “我,我只是想去……呜呜呜!”这小妹被吓傻了,蹲在地上哽咽了起来。

 

    茶几边,一个肥胖的男子踩在桌子边缘,醉醺醺地冲他面前两个已经被扒得只剩内裤的两个姑娘大吼。

 

    “这不是钱吗?这他妈不是钱吗?喝一杯拿一张,过来,都给老子过来,把这些喝了,谁喝得多钱就多。”

 

    “大哥,对不起,我那个来了不能喝酒。”

 

    “你他妈的什么来了?来了你还来坐陪啊?哭什么哭,家里死人了吗?我叫你喝,叫你喝……”

 

    “啊,求求你放开我,我不要小费了,放我走吧……”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那个刚来,肚子很痛。”

 

    尖叫声和祈求声充斥了整个包房,我看着姑娘们痛哭流涕的求饶,心里的怒火烧得腾腾的。

 

    在这里工作的确是不齿的,被人看不起,被人践踏尊严都是理所应当的。但是像今天这种情况,我是第一次遇到。

 

    这群人显然已经喝疯了,都以那个肥胖的男子为尊,他们全被怂恿着去蹂躏我的姑娘们,一个个都被他们剥得精光。

 

    姑娘们虽然不是什么贞洁烈女,但也没遇到过如此骇人的情况,都吓得抱头哭喊,包房的惨叫声不断。而这里是VIP贵宾房,所以服务生在没有人叫唤的情况下是绝不会过来的。

 

    似乎,这场淫乱的暴力游戏,不可避免。

 

    我慌了,连忙转到一边打老板甄晓东的电话,希望他能来解决一下这事情。然而等我把事情讲完过后,他来了这么一句。

 

    “秦欢,她们又不是什么多干净的女人,你就别操这个心了。这包房今晚上已经消费二十多万了,你放心,你的抽成少不了。”

 

    “老板,这次的事情不一样……”

 

    “你就别多事了,咱们本来就是干场子的,是求财,只要他们不弄出人命,一切都好说。”

 

    “我……”

 

    手机被挂断了,里面只有嘟嘟的声音。

 

    我没想到老板会如此冷漠,心头拔凉拔凉的。我想起之前在“金色大帝”因为得罪客人被报复的事情,他们也都是这样冷漠,眼睁睁看着我被人拖走。

 

    所以,在这种地方谈人性,是一件可笑的事情。

 

    我该怎么办呢?

 

    很显然,能够在这种地方消费那么多钱的人,没有实力和背景是根本不可能的。

 

    我们这边的会所,是只陪客不出台的。当然,也有姑娘们和客人认识了,私底下有什么你情我愿或者其他发展的,也并不算太过。自私点的话,我可以睁只眼闭只眼,当做什么都没看到。可是,她们都是跟着我转了几个场子的人啊,我怎么忍心她们被如此欺负?

 

    “求求你别这样,你别这样。”

 

    哀求声灌入我的耳膜,我转到门边偷偷往里看,那个肥胖的男子竟然掏出他那恶心的玩意往那来姨妈的姑娘嘴里塞,她的头发被死死揪着,脸被迫地昂了起来。

 

    在看到她一脸泪痕时,我鼻子也酸溜溜的。我在她身上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一个为了钱摇尾乞怜的女孩。

 

    我无计可施,真是急死了!

 

    而此时,另外一组的经理曼丽从走廊那头走过,还意味深长地朝这边看了眼,阴森森地笑了一下。

 

  我终于明白,一向喜欢争夺包房的曼丽何以如此大方地把这个包房让给我,敢情是知道这群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里面的姑娘全都是我手底下的。如果出了岔子,不但我这经理没法当,还可能惹上是非。

 

  包房的事情愈演愈烈,那几个男人都邪笑着把女孩强行拉过去。

 

  这群禽兽!

 

  我疯了,我瞥到一旁的垃圾桶里有一个半截的酒瓶子,毫不犹豫地捡了起来。瓶子的断口在微光的照耀下泛着寒光,宛如利刀似得。

 

  “别碰我,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包房里的哭喊声令我怒不可遏,那胖子的声音嚣张又跋扈,还指挥着那群阿谀奉承的禽兽下手不要留情。

 

  我知道他们都在发酒疯,任何理性的话对他们来说都是放屁。

 

  我骨子里有着一股愤世嫉俗的血性,于是我拿着半截啤酒瓶,杀气腾腾地推开了包房的门。

 

  “秦姐!”

 

  姑娘们一看到我进去,连忙都跑到了我的身后,我如护崽的母鸡般,把她们揽到了身后。看着她们一个个惊慌失措的模样,我鼻子酸酸的。

 

  “都出去!”

 

  “恩!”

 

  因为我的介入,那个肥胖的家伙给镇住了,一时间没有发难。姑娘们都是聪明伶俐的主,就在这瞬间就冲了出去。

 

  包房里的气息透着一股嗜血的味道,盯着面前已经毫无理智的八个男人,我扬起了职业性的微笑,把手里的半截啤酒瓶藏在了身后。

 

  “我是这里的经理秦欢,先给几位大哥赔不是了,得罪之处还请你们原……”

 

  “啪!”

 

  我语音未落,一个响亮的耳光就贴在了我脸上,打我的是那胖子,一双浑浊的眸子布满了血丝。

 

  “你他妈算什么东西,竟敢把人都叫出去,谁借你的胆儿啊?老子来这里是消费的,是上帝你知道吗?你去把她们全都叫过来,老子要她们挨个给我舔脚趾头!”

 

  这混蛋绝不是在虚张声势,可我一想到姑娘们那惊恐的模样心里就隐隐作痛,我想尽最大的努力护着她们。

 

  我摸了下火辣辣的脸,依然保持着最职业的微笑,冲这混蛋鞠了一躬,“大哥,打了我你应该解气了吧?那些都是不懂事的小丫头,还请你高抬贵手别跟她们计较?我是她们的经理,她们不好也是我的不对。”

 

  那胖子一直阴森森地瞄着我,唇角的冷笑令我毛骨悚然。他伸出肥硕的手捏住了我下颚,迫使我不得不昂头对视他。

 

  “你是这里的经理?”

 

  “是!”

 

  “长得还不差,既然你要替那群不懂事的赔罪,那就给我认真点,知道哥现在最想做什么吗?”他放开我指了指自己。 

 

未完待续,想看未删减的更多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选择AiDeep,让人工智能为你工作:http://www.aideep.com/
关注数据与安全,洞悉企业级服务市场:http://www.ijiandao.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百度热搜榜
排名 热点 搜索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