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俩男神合体,我愿意给10分

态度 作者:Sir电影 2020-09-16 12:54:59 阅读:17

一部新片。


排进Sir个人韩片年度期待前五。


看两位男主,你一定秒懂——



从邪恶中拯救我



黄政民+李政宰。

《新世界》续集?

时隔七年两人再次合作,导演是《黄海》《追击者》的编剧洪元灿。

新导演,双影帝。

这阵容基本上代表了影片成色——

表演亮了。

导演却控制不住。

《从邪恶中拯救我》无疑是一部好看的电影。

两个帅大叔,带劲的摄影、音效和动作场面。


然而在这些精彩的摆盘后。

困惑的是——

这到底说了个啥?

一个老套到没有多少存在必要的故事。

两位灵魂人物,与其说“双雄”,不如说“双匪”。

都不是啥好人——

一日,杀手仁南(黄政民 饰)接了个大活儿。

去暗杀关东组的一个在日朝鲜人。


暗杀成功后,仁男本打算金盆洗手,去异国开始新生活。

却不知,自己捅了大篓子,杀的是个大人物。

被杀的大哥有个义弟,名叫Ray(李政宰 饰)。


此人是个疯批。

专业点说,一个偏执型精神病患者。

江湖上流传着关于Ray的传说,被他盯上的猎物,都死于被活活剖腹。


父亲是朝鲜人,早年从釜山搬来大阪,干的是屠夫行当。

Ray的手法,都是小时候跟父亲干活时学会的。


Ray立誓要为死去的大哥复仇,把仁南列为头号目标。

屠夫追击杀手。

目标是:

杀死每一个和他有关的人。

给他派任务的人,死了。

绑架他女儿的人,死了。

就差仁南本人。

就在快要双匪对决时,突然闯出一个变量——

仁男发现,他还有个被女友悄悄生下的女儿!

女儿已经在泰国失踪。

于是这个小女孩,成为了两个极恶男人之间新的争夺目标。


故事三五下就能说完。

剩下的时间,交给男主耍帅。

《新世界》中的李子成和丁青,本是站在对立面的两方,却始终不曾交手。

真·感天动地兄弟情。

这一次,不但有两人劲爽的对打戏。


还有李政宰骚气外露街头复仇。


以及黄政民以一敌众,续写“电梯战神”传说。


黄政民两段电梯打戏,都称得上精彩。

仔细看,动作都有逻辑,左手扥过对方衣服,右手开枪,随后迅速解决电梯外的埋伏。

左右开弓,讲究一个沉着、大气。


但慢镜头用得怪。

虽说这在韩影中并不少见(都是老港片迷了)。

怪就怪在,慢镜头过于突出角色的神勇。

却为了突出主角,牺牲了节奏。

Sir截两张图,你立马明白。


在多场打戏中,上一秒还拳拳到肉,下一秒加入慢镜头。

顿时空气凝滞了。

还有本来凌厉的动作。

摄像机扫过男主时,镜头突然为了帅气的面庞而停留。

是方便观众舔屏吗?


上一秒,仁南还在狠揍泰国混混,一记重拳出击后,再慢慢慢慢把坏人抡倒。

是想教我们动作解析吗?


Sir认为大可不必。

片中的慢镜头,常在主角一边倒式地压制敌手时出现。

衬托主角的攻势猛。

但与两人在片中设定,并不十分契合。

这是两个什么人?

一个是穷途末路的“老父亲”,一个是砍人不眨眼的神经病。

两个都是匪。

谁都不是什么超级英雄。

慢镜头减弱了动作戏的凌厉感和糙劲儿,也让主角光环过盛。


另外,整个故事结构简单,毫无反类型元素。

为了推进剧情,牺牲了细节逻辑。

俩主角从头打到尾,但细品品,却少了点韩影犯罪片的爽利。

破坏了追击节奏的——

一是过多的废笔、边角料。

看得出来,导演是有野心的。

将各国势力,塞入这个剧情中。

主要有三方势力:

仁男所在的仁川帮,Ray所在的关东组,以及绑架女孩的器官贩卖组织。

老父寻女,器官摘取,泰国。

这莫不是《杀破狼·贪狼》?

△ 泰国:怎么一有这事你们就想到我?

曼谷当地黑白勾结,乱象丛生。

房产中介牵线,暗中协助犯罪团伙。

讲中国话的保姆,借职位之便,拐卖儿童。

仁男在当地遇到的唯一一个热心人,是在泰国做人妖的韩国人“裕”(朴正民 饰)。


也没有多交代。

裕就为了仁南死心塌地豁出去了。

除了“看上了”。

Sir找不出第二种理由。


反派这边的操作也很迷。

就拿Ray这个角色来说,为复仇,他像疯狗一样追杀仁南。

可是,这样的Ray在抓到仇人后,不是第一时间干掉。

Ray让手下押送仁南,自己则一转身带走了他的女儿。

谜一样的操作……

在剧情关键情节上,人物行为放弃逻辑,则给人衔接牵强之感。

如果说,以上两点都算失误。

那么Sir最想不通的,是一部韩片,为了全年龄播放,放弃真实的暴力。

几乎所有正面血腥镜头被剪,考虑到观众承受力,原本可以理解。

但剪掉的血腥镜头,不能让观众看得一脸懵逼啊。

仁男对黑中介逼供。

镜头对准两个人脖子以上的表情,手上动作具体如何,全靠猜。


Ray要杀人。

但你却不明白人是怎么死的。


要说电影最值得夸的,还真就是两位叔。

演出了猛兽出笼的狂野。

李政宰这边。

行头是白皮鞋,白大衣,和他沾血的行当形成鲜明对比。

参加帮派大哥的葬礼。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堪比亲兄弟。

他狠狠盯着哥的遗容,末了叹了一口气。


这份轻飘飘比爆发,或流泪可怕得多。

因为一眼看不到这个人的底。

宰人之前,他专门脱了外套,慢悠悠套一件塑料雨衣。

这是防止被血溅一身……


而更绝的,是黄政民的表现。

仁男是个职业杀手,整个人透出一种空洞。

杀人时,他从不讲话,拒绝与人交谈。

在做完一票任务后,他看着对面的尸体,久久静坐不动。

可以说。

仁南同样是一具尸体。

一具漫无目的过活的行尸走肉。


外界的一切,都很难刺激到他。

得知女友被杀,他虽震惊,却面无表情。


看到女友的尸体,手上温柔地拂过她的头发。

镜头一转,脸上依然不泄露一丝悲痛。



仁南缺乏正常人的情感。

在日复一日的杀戮中,越发麻痹。

黄政民完美诠释了一个没有人味儿的杀手,如何被一个小女孩儿影响。

他第一次泄露“人”的感情,是在得知女儿被拐卖后。

当以为女儿已经死了,立马取人性命。

那是他第一次下意识,泄露出狠绝。


在这个营救过程中,其实另一个被拯救的人,是他自己。

救回女儿后,女孩因被绑架的经历,变得寡言。

唯独在听到仁南保证,会活着回来时,她做出了一个拥抱的动作。


接下来黄政民的表演堪称全片华点。

他微微把头侧向一侧,嘴唇颤抖,对女儿这份纯真的依恋,他一时竟然难以面对了。


此时的他,终于更像一个“人”了,一个拥有正常悲喜的人。

套路吗?

仍然在延续着十年前韩片《大叔》的套路,没能向前推动。

但就是在这样单薄的文本,可有可无的故事中,两位影帝照样奉献了无愧于观众的表演。

作为电影的《从邪恶中拯救我》,Sir只能打六分。

但如果作为李政宰和黄政民的写真大片。

十分,也不多啊。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布拉德特皮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选择AiDeep,让人工智能为你工作:http://www.aideep.com/
关注数据与安全,洞悉企业级服务市场:http://www.ijiandao.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