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的你」,那些真的假的

态度 作者:吐槽电影院 2019-11-08 23:19:47 阅读:82


判别一部电影火不火,有很多依据:


票房,热搜,从大银幕红到朋友圈的台词……


但遗憾的是,这些“尺子”往往无法丈量电影本身的厚度。


有一个方式,我更喜欢——


“挖”。


别误会,不是简单粗暴地探寻那些本不该被关注的隐私;而是,挖出创作者在电影中埋藏的细节彩蛋。


有时,留白才显出作品真正的底色。


最新例子,《少年的你》。


大批观众共享脑洞,挖出彩蛋20+。


小到小北身上囚服的号码“178”(谐音“一起吧”),大到小北跟着陈念过马路时的红绿灯变化。


是参破心声,还是美丽的误会?


我带着这些“细节题”专访了《少年的你》监制许月珍、导演曾国祥、主演易烊千玺。


他们的答案,也许会令你意外……



 考试是假的,记忆是真的

曾国祥第一次接触《少年的你》是在四年前,那时他刚刚拍完《七月与安生》。


监制许月珍把这个项目递到他手里。


两人看完之后达成共识:要拍,而且要拍得很真实。


在撰写并完善剧本的漫长过程中,几位主创的念想愈加坚定。


曾国祥说,他想拍出当下很多年轻人、高考生曾经历或正在经历的东西,“他们成长的痛,跟他们的热情”


于是,首要难题出现——

怎样才能还原观众们刻骨铭心的高考记忆?


曾国祥做了很多功课,“包括大量的资料收集,看了很多关于高考的纪录片,也找了很多老师跟学生、身边的朋友,去跟他们聊,高考是怎么走过来的。”


纪录片《高考》中,所有人孤注一掷的拼搏与煎熬,一度冲击他对“一场考试”的认知。


然而,更大的冲击来自去年6月,真正高考的那两天。


他带着摄制组在重庆一个考场门口守了两天,抓拍下不少东西。考试的学生、送考的人群、门口焦急等待的人……


后来出现在电影里的高考那天的人数,也是通过抓拍了解到的。


“所有细节都还原在电影里,让大家觉得真实。”


我们聊起电影里的一幕幕:

教室里堆成山的课本卷子,操场上挂满四方的标语,考场前的封禁黄线,被送进机器的答题卡,面无表情的考生和遮天蔽日的伞……真实到令时间倒流。


有些画面由于氛围太“对味”,甚至让人产生看纪录片的错觉。


我用了一个词,“虎躯一震”。


曾国祥笑出声。


他迅速补充一个细节:


电影里有些学生就是重庆本地的高中生,拍摄时都很在状态里。


“高考那天的群演也很好,他们都说,好像突然间自己回到了(高考)那个时候……”



 “我们”是假的,疼是真的

高考这场成人礼漫长又残酷。

多少人做了同一套题,却开启不同的人生。


更有人,连入场的资格都缺失。


《少年的你》中,小北从13岁起被迫独立。


父亲离去,母亲对他爱恨交加。


突然,他就成了这个世界上多余的人。


只能用狠厉的拳脚、狰狞的眼神、沉默的口舌,去对抗成人世界的凶险。


然而有时候,他来不及去“演”。


陈念背作文时,说到“押题”这个新鲜字眼。小北脱口而出,押题是什么?只一瞬,他便拿起书本装模作样地看,“你别告诉我,我不想知道。”


表面的吊儿郎当无所谓,用来掩饰内心被世界抛弃的脆弱自卑。


这自卑,引子是没受过教育,内里是家庭与爱的缺席。


从“你要是给我点钱,我可以考虑保护你”到“你保护世界,我保护你”,小北与陈念之间自然是有爱的。

可这份沉甸甸的爱里,不仅仅包含爱情。


曾国祥觉得,“他们两个的关系是大过于爱情,也有一部分像家人、像兄妹。”


监制许月珍则认为,“他们有刚刚萌芽的爱情,也像两个兄妹,两个朋友,但其实像家人多一点。”


家庭的缺憾令他们拥抱取暖的本能更为旺盛。


“他们在对方的身上找到了一个家的感觉。作为家人,当然要去保护你的家了。”


这段时间,关于电影的讨论大多围绕校园欺凌。而在电影主创们看来,原生家庭的伤害同样不容忽视。

电影里,带头欺凌陈念的“魏莱三人组”,都是遭受家庭暴力又转嫁暴力给别人的人。


魏莱成绩优秀,外貌姣好,浑身上下洋溢着优越感。


她总是甜甜地笑,仿佛在校园这个小小的社会里,一切尽在她掌控。


但这幼稚的游刃有余,在警察郑易提到她的父母时突然露馅。


敛去笑意,浮现焦躁,随后是紧张不安。


最后有一场“跪求”陈念的戏,甚至暴露她对父母的恐惧。


恐惧源自何处?


魏莱高考失利,父亲一年没和她说话。


母亲被警察找上门,担心的不是孩子的安危、心态,而是“非好人家庭”的孩子会影响自家孩子的学习。


这高贵冷艳的“血统论”,这活脱脱的冷暴力,共同铸造了魏莱扭曲纠结的灵魂。


魏莱的未来,也许从出生就被父母扼杀了。


魏莱的两个跟班,罗婷是主力帮凶,徐渺则因懦弱而被迫服从。

徐渺的境遇悲哀又矛盾。


她曾和陈念一样被欺凌,才会对陈念抱有同情,放过躲在垃圾桶里的她;但同时为了自保,她又不得不加入小团伙一同欺凌别人。


渺小如一滴水,随波逐流。


罗婷无论面对陈念还是警察,态度都更“嚣张”。


认为胡小蝶是“圣母婊”,怒吼陈念“装可怜就有男人保护她”……


这本不是个招人同情的角色,但曾国祥给了她一组可供联想的镜头。


一个是被学校劝退时,父亲在教室门口就狠狠踹了她一脚,而她惯性地举起手护住了头——显然,这不是她第一次挨打了。


另一个是她把喝得烂醉的父亲背起,目光呆滞,面无表情。


暴力催生暴力。


罗婷在嫉恨陈念有男人保护时,是不是也在恨自己的父亲,从未给过她一丝怜悯?

魏莱的冷,罗婷的恨,徐渺的怕

思及电影里的几组家庭,我忍不住问起,为什么这些家庭都如此支离破碎。

许月珍的回答很戳心:


“心理学说,每一个人心里都住了一个小孩,童年的东西或多或少会给你带来一些阴影,无论家庭条件好不好,都可能有一点破碎,有一点遗憾,有一点点爱的缺席。”


她觉得《少年的你》的意义不仅在于揭示,还有某种程度上的“安慰”。

陈念的出现,让小北那间破旧的出租屋有了生气;小北的守护,让陈念昏暗的青春多了一丝光亮。


如果你看得仔细,应该会注意一个细节——

小北第一次带陈念去他家,看到陈念响动的手机,顺口说了句,“有男朋友还来我们家啊?”


“我们”两个字,被许多观众解读出一重深意:


事实上,我亲口问了易烊千玺。

他的回答是……


“没有设计,就是我的说话习惯。”


但如曾国祥所言,这正是电影有趣的地方,观众可以代入自己的情感进行自己的解读。


小北囚服上的178没有谐音的意思,但他对陈念的爱一定很绵长。


“我们”是一个哀伤的误读,小北对妈妈的思念却是真真切切的。


易烊千玺说,妈妈是小北心里的一道伤痕,也是一条红线。


小心翼翼掩藏,不敢轻易触碰。


在被陈念问“你疼不疼”时,小北哭了。


那是易烊千玺在剧本外的发挥——或许不应该说发挥,而是他感受到的“疼”。



“撩”是假的,成长是真的

曾国祥第一次见到易烊千玺,是在17年的夏天。


印象中他那时还像个孩子,“没有小北的那种快要成年,处在少年跟成年之间的那种感觉。”


过了半年多,曾国祥偶然间看到易烊千玺的一张照片,眼前一亮。


“就半年,变化好大,完全长开了。”更重要的是,“眼睛里有故事”。


半熟少年迎来了自己的成年考验。


进组第二天,曾国祥给易烊千玺安排了一场戏:


小北带陈念去修手机,对她轻佻一笑,“你要是给我点钱,我可以考虑保护你”。


一个笑而已,听起来很简单?


却恰恰是易烊千玺拍这部电影的一道难关。


曾国祥打趣说,易烊千玺很懂陈念和小北的人物关系,演重的感情戏的时候挺能投入。但要他演比较痞痞的,调戏她的感觉,就不太放得开。


“可能生活里没这些经验……”


这话一出,一旁的易烊千玺绷不住笑了。


他坦承,刚进组时表现会比较紧张,“一开始小北遇到陈念到他们甜蜜的日常那环节的时候,就有点抓不住。到后面他们两个遇到事情,慢慢的感情升温之后就好了。”


对周冬雨和易烊千玺,曾国祥采取了两种措施。

一个“压下去”,一个“扬起来”。


对二度合作的周冬雨,曾国祥说,两人一开始就有默契,“让大家看到一个不一样的周冬雨”。


所以,她以往的表演方法,一些抓人的小动作小表情,这次统统不奏效。


“其实我在现场不用跟她讲太多,只是走过去看着她说,‘我不要周冬雨’,她就知道我在说什么。”


你会发现,相比以往大银幕上的周冬雨,陈念更隐忍、压抑。


这和爱玩爱闹,率性直爽的周冬雨完全不是一个人,让她一度很痛苦,“找不到人物支点”。


但她后来渐渐懂了,陈念的忍不是弱,而是支撑她逃离这儿的倔强。


于是,周冬雨和陈念都扛住了。


易烊千玺和周冬雨又是不同。

在曾国祥心里,易烊千玺身上有何小北接近的地方,“反而我会顺着他本人去拍”。


许月珍强调,千玺虽然话很少,但很灵,很真。


“他能知道你想表达什么,不在于说的什么话,而是一种感受。他有那个同理心。”


在拍摄现场,易烊千玺往往是最沉默寡言的那个。


他喜欢一个人待在角落,也不干嘛。


那漫长的放空,是他与小北独自对话的过程。


有时候许月珍在后面看着他的背影,会觉得那原有的属于易烊千玺的光环被打破,“好像就是小北坐在那里”


电影上映之后,易烊千玺的眼神上了热搜。

打架时狠戾的,想起妈妈时悲伤的,看向陈念温柔的,被摁在地上时绝望又坚定的……


我问起两场戏的表演细节,一个是小北给陈念剃头,一个是废弃工厂的疯狂救赎。

后者,易烊千玺说演的时候的确压力很大,“情绪起伏酝酿了很久”。


前者,你怎么都想不到他的形容——


“剃的时候还挺过瘾的,完全没抖!”


他笑起来,情绪似乎更“放”了。


我突然想到在电影首映礼上,著名编剧张冀对他说了一句,“易烊千玺,你是一个演员,你不是一个偶像。”


台上的他有些惊讶,有些害羞,似乎红了眼眶。


我提起那句话,问他被说是一个真正的演员是什么感受。


简单明了两个字回应:


“开心。”


“就开心?”

“就开心啊。

“开心以后呢?”


“以后拍戏就更有自信了。”


他一歪头,有点调皮,小梨涡盛着笑意。


真真一个少年。



 故事是假的,未来是真的

《少年的你》和《七月与安生》都有青春和成长的母题,但曾国祥并非有意收集这类故事。

其中有偏好,也有“碰巧”。


“最重要的是我们真的很喜欢这个故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情感,现实主义的东西,都能直接打动我们。”


《少年的你》显然有更大的格局,能容纳曾国祥和许月珍等创作者的价值观和使命感。


比如,两个孤独的人秉持着什么信念,才会不顾一切地为彼此付出。


比如,这些事情为什么会发生,怎么样才能避免发生。


比如,“我们一直想表达,但是没有说的很白,其实冷漠也是欺凌的一种,而且伤害更深更长久。”


那些纯洁的花朵,为什么会生出刺人的荆棘,刺痛别人也伤害了自己?

大银幕留了白,才使得这段官博发出的“纪录片看来更为扎心。


视频里,一张张你熟悉或不熟悉的脸孔次第出现。他们诉说自己的愿望,特长,对未来的期待……

李想活脱脱学霸+班草,说话的样子帅气又亲切。

罗婷提示镜头要拿高点,“显得脸小”,她一心想去韩国整容,看脸的时代人艰不拆。

徐渺顶着几颗青春痘,真诚地渴望一段友谊。她想和魏莱做朋友,因为“成绩很好人也很好”。

什么都好的魏莱,特长有一大把:钢琴、跳舞、摄影、绘画。但没有哪项是最喜欢的——那些都是特长,不是爱好。


在成年人看来,这帮少年们的愿望都好小,有些甚至听来很“可笑”。

就拿陈念来说吧——

我的愿望是当一个好人。

她眨眨眼,眼神懵懂又坚定。


可什么是好人呢?

她笑起来,自己也不禁重复这不知来处却深埋心底的字眼。

然后,翻转镜头——

那是又一张干净的脸。


那是刚刚入学的时候吧,大家互相还都不熟悉不了解。

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笑,或俏皮或羞涩,眼睛里没有防备,如孩童一般天真可爱。

胡小蝶笑得软软甜甜。这个乖巧的女孩,想多了解大家一点,想在这一年里跟大家做好朋友,于是举起了手机。

“等高考完大家再看这个视频的时候,肯定会很感动的。

她边说边点头,一脸认真。

她没想到的是,蝴蝶也可能被折断翅膀,怦然坠地。


当高考结束,少年们再看到这段视频,会是什么心情?

怀念?懊悔?难过?还是……依旧冷漠?

我不愿再去揣度。

只希望看过这部电影和这段视频的你,能够继续心怀善意,珍惜当下,不要让记忆贴上遗憾的标签。

曾国祥说,《少年的你》其实是一个问号:

“我们应该提供一个什么样的世界给少年,让他们去成长?”

许月珍则在某种程度上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觉得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坏人,也没有绝对的好人。有时候你要站在别人的立场,可能会多了解一点。你多去了解其他人,可能就会留下一个更好的世界。”


电影里,陈念和小北守住了自己的底线,勇敢地奔赴属于“好人”的明天。某种程度上,少年们也守住了世界的底线。

电影已上映,现实未杀青。

还是那句话——


生活本身就是一张考卷。


你填写的答案,就决定了这个世界的样子。


作者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作者
“在看”,喜欢小北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选择AiDeep,让人工智能为你工作:http://www.aideep.com/
关注数据与安全,洞悉企业级服务市场:http://www.ijiandao.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百度热搜榜
排名 热点 搜索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