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参加《变形计》的孩子如今怎么样了?

态度 作者:河马电影 2019-11-05 14:34:48 阅读:135

2006年一档互换节目《变形计》开播。


随即成为老师家长心中的“教育必看”节目,接着它还得到了中宣部、公安部的提名表扬。


省广电局还未节目颁发了一号宣传嘉奖令,可以说是非常成功的开始。


因为它向我们展示的是一个“纨绔子弟如何洗心革面”的盛景。



当年不少人被感动的两眼含泪,十几年过后,再提起它却是一脸的不悦。


装出来的综艺,表演痕迹太重,剧本套路千篇一律……让人最不能接受的是,曾经变形过的孩子,似乎都又变回来了。


曾经感动中国的节目,就像一场虚伪的闹剧。


去那的孩子,都不会改


2015年,《GQ》做了一篇专题报道,采访了参加过节目的城市孩子施宁杰,廖洪毅


施宁杰说:我觉得去《变形计》的少年都不会改,而且不只我一个人这么想。


他和好几个参加过节目的孩子都保持着联系,另个变形少年廖洪毅也认同的点点头。


在节目中层痛哭流涕地发誓再也不去夜店的他,回家的第一晚就跑到夜店买醉。


农村生活太他么苦了。



信奉“活到老整到老”韩安冉,在变形结束时与继父热泪拥抱,取出下巴假体,发誓再也不整容。


但没多久,她再次就在整容的道路上狂奔,脸每过一段就会更新一次。


因节目获得的名气,也让她成为网红,坐拥300万粉丝。



当同龄人面临升学压力时,她已经经历了几段风风火火的恋情,和男友姐妹撕逼撕的腥风血雨。


两次堕胎,19岁当妈,20岁怀二胎,接着和相爱相杀的男友步入婚姻。


婚礼请了半个网红圈的红人,伴娘团直接逼出我的脸盲症。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求整容打针同医生。



生娃开直播,婚礼怎能不刷一波礼物?


于是乎,正常婚礼就办成了销货直播。


新人交杯酒推销红酒,给长辈敬茶推销茶叶……


婚礼俨然成了某商品发布会。



平时靠着网红销货代货,撑起光鲜体面的生活。


出道路数相同的还有网红李耐阅,这个小姑娘就更作了。


和多名男子拍下私密照,失恋后自残割腕。


曾经变形成功的乖乖女,直到吸毒被抓才算消停。



只用十来天就让一个人彻底悔过,想想也觉得不可思议。


没求多神奇,但它却意外暴露本性:越来越像一个造星机器。


每个城市主人公,至少100万粉丝


变形成功也好,失败也罢,这都不是河马哥厌恶它的理由。


可播出一集,火一个城市娃是什么操作?


要说火的最早的,应该可以上追到易虎臣。



变形过后的他也真的变回了善良友好的少年,一时间收获众多粉丝。


开网店当老板,在节目结束后,还曾回到云南给当地儿童捐赠生活用品。


做力所能及的公益,默默回馈着社会,易虎臣可以说是节目变形最成功的孩子。


凭借着良好形象,他再次收获了大批粉丝。



易虎臣的意外走红,让《变形计》名声大噪,之后也涌出了一大批流量级人物。


据悉,每个城市主人公,都至少获得100万粉丝。


下了节目就签约经纪公司,《变形计》俨然成了造星平台。


网红主播韩安冉,网红兼演员杨馥宇,歌手兼演员何权谋,签约艺人李锦鉴……



转型比较成功的应该是李宏毅杨桐


李宏毅那集几乎坐实了节目造星的嫌疑:


他本身是韩国练习生,因吃不了苦回国,参加了《变形计》,顺利出道。


翻开他的微博,人气丝毫不亚于当红小生,虽然作品有点那啥。



拍电影,出单曲,开网店,代言产品,他们忙得不亦乐乎。


名利双收,他们借《变形计》办到了。




本来的励志情感节目,沦落成娱乐造星节目,按说不是谁可以把控的。


但深究下去,这节目的根本身就不太正。


恐吓威胁,造星机的潜规则


曾不止一个主人公控诉过《变形计》的导演为了节目效果,有威胁,恐吓,故意激怒他们的行为。

 

第八季高泽文曾经在遭受王境泽无端殴打后对着镜头说:“我要是还手,不就让你们得逞了。”



 

李宏毅爆料说:节目组让签合同,让我们在农村使劲闹,不闹就罚钱,打坏东西不用赔。



施宁杰曾向《GQ》控诉过节目组对他的道德绑架与限制人身自由的事实。


在“需要变好”的时候,他被要求给农村家长洗头,不洗的话就会被一群人围住,并威胁他“这辈子回不去了,等死吧。”


拒不就范的施宁杰,节目组不给他饭吃,也不让打电话,又饿又绝望他终于爆发,砸了很多东西。



关于“坏孩子”的叛逆素材,节目组常这样搜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