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播两年、修改800处,我们终于见不到这种国剧

态度 作者:Sir电影 2019-10-20 02:15:08 阅读:201

2004年5月,一部叫《蝶舞天涯》的连续剧和观众见面。


大家一看,眼熟。


这不就是当年收视爆火,中途停播,“戏说历史”“暴力过重”“宣扬封建迷信”的那部奇葩剧么——



《吕布与貂蝉》



2001年出品的35集连续剧。


陈凯歌担任艺术总监和总导演。


主演:黄磊、陈红、傅彪、耿乐等等。


日本音乐人佐川河内守负责创作主题曲。


当时内地唯一与好莱坞合作的博采动画公司负责部分特效。


耗资逾1000万元。


一句话,大手笔。


但是,它小规模播出后就被叫停,修改800多处,三轮送审。



重新配音、大量场景补拍、特效合成,耗资两百多万,“相对于一部电视剧的正常后期制作”。


这一切,为的都是把它从三国,变为架空。


虽然重新剪辑后已经伤筋动骨。


但你仍然能依稀辨认出它的来历。


比如有具体指向的“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改为“天下大乱,我辈当立”。



貂蝉更名为蝶舞,吕布更名为天涯。


续写他们未了的情缘。



《吕布与貂蝉》究竟说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致使它绝不允许被放在三国的背景之下呢?


18年后,Sir想带你重新看清它。



01


和你理解中的历史剧不同。


《吕布与貂蝉》是天马行空,是不羁和疯癫。


可以说。


除了名字是和历史对得上号以外。


其他,能颠覆的全都颠覆了。


史实?


——管它呢。


逻辑?


——能吃吗?


本剧的大Boss董卓,从土里哗啦啦地就钻了出来。


△ 俺不一样!


神医华佗,是个看到越怪的病就越来劲的科研狂人——


伤得好
伤得太好了



刘关张三兄弟,变成全剧的搞笑担当。


刘备(保剑锋 饰),不再是我们熟知的仁义英雄形象。


而变得油腔滑调,最擅贪小便宜和浑水摸鱼,满嘴“刘言刘语”。


-大 大哥 我这么打龙脸
算不算是欺君大罪
-不算 他又不知道是谁打的
你看我 你看


△ 刘皇叔暴打熊侄子


至于男主角——勇猛无双、武力值爆表的吕布(黄磊 饰)。


更过分,直接变成了披头散发、戴鼻环、话都说不利索的真·野人。


△ 磊磊,你别这样


剧中部分人物造型,取材自漫画《苍天航路》。


在人物性格和剧情上,为了迎合年轻受众,同样做了漫画化的处理。


所以,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他们打着打着,就会放起必杀技来……



陈凯歌还虚构了一个新角色——心(耿乐 饰)。


墨家巨子,掌握了全剧最核心科技,本领高强,自认无情无欲。


他在群雄之间斡旋,只为结束乱世,拯救百姓。


故事,便从心和五斗米教教主张角的对峙开始。


心独闯张角的军帐,要将死的张角交出载有各种奇门异法的《太平要术》。


原因只有两个字:


天命。


在心看来,平天下的“命数”,已不在天公将军张角这里。



张角奋力反抗,击退了心,但自知大限将至。

夜里,行将就木的他,只做了两件事。

一,用血占卜。‍‍

“银貂伏炎日,金蝉蜕秋风。”

结果正是貂蝉二字。



二,吹奏悲歌。

一个状似野兽的小孩,被埙声吸引而来,端坐在张角身边安静地聆听。


这个在森林里长大,连名字都没有的孤儿,就是日后的吕布。


临终前,张角把埙送给了小吕布(释小龙 饰),并无奈地告诉他——


孩子你知道
你为什么活着吗
每个人
都注定为了某一个目的而活
孩子你是为了貂蝉而来的



戏文里孔武有力,英俊潇洒的吕布,变身成野人。


初代养父侯成把他当野兽用铁链拴住圈养,取名,布。


也就是传说中最凶恶的猛兽。


貂蝉也很不正确。


古典四大美人之一,占据“闭月”美名的她,成年后居然成为“巫女”,继承了张角的《太平要术》。


由黄巾军残党马元义抚养(利用),被奉为后主,修习法术。



疯吧,癫吧。

由于暴力镜头多、戏说经典、宣扬迷信等几大“罪状”,遭到禁播。


改名《蝶舞天涯》虽是无奈。


但不得不说,“蝶舞天涯”四字,反而凸显了故事主题。


貂蝉就是吕布心中那只扑朔、绮丽的蝴蝶。


他穷极一生地狂奔,不惜双手沾满鲜血,与天下为敌,亡命天涯,不过是为了碰触她的倩影。


见她 我一定要见她
我要见她




02


2003年,《吕布与貂蝉》正在回炉再造的时候。


电影《无极》已经开始它的进度条,放出消息:国际化班底。


一剧一片,至少有一年的重合期。


事后你会发现,陈凯歌对于《无极》的构思,在《吕布与貂蝉》中已经初具雏形。


甚至电影中一些语焉不详的情节,也能够从剧中找到提示。


比如。


那个孔武过人的蛮人昆仑,不就是吕布么。


△  还有令人眼熟的馒头


剧中的貂蝉。


在《无极》里分化为两个人物。


一个是操纵“天命”的满神。


同款红衣。



另一个就是同样沦为男人玩物的倾城。


这段人物关系也正好对应三国——


将军(董卓)收了昆仑(吕布)当奴隶,而奴隶又抢走了主人的女人(貂蝉)。



《吕布与貂蝉》和《无极》一样。


陈凯歌要玩飞的


熟悉三国的观众一定知道吕布,除了赤兔马,摆脱不了的关键词就是:

三姓家奴。


背叛,使其坐实了臭弟弟の耻辱地位。


老百姓给关公建庙,诸葛亮种种传说流传至今。


但很少有人会说自己喜欢吕布,顶多玩三国无双卡关了才会偷偷选他。


正因为吕布是个热衷于开父子局的硬核玩家。


在《吕布与貂蝉》,陈凯歌为吕布的一次次叛变,找到了一个最佳落点——


“情”


身在污秽、阴暗的垢土里,一身泥泞。


渴望的却是纯粹、炽热到普通人根本无法直视也根本想象不出的情爱理想。


然而,理想往往通向虚无。


越是不能忘,越是不可得。


就像心在教貂蝉入梦大法时说的——


有了欲望而达不到的人
才会有梦
那些人为梦而活着



“耽”字的含义,一是沉溺、喜好;二是迟延、耽误。


耽于一物,也等同于为一物所耽误。


《蝶舞天涯》的“情种”绝非吕布一人,余者各有执迷。


面对残暴的董卓,王允痛感自己修读多年的经书无用,愤懑地在门前烧书。



曹操,百般隐忍,工于“宁教我负天下人”的心计,却在董卓的分鹿宴上,不小心吐露出了蛇信。


你真正想要的 是这把刀
你想做分肉的人



狂热于医术的华佗,也因此中了心的诡计,捧读起书页沾毒的医典。


但他却依然不忍放手,还施展出量子波动速读大法,坚决要在死前把知识吸收殆尽。



而在吕布杀死董卓后,他还是没能实现和貂蝉远走高飞的愿望。


作为当世的第一猛将,如果不能为人所用,那么便会成为所有人的眼中钉。


曹操联合刘备,对受骗赶来白门楼的吕布,展开了无情的车轮战围歼。


这一次,一直看似逗比的刘备,也没有再藏起枭雄的本色:


‍‍杀吧



你看,这就是陈凯歌对于历史的解构——


哪有什么忠厚仁德。


还不是修炼至顶级的厚黑学。


这是颠覆吗?


不要忘了,《三国演义》塑造的刘备的形象,本身就是一种“演义”。


真实,必然复杂而残忍得多。


虚构的一面,心把貂蝉这颗失控的“棋子”,无情地推下悬崖。


貂蝉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扑腾手脚,拼命地想攀上岩壁,只为了赶到吕布身旁,就像吕布做过的那样。



哪怕今天再回看,这样魔幻的设定,男女主双亡的结局,都十足地大胆。


当然,Sir不愿以猎奇的眼光,去一味吹捧这部老电视剧。


它的不足很多。


为了推进剧情,让人物变得神经质,做出各种无端举动。


△ ???


但这些掩盖不了它的光芒所在——


浪漫。


而它,正是导演陈凯歌的“天命”。



03


少年凯歌。

再也没有这四个字,更能概括陈凯歌给人的感觉。


陈凯歌曾经说过:


人到十三岁,自以为对这个世界已相当重要,而世界才刚刚准备原谅你的幼稚


听上去像是导演对幼稚的厌弃。


讽刺的是。


陈凯歌可能才是同级别的第五代导演,甚至今天中国导演里,最幼稚的导演之一。


陈红曾经在采访中提到一个趣闻,大意是:


每次拍片,跟备选演员聊电影,夸夸其谈。


但一说到片酬,陈导总会借故上厕所,留给她说。


为什么?


因为陈凯歌不会谈。


更本性,是他不想谈。


陈凯歌不会谈物质,他在意的从来是精神的纯美。


哪怕是命题作文《白昼流星》,结尾处,兄弟俩与老旗长骑马,朝着曙光驰骋,大漠孤烟、金光渐显,追着远处划破天际的“神舟十一号”。


这一笔也成为不少观众心中最浪漫的场面。


浪漫在哪?


浪漫在“明知不可追而追之”。


可以颠覆现实,可以突破物理规律。


或许很多人不买账,但这就是陈凯歌。


杜琪峰说过王家卫只拍了一部电影,那就是《阿飞正传》,主题是人与时间的悖论。


那么,通关陈凯歌的作品序列,也只有一把钥匙:


独属少年,肆无忌惮的浪漫死性。


陈凯歌最被肯定的电影,是《霸王别姬》。


程蝶衣,“说好一辈子,一分一秒都不能少”。


为了承诺,必须用生命在舞台上祭奠。



陈凯歌最近的一部长片,《妖猫传》。


他终于兑现“大唐梦”。


“大唐梦”体现在杨贵妃身上。


也在捍卫、维系这场梦的少年白龙。


——白龙惨白的面容,削瘦的身形,其实与张国荣的虞姬有了精神气质的延续。


即使是奇葩如《吕布与貂蝉》。


陈凯歌也不惮于那种“过把瘾就死”的浪漫。


万户封侯比不过貂蝉的一笑回眸,市面受追捧的忠义廉耻都视为粪土。


吕布的出身就像野狗,那么追逐这份“情”,则有禽兽般的偏执、狂热。



这城楼上丢手绢的桥段,不又是《无极》中的一笑(脱)倾城吗?



什么样的美人可以让最强的劲旅也丢盔弃甲?


什么样的爱情可以让人连生死也不顾,可以让河水倒流、时光逆转?


在现实中,当然看不到它的样子。


因为它只在你的心中。


就像昆仑奴把倾城当风筝放,她在空中的缥缈身姿,实为昆仑(吕布)与倾城(貂蝉)的自由梦。


身是蝶的舞。


心是天的涯。



陈凯歌在自传里还写过一段话,片刻间以成人视角进行自我解读:


相信,需要天真和勇气——重要的是相信本身,倒不是相信的一定要是什么。


当创作者越来越小心、慎重,影视剧越来越保守、循旧。


当历史典故再也难以颠覆半分。


不要忘了,我们有过《吕布与貂蝉》,这样孟浪、奇葩、不成体统的电视剧。


它让我们愿意相信,再厚重的土地上,依然存在一种美丽。


它让我们愿意相信,依然会存在一群人,内心深处渴望挑战禁忌,突破极限,为的可能仅仅是一刻思想上、感情上的恣意妄为。


那来自原始山林间,懵懂初开,充满可能性的少年猛气。


它。


还会再来吗?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四肢愈合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选择AiDeep,让人工智能为你工作:http://www.aideep.com/
关注数据与安全,洞悉企业级服务市场:http://www.ijiandao.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