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旗内战简史

态度 作者:狂言Doggy 2019-10-11 17:09:28 阅读:155





花旗南北内战,原因说复杂复杂,说简单也简单。什么为正义为制度为解放黑奴统统扯淡,归根结底又是经济问题。想当年国父华仔振臂一呼,赶走英国佬插旗建国时,南北13州其乐融融,北佬称扬基(就是纽约扬基的那个扬基),南方迪克西。北佬种粮,南方产棉,按理说大伙本应井水不犯河水,奈何万事万物总在变化发展,粮多人就多,人多工业化,机器开铁路开物流开,屌丝送进工厂当差。


北佬工业为本,南方玩的是农贸立业。迪克西们鼓捣大庄园,圈地种棉卖英法,转手换来各类进口,农贸两条路线拉足,活的滋润自在。至于什么黑奴制万恶,文宣而已。黑人农场采棉干活有菜有肉有房有医工伤率低,还能娶妻生子繁衍后代,除被视作商品买卖缺乏人身自由以及跑路要挨打,要杀头外,小日子过得一点儿不差。生活质量相比同期大清草民,欧洲苦工,不知道要高到哪里去了。


有道是这边星辰大海,那头岁月静好,一天两天还能凑合过,时间一久必然同床异梦。北佬工厂虽如火如荼,奈何工业化初期产品质次价高,被欧洲进口打的屁滚尿流。怎么办?眼珠子贼溜溜一转,计上心头。



于是找迪克西套近乎,言称花旗理应同气连枝,你的棉低价卖我,我的货高价卖你,如何?迪克西哈哈大笑,“当我傻波伊?”北佬大怒,威胁大幅提升关税。这可要了亲命,原本关税低微一进一出大有赚头,如今若要提高关税,欧洲必然报复,进出口成本剧增,还能活得下去?当然这话扬基不可细说,一口咬死南方蓄奴万恶,方为上策。策略既定,文宣跟上,《汤姆叔叔的小屋》大卖在先,废奴风潮盛传在后,思想方面迅速统一。


反观南方,既无文宣又无统一思想,《飘》直到1937年才出版(随后拍成神片乱世佳人),黄花菜都凉了好几拨了。迪克西们又多为小确幸,迂腐至极,拿本宪法当令箭。扬基哪管你这个,粮多人多,人多票多,中央集权搞起来,1860年林肯登堂入室,刚当总统便批准调整关税。挡人钱财,杀人父母,这还能忍?迪克西们当即炸锅,纷纷宣布独立,美利坚联盟国,就此扬旗。



独立看似大逆,实则合理。不仅国父华仔三令五申,花旗开国宪法同样明文规定,来去自由,想走就走。理论上南方各州并无违宪,偏偏北佬穷凶极恶,撸袖亮拳,扬言操练。一方要打,一方唯有接招。南北内战,就此上演。


迪克西保家卫国,参军热情高涨,奈何人力物力不在同一水平。南方人少枪少,满打满算500万人口;反观北方人多枪多粮也多,人口多达2200万。一矿打五矿,还该怎么玩?没辙,只能秀微操了,求外援了。


战略上北方碾压,战术上则是南方更胜,毕竟论及将领质量,南方可不止赢一筹,先发五虎如下————


中单罗伯特-李,人称弗吉尼亚の李哥,统筹调度,掌控全局。李哥不倒,南方不灭,真不是吹的;


上单托马斯-杰克逊,匪号石墙,打法稳中带皮,防gank意思极佳。河谷会战天秀操作,连续完成单杀,一举扬名;


打野詹姆斯-朗斯特里特,控图出色,且时常能在出其不意的位置进行入侵,堪称李哥最佳搭档。北佬风传,南军上中野一旦联动,威力毁天灭地;


辅助约瑟夫-约翰斯顿,资历很老,一度担任南方总指挥,后让位于李哥,主动开团与保护均可;


ADC西德尼-约翰斯顿,没错也叫约翰斯顿,被公认为对线凶狠,才华横溢,思路天马行空。



五人组如此星光璀璨,几乎个个独当一面。反观北方,充斥着傻×,蠢货,混子与近亲,唯二可取的仅有两人,一是酒鬼格兰特,二是人屠谢国荃(真名谢尔曼)。本质上讲格兰特没多厉害,但毕竟不再越塔送与逛街。


这头稳住战局,那头又祭出废奴宣言&宅地法。前者占义,给黑奴画饼,打击南方经济;后者占利,10美元买64.17万平方米(160英亩),鼓动炮灰参军。双管齐下,分分钟把南方打入绝境。毕竟战争可没有奇技淫巧,说到底还是看谁钱多粮多枪多。


迪克西还想垂死挣扎,可惜南北战争仍是线列兵时代,大伙队列整齐,扛着前膛后膛,喊着齐整口号,排队枪毙。这意味着即使大获全胜,自身仍会蒙受相当程度损失。因此结果可想而知,迪克西越打越疲越打越少,扬基则气势如虹。蚁多咬死象,全都给我上嘛。



夏洛战役倒了约翰斯顿,ADC暴毙;钱斯勒斯维尔战役倒了杰克逊,上单掉线。三打五落后一万经济,这还玩个屁,真以为自己是SKT对面是EDG?所以每每看到诸如“葛底斯堡是南北战争决定性战役”之类的论调便嗤之以鼻,没有葛底斯堡就有巨无霸堡,没有巨无霸堡还有双层牛堡,总之不管这个堡还是那个堡,当北方战力全开,南方只有死路一条。此时此刻,谢国荃闪亮登场。


所谓谢国荃,在于他与另一位国荃遥遥相望。1863年,曾国荃屠了天京;待到1864年,轮到谢国荃在亚特兰大开启表演。一通大火,连带全城老弱妇孺,统统烧个干净。随后耀武扬威,血洗佐治亚。摘录名言如下————


“我们一定要清除与摧毁一切障碍,如有必要,就杀掉每一个人,夺走每一寸土地,没收每一件财物,摧毁我们能看到的所有东西。我就是要让佐治亚成为地狱,让这里的每一个人,无论穷人还是富人,都感受到刻骨铭心的痛苦。”


三光政策,不外如是。



望着三路皆破门牙塔全掉,李哥仰天长叹,点了GG。李哥倒,南方灭,北方顺势统一,自此全力发展,国运蒸蒸日上。唯一走霉运的便是林肯,本是再造花旗不世之功,却在剧场看片被神经病枪手一枪放挺,抢救无效呜呼哀哉。自此,大幕彻底落下。


顺带说一句黑人们的命运,解放黑奴宣言看似蜜糖,实则砒霜,名义上看似恢复人身自由,实则日常生计无人过问,只好重回农庄做工,又由于南方战后百业凋零,生活反倒大不如前。待到1896年,种族隔离制度一出,更是惨不忍睹。类似白人随意处刑,当街烧死黑人场景,比比皆是。民主自由,说说罢了,我花旗自有双标在此。


顺带再说一句花旗的命运,南北统一后全力西进,自此版图纵横两大洋,大搞基建大造工厂,布国威于四海,扬花旗于天下。待到百年之后,正当金毛大统领准备锁国之际,耳畔突然传来暴喝。



开门,自由贸易!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选择AiDeep,让人工智能为你工作:http://www.aideep.com/
关注数据与安全,洞悉企业级服务市场:http://www.ijiandao.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