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三年,收视女王回归,果然又拿了个冠军

态度 作者:独立鱼电影 2019-10-07 23:49:44 阅读:68
假期告终,明天又是上班的一天。

就问你,难受么。

是不是,该来杯酒?

现实中,香玉其实是个嗜酒之人,爱喝,但不滥喝。

选片选剧,也偏爱与酒相关的。

最爱的美剧之一,是《百年酒馆》

反反复复刷了两三遍,爱路易·C·K,爱里面丧出天际的台词。


最爱的英剧之一,是《布莱克书店》

喜欢里面永远喝得醉醺醺的暴脾气老板,卖的书钱可能还不够酒钱。


和路易·C·K一样,迪兰·莫兰也是集编/导/演于一身,且都是单口喜剧演员。

杠杠的人才。


还有前段时间咱们出了一部《老酒馆

集结了一票实力派、国家级演员。

故事结构也类似,几个人物,各有各的过去,在酒馆里相遇,形成一个江湖。



发现了没有?


但凡沾上「酒馆」,关键词都是男人、江湖


而女人却似乎从来只是点缀。


于是今天,香玉想给大家来点儿不一样的——

《山茶花开时》

동백꽃 필 무렵



最近韩国也开了家「酒馆」。


不过这回,经营者是个女人。


设定不同,画风一下就变了。

清新又治愈,不会丧到怀疑人生,也没有动不动江湖规矩。


内容的确新,观众也买单。


开播以来,连续三周蝉联收视冠军


口碑也很稳,豆瓣评分8.5。


两位主角。


女主是「男神收割机」孔孝真


演过《主君的太阳》和《没关系,是爱情啊》等多部大热剧。


说起来,她和赵寅成的荧幕CP曾是多少人的心头好啊…



这两年她主攻电影,成果也不错。

贡献了一度吓坏香玉的恐怖《门锁》


凭借《迷失:消失的女人》分别提名青龙奖和大钟奖影后,演技获得肯定。

这部《山茶花开时》,是她三年来首次出演的电视剧


所以观众也都完全信任,拿出一副「孔女士出品,必属精品」的痴汉脸来舍命追剧。

孔孝真饰演的冬柏是个单亲妈妈。

独自带着孩子来到一个小镇上开酒馆。



店名就是她自己的名字,「冬柏」,意为「山茶花」。


香玉特意去查了下山茶花的特性:

「它总是在晚秋天气稍凉时,静静地开在庭院之中。
在几乎所有花朵都已枯萎的冬天,唯独红色的山茶花格外令人觉得温暖而生意盎然。


给人极富生命力的感觉。


漂亮+未婚+有孩子+开酒馆

这些词累加一块儿,放哪儿都是话题中心。

更何况还是在民风偏保守的小镇,闲言碎语四面起。

邻里们嚼舌根,说这个酒馆,做的一定不是正经生意。 

颇有点「荡妇羞辱」的意思。



到一处新地方开店,自然免不了跟警察打交道。


龙植是镇上的楞头青年,误打误撞当上了巡警。

本来日子得过且过,风平浪静。


结果却一见钟情,爱上了单亲妈妈冬柏


也被卷进了话题风暴。



饰演该角的姜河那


是个熟脸,常在各种爆款影视剧中演男配。 


这部剧是他服兵役结束后的第一部作品


80年出生的孔孝真,搭配90年出生的姜河那,整整10岁年龄差的姐弟恋


光看着就很好嗑有没有。

也确实甜。


撒糖担当和笑点担当,基本都被龙植一个人给承包了。


完全就是一个铁憨憨。


第一次见到冬柏,是在书店里。

冬柏出现的时候,龙植直接看呆了。

大小眼,痴汉脸,心中响起了爱情的交响乐。

内心OS也是文绉绉的,分分钟在脑内朗诵了一首诗歌。 



然鹅,这只是龙植单方面上演琼瑶。

冬柏一回头,看到背后有个痴汉脸,吓一跳。

以为碰上变态,转身就跑。



也有不这么沙雕的纯甜时刻。


龙植借着巡警的职务之便,总爱跟着冬柏,默默帮助她,向着她。

(好吧,好像还是有点变态猥琐样)


心里的话藏了一整天,实在憋不住了,终于叫住冬柏,鼓起勇气说出了口:


「我们做那个吧!


别想多。


后半句是,「我们做朋友吧,做了朋友,我就可以明摆着站在你这边了」

正大光明做朋友,我就可以正大光明对你好。

甜,齁甜。



韩剧里的花式撒糖情节从来不罕见。

比这更甜,更奇的,都有的是。


可这部剧里的甜,妙就妙在人设+演技完美配合。


龙植愣头青,总是直愣着脖子,放弃表情管理,要么高低肩,要么大小眼。

说出来的话也都是蠢蠢的。

但也因此显得真诚,不油腻


冬柏偶遇孩子亲爹,为了免去不必要的纠缠,顺手就牵住了龙植的手,假装是夫妻。


结果龙植当场石化,一秒半身不遂。

又呆又可爱。 



冬柏这个角色就更厉害了。


总是低眉顺眼,穿得也素净,常常说几句话就害羞了把脸捂住。


紧张慌乱全表现在小动作,小细节上。


面对龙植暧昧的话,也是低头玩项链。  

看着特怂特拘谨一女的。 


但其实骨子里是刚


单是谁也不靠,一个人带孩子养家就已经很强了。


她脸上柔,内心刚,还不藏话。


所以常常是用一副委屈脸刚别人。

刚得对方心里难受还不知道怎么回嘴。


龙植喜欢冬柏这件事,在镇上传开了。


人们都说冬柏这个未婚妈妈真是好福气,能搭上龙植这样没结过婚的黄花大小伙子


结果冬柏一回头,就照着龙植脸上甩了一句:

「你以为未婚妈妈就不挑吗?我喜欢的是孔侑,不喜欢你。」



表情还是怂怂的,但话是真锋利。


留下龙植一个人在《鬼怪》的BGM里心绞痛。



从人设到演技,再到各种小细节的编排。


这部剧,看一集就能知道品质有多高。


这还不止。


除了开酒馆、谈恋爱,还有正儿八经的破案

镇上有个恶魔已经盘旋多年。 


几年来,附近一直有连环杀人案发生,凶手至今都下落不明

像个幽灵似的在附近徘徊,搞得人心惶惶。 



市井民情+甜蜜爱情+悬疑追凶


三大元素混搭,听起来就很带感。


这其中最精彩也最气人的部分在香玉看来,就是「市井民情」这一项。


冬柏开的酒馆生意红火,客人多是些男人。


很快,街坊邻里那些大婶就把冬柏视为了眼中钉。

当然,不爽不会直接写在脸上,而是藏在笑里。

看起来热情得很,拉住人家的手唠家常。

唠着唠着就开始教育她:

「咱们得讲良心啊,不能做那种生意,以后你孩子说出去都不好听」。

好像人家做了多么见不得人的生意似的。



有个大婶的老公常常到冬柏那里喝酒。

喝了酒付了钱,回家又不好跟老婆交代,于是就缩头乌龟了。


隔天大婶碰见冬柏,揪住她不放,非说是勾引她老公,骗她家钱,让人把酒钱吐出来。


一点道理都不讲。



冬柏店里的女店员向一个顾客借了钱。

单纯借钱。


结果顾客老婆也不找自己老公算账,二话不说抓住冬柏,张口就骂那个店员是狐狸精。

自己老公会被借钱,不过是「天真烂漫被迷了心智」。


冬柏替自己的店员争辩两句,还被捎带上了:

「你一个开酒馆的女人跟狐狸精没区别。」



当然,这里的住户也不光只有不讲道理的大婶。


还有个酒馆常客,老婆是个律师,文化人。


可即便如此,当她发觉老公搞外遇的时候,也还是第一时间先找到了冬柏「捉奸」。

意思明摆着就是:

「不是你,还能有谁呢?」



酒馆顾客的老婆各个彪悍不讲理,顾客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有的,会在留言墙上公然讨论老板娘的腿又白又长



有的借酒撒泼,拉着冬柏要她陪酒。


还有的常常要她表忠心。

「送哥哥一盘免费花生米哥哥就还来照顾你生意」



油腻极了。


反正这人女人孤身一人,便宜不占白不占。


这小镇世界观,简直是太难了。


男的不饶人,女的也不饶人,前前后后的路都被堵死了。


这时候,新的故事线又出现了。


镇上那个神秘杀人魔,专杀女人,尤其爱挑游走在灰色地带的「职业女性」。


杀过KTV小姐,杀过按摩小姐。

按道理来讲,怎么也不该轮到冬柏这种兢兢业业开酒吧的普通人身上。



然而,在传言中,冬柏就是凶手的下一个目标。


虽然没有证据,但大家都愿意相信「一个开酒吧的女人不是好女人」这样的设定。


在剧中,每一集的开头和结尾,都会插入一些关于案情的线索。


第一集第一幕,就是一具尸体。

手腕上戴着一串手链,和冬柏手上的那条一模一样。



谁死了?

这是全剧最大的疑点。

即便抛开杀人案不提,单论剧中所反映的女性生存现状,就够让香玉出一头冷汗的。


一个女人,有孩子,没老公,长相又清秀

这些条件加在一起,莫名其妙,就成了罪名。 


顶着这个罪名,活该被玩弄,被调戏,被当做谈资,被孤立。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西西里的美丽传说》。


莫妮卡扮演的俏寡妇被送上法庭,宣读罪名。


她的罪名是:长得太美,且孤身一人。



在这个语境里,女人就是一件物品。

好看的女人就是一件珍贵的宝物。

但因为没有男人陪伴身侧,就成了无主的物件。

谁都有资格过来把玩一阵。


然后再被抛下,被异性侮辱,遭同性唾骂。


那些被嫉妒心烧昏头脑的女人们一拥而上,剪掉她的头发,撕碎她的内衣,每一拳都打在脸上。



可是把她撕碎的同性们又得到了什么呢?


在《山茶花开时》里,那个律师妻子,在找冬柏battle之后的路上,开车不小心,压线了。


旁边的车立马开上来对她喊:

「一个女司机,结婚生孩子不好吗,干嘛开车啊!」



而这位律师的回击手段也神。


缓缓摇下车窗,竖了根手指出来。


不是中指,而是无名指。


上面套了枚婚戒。



把口出狂言歧视女司机的人怼了个哑口无言。


可是回头想想,这个动作换句话说不就是:

「我结婚了,所以你没资格骂我」。


就像是摆在货架上的一排玩偶。


手上套了戒指的,就是已经被预售出去的。 


被早早预售的,总显得要比迟迟找不到买家的更值钱一些。 


也就因此,「美貌且独身」成了罪名。

因为作为物品,这样的条件加持下,不稳定性是极高的。

那些被预售出去的娃娃们,总担心自己会被抢了买家。

物化自己,还物化别人。


这样的「社会共识」,也就导致了女性生存环境变得越来越难。


必须按照社会要求办事,否则,异性会拿你开涮;


承担了异性的不敬,也就意味着同性的敌意随之而来。


里外不是人也就算了,就连那些连环杀人凶手的主要目标,也往往是女性。


由此可见,一个女人想遵照自己的内心,过不受别人干扰,且保证人身财产安全地生活,是一件多么不易的事情。

太难了。


在剧中,冬柏遇到了「救星」。


龙植像个守护者似的处处跟着她,护着她。

虽然香玉并不认可这种,女性需要被保护、被拯救的身份。

但起码龙植是自愿自主、尊重女性前提下的,两人是建立在平等自愿的关系上的。

可即便如此,传到外人口中,还是成了一种「福报」,一种「施舍」



似乎女性想要在阳光的舆论环境里生活,就只能走一条笔直的道路;


门当户对,结婚生子,然后一生克己复礼,勤勤恳恳。


要小心,要不偏不倚。


因为,社会并不容你「犯错」。

助理编辑:郝漂亮


点个「在看」
再难的路,也得乐观坚强地走下去
↘↘↘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选择AiDeep,让人工智能为你工作:http://www.aideep.com/
关注数据与安全,洞悉企业级服务市场:http://www.ijiandao.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百度热搜榜
排名 热点 搜索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