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华语大尺度可惜无法上映,那段出国潮既无奈又辛酸!

态度 作者:河马电影 2019-10-06 14:47:33 阅读:97

文章来源:电影烂番茄

ID:dylfc99


前几天微博上有条热搜---“演员齐溪宋宁峰离婚”。


结果在一片“齐溪是谁”的问号脸中,这条娱乐新闻只在热搜上挂了一小会儿,就迅速被其它八卦淹没了。


感慨之余,不禁让人想起贾玲那句,我已经不火成这样了吗?



开个玩笑。


说到演员,国内目前大致可分为三类。


一、有实力有名气。


二、有名气欠实力。


三、有实力差名气。


显而易见,齐溪属于第三类。


这个80后姑娘自打从影以来,虽然在很多影视剧中都有过精彩表现(如《浮城谜事》中的桑琪、《地久天长》的茉莉)。但除了演戏,观众平时基本很难见到关于她的话题。



长此以往,也难怪很多年轻观众都不知道她是谁了。


今天要安利的这部《下海》,也是齐溪众多作品中比较出色的一部。



先来认识下导演。


《下海》的导演奥利维耶.梅斯是比利时人,也是个中国通。


早在这部影片之前,奥利维耶.梅斯就拍摄过关于河南艾滋病患者的纪录片《发高烧》(2001)、记录三峡移民家庭的《去不息》(2004)、以及声音纪录片《前门前》(2008)等一系列中国元素的作品。



《下海》的灵感则起源于上世纪末。


奥利维耶.梅斯在巴黎街头偶遇了一群随着下岗潮而辗转来到法国当保姆(未果)的“站街女’”。


经过长期调查,奥利维耶后来找到国内导演王小帅做监制,共同拍出了这部电影。


齐溪在影片中扮演女主丽娜


夫妻双双下岗后,捉襟见肘的丽娜听人说在法国当保姆能挣钱,于是说服老公(耿乐),以旅游的名义就来到了巴黎。



一到巴黎,迫不及待的丽娜就趁人不备甩掉了旅行团,开始满大街找工作。


顺着小广告挨家一问,丽娜这才发现,


在巴黎当保姆的工资普遍行情都是每四、五百欧,并没有传言中的两千那么多。



怎么办?债都借了,来也来了,总不可能两手空空就打道回府。


无奈之下,丽娜后来还是以500欧的月薪去了一个中国家庭做保姆。


勤勤恳恳干满一个月,谁知到发工资的时候,雇主却以打碎花瓶为由从丽娜500欧的工资里又扣除了100。


大吵一场过后,背着行李的丽娜又孤零零地站在了巴黎街头。



一筹莫展之际,丽娜的“贵人”出现了。


在饭馆认识的李玉梅是丽娜的东北老乡。


都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仗义的玉梅把丽娜带回了自己的合租屋,让丽娜租了个床位跟她们一起住。



从玉梅和同屋的闲聊中 ,丽娜听出这一屋子的女人都在从事着同一种不可描述的工作---站街


刚开始,一门心思想再找份工作的丽娜几乎不跟这群人接触,她每天独自吃饭、睡觉、出门找工作。



但在遭遇了接连碰壁之后,弹尽粮绝的丽娜面对老公在电话那头的唉声叹气,终于坚持不住了,她开始尾随玉梅,暗中观察她们的工作。



三天两头下来,人穷志短的丽娜最终拉下面子,开启了她的“站街”生涯。



跟做保姆相比,站街挣的钱确实来得既快又容易。


随着一张张汇款单,丽娜老公在家不但还清了欠款、买了新房,还盘了店面热火朝天地筹备着开餐馆。


冷暖自知的丽娜看着视频中老公孩子一脸的幸福憧憬,顿时觉得自己所有的苦累都物超所值。



中国人向来讲人情。


在十多年前的那股打工潮流中,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也成了亲朋好友间衡量人情的标准之一。


比如你去哪哪打工,站稳脚跟之后我再来,这样一个投一个,最后七大姑八大姨都在一起抱团致富,类似这样。



《下海》中先富起来的丽娜,自然也没逃过这个人情。


眼看着丽娜家翻天覆地的变化,同样下岗在家的弟媳丹丹(曾美慧孜)坐不住了。


还没来得及跟丽娜好好沟通,丹丹就办好签证,自行跟团来到了巴黎。



蒙圈之余,丽娜发动了所有用得上的力量,试图把丹丹劝回去。


然而举债揣着发财梦而来的丹丹和丽娜当初一样,压根就没有退路。



工作不好找,积蓄所剩无几,纸也包不住火。


豁出去的丽娜牙一咬,向丹丹坦白了自己在巴黎做的工作。


知道了又能怎样?别无选择的丹丹最后还是哭哭啼啼步了丽娜后尘。



但毕竟还是年轻,始终过不了心里那道坎的丹丹一直无法适应见不得光的站街生活。


于是只坚持了一小段时间,在丹丹三番五次的要求下,赚够了房子店铺的丽娜,带着丹丹一起回了家。



看着自己一手挣回来的干净敞亮的新房以及喜不自禁的家人,觉得一切都值了的丽娜,后续的生活真的还能回到从前吗?



《下海》虽然没有正式在国内上映,但围观过的网友对这部片子中丽娜和她同行们的索取方式(站街)一直争议很大。


支持方认为丽娜值得同情,


毕竟一个没有文化的年轻女人在举目无亲(还语言不通)的异国他乡,


为了家庭被迫卖尊严换取幸福的行为,


虽然于理不齿,但于情也能理解。



反对方态度也很坚决,我同情你的遭遇,但不认同你的行为。金钱和牌坊只能选一个,为了来钱快而选择去干这种事,你就只能受到歧视。



丽娜和她姐妹们赚快钱的方式究竟值不值得同情这点暂不讨论。这里主要想说的是这部电影的一些其他方面。


“下岗”这个词,现在听起来好像有点过时。


但在上世纪90年代,它却是个人人闻之变色的噩梦。


下岗就是失业,失业就意味着失去收入。


一大帮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男女一夜之间突然失去了赖以生存的饭碗(那时候的工作机会没现在多),那种前路未知的危机和恐慌,恐怕是现在的你我都很难体会到的。



关于这股下岗潮,在过往的很多影视作品中都有提及,耳熟能详的如《万箭穿心》、《钢的琴》、《暴雪将至》、以及今年上映的《地久天长》,展现的都是一些被下岗之后的中年男女的人生。



除此还有刘欢老师的那首,论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当时也是为了鼓励下岗工人而写。



从头再来,说来简单做来难。


对于没有一技之长的中年人来说,男的还可以出卖劳力、干点脏活累活糊口。


女的呢?


没特长、没文凭、没依靠,还上有老下有小。


无奈之下,很多人最后就从下岗走向了“下海”。



其次是演员。


齐溪是贵州人,在这部电影中扮演的东北人丽娜,从观感上来讲基本上没什么违和感。


无论是路见不平时的仗义、泼辣、站街时的冷漠、和家人通话时的小欢喜以及有苦说不出的难过,都被她诠释得恰到好处,让人过目难忘。



然后是耿乐,在以往作品中,耿乐演的都是要么阳光帅气、要么仗义正直的角色。


从《下海》中的表现来看,耿乐的戏路还挺宽,把个自私窝囊的软饭男拿捏得恰到好处,让人讨厌又出乎意料,真的很好。



以及曾美慧孜,戏份不多的曾美慧孜在这部影片中再次让观众见证了她确实是中国最会演戏的女演员之一。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丽娜在巴黎的几名同屋姐妹。


这几个人留在巴黎的理由各有不同,还债、供孩子上学、离异、丧偶等等,每个人都微不足道,却又都心怀梦想。


在这座世界闻名的浪漫之都,她们像是一群惊弓之鸟,东躲西藏地游离于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不被关注,不为人知。


然而她们渺小的形象,却最终在影片中举杯过年那场戏中得到了最大程度的丰满。



导演厉害。


泰戈尔说,世界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歌。


对普通人来讲,报之以歌确实太难,还是好好活着吧。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选择AiDeep,让人工智能为你工作:http://www.aideep.com/
关注数据与安全,洞悉企业级服务市场:http://www.ijiandao.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