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年代了还尬吹少女感

态度 作者:Sir电影 2019-09-27 02:11:48 阅读:157
一个词正在变味。


“少女感”


几天前,演员殷桃的微博,被顶上热搜——


从什么时候开始,女演员的魅力仅限于少女感了?



最后一个表情,意味深长。


啥意思?


大家忍不住联想。

很难回避。


就在殷桃发微博的前几个小时,热搜榜上还有这么一条:



是“我不是针对谁”的AOE地图炮,还是矛头直向的狙击diss?


坦白讲,Sir一点想吃瓜的兴趣都没有。


只是,听表妹说起,几个月前,陈乔恩也发表过类似的观点:


从什么时候开始呢?东方女人被看待的只剩下她到底少不少女感这种角度。



俞飞鸿也说过:


亚洲男性过度注重年轻这回事儿。



这么看起来,“少女感”这样一个充满女性质感的词汇,成为困惑甚至绑架女演员的“纸枷锁”。


没有少女感?


就意味着失去了创作的机会,甚至被主流审美欣赏的权利。


然而主流审美对于“少女感”的诠释是什么呢。


不夸张地说,打开热搜,Sir经常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病”:


脸盲症。



色盲。

 粉红色,粉红色,还是粉红色。



当这样的审美标准与“少女”几乎划上等号时,总有一批人就像被洗脑:


要想继续做少女,只能这样。


于是,当事人或许很享受,但看客很尴尬的新闻出现了。


看标题,感觉在“走进科学”。



49岁的李嘉欣依然有少女感。




50岁的翁虹有少女感。



63岁奶奶辈的赵雅芝还有少女感,是不是就太过分了?



 忍不住好奇,点进去,脸盲和色盲发作,要打120。


这是林心如。



这是李嘉欣。



这是赵雅芝。



而Sir的记忆分明是:



看出问题没有。


完全是审美领域里一次大清洗的霸权行为。


它消除了每一个人原本生动、有特色的美感。


将这些真正美好的女性,塞进流水线的模套之中,以抹平年龄差距。


打上标签:


少女感。


这条流水线发展得比较“成熟”了,除了五官要长成这样,妆容要化成这样,配色要选这样的。


连人的言行举止都有套路。


李小璐式的嘟嘟嘴,生怕人看不出唇的“饱满晶莹”。



杨幂式的修图,肤白无血色,美瞳的睫毛根根分明。



……


Sir不是很懂美妆、时尚。


但记忆里的少女感,举手投足只需要符合一条就能溢满银幕,就是“自然”两字。


以前,有那么一段时期,拍电影的人没有意识去修图,更没有想到过需要整齐划一地规定少女感的角色。


所以,我们能看到这些镜头:


朱茵在《逃学威龙2》里的回眸。



纤手遮眼,若无其事地回头,再轻巧地躲开视线后,终于忍不住露出诡计得逞的笑意。


多年以后,她回忆这个镜头说,当时眼睛上长了痘,又没有办法用化妆技巧掩饰,“怕丑”的她就想到用手遮。


这一遮,少女害羞、好胜的心绪铸就经典。


张敏在《倚天屠龙记》里的回头。


有让男儿都自愧不如的眉宇英气,这神采飞扬的飒爽为什么就不可以属于少女?



张柏芝在《喜剧之王》里。


年仅18岁,却将柳飘飘身上既清纯又性感,既风尘又重情的多面性,展现得淋漓尽致。


这里的少女感,有欲望的气息。



两个时期对比来看就知道。


少女感的本质是不确定。


一个少女是一万种可能,一千道光,无数条路在她面前铺开,延伸向未来。


当谁。


把少女感变成了千篇一律的“嫩”。


那TA事实上就抹杀了少女感。


也坐实了自己心态上真正的衰老。


我们对于时下“少女感”的反感。


固然来自于一些女明星的装傻充愣。


但。


仅仅是她们吗?


在Sir看来,腐蚀、扭曲“少女感”最严重的要害,不在于变老。


而是拒绝成长。


当下,我们在经历一场对成年的集体拖延症。


打开电视,银幕上是永远年轻的少女形象。


△ 《何以笙箫默》杨幂双马尾水手服


永远甜美的校园恋情。



延续着这种“少女感”思维的校园剧,即使拍到了女主角成年。


仍然一派天真,和16岁在上课走神时做的白日梦别无二致。


不过是把场景从教室,换到了办公室。



人们用不同方式消费着这些影像:


有些人,看着这些像吃了防腐剂的作品,感到一种幻觉。


——我们还年轻,真好。


有些人,挖掘、吐槽着少女的面具下,女星们泄漏出的一丝丝疲倦、老态 ,获得同情的快感。


——没有人可以免于老去,真好。


对于这样一种虚假轻浮的作品,无论是进行欣赏还是吐槽,人们都得以从自己所处的现实中暂时解脱 。


就是在这样的需求倒逼下,少女感占领了市场。


它看起来是一种恭维,因为没有人不希望自己年轻。


但可怕就可怕在,它在看似没有攻击性的情况下,腐蚀了多样性,摧残了立体化。


只留下无聊虚假的幼嫩图像。


95后、00后都出道,甚至封后了,85后演到现在也还是“小花”。


这是一场主动与被动交织的,对年龄的指鹿为马。


我们的银幕上,少见真实的少女。


而那些“虚假的少女”,也挤占了真实成年女性、中年女性的生存空间。

最后,是你一定会问的:

面对年龄的累积,如果不以“少女感”遮掩,还有别的出路吗?

这也开头热搜争议中的问题:

女演员的魅力除了少女感,还剩什么?

纵观近年来,我们的银幕上受欢迎、有魅力的中年女性。

纵然少,但也不可否认她们的存在。

也因为少,所以弥足珍贵。

《我的前半生》里袁泉饰演的唐晶。



Sir觉得最成功的地方就在于,它不仅拍出了中年独立女性的光鲜和飒爽,更拍出了她们的尴尬与困境。



另一个例子,《如懿传》里的周迅。

先别急着骂她在前几集里装少女。

确实,Sir也觉得前几集换个年轻女演员演,周迅演着也不为难,观众看着也不尴尬。



但周迅的表演,一定要挺到最后几集,才觉得大好。


因为这个时候,她已经抛掉需要看明丽外型、斗狠言行的剧情,只需要演一个疲字,就分外动人。


最后一场戏,她倚靠榻上,跟容佩细数死了的故人、敌人。

就好像在说昔日闺蜜,人疲乏到只能,也只敢捡快乐的记忆来念叨。



Sir以为,这很像周迅的某种心境。


演了那么多情情爱爱、生离死别的角色,再有那种激动兴奋的状态是很难的。


反倒是人生的疲态成为她进入角色,缓缓向观众靠近的路径。


她有一句话Sir印象深刻:


“他们总是告诉女演员,你最好的年纪是20-30岁,其实不是,岁月会增长你的皱纹,但也会加深你的阅历。


45岁的周迅,固然回不去再演《大明宫词》里的“小太平”,可反过来说,19年前的她,更演不了世事洞明、千帆过尽的如懿。


生命的每一个阶段,都不能单独被抽离出来,被猎奇、被非议。


少女感,或许是一个成熟女演员的某个表演瞬间。


偷个懒,说“这有少女感”,是可以的。


但是,不这么说,也没什么问题。


千万不要自动跳入“词汇苍白”的窠臼里。


这些美好的瞬间,真的也能有其他的表述:


比如:通透、率性、自然、干脆、灵动、感性等等。


妮可·基德曼饰演的伍尔夫在《时时刻刻》中说的:


要面对人生
要永远直面人生
你才会知道它真正的含义
然后 不管人生是怎样的
都要去热爱它
最后 才能放弃它



一个独立、强大的现代女性,


曾经拥有过“少女感”这件事,真好。


但是,在某个阶段,她毫不犹豫地放弃它,奔向更辽阔、自由的世界。


跟那些深陷粉红色而越发面目模糊的人相比,Sir也会由衷地说:


你真好看!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稀缺可可 四肢愈合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选择AiDeep,让人工智能为你工作:http://www.aideep.com/
关注数据与安全,洞悉企业级服务市场:http://www.ijiandao.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