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缘公映的地下电影, 值得在硬盘珍藏!

态度 作者:河马电影 2019-08-22 15:52:54 阅读:64

 有一部电影,只存在于地下。


虽然它在国外拿奖无数,还入围了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大奖和最佳女主角。


但是在国内,从来没有机会公映过。


甚至,你在豆瓣都找不到它的页面。


《任逍遥》



“被禁”,仿佛是贾樟柯电影绕不开的一个难题。


作为“故乡三部曲”的最终篇,《任逍遥》的命运和《小武》《站台》如出一辙。


但是,不能被公映并不妨碍这成为大家心中的佳作。


在20世纪初盗版碟盛行的年代里,这部电影在地下市场敲开了无数人的心。



真实,是大多数人看这部电影的第一反应。


故事依旧设置在贾樟柯的家乡,山西。


20世纪初,正值计划经济破产的时期,工人们接连下岗。


灰蒙蒙的天空、破败的建筑、嘈杂的街头音乐……构成了这座北方三四线县城。


而这,也是中国大多数县城的模样。


两位主角,小济和彬彬就生活在这样的城市。


十八九岁的年纪,不上学,不工作,频繁出入于迪厅、台球厅以及街头的录像厅。


闲着没事,就骑着摩托车在街头游荡。


他们自称社会人。


而这种“社会人”,在四五线县城中其实很常见。


巧巧(赵涛饰),四五线县城特产的“明星”。


吊带衫,黑墨镜,会抽烟,会喝酒,在台上扭扭跳跳,台下的男人就看呆了眼。


明明只是为商品站台,但口里还要说着“为人民服务”。


各级小官员争着和她合影,这待遇,不是明星,胜似明星。



但是,这种待遇却全部归功于乔三。


本来是巧巧上学时的体育老师,后来俩人被退了学,乔三成了黑社会头目。


当地人都知道,巧巧是乔三的小情人。


但是,乔三的情人绝不只有巧巧一个。



巧巧去找他的时候,他正拥着一身戏服的女人。


看到巧巧,他介绍道“你是皇后,她是正宫娘娘”。


末了向巧巧炫耀,看你三哥我多厉害,唐太宗我都能给他戴个绿帽子。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巧巧是县城里男人欲望的化身。


乔三,俨然就是男人成功的代言人,有钱,有权,还搂着当地最风骚的女人。


拥有巧巧,让乔三成为男人羡慕的对象。


而没有乔三,男人们的哈喇子早早的就能湮没了巧巧,才不会捧到“明星”的程度。



小济喜欢巧巧。


说不上是单纯喜欢巧巧这个人,还是想要挑战乔三的权威。


年少气盛,总要在女人身上来证明自己的能力。


他找到乔三,在众人面前和他拼酒,乔三却表现的很有风度,“我从不为女人打架”。


他找到巧巧,直言“我想泡你”,然后被巧巧一通亲后,整个人却呆了。



巧巧一开始是真看不上他,轻狂无知的毛头小子一个。


但是一次意外,小济帮了巧巧一把。


那是在医院,因为没交上住院费,巧巧那生病的父亲被移出了病房。


巧巧和医生争执的时候,小济拿着存折,帮她把钱取出来交上了住院费。



这件事,让小济看到了这位风光无限的女人也有不如意的时候。


巧巧也突然发现,这位小弟还蛮可爱。


两个人越走越近,近到一定地步时,乔三原来“不为女人打架”的话就成了狗屁。


小济被乔三的人打巴掌,一耳光接着一耳光。


巧巧被乔三拦着不去找小济,动作越来越粗鲁,巧巧的眼泪蓄满了眼眶。



越是有人阻拦,两个人越是要在一起。


乔三的阻拦,激起了巧巧的叛逆心,也激起了小济的占有欲。


两个人私奔到另一个城市,在一家小旅馆里分享了叛逆的成果。


但是,到手了,反而没意思了。



乔三死了,被车撞死了。


横亘在小济和巧巧之间的阻拦,没有了。


可是,失去了乔三的巧巧也没了立足的根基,随便哪个男人都敢来亵渎。


她对小济说:“你养不起我的,走啊。”



而脱离了乔三情妇身份的巧巧,其实对小济也没了吸引力。


从一开始,他享受的可能就是占有巧巧所带来的成就感。


当这个女人失去了光环,占有她也显得毫无趣味了。


这,就是小济在无聊透顶的生活中寻找到的意义。



相比较小济,彬彬才是最让我难受的那个男孩子。


小济要撩巧巧,他去当助力;

小济找人要跟乔三打架,他告诉小济乔三有枪。


虽然性格天差地别,但他一直默默的跟在小济身后。



不同于小济在爱情上的强烈占有欲,彬彬总是特别内敛。


他有个还在上学的女朋友。


两个人总是在录像厅里偷偷私会,但俩人却只牵过手,搭过肩。


彬彬对她很是尊重。



女友高考之后,奉父母之命报了北京的学校,学国际贸易。


彬彬的前途和女友相比,一片暗淡。


焦虑之中,他想起了母亲骂他时候说的,“不如去当兵去,离我远远的。”


彬彬想了想,这何尝不是一条出路?



他去报名,体检。


结果却被检查出得了肝炎。


这唯一的一条路,莫名其妙就走不通了。



肝炎,对身无分文的彬彬来说,无异于是绝症。


但是,他没有告诉任何人。


他从高利贷那里借了1500块,给女友买了个手机。


女友说:“以后就方便你找我了”。


彬彬骂了一句:“哪儿他妈有以后!“

他很清楚,女友去了北京之后就和自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面对期盼已久的亲热机会,彬彬也拒绝了。


他,自己亲手送走了女友。



电视上播放着,中国加入WTO,北京拿下奥运会举办权……

一个崭新的时代好像正要到来,万千的机会貌似随手可拾。

世间道路千万条,但摆在彬彬和小济面前的好像空无一条。



在最轻狂的年龄,他们被困在了小小的县城里。


在最该有理想的年龄,他们却因为穷和见识迷失了方向。


最终,他们想干票大的,抢银行。



没有枪支弹药,那就伪造个假的炸弹。


穿的流里流气,摆的气势十足,努力的学习着电视上的劫匪模样。


小济骑摩托载着彬彬,两个人怒气冲冲的冲向了银行。


结果,当场被拆穿。



小济逃了。


彬彬被带去了警察局。


气势十足的抢劫像个笑话一样结束了,但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警察局里,警察要求彬彬唱首歌。

彬彬呆呆的唱着他唯一会的那首《任逍遥》。


逍遥是什么?

巧巧说:“逍遥游是庄子写的,他的意思是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但是,没有人真的逍遥,巧巧、小济、彬彬都像极了玩物。

这,说不清究竟是时代的悲哀还是个人的悲哀。

但,这些底层个人的挣扎和生长却构成了这个时代。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选择AiDeep,让人工智能为你工作:http://www.aideep.com/
关注数据与安全,洞悉企业级服务市场:http://www.ijiandao.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百度热搜榜
排名 热点 搜索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