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男人把香水当花露水喷后,结果……

态度 作者:360娱乐 2019-07-26 20:42:30 阅读:130

在经历了初夏的无精打采,仲夏的黑白颠倒后,我曾以为这个夏天会平淡无奇的溜过去。


但六月的涟漪,不请自来。


某日下午,有人刚从梦中惊醒而头疼欲裂,也有人在恹恹欲睡中东倒西歪。


就在这个堆满码农的办公室里,大家怀揣着不同的生物钟,抵抗着错乱的时差,混沌如常。


键盘的敲击和冷气的呼嚎永远是这里的主旋律,而混迹其中的邮件提醒则显得嘈杂且格格不入。


“靠!谁TM手懒不静音!” 骂声刚出口我便懊恼不已。一是惋惜坚持多日的静心修行前功尽弃,二是哀叹距“睡眠缺乏型狂躁症”又近了一步。  

  

胡思乱想间,自己的邮件却不合时宜地弹了出来,大致内容为:某重要的甲方客户举办答谢晚宴,原定出席的同事们外出公干,由我顶替。时间紧,任务重,望认真对待,展现我司风采云云......


信未读完我便怒不可遏:老子要睡觉!

我觉得假装失明或失智是“溜号”好理由,但理智告诫自己还是先瞅瞅发件人情况吧。


FROM:集团院办;TO:我、陆昊、蒋明;抄送:主管副总裁、部门总经理。


发件方和抄送人都是惹不起的狠角色!

此刻,故事的主角们正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来,生无可恋地望向彼此。

微信的震动宣告了一个崭新群聊组的诞生,陆昊发出了第一声呼唤:


“出去聊聊可好?

刚一碰面,蒋明便送上一记灵魂的拷问:

“都几天没洗澡了?

“四、五、六。


这把顺子在炎热的夏季是如此的触目惊心,让我们对彼此的坦诚嫌弃不已。


现在是16点45分,活动定于18点开始,两地相距一小时的车程。

时间掐得真是丧心病狂。


洗澡是一定来不及的,若破罐破摔,直捣黄龙的话又过不了羞耻心这一关,毕竟,被人掩鼻躲闪太伤自尊。


我灵光一现,想到了香水。可环顾左右,无论男女,多是蓬头垢面,不修边幅。


凭经验,若是挨个问下去,大概率会无功而返。

是时候展示自己的智慧和决绝了!


我默默转身离开,从抽屉里抽出一瓶六神花露水后原路折返。


此二人只瞟了我手上的物件一眼,便如醍醐灌顶般大彻大悟,往日的呆板木讷踪影全无,抬手便夺。


此刻,眼疾手快的程度和不洗澡的时长成了正比。


刹那间,陆昊目光如炬,恶狗扑食般将花露水揽于怀中,左手三指刚拧开瓶盖,右手手腕便顺势上翻,高悬于头顶处等待着花露水的洗礼。


整套动作行云流水,干净利落,坚定的眼神有着壮士扼腕的决绝。


但该款花露水的外瓶为玻璃质地,大肚长颈,为了避免漏夜,顶端开口较小,需要靠外力晃动才能让液体飘洒而出。


而陆昊只得施展着他单身三十多年练就的手速高速晃动着瓶身,由于自嗨过度,用力过猛,硬生生地砸到了头顶,一声哀嚎宣告了计划的失败。


其实三人互抹花露水能有效杜绝自残的风险,但场景过于辣眼只得作罢。正当一筹莫展,蒋明又魔术般地变出一个塑料瓶的六神花露水来。


只见瓶身细长,外形轻盈,顶部一个喷雾按钮凸显出这是个“能打”的角色。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


秉承着科学的精神,最大限度地为我所用,本人立刻查阅了香水的喷涂方法。


“书中有言,在体温较高的地方涂抹能够更快地挥发香气,例如耳后......”


刚一开口,蒋明就满脸不屑:“别整那些虚头巴脑的,怎么灭蟑螂就怎么喷自己,保准到位!”说着,便示范了消灭自己的标准动作。


而陆昊则充分体现了其浪漫主义情怀,他采用了高举上喷,让雾液自由下落的方式覆盖周身,这简直就是某小说中“香水雨”的再现。


至于我,乃是活学活用的典范:耳后、颈部、手肘、手腕......无论位置的选择还是流速的控制都堪称完美,只是几位女生经过后的那声“真娘!”刺痛我心。


不多时,瓶子已经见底,蒋明惊呼:“喷那么多,不会中毒吧?

“当然不会!”在这方面,我有绝对的发言权。


早些年,我曾有过将杀虫剂误喷于头上而轻微中毒的惨痛教训,自此,我对一切内服外敷产品的成分都关注有加。


“薄荷脑、冰片、麝香、蛇胆、金银花等”,可谓天然又健康。

有了香氛的加持,整个人也顿时神清气爽起来。


书说简短。

准时到达了目的地后,司仪串场、领导发言、过程冗长。

最后,终于进入酒会的环节。


放眼望去,嘉宾无不西装笔挺,礼服加身。无论熟络与否,都会碰杯叨叨几句。可我们三人除了僵硬的躯体外,只剩下无处安放的灵魂。


时而目光闪烁,时而左顾右盼,偶尔与他人视线相碰则会迅速弹开,用故作镇定粉饰太平。


突然,陆昊“哎哎哎”地轻唤了几声,仰头梗脖,将本就不短的下巴又朝前拱了拱。


顺其所指,我发现不远处有个短发女孩儿正形单影只地站在会场的角落。


她皮肤白皙,体态婀娜,一对闪亮的眸子和不施粉黛的精致面孔让人过目难忘,尤其是那紧张而略显娇羞的神情和轻抿的双唇让人望而生怜。


是的,望而生怜!这就是对多数码农有着强大杀伤力的标准配置。

此时此刻,六神花露水的香气仿佛又浓郁了几分,不知因谁的身体发烫而加速了其挥发的速度。


“陪我过去偶遇一下可好?”不等回答,陆昊便大步朝前。

我本想留在原地,待二人回返再极尽挖苦之能,可身体却诚实地如影随形。


十米,五米,三米.......

距离在缩短,心跳在加速。


就在即将进入邂逅的有效间距时,我感到鼻翼两侧不自觉地耸动了几下,这是嗅探到特殊气味的应激反应。


侧脸望向蒋明,他也一脸狐疑。


而在电光火石间,陆昊却已僵直地端着酒杯与姑娘擦肩而过。

不多时,我们又在会场的另一边尴尬地重聚了。     


“闻......闻到了吗?!”陆昊目光呆滞,有如梦呓般喃喃自语。


“难不成......用的也是Six God?”他不死心地又补充了一句,而我俩则诚实地点了点头。


“Oh My God!”他一脸生无可恋。

很显然,在这样的场合里,“非我族类”是很难想出并实践花露水的如此妙用。


我们一致认为,此姑娘也是个仓皇而至的码农。


而陆昊,恰巧因与女码农不堪回首的“交友”往事而产生了创伤后的应激障碍和经验主义的成见。


我们一言不发地熬过了比无聊更无聊的下半程后,被请到了有着闪亮LOGO的户外草坪合影留念。


在一群试图用优雅的动作驱赶蚊虫的盛装男女中间,我们三个可谓百毒不侵,气定神闲地留下了张张笑脸。


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但陆昊显然陷了进去。


姑娘的音容笑貌像一束白光,瞬间照亮了心中的阴影。


纠结多日,他终于鼓起勇气找到了举办方的一个朋友打探消息。

此次交流概要如下:


“晚会那天有个穿白色连衣裙的姑娘你认识吗?个子和你差不多,大眼睛,不化妆。


“是短头发吗?

“对对对,就是她,涂着六神花露水!


“哎,你们这些个钢铁直男啊!人家桌上摆得是香奈儿19号和纪梵希好不好?那是我们法务临时帮忙的同事,要微信号不?单身哦!


从这天起,陆昊便常常兀自发呆,一个魂牵梦绕的头像在添加好友的界面反复闪现,酝酿再三,暂时还没有勇气点下“邀请”的按键。


这不,他又拿起了六神花露水朝空气中喷了几下,凝视着雾液在阳光下折射的光影,幻想着恋爱的滋味。


而就是在这样的味道中,他十分笃定的是:

有些缘分,总是会不期而遇;而有些精彩,总是会择期而至的


- END -


这是我们和六神的品牌故事,细节生动,让人感受到一个浪漫诙谐的爱情故事。


南瓜屋经典品牌争霸赛还在持续进行中,欢迎点击下方小程序图片,参与【夏天的味道:我和六神不得不说的事



你的每一个“在看”

我都认真的当成了喜欢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选择AiDeep,让人工智能为你工作:http://www.aideep.com/
关注数据与安全,洞悉企业级服务市场:http://www.ijiandao.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