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版《春光乍泄》,男性之爱与职业无关

态度 作者:河马电影 2019-07-25 21:17:34 阅读:93

有一些电影很冷门,但确实很好看。


每次看到这样的电影被遗忘在角落,都略心痛。


今天河马哥就来安利这样一部电影——


《烈焰焚币》



河马哥本来是冲着犯罪、惊悚去的。


结果,看完后却被片中朦胧的感情折服了。



片中的感情线,很纯粹,


没有过多繁重的主题干扰,没有过多的探讨负担。


很单纯的描述了两个男人由近及远又及近的过程。


最后,两人相拥在烈焰焚烧的漫天金币残钞里,双双殉亡。



在正式进入文章前,河马哥必须夸一下片中两位男主的颜值。


莱昂纳多·斯巴拉格利亚。



帅的很直接,只看长相就很吸引人。


他曾经在《荒蛮故事》中有过精彩表演。



另一位,爱德华多·诺列加。



典型的南美洲长相,有点神似卡卡。


不得不说,出演男同,长相蛮重要。



故事发生在1965年的阿根廷。


男主内勒,拥有目空一切的眼睛,独一无二的断眉。


败家子一枚,赌博,吸毒,抢劫。



另一男主安吉尔,同性恋。


患有幻听症,发作的时候总能听到有人骂他:基佬、娘娘腔、同性恋。



他信仰宗教,但教规却不允许搞同性恋。


因此,他活的纠结,痛苦。



两个人的相遇,完全反童话式——车站的公共厕所。



相遇之后,他叫他跟着他。


安吉尔说,我有幻听,并且时常发作。


内勒只问了一句,要不要跟上?


从那之后,他们便再也没有分开过。



别人总是说,“他们总是在一起,都叫他俩双胞胎。”


但外人心知肚明,


两个大男人睡在一起,躺在一起,没有特殊情感,鬼才信呢!



好在阿根廷是个对同性恋比较开放的国家。


两人可以不顾外界眼光任性的生活在一起。


可是,他们不工作,靠什么养活自己呢?


抢劫。



没错,在同性恋的身份掩藏下,他们实际上抢劫犯。


内勒是团体“大脑”,负责计划方案。


安吉尔敢作敢为,冲锋陷阵。


他们还有一个司机,负责接应。


三人似乎合作多次,鲜有失手。



因此,当阿根廷一个官员计划抢劫银行的时候,便找到他们三人。


只是,这一次,三人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抢劫那天,漂泊大雨,路上行人极少。



三人按照原计划,内勒和安吉尔抢劫运钞车,另一人负责接应。


但是,没想到,运钞车的保安完全不落下风。



安吉尔不顾不思虑,一路冲到底。


说时迟那时快,司机拿出枪对对方开枪。


打中了安吉尔的左肩。




他一个踉跄,没站稳,差点倒在了路边。


内勒眼见自己的爱人被人打中,放弃了运钞车,快速跑到安吉人身边,抱起他躲进了车里。




然后,司机带着两人立刻逃离现场,回到“老巢”。


其他同事看到钱,看到美女,瞬间忘记了安吉尔的伤。


只有内勒抛却一切,哄着他取出子弹。



此时,安吉尔脆弱的就像个孩子,疼痛让他不顾一切的依赖内勒。


鲜血还在源源不断的从他的身体流出。


那惊心的画面直击入你的心底。



虽然疼的是你,流血的是你,但我正在颤抖的心和徘徊在眼角的泪,并没有比你好受多少。


内勒在旁边像哄孩子般让他冷静下来,趁着聊天说话的时候取出了子弹。



这一次受伤,安吉尔变得更加敏感了。


他的幻听症重新发作,整夜难眠,也拒绝内勒触碰他。



可是,坏事接踵而来。


因为抢劫数额巨大,并且他们打死了两个警察。


因此,一时间他们成为“风暴中心”。


电视台、报纸都刊登着犯罪嫌疑人的照片,全国通缉。



不得已,他们只能转移阵地,来到了乌拉圭。


在这里,他们依然生活的小心翼翼。


限制出入时间、限制食物摄取、限制活动范围……


他们在这里的生活,并没有比坐牢好多少。



而安吉尔的幻听症丝毫没有缓和的迹象,


司机因为失去女朋友焦躁不已,


只有内勒尽量保持理智。



只是安吉尔依旧不愿意让内勒碰他,他脑子的那个声音不断的在告诉他,这样是罪恶的,这样是不对的。



但当这种渴望发泄的欲望达到顶点,“恶魔”便会出现。


此时,安吉尔和内勒的矛盾也达到了临界点。



在房子里封闭多日的他们,渴望走出房间,发泄情感。


一次在两人出来游逛的时候,他们走散了。


安吉尔到教堂跪着赎罪,内勒却到厕所跪在男人的裆下。



自这个晚上之后,一切都又变了。


如果信仰是个收藏品,那么感情,一定是个消耗品。


对你的爱无处排解,对你的身体无处渴求,我只能从其他的地方消耗弥补。



于是,内勒又过上了从前那种流连于公厕和同志影院的日子。



直到,内勒遇到了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曾遭受家暴、曾被男人欺骗,经受过感情的挫伤。


与内勒一样的是,他们都需要感情和身体的慰藉。


于是,一切来的如此简单。


“这里是我家,我家有床。”


“你很帅,而且很直接。”


于是,·······



内勒给女人介绍“好兄弟”这样的:


他是我的“双胞胎兄弟”,他很依赖我,我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



很显然,虽然安吉尔的幻听症让他无从下手,但他的笑容足以说明一切。


是甜蜜的负担,也是无法放手的“灵魂伴侣”。


只是有时候,身体远了,心也远了。



他会不知道吗?


在内勒的世界里,最重要的人就是安吉尔。


而在安吉尔的世界里,就只有内勒一个人。


于是,就在内勒在外面宣泄他的情感的同时,安吉尔在厕所里放血。



有一种绝望叫万念俱灰,有一种孤单叫我不想你靠近,却希望你在我身边。


当内勒归来的时候,看到倒地蜷缩着不动的安吉尔,


他的所有情绪终于爆发——


他终究无法抛弃安吉尔,他永远占据他的内心。



而安吉尔、内勒、那个女人的故事,又会如何走下去呢?


河马哥就不剧透了。


只想说,内勒和安吉尔真的就像“双胞胎”。


谁也离不开谁。



最后,当他们被警察围攻的时候,他抱着他倒在了烈焰焚币里。


好一对“亡命鸳鸯”,好一个“感人至深”。



看本片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王家卫的《春光乍泄》。


两部电影都发生在阿根廷,胶片质感,音乐和背景色调也极其相似。



只是《烈焰焚币》用血腥和暴力,展现着男性荷尔蒙特有的勇猛刚烈之美。


安吉尔和内勒是炽热缠绵、赤诚纯真、荡气回肠的同性之爱。


那种荷尔蒙的气息,混杂着激战散发出来的汗味与血腥。



两部电影都有自己特别的地方。


《烈焰焚币》多了一些悲壮感和凄凉感。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选择AiDeep,让人工智能为你工作:http://www.aideep.com/
关注数据与安全,洞悉企业级服务市场:http://www.ijiandao.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百度热搜榜
排名 热点 搜索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