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后,母亲的这个行为,毁掉了我原本幸福的婚姻”

最近回娘家亲历了亲戚的一场离婚,是一个控制狂家庭导致的婚姻悲剧。


【1】


简梦被老公周然扔下车后,半呆半傻地坐在路边许久晃不过神来。直到一辆公共汽车在她面前停下来,司机侧脸大声问要不要上车,她才努力起身跌跌撞撞爬了上去。


车上没有了位子,简梦下意识地扶着一根栏杆保持平衡,虽然失魂落魄,但她还是感受到了车里周遭的人们对她投来异样的目光。


是的,此时身着短袖的她双臂淤青,她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青痕,心里莫名的如释重负。周然打了她,又扔下她驱车而去,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午后,比心更寒冷的是简梦那一次次可怕的念头:故意激怒周然,让他打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简梦有了这样变态的念头,然而她只成功了两次而已。为什么?因为周然爱她。


简梦回想起刚刚在自家车上周然对她动手的一幕,充满变态的如释重负里依然夹杂着不寒而栗。


六年来,周然细致入微温柔的呵护,和面目狰狞挥动拳头的样子一股脑袭来,那的确是真的。

因为周然彻底被简梦逼疯到失去理智了。


原来再好的男人也会如此暴力的时刻,原来再柔情似水的老公也会充满愤恨地对深爱的妻子下手。简梦想着,原来这是真的。她试图一次次踩踏周然底线的这些年,似乎疑问都在这一刻得到了验证。


从简梦坐在副驾驶与周然齐肩到胳膊淤青被扔下来,不过半个多小时而已。当时简梦不依不饶地要求周然在开车路过的湖边停下,她想要划船。


周然说:“乖,等忙过这一阵,带你去哪玩都行。


简梦破口大骂,使出浑身力气嘶吼出各种脏话,疲惫的已经失去耐心的周然开始愤怒,简梦撕扯周然,全然不顾车子行驶的安全。


周然颤抖着停下车,对着无理取闹的简梦几个拳头过去。

周然的父母和奶奶同时都住院了,同时应对三个住院的亲人加不近人情的妻子,他太累了。


【2】


周然把简梦扔下车后神不守舍地向家开去,他要给三个住院的亲人准备好晚饭再驱车赶回医院。医院到家的距离,他仿佛开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周然握着方向盘的手不停地出汗,他下意识地抹在体恤衫上,但还是止不住潮湿,然而手是冰凉的,“离婚”两个字不停地闪现在脑海。


34岁的周然和29岁的简梦是四年前经相亲介绍走到一起的。周然有先天性不育症,因此拖到了30岁还没找到能相伴终身的姑娘,而25岁的简梦恰恰是个“身经百战”的相亲狂加挑剔狂。


年纪轻轻经历了无数次失败的感情后,控制狂丈母娘不惜让女儿“无后”,为她物色到了二十四孝的好男人周然。就这样一个“有病”,一个“没人受得了”,二人竟然你有情我有意,彼此相爱,为民除害。


谈婚论嫁时,简梦一切遵从她妈的旨意。原本周然的父母为新婚小两口准备好了一套新装修的婚房,却因丈母娘一句“二手房不吉利”就搁置空闲了。


原本就不富裕的周然父母又东拼西借给小两口买了套新房,新房的装修大到吊顶小到灯具全都是丈母娘指挥简梦一点一滴从婆家牙缝抠出来的。


装修家电全齐备了,周然父母已然是负债累累。然而婚礼的一切开销简梦的妈仍不想出一分钱。简梦按着母亲大人的指示打起了周然奶奶存款的主意。


周然这次拒绝了。简梦也觉得她妈做的有些过分了,女儿结婚,娘家多少应该补贴一些,何况婆家已经为了他们的婚礼倾尽家财又添了许多外债。


强势的丈母娘好说歹说就是不肯让步。硬是拿起周然不能生育的事情谈起了条件。周然父母心软了,心一横,事已至此,索性不差这三两万了。


周然亲自去管奶奶借的钱,说是借,还其实遥遥无期了。老人家近十年倒是攒了6万块,留下了自己看病的一万,剩下的五万统统给了周然。


简梦心里不是没有过顾虑,结婚之前她已经把周然的全家看到透透彻彻,每个人为了他们已经掏心掏肺,而她的那个妈,却始终借着丈母娘的威严不肯泄露一丝真心。


周然对她有求必应,而她,却仿佛拿周然是一个自我享用的特权,还想是永久的。她有一丝害怕,这一切不会长久,但母亲的眼色总是让她心口不一的在活着。


【3】


简梦和周然的婚礼终于如期举行了,一切都按照简梦和她妈的旨意,除了司仪临时被替换掉了。


原本司仪是简梦妈挑好的本地电视台主持人,价格是6千块一场。在周然这样寻常百姓家庭,请这样的司仪着实是奢侈了。然而当天那主持人临时有公家的大型采访活动,终究是没能来了。


简梦妈在上台环节当场掉了脸子,简梦也跟着难看起来。婚礼后面草草结束,晚上回家时,简梦一生气摔在楼梯上,这在当地风俗是不吉利的。


简梦怪周然没安排好婚礼,害丈母娘丢了面子,她也连带被训斥了。新婚之夜, 简梦因为这件事大发雷霆,不依不饶地骂了周然半宿,周然最后气的在家对面的旅店凑合了一晚。


独守空房的新婚之夜,简梦在血红的婚床上抱着膝盖坐到天明。她想到了一只熊的故事。


从前有一只高大的熊,被关在一个狭小的笼子里始终弯着腰生活了很多年,后来熊被放了出来,它可以跑了可以跳了,更可以直起腰伸展了,但这只熊始终勾着身子小心地爬着。


简梦觉得自己就是这只熊,她结婚了,有自己的生活了,可是母亲的枷锁依然在她心里,根深蒂固。


冰冷的夜里简梦的脑海无数次闪过母亲辱骂老实巴交父亲的画面:做作业时,母亲会骂刚下班的父亲回家又没准时;吃饭时,母亲会吼父亲做菜不可口;

上学时,母亲责骂父亲把简梦的辫子扎歪了或者鞋子没刷干净;过年时母亲还会嫌弃父亲一年到头没赚几个钱;后来父亲下海做小买卖了,母亲又怪父亲不能兼顾家务……


记忆里的那个妈,无时无刻不在挑剔父亲,挑剔别人,而她自己常年以身体不好为由从不上班也从不分担任何家务,不交任何朋友,也不允许父亲结交朋友。

家里的亲戚几乎全都断绝了与简梦父母往来,简梦的成长是何等的压抑和孤单。


从记事起简梦记得爸爸唯一的爱好就是喝闷酒,直到母亲大发雷霆地走过来制止。而酒后终于有了怂人胆的父亲也仅仅能在“酒疯”里怒吼几句,若是简梦妈过分的摔掉酒瓶,简梦爸就会一个巴掌扇过去。


简梦妈的安分,总在简梦爸的“酒疯”后。


【4】


简梦渴望有一个恒星一样温暖的男人牵着她的手走向一个欢乐的世界,然而周然出现的时候,她却只想情不自禁地折磨他,像简梦妈折磨简梦爸一样。


婚后简梦听从的妈妈的话辞掉了工作,乖乖在家当起了全职太太。她想变得不一样,她每天起来做早饭,打扫卫生,准备好午饭和晚餐看着综艺节目等着周然下班。


然而这种生活还没持续半个月,简梦就被母亲三天两头的电话干扰了决心。


“你做饭就让周然刷碗,别惯出毛病”,“周然下班早了就让他先回来拖地洗衣服,男人不打上房揭瓦”

“周然父母退休了应该过来打扫房间,没孙子看干活是应该的”,“周然不能生,你婆婆得每个月出钱给你当养老基金攒着”……


慢慢的,简梦最初的幻想破灭了,她看千依百顺的周然越来越不顺眼。母亲的话她听完反感地挂掉,但第二天不知怎么总会琢磨出接受的理由。她变成了她最讨厌的样子。


周然是电路检修员,虽然岗位普通,但薪水还算可观,常常能拿到奖金。简梦每个月分文不落地没收周然的工资,满足几分钟她又会掀起血雨腥风的家庭战争。


可惜的是周然除了吵架之外从不会对简梦动手,只是气的离家出走,等简梦气消了再回来。

简梦觉得哪里不过瘾,像痒痒抓不到点一样难受。她享受到了控制周然的快感,也有了夜夜难眠的烦躁。


正月十五,周然的表妹结婚。婚礼就在离家20公里远的旁镇举行。周然向简梦申请1000元的份子钱,简梦不同意只给了周然500。


驱车赶往婚礼的路上,简梦借口钱没带够向后座的公婆要另外的500元,说是补贴周然表妹的份子钱。

周然不同意,简梦与开在山路上的周然大吵起来。


车子在剧烈的吵架声中翻进了路边的沟里。幸好人都没事,简梦吓得打给她妈,不一会儿,丈母娘就嚷嚷着带着警察来到了现场。


【6】


厉害的丈母娘痛骂女婿一家差点害自己女儿出了人命,简梦吓得也随声附和,周然一气之下当着众人面打了简梦,然后带着父母离去。


简梦惊呆之外突然觉得内心平静了。她想用分居试探周然对她的真心。


那次分居,长达两个月之久。两个月后周然的父母劝说周然作罢接媳妇儿回家。周然硬是扛着不肯原谅。

结果心虚的丈母娘以为女婿铁了心想离婚,一反常态地带着简梦登门公婆家道歉。


头一次降低姿态,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周然和父母原谅了简梦。二人便回家大浪没有小吵不断地过了几个月。


那次车祸之后简梦婆婆添了一个眩晕的毛病,后来终于在6月的一天晕倒在买菜的路上。简梦公公跟着一着急犯了高血压,二人双双住了院。


周然脚打后脑勺,白天维修电路,下班开车跑医院送饭洗衣服,全然没有了照顾简梦的时间。

简梦心里不愿意,但压抑着扮演懂事的妻子。


这天简梦主动提出陪周然去医院探望公婆,周然喜出望外,带着周家的媳妇儿驶向了医院。

简梦提出医院回来让周然陪她去游湖,周然点头了。


然而医院回来的路上,周然接到了邻居打来的电话。周然独居的奶奶突发心脏病昏倒了,救护车已经送去附近的另一家医院了。


心急如焚的周然载着简梦正要赶去另一家医院,简梦却突然发飙了。“不是已经送去医院了吗?通知其他家人过去吧,你答应了我陪我划船!


周然焦急中仍带着温柔赔不是,简梦觉得不过瘾。简梦知道周然的奶奶正在被抢救,她想到自己的母亲住院时,周然细心跑前跑后的照料,然而她又想起了母亲摔掉父亲的酒瓶子。


简梦歇斯底里地骂起周然,撕扯他的衣领说他言而无信。周然慌乱中停下车,那一声急促的“刹车”,他感觉他的婚姻也到头了。

他狠狠地打了简梦,把她扔下车,一溜烟消失在远方。


【6】


简梦悻悻地回了娘家,静静地等待着周然的气消。她不断想起周然挥拳打她的样子,她竟有些崇拜。

随着胳膊上淤青的渐渐消失,简梦的脑海像过电影一样飘过周然的画面。


周然下班满脸大汗的捧着香甜的大西瓜给简梦,周然维修电路爬到3米高的电线杆时也不忘记接简梦的视频电话,周然每天上班前给简梦冲好蜂蜜水放在锅里保温,简梦例假时就自动换成了红糖水,周然每次去简梦娘家都抢着做饭洗碗,帮简梦的父母料理菜园,甚至给简梦的80岁姥爷洗脚……


然而简梦的妈妈仍然对周然挑剔不满,简梦开始恨她的母亲,她想彻底挣脱母亲给她的枷锁。

枷锁还没卸掉,简梦等来了一纸离婚协议。


不可能,周然是如此爱她,不会这么狠心,他只是气还没消。简梦开始恐慌。但她仍旧听从母亲的意思拿着架子没有求和。


半个月后,简梦终于耐不住去找周然谈判,周然还是那样的坚决。简梦藏起户口本,日日在家中与母亲吵架。


不久简梦等来了周然的一封信,原来周然辞职去了南方,为了离婚而分居。简梦心凉了,她原本想等着周然冷静下来彻底悔改与他重修旧好,却等来了真正的离别。


简梦的婆婆之所以住院是因为那次因她与周然吵架而起的车祸造成了颈椎的神经受损,后来终究发病晕倒。而简梦是彻彻底底是凶手。


一个月后简梦最终想通了,含泪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她终于明白周然并不是他父亲那样的男人,母亲给她的人生经验不过是一个不懂人情世故女人的狭隘生存之道。


简梦被周然抛弃了,她觉得这段婚姻既是父母的复制品更是自己交的青春学费。


简梦的妈发疯一样辱骂简梦牵了离婚协议。简梦再也不想受母亲的摆布,她租了房子,找了一份收银员的工作,虽然薪水微薄,但她离开了那个畸形的母亲。


母亲的控制,可以护她一时,更可以毁她一世。而离婚,才是简梦人生第一堂婚姻课。

- END -

“结婚后,母亲的这个行为,毁掉了我原本幸福的婚姻”-文娱排行榜
“结婚后,母亲的这个行为,毁掉了我原本幸福的婚姻”-文娱排行榜

南瓜屋故事

真人 真事 真情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文娱排行榜立场
本文由 360娱乐 授权 文娱排行榜 发表,并经文娱排行榜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文娱排行榜)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www.yaopaiming.com/media/62226.html
软文发布
发表评论
坐等沙发
相关文章
阿宇称快手已经变成女人的天下。仙女谈巴扎黑一事,直言别让粉丝担心!老火直言谁碰辛巴热度谁倒霉。浩南称不想因人气低被叫弟弟。
阿宇称快手已经变成女人的天下。仙女谈…
粉丝爆料:范冰冰公益造假?蔡徐坤狂追张子枫?迪玛希诈骗粉丝?
粉丝爆料:范冰冰公益造假?蔡徐坤狂追…
国产喜剧不好笑?我们还有国产网大啊
国产喜剧不好笑?我们还有国产网大啊
【小八卦】魏大勋,杨幂,王俊凯,赵丽颖,娜扎,陈伟霆,许魏洲,郭麒麟,林允,春夏,杨紫
【小八卦】魏大勋,杨幂,王俊凯,赵丽…
郑爽,杨幂,部分资源
郑爽,杨幂,部分资源
是整容还是减肥变美的?学生时代的照片算实锤吧!
是整容还是减肥变美的?学生时代的照片…
360娱乐
360娱乐 作者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 文章

    401

  • 评论

    0

广告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