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真人版电影,我再也不想看到

态度 作者:Sir电影 2019-07-12 23:37:57 阅读:70

Sir越来越害怕电影片头的一行字:


本片改编自真实事件



电影,可以拍得惊险、离奇、刺激。


但电影背后,那些每天都在上演的“真实事件”,我们真的看到了吗?


看到之后,我们又该怎样面对?



《小委托人》

어린 의뢰인



在角色海报里,每一张都有一句话:



“10岁女孩的不合理自白,必须要改正过来。


“我杀了我唯一的弟弟。


“我没有错,因为我是唯一的母亲。


谁正确?谁是凶手?谁有错?


韩国电影,又一次像手术刀般切开社会议题,积血从各个方向渗出。


导火线是一桩离奇命案——


入秋的一天,10岁女孩多彬被警察上门带走。


罪名,谋杀7岁的亲弟弟。



未成年人作案,不属于刑事司法处理对象。


所以,多彬在警方调查之后被释放,继续读书,生活。


免不得在路上被人指指点点。


△ 字幕来自TSKS韩剧社


还好,母亲还是对她疼爱有加,原谅了她的所作所为。


一派祥和。



但这正常吗。


还有太多疑问没解决。


10岁女孩,要用多大的力气打死一个7岁男孩?


被警察带走前,她满脸的淤青又是怎么来的?


谋杀弟弟之后,为什么母亲还能像没事发生一样,带她去买新衣服?


案发当天,女孩家的邻居们都听到孩子哭泣的声音,难道这只是弟弟一个人的哭声么?



Sir还注意到一个镜头。


当初报警前,多彬在家里就已经跟母亲说明了案情。


她镇定且准确地还原出自己杀死弟弟的全过程:


是自己先动的手,踢了弟弟的肚子,七下。



这是在招供?


Sir看更像是对口供。


一个10岁的女孩,就此被定了罪。


她没有为自己辩护。


或者说,她根本没有辩护的能力。

多彬和弟弟珉俊算是相依为命。


亲生母亲去世早,他们也早就忘了妈妈的样子。


在孩子们的画像里,妈妈,是没有五官的。



但这一天,父亲带回来的女人,也有着妈妈的长头发,鸭蛋脸。


还有一直微笑的嘴。


他让孩子们叫她,妈妈。



新妈妈来了之后的第一顿饭,马上就变丰盛了——


有蛋卷,有热乎乎的豆腐汤,还有不容易用筷子夹起来的鹌鹑蛋和纳豆。



没有学会用筷子的弟弟,夹一个,掉一个,再夹一个,又掉一个……


妈妈也是温和地提醒,别洒了,别洒了。



可,筷子还是不听使唤。


这时候,新妈妈没再继续说话。


只是背过身去,把头发一扎。



刚跟新妈妈生活在一起的孩子,还不知道这个动作寓意为何。


但,当第二次豆子掉在桌子上时。


妈妈只是绑头发的动作,就把俩孩子吓坏了。



下一秒,多彬就被摁在了地上,被妈妈掐住脖子。


孩子们在第一次的时候就已经见识过了。


妈妈绑起头发的意思,就是要开始打人了。



新妈妈的殴打孩子的方式越来越狠,也越来越毒。


在冰凉的浴室里,多彬躺在满是水的地板上,感受着来自大人的恶意。


妈妈,是没有温度的打人机器。


爸爸,虽然没有动手,但他并不爱这两个孩子。


多彬在迷迷糊糊时,听到父亲这句话,比母亲造成身体上的伤害更痛。


“我也不想看到她。



多彬不是没有想过办法,她找过警察。


却因为是家务事,还被警察数落:


“被妈妈打了就报警,现在的小孩真可怕。”


她也找过老师,老师看着多彬脖子上的伤痕,却又借故走了。



这事又被踢给儿童福利机构,他们去多彬家来了一场不痛不痒的家访。


辗转多次,不了了之。


这就是现实的局面:


执法部门无责任,认责部门无实权。


反过来,因为报警、家访被妈妈知道后,多彬只是又换回一顿暴打。



家暴事件日渐升级。


一天夜里,失控的母亲把7岁的珉俊给打死了。


于是,开头的那一幕出现了。



你可能会不相信。


什么样的母亲,会忍心打死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


什么样的女人,会将罪恶强加给另一个小女孩?


但这就是一个真实故事。


2013年8月16日早上,一名八岁的女孩因为肚子疼而被送往急诊室。


她还没来得及被抢救,就离开了人世。


医生鉴定是有人殴打女童腹部,导致肠部受创发炎。


身上还发现数十处淤青和伤口,下巴和头部也有因受创而进行缝合的手术伤疤。


头手臂严重扭曲,双眼充血。


△ SBS电视节目截图


女童去世后,第二天姐姐素利向警方自首。


说自己因为不想被妹妹抢走玩具,所以用拳头殴打妹妹。


但与电影不同,承认所有罪行的姐姐,没有任何人帮她伸张正义,她后来只是在警方的安排下,接受大学医院的心理治疗。


继母对她的虐待,也远远不止在电影里那样,只是殴打而已。


残忍程度,让人只看文字都咬牙切齿:


姐姐被继母摁在浴缸里,晕过去,再苏醒,如此重复,而妹妹更是被倒立放进浴缸里。


不让她们在家里上厕所,不然就会逼他们吃掉沾有大小便的厕纸。


把她们放进洗衣机里转,甚至还拍下她们的裸照逼迫她们服从......


△ 图片来自news1新闻


最后,继母被判刑15年,父亲被判4年。


如果这么推算,2019年,她们的父亲今年也就出狱了。


但如果那个可爱的孩子没有被打死。


今年也十三岁,是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了。

“漆谷继母虐待致死事件”,是整个韩国社会的伤疤。


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可怕的是,她们绝不是孤例:

据韩国中央儿童保护专门机关统计,2001年至2014年,共有126名儿童死于“儿童虐待”,且大部分是生身父母所为……另据韩国保健福祉部统计,2014年全国共发生1.27万起虐童案,其中77.5%是亲生父母所为。


《环球时报》


韩国80%虐童的父母观念里,“我打的是我的孩子”,打他们不过是一种教育方式。



只要自己管好他们吃饭穿衣,就已经是一个合格的家长了。


正是这样的盲区,对于这些关起门来教育孩子的家长,没有人敢管他们的教育方式是否得当,也没有人愿意去管这门家务事。


打着“教育”“管教”旗号,虐待孩子的父母一直都有。


而且离我们一点不远。


前不久,山东女孩中考前被杀害。


原因?


只是因为女孩不愿意放弃学业,拒绝外出打工,被父亲活活打死。



也是本月5日,轰动一时的“渭南继母虐童案”一审开庭。


法院决定不公开审理,判决也择日公布。


但事实是,受害孩子已被虐待至残,成为植物人昏迷至今。


无论判决如何,他也换不回一个健康的身体。



2018年12月,一段约3分16秒的视频在微博上流传。


视频里,女孩被母亲拖拽头发、抽耳光、拿扫帚打,并且在视频的后半段父亲也加入暴行。



12月23日,深圳市宝安区宣传委发布通报,证实视频的真实性。



……


以上,只是已曝光案例中的一小部分。


现实中,还有多少家暴行为被隐藏,被掩盖?


最后,Sir想说说电影中那个律师郑烨的角色。


从儿童福利机构混日子,到有机会成为高级写字楼里的名牌大状,再辞职给多彬打官司。


这是一个现实中没有出现的角色,但在电影里却成为了正义化身。


一开始他只不过是为了哄孩子,带着他们吃汉堡,去动物园。


他那时所谓的“正义”,是我们毫不关心,各扫门前雪的冷漠,做的不过是表面功夫。



当多彬被打得进医院,他也只能是心疼地跑来看一眼,又马上回到自己的高级办公室。


直到惨剧酿下,律师郑烨内心的“正义”才算苏醒。


Sir对他一个动作印象深刻。


得知上诉多彬继母的案件被受理后,激动地站起来,但兴奋劲却又马上被他压下去。


他知道,这只是漫长反击的开始。



一个动作,Sir看到了正义的能量。


更看到他背负正义后,压在身上的重量。


面对未成年人的家暴案件,世界各国都举步维艰。


但全世界都在为此努力。


日本,有专门的《防止虐待儿童法》;


韩国,在2015年后,宣布制定《儿童虐待特别法》;


德国,为虐待儿童行为,专门设立了特定罪名“违背监护或教养义务罪”;


美国,除了《美国儿童虐待预防与处理法案》后,还有“强制性报告”,如果知道或怀疑有孩子被虐待,公民必须报告。


而我们,在这方面仍处于被动:

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胜俊,“我国现行法律中没有专门的儿童福利法,在相关法律中虽有一些儿童福利方面的条款,但缺乏对保障对象、实施主体、资金来源、保障方法和保障水平的系统规范。中国没有专门的儿童保护法律体系,仅有的《未成年人保护法》不具可操作性。与未成年人保护法及相关法律相配套的行政法规和司法解释几乎没有。关于儿童保护的法规仅散见于《民法》、《治安管理处罚法》、《刑法》等法律中,在现实中运用混乱。


网易新闻《面对父母虐待,中国儿童束手无策》


Sir知道,我们可能无法短时间内彻底消灭未成年人家暴。


但Sir认为我们能做到的是,当家暴发生时,“小委托人”们真正有属于他们的一席之地。


有人听他们说话,有人帮他们调查,有人保护他们远离不合格的父母……


正如Sir开头说,电影与现实的界线日渐模糊。


但如果等到哪一天,现实中的孩子真的说出电影中的台词。


那就太晚了。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小田不让切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选择AiDeep,让人工智能为你工作:http://www.aideep.com/
关注数据与安全,洞悉企业级服务市场:http://www.ijiandao.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百度热搜榜
排名 热点 搜索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