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假装上班的失业中年人

畅婶的故事时间|很治愈

主播| 原来是畅婶儿

文字|Snow图惠莹

01

早上8点钟老唐准时穿好了正装,背起他的双肩电脑包和老婆李梅走出了家门。80年代的旧居民楼拐角处,夫妻二人照常一人买一个肉包子就各自等公交地铁上班去了。

李梅是真的上班去了,而老唐,一直在表演。

2017年6月份,老唐所在的上市公司突然气氛紧张了起来。中高层领导很多都被约去谈话了,回来的人一个个脸色很是凝重,老唐不敢问,但他的预感很不妙,每天如履薄冰的等待着那一刻。

果不其然,大老板从杭州出差回来的第二天,他也被单独约到小会议室谈话了。与大老板面对面的那一个小时,老唐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尊雕像。

大老板没有上来就提老唐的工作,而是先摆出一副苦大仇深的姿态:“今年咱们行业很不景气啊,公司很多项目都在亏损经营。”

老唐没有急着接话茬,而是给大老板点了一根烟,随后自己也陪着抽了起来。

随后的很多话,老唐有点懵圈,只记得大老板弯弯绕绕说到了降薪,还要加上其它考核,重点是薪资下调30%。

身为运营总监的老唐,听到降薪一词犹如邮轮撞冰山,从会议室出来他感觉自己像泰坦尼克号一样渐渐下沉。

“唐总谈得怎么样?也提降薪了吗,有什么打算和对策?”之前已经被约谈过的商务部经理郑凡把老唐拽到走廊问道。

离劳动合同续签还有3个月,怎么说降薪都是不合情理的,老唐一股火冲上头顶:“说我们运营部的工作鸡肋,不就是逼着我辞职吗?!”

“我肯定不会答应降薪,要走的话咱们也一起走仲裁。”郑凡怂恿道。

就这样老唐和郑凡相约跟公司翻脸要赔偿,按规定仔细算下来,老唐的资历能拿到不低于20万的赔偿款。

后续的半个月,郑凡没了动静,又以出差为由消失了很多天。郑凡的姐夫是公司的股东之一,同事们纷纷传言郑凡又被调到其它城市了。于是“被离职”事件成了老唐一个人的战争。

接下来两个月,老唐不迟到不早退,不干活不闹事,就在公司耗工时。几经波折后,终于拿到了20万赔偿,卷铺盖走人了。

02

离开的那天下午,老唐的心情是百感交集的。43岁,恍恍惚惚,人生已过半,没了饭碗又拿了不多不少的20万,他不知道该如何跟家里交代。

为了避免后院起火,老唐对老婆隐瞒了被裁员的事实,也隐瞒了到手的20万赔偿款。他决定边找工作边琢磨未来的出路,等合适的时机再把这件事告诉李梅。

当时老唐的大学同学胡明正在筹备一个抽奖平台的项目,正缺运营这块的人手,当胡明一开口邀请老唐合伙时,老唐一口就答应了。

二人又拉了一个相熟的同事三人成团,组了一个小公司,办公地点在后海附近的胡同院里。

穿过狭隘的胡同路,老唐每天会来这里“上班”。透过破旧的纱窗是一个60平米的单间,1500块的房租三人均摊,两张小桌一张床,一个白板一个饮水机,创业小公司就算开张了。

合伙公司的业务联络都是老唐去找,三个合伙人只有他没工作,剩下二人算是兼职过来赚些外快。老唐激情满满,预感着自己有可能在这个项目上翻身了。激情归激情,柴米油盐是残酷的在消耗的。

老唐虽然早年在北京安了家,贷款也提前还清了,但是每每想到上初中的儿子,他就觉得泰山压顶。

另一边老唐的工作找的非常不理想,三个月过去,仍无归宿。去新公司当运营总监,对方嫌他年龄太大薪资要求太高,重新当个小兵,他完全不会甘心,最重要的是如果工作中遇到前客户或者同事,他丢不起那个人。

每个月上交给老婆1万5,半年过去他的存货就下去了快一半,要不是他在合伙的项目里赚了10万块,老婆那边很快就瞒不下去了。

这合伙人公司是个依靠也成了老唐的避难所,久而久之他习惯了这样的日子。

03

每天下楼转角坐几站公交车,悠哉自在的走进那个充满老北京风情的小胡同,跟修鞋的大伯侃侃大山,跟遛鸟的大爷贫几句,提着保温杯,老唐慢慢走向那个黑黢黢的小屋。

老唐“上班”的单间小屋只有电风扇,到傍晚会经常有蚊子和老鼠光顾。但创业项目刚盈利的时候,他感到生活是如此的美好。

人到中年,还能呼吸这样轻松的空气,一进“公司”能倏地一下躺在床上,时间自由支配,完全不用一本正经地按时走进写字楼刷脸打卡开会,偶尔还能约几个哥们过来烧烤打牌。

盈利的10万块,仅仅是跑了跑从前积累的客户关系,吃了几局饭,就到手了,这种日子,他想天天有,年年有。

老唐放弃了之前频繁的面试找工作,只在熟悉的招聘网上挂着,有好的公司会有猎头给他招呼着,渐渐的,他也不怎么再去正经理会了。当“老板”的滋味已经让他尝到了甜头。但尚不确定的收入让他仍旧不敢告知李梅他的现状。

老唐动用自己从前的人脉拼命地找机会,终于在2018年的5月份又和一家保险公司谈了笔大单。

年方44岁,他决定放弃找工作,在创业项目里混出模样,争取把办公地点早日搬出死胡同,也不用在回家时紧张兮兮地面对李梅了。

然而今年年后的同学聚会,老唐吹牛喝大了,不小心说漏了自己的“失业”又创业隐瞒老婆的事情。别有用心的人偷偷地把老唐隐藏了两年的秘密传到了李梅那里。

骄阳似火的午后,李梅把车开到了老唐之前的公司楼下。她心里沉甸甸的,却假装顺路办事走到前台问起老唐的状况。

新来的前台被问的一头雾水,找到了之前的老员工:“老唐离职都两年了吧,怎么嫂子不知道?”

李梅只觉得瞬间浑身瘫软,偌大的北京,她和老唐相濡以沫有了今天,难道十几年的感情禁不起丈夫一次离职?

假装从公司下班回家后,老唐觉得屋里气氛不对,晚上11点了,李梅一个人枯坐在沙发沉默着。他准备李梅质问,就立即招认,因为他刚刚跟某银行行长谈得非常愉快,一个高达百万的项目很快就会有进展了。

然而,李梅什么都没有问。老唐假装疲惫地睡觉去了,这一夜夫妻二人分房而居,辗转难眠。

04

半个月过去了,李梅就像没知情一样继续给老唐做着晚饭,老唐的新项目却因为启动资金不合规被搁置了。一周之后他打听到对方换了新的合作对象,而他的创业公司已经吃了半年多的余粮了。

合伙人胡明在他从业的公司升职了副总裁,忙得一塌糊涂,几乎放弃了和老唐运营的抽奖平台,另一个做产品的合伙人也念着不景气撤了份子。

老唐慌了,急忙一边转租胡同小院,一边投起了简历。他能交给老婆的余粮挺不了俩月了。

老唐和老铁的创业“公司”关张那天也是他自己一个人处理的,回收家具的人搬桌子时,老唐发现了抽屉里的蚊香和“六神花露喷雾”。他点上一根烟不禁苦笑,胡明一个大老爷们还喷什么花露水。

6月中旬老唐终于踏破铁鞋找到了暂时安身的公司,月薪1.8k比之前公司的薪水低了两千,但职位是运营主管。

新公司第一天下班后,老唐迫不及待地买了瓶酒,晚饭时老泪纵横地坦白了两年来的遭遇。

李梅也醉了,哽咽地说:“我早知道了,我跟踪过你几次,你好像也没对不起我。”

“那蚊香和六神花露水是你放抽屉的?我说那俩老爷们怎么可能闲的有功夫去买这东西!”老唐恍然大悟!

李梅呜呜地哭了起来。

老唐眼睛通红,给了李梅一个感激的眼神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 END -


你一定猜不到,这是我们和六神的品牌故事,结尾部分的小细节打在心上,这种不经意间的真情最打动人。

南瓜屋经典品牌争霸赛还在持续进行中,欢迎点击下方小程序图片,参与【夏天的味道:我和六神不得不说的事】


那些假装上班的失业中年人-文娱排行榜

那些假装上班的失业中年人-文娱排行榜
那些假装上班的失业中年人-文娱排行榜

南瓜屋故事

真人 真事 真情

长按二维码,看更多故事

你的每一个“在看”

我都认真的当成了喜欢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文娱排行榜立场
本文由 360娱乐 授权 文娱排行榜 发表,并经文娱排行榜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文娱排行榜)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www.yaopaiming.com/media/61419.html
软文发布
发表评论
坐等沙发
相关文章
赵三金再次刮愣716,讽刺道家是“手铐大队”。小国怒斥某家几点播跟你们还有jb关系​。振哥谈某些网红用设备不给钱
赵三金再次刮愣716,讽刺道家是“手铐大…
九天称辛巴带货能力的确强,直言pk返钱没有底线。某八卦放话断言:辛巴三个月之内必凉!熙文表态永远不会攻击浩南的,直言只是激励师弟
九天称辛巴带货能力的确强,直言pk返钱…
大龙强行碰瓷牌牌琦?小伊伊回应,给我滚远点!二哈嘲讽仙家为傻家。全网都不愿搭理仙洋?
大龙强行碰瓷牌牌琦?小伊伊回应,给我…
李耀阳浪漫求婚丹sir。李舒克称辛巴产品比jlv产品好,谈主播占点问题,把你家主播请出来直播,称Ks上已经出现一个诈骗的了
李耀阳浪漫求婚丹sir。李舒克称辛巴产品…
“丈门”新公司面临拆迁?吴迪建议浩南让悦宝宝主持。浩南吃醋把二子爷踢出直播间,贼哥谈仙洋与王小佳官司,赢官司就行
“丈门”新公司面临拆迁?吴…
背锅侠?活动设备李明霖只是中间人?吴迪活动设备是自己的?李明霖是找热度?李明霖疑似和某人闹掰了。小伊伊电商被疯狂攻击,无法卖货
背锅侠?活动设备李明霖只是中间人?吴…
360娱乐
360娱乐 作者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 文章

    390

  • 评论

    0

广告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