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电影为何仍无法入围戛纳电影节?

这些电影为何仍无法入围戛纳电影节?-文娱排行榜


本文转自公众号:娱理,一个专门深挖娱乐圈幕后故事的号。

这些电影为何仍无法入围戛纳电影节?-文娱排行榜

每年戛纳电影节举办前,Netflix(以下简称网飞)和戛纳电影节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就一次次被媒体们提上桌面。今年这一状况已进入第三年。大家从一开始看热闹,到如今似乎已经没有新鲜感。然而问题没有解决,网飞戛纳之争,也始终在电影人、尤其是电影节参加者的视野中备受关注。

01  

戛纳电影节和Netflix之争第三季进行时

第一季,分歧开始。Netflix作为流媒体势力日趋扩大的背景下,迎来了2017年戛纳电影节70周年。在第71届戛纳电影节上,两部来自网飞投资制作的作品首次入围主竞赛,分别是:韩国导演奉俊昊《玉子》和美国导演诺亚·鲍姆巴赫Noah Baumbach的《迈耶洛维茨的故事》。

这些电影为何仍无法入围戛纳电影节?-文娱排行榜

《玉子》、《迈耶洛维茨的故事》海报

在公布入围名单的新闻发布会上,法国记者当场质疑两部影片在法国院线上映的可能,初步引发了相关争论。随着法国电影发行商组成的放映协会的公开表态,事件在电影节期间被一步步放大,各方纷纷晒出立场。当届主竞赛评委会主席阿莫多瓦就表示,无法想象金棕榈或者其它大奖会颁给一部无法在大银幕上观看的影片。

戛纳官方试图协调两部影片的法国上映,未能成功,由此决定从2018年起修改选片规则,不能在法国院线上映的作品没有资格入围戛纳主竞赛,戛纳电影节和网飞就电影入围的分歧正式拉开帷幕。 

这些电影为何仍无法入围戛纳电影节?-文娱排行榜

阿莫多瓦任戛纳电影节主席期间

第二季,分歧激化。2018年,墨西哥导演阿方索·卡隆新片《罗马》备受戛纳选片人弗雷茂钟情,然而这部由网飞买入并负责发行的作品,依然面临法国无法大银幕发行放映的问题,按照新规则没有资格进入戛纳主竞赛,双方矛盾激化。

奥逊·威尔斯遗作《风的另一边》尘封40余年后在网飞赞助下终将亮相,戛纳原本期待将影片选入展映单元放映,却因为《罗马》遭拒引来网飞不满,拒绝影片展映戛纳的邀请。

这些电影为何仍无法入围戛纳电影节?-文娱排行榜

《罗马》、《风的另一边》海报

这一年,网飞在戛纳官方没有任何作品,两部令人瞩目的电影最终花落威尼斯。其中《罗马》斩获最高金狮大奖后,又在奥斯卡季所向披靡,收获最佳导演、最佳外语片等多项提名和大奖。

第三季,双方态度缓和进入协商,分歧持续。时间来到了2019。马丁·斯科塞斯为网飞拍摄的《爱尔兰人》汇集了罗伯特·德尼罗和阿尔·帕西诺等实力派演员,索德伯格新片《The Landromat》由梅丽尔·斯特丽普主演,它们都在人们的期待中,不少人都在观望,这些打上网飞标签的作品是否有机会亮相戛纳。

这些电影为何仍无法入围戛纳电影节?-文娱排行榜

电影《爱尔兰人》海报

虽然此前网飞缓和了语气,而戛纳电影节总监弗雷茂在四月新闻发布会上也一再表示,双方并没有关系恶化,一直保持着联系和友好协商关系。然而最终事实显示,双方对电影理念和商业扩张发展策略的分歧,并不容易解决和找到折中办法。

 

02  

为何Netflix电影无法在法国院线上映?

那么肯定有人会说,只要Netflix答应了在法国院线上映,不就解决了这个矛盾吗?关于这个问题,此前已经有过很多清楚的解释。

简单来说,技术上,法国为了保护传统院线的电影放映,制定了影片放映在不同媒介上的窗口期制度。最初因为电视机的出现,为了保护院线放映,只是简单规定从院线到电视放映间隔期为5年。录像带出现后,从1980年4月,电影放映的窗口顺序周期,正式以国家法规形式出台规定。

这些电影为何仍无法入围戛纳电影节?-文娱排行榜

亚马逊video

此后,伴随着科技发展,放映规定不断调整。最后一次修改,则是在2018年12月21日,将网飞、亚马逊Video 等正式纳入规定中,它们处于整个放映链条最下游,从院线上映开始,影片要等到36个月后才可能在订阅点播的SVOD平台上播出。而这一现实,与网飞通过订户的资金投资、制作电影并在第一时间让客户独家观看的基本策略南辕北辙。

持续了如此长时间的分歧,到了2019年又有了哪些新情况?娱理工作室尝试走访不同电影界人士,希望找到一个答案。遗憾的是,对于我们的采访请求,网飞欧洲宣传负责人非常礼貌的表示拒绝,但并没有给出理由。

   

03  

戛纳电影节官方究竟怎么看?

戛纳电影节艺术总监弗雷茂曾表示,原本他坚信会找到一条妥协之路,至少可以说服网飞入围影片在法国院线上映,可惜网飞有着非常精准的发展模式,高层不愿意为法国破例。不过,具体到今年选片,弗雷茂也透露此前大家关注的网飞作品还没有完成制作。

这些电影为何仍无法入围戛纳电影节?-文娱排行榜

弗雷茂、皮埃尔·莱斯库尔图源@守望好莱坞

戛纳电影节主席皮埃尔·莱斯库尔谈到这一问题,认为这已经不是当下网飞要面对的主要问题了。因为此前网飞在流媒体领域一家独大,如今却有亚马逊、苹果、迪斯尼等纷纷加入到这一领域的竞争。

莱斯库尔觉得,相比自身长远发展,网飞现在的工作重心并不在和戛纳关系上,这也使得双方的协商并没有快速推进。不过,要知道今年虽然没有影片参赛,网飞依旧会来到戛纳,活跃在市场买片领域。

据莱斯库尔介绍,去年,网飞积极运作希望买入开幕片《人尽皆知》,最后却由焦点公司获得,而获得金摄像机奖的《女孩》还是由网飞最终购得北美发行权。

这些电影为何仍无法入围戛纳电影节?-文娱排行榜

《人尽皆知》、《女孩》海报

04  

法国电影人、媒体人怎么看?

 

法国著名的国际发行公司wild bunch 负责人文森·玛拉瓦勒此前接受采访时抨击,法国的发行窗口期,是法国传统院线和影视大鳄为了维护自己的垄断利益,无法与时俱进的保护措施。

 

也有法国传统影评人表达的另一种声音同样强烈。他们认为,面对流媒体等网络放映的强势攻击,如果不通过政策维护影片在大银幕上映的可能,那么,对于今天的年轻人来说,渐渐习惯流媒体点播放映,将会使已经受到挤压的大银幕放映的未来变得更艰难。

 

原国际影评人协会主席、法国《人类报》资深影评人让·华Jean Roy,曾任戛纳幕后的管理委员会成员,很长一段时间也是戛纳电影节主操手成员之一。他回忆起自己在职时称,这些问题当时还不存在。

在让·华眼里,法国法律维护电影院放映是完全有道理的,其次才是网飞可以独家补充放映。作为影评人,他坚定支持最早的放映就应该是在院线里实现,大银幕才有最佳效果,才可以真正感受到电影魅力,电影院提供的感受是电视上不可能有的。剩下的各种问题,并不在他考虑之外。

 

曾担任法国晚报主编,以及美联社法国分部主编的让·米歇尔尔·孔特Jean michel Comte 也赞成这一观点,戛纳电影节注重电影在影院放映是有道理的,认为戛纳应该维护院线放映权,哪怕这一情形不会永远继续下去。

他觉得,如今法国的院线比任何时候都更吸引足够多的观众。但这是一个特例,也不知道还可以持续多长时间。“我不会为了看《罗马》去预定网飞,否则也许有一天,戛纳电影节都不用举办了,大家在自己的床上或者书桌前,就可以看到所有的电影。现在你还可以亲自坐在戛纳的放映大厅里,观看开幕影片,十几年后,大概没有纸质文章,也没有电影院了,不过至少目前它还在抵抗”。

这些电影为何仍无法入围戛纳电影节?-文娱排行榜

《罗马》剧照

孔特的建议是,影片可以先后在院线和平台上放映,这也是法国艺术5台有过的经验,一些片子在电视频道上放映的同时,院线也上映,他认为,这样的选择最好不过。而像《罗马》这样的情况,除非是网飞订阅用户,否则看不到片子,简直称得上是权力滥用。说到最后,他有些悲壮,戛纳也许是最后一个在维护影片在院线上映、给观众选择权力的机构了。

 

说到戛纳或者说法国和网飞的关系,法国传奇杂志《正片》著名影评人杨恩·托宾Yann Tobin 在四月杂志刊词中写到:“有很多法国读者给我们来信,抱怨如果没有订阅付费网站,很多电影看不到。”

他也举了大家熟悉的阿方索·卡隆《罗马》和科恩兄弟新片《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歌谣》作为例子。虽然在导演阿方索·卡隆要求下,法国电影学校和学生可以拥有在大银幕上看到《罗马》的特例,普通人却依然没有机会。

这些电影为何仍无法入围戛纳电影节?-文娱排行榜

《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歌谣》剧照

他很庆幸在法国比其它任何国家,公众舆论也好,电影机构也好,都在极力维护院线的放映权,往深处说,也是维护整个电影体系的存在。正是法国这一独特体系和其特有的“文化特例”(在别处可能就是电影工业),虽然也有它的弊端,但仍然可以帮到不仅仅是法国电影,还有来自全世界的,像贾樟柯作品这样的优秀艺术电影。

 

法国艺术院线联盟主席弗朗索瓦·阿伊梅Francois Aymé 给卡隆和科恩兄弟的一份公开信,被媒体广为转载,信中阐述了网飞对法国电影放映构成的危险:

这些电影为何仍无法入围戛纳电影节?-文娱排行榜

卡隆和科恩兄弟

“阿方索,你很高兴加入网飞,这样,哪怕附近没有电影院,你的父母在墨西哥也可以看到《罗马》。不过,通过电视点播VOD,或者说直接看电视,你以前的其它作品已经是这样了!”

“通过网飞,不是你在适应观众,而正好相反,观众需要适应你的做法:将作品授权流媒体独家播出,你留给观众的选择只有:或者你预定网飞,或者你就看不到影片。这不是一个选择,而是一种强迫,至少对你的影迷来说是这样。而且这一强迫不是临时的,会一直持续,我们管这叫做作品私人化……”

 

新一代电影人和电影记者似乎更容易接受变通。在为《综艺》、《indiwire 》和《the wraps》撰稿的影评人本杰明·克劳Benjamin Croll看来,在戛纳电影节和网飞之间,存在的是意识形态思维上的根本区别,网飞对已有的电影体系造成威胁。不过给传统电影体系带来危险的并不仅有网飞。

本杰明·克劳认为,有关戛纳和网飞的分歧,并不是目前电影界最严重的分歧,事实远比这要复杂,还有其他因素的威胁。网飞并不一定非要去电影节,不过对于一个好片,电影节拒绝的话也是不合理的,所以还是要分个例来做讨论和对待。

这些电影为何仍无法入围戛纳电影节?-文娱排行榜

他觉得电影是一种实践,一种艺术,并不是一种发行放映方式,从这一点来说,小银幕上放映的片子依然是电影,虽然可能的话自己首选始终是进院线,这里有最佳的观影经验。但并不总有机会,这时候网飞就可以来做补充。

本杰明·克劳希望这场战役可以很快结束。

总结

 

就网飞而言,目前欧洲总部设在阿姆斯特丹,多年前在巴黎曾有一个三到四人的办事处,很快就因为各种原因撤离。不过,做为欧洲电影大国,法国观众的电影素质和法国电影人的创新,是网飞进入欧洲市场不可忽视的部分。

法国的网飞订户已经达到500万左右,即便没有戛纳电影节,网飞面对欧洲市场,法国也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正是如此,网飞在今年又重新回到法国,在巴黎设立了分支机构,某种意义上,这也是一个关于未来的信号。

 

《罗马》在威尼斯放映,之后又在弗雷茂主持的里昂卢米埃尔电影节上放映,都不曾有问题,只有戛纳,像一道高墙阻隔。它的意义,是超越一部具体电影、上升到对待电影甚至文化的政治方向和态度的。

这些电影为何仍无法入围戛纳电影节?-文娱排行榜

阿方索·卡隆《罗马》获金狮

说到底,对于大银幕观影体验的优势,大家都没有分歧,法国人的大银幕情节,尤其是老一代电影人更是根深蒂固。问题的症结也并不难理清。

然而,涉及到电影未来的发展方向,有人维护电影院经济利益,有人为院线放映品质呐喊,另外的人,则希望高科技带给人们更多便捷。对于网飞而言,法国的发行窗口期规定限制太多,不利于商业发展。所以,出发点不同,找到大家都满意的解决办法也就不容易。

 

至少到目前,法国对院线放映的保护,和网络流媒体这样新生事物的发展理念,从技术上来看依然无法兼容。然而,作为电影圣殿的戛纳是需要网飞这样流媒体制作的优良作品的,网飞同样需要戛纳这一始终代表电影最高竞技水准的平台,来进一步宣传和提升自己。

持续了如此长的分歧,最后会有怎样的结局?在影评人让·华看来,如今可能的结果是,戛纳和网飞达成协议,像华纳兄弟一样成为戛纳电影节的合作补充。不过要实现这一点,首先需要网飞接受并迈出第一步,也就是能够在艺术院线放映它的作品。

这些电影为何仍无法入围戛纳电影节?-文娱排行榜

这些电影为何仍无法入围戛纳电影节?-文娱排行榜


听说点一下你会更好看这些电影为何仍无法入围戛纳电影节?-文娱排行榜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文娱排行榜立场
本文由 新浪娱乐 授权 文娱排行榜 发表,并经文娱排行榜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文娱排行榜)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www.yaopaiming.com/media/57846.html
软文发布
发表评论
坐等沙发
相关文章
太好穿了!一件单品拯救平板身材!轻松Get超模的蜜桃臀、大长腿!
太好穿了!一件单品拯救平板身材!轻松G…
苏有朋即将大婚?未婚妻这颜值!难怪不娶林心如!
苏有朋即将大婚?未婚妻这颜值!难怪不…
当红明星大料
当红明星大料
慈善明星夜捐款数额公布,只有五位明星捐款,这两位女星并列最高!
慈善明星夜捐款数额公布,只有五位明星…
柯震东,你可以滚吗?
柯震东,你可以滚吗?
吴老二和白小白亲密互动,张二嫂:离婚!户外发遭冒充发文警告:白云机场等你!五哥夸二嫂尊重理解战地记者。屁孩喊话仙家必须10点档!
吴老二和白小白亲密互动,张二嫂:离婚…
新浪娱乐
新浪娱乐 作者
更多娱乐八卦、明星独家视频、音频,粉丝福利,尽在新浪娱乐微信公众号!
  • 文章

    1944

  • 评论

    0

广告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