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挑战》让我第一次看六个人走路,都哭成了泪人

态度 作者:冷眼娱乐 2017-11-06 21:43:04 阅读:158

我写了好多篇鸡条。从我开始工作我写了无数篇鸡条。但我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这么想为它写点什么,也从来没有觉得这么难提笔,我不知道从哪开始说起,我有太多想说的。


这一次《极限挑战》去了哈尔滨,我的家乡。如果说如今有哪个地方最接近80年代,东北是最合适的,而哈尔滨是东北最美的城市。(我自封的。)黄磊说80年代,人们活的质朴,理想主义,又充满希望。这是80年代,也同时是年轻的我现在对家乡的印象。



80年代对于我来说是只存在于影视剧和爸爸妈妈口中的年代。80年代末我的爸妈开始谈恋爱,我爸会给我妈租成套的琼瑶小说,甚至我爸还会把所有喜欢我妈的男生吓跑。这样笨拙的恋爱了三年,他们结婚了。结婚之后完全不会理财的两个人把钱全都花在了吃上,于是两个人过的特别穷。但对他们来说那是最好的时光。我爸妈的年轻时代和鸡条里的80年代重合了。


我爸爸也会这样吊儿郎当的走路,他现在都是这样的。


 

80年代会跳交际舞,一见钟情会在这里大几率的发生。



也会读诗,那时候的年轻人没有王者荣耀没有酒吧,有诗。我爸妈的恋爱相册上也写着情诗:“世界上我俩最要好,没有你我不算美好。”



胆子大的男同学会唱歌吸引女生注意,女孩子会笑嘻嘻的往楼下泼水,现在这样的戏码也都在发生。



80年代最明显的时代特征还有分房子。不像现在,好像每个人都在为房子发愁,每天看着房价疯狂飙升,扯着自己干瘪的钱包不知所措。



但那个年代不用愁房子,也有其他要愁的事情,比如企业转型,一大批人都会面临下岗。



大家也没有那么多赚外快的机会,靠那一点点的工资每一家日子都过的紧紧巴巴,一个月工资只有一百块的黄渤要花两千块给孩子买钢琴。



下岗的孙红雷家里有两个孩子,俩孩子想学舞蹈就是两百块,压力都是双倍的



穷兄弟们只好互相支撑,整栋楼的人来回串门,你帮我一下,我帮你一下,困境也就过去了。单位分房子的好处也就在这儿,大家白天一起上班,晚上住在一起,成了新的家人。日子再难也是开心的,几家聚在一起迎接远归的兄弟像过年一样热闹。



而孙红雷因为没钱给孩子交舞蹈班的报名费,黄渤家的女儿用纸板做钢琴,又和我年少的记忆重叠在一起。我小时候家里穷,幼儿园开了小提琴班家里却没钱买琴给我,我上课只能拿铅笔当琴弓,过了好几个月家里才攒够钱帮我买一把二手的小提琴。那时候没有“因为穷而觉得丢脸”这个概念,我一直很开心。练小提琴需要腮托,是我妈用毛线帮我缝了一个,如果不自己做的话,腮托还要额外花钱买。我看鸡条的时候,看见孙红雷为难的表情,看见男人帮来回串门就为了凑齐那一点点学费,才真正的意识到当年的我爸妈要多辛苦才帮我攒够买琴的钱。



黄磊说每个月末他妈妈都会跟人家借十块钱,发了工资再还上,永远都差这十块钱。



可借钱是多难开口的事情啊,要放下自尊,承认自己的窘迫,向别人伸手,即使是演的,孙红雷想要借钱的话都要在嘴里绕了又绕才说得出。



我总跟爸妈说我不记得家里没有钱,我过的很开心。其实我记得,我都记得,我只是刚刚遇到一个契机让我真正的认识爸妈的窘迫,我现在才真正了解了他们的难。


还没到重头戏的鸡条已经让我捂着脸哭了很久,等到六个人走上大桥,我崩溃了。每个人走向自己出生那年的时间刻度的时候,黄渤说其实现在走的每一步,不就是我们现在生活的每一天吗?



黄磊说,总有一天你要一个人在暗夜中,向那座桥走过去。



我有预感大事不好,我要开始控制不住情绪了。因为鸡条开始讨论到了死,或者委婉一点,是离别。男人帮也感觉到了,所以刚上桥孙红雷就声音发抖眼眶发红的对着摄像头说,爸爸妈妈,我想你们。他想起了自己和爸爸妈妈痛彻心扉的离别。



这座桥突然成了人生的刻度,让这几个男人走在上面,他们开始叹息,开始怀念,开始不知所措,开始感慨。生命已经过了四十多年,多可怕啊,小时候永远过不完的1982年现在遥远的像一场梦。



然后猝不及防的,王迅要停下,他呆住了。



罗志祥作为游戏的胜利者想要提一个愿望,想让王迅跟大家一起走下去。



严敏导演说这已经超出了愿望。



我第一次不想听见严敏导演的声音,他那一刻像一个死神,宣告着结束,而我们作为凡人无能为力,只能接受生命的安排。黄渤撇过头,他好像要哭了,他还在克制,我已经泪如雨下。



然后黄渤的孩子问爸爸你也会离开吗?黄渤说我肯定是在你前面停下的。他说的很委婉,他在说爸爸妈妈一定会先离开人世,留下孩子继续前行。但小孩子不懂,他们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不懂离别。



黄渤停下的那一刻他说想哭,大人们默默不语,孩子们懵懵懂懂还开心的玩闹。一个镜头,两种情绪,这是我见过的最残忍的对比。



走到2020年,黄磊对孙红雷说这一年你五十岁,咱们好好弄弄。



2021年黄磊五十岁,孙红雷说我也帮你好好弄弄。



其实是在约两个开心的酒局啊,我却难过的要发疯。我希望时间慢一点,不要太快到2020年,慢一点,我希望他们年轻,晚一点赴下一个约。在那座桥上,所有的约定都标上了次数,约一次就少一次。


黄磊停下的时候,他笑的很勉强,对孙红雷说去吧。



然后摸了摸孙红雷的头,孙红雷笑的也勉强。



黄磊就那样站在那里,看着孙红雷和罗志祥的背影。



是走的人更难过还是留下的人更难过?我不知道。我不敢想。黄磊说就这样,将来就互相送呗。黄磊说的将来,是我更不敢想的终极痛苦。



只剩下罗志祥一个人带着孩子们往前走的时候,小孩子说潇洒哥潇洒到最后了。小猪脸上没有笑容。他不是潇洒到最后,他孤单到了最后,他承受了最多次分别的痛苦,然后孑然一身奔向只有一个人的尽头。



于是小猪说,一定要懂得珍惜每一件事情。因为每一场离别都来的猝不及防让人来不及后悔,就像鸡条里兄弟们开开心心聊着天,严敏导演会突然站出来宣布有一个人要停下脚步。



每一个要停下来的人心里都会偷偷的倒计时,但开心着聊天着倒计时这件事会被搁浅,会被暂时忘记,直到严敏导演宣布停止才瞬间呆住觉得时间太短。就像我们一点一点过着生活,会忘了生命有尽头,到真的面对离别的那一刻才悔不当初,希望再有一次机会好好对待生活。


我从小到大最怕这种无力感。我清晰的记得六七岁的时候我看着姥姥的照片问妈妈,你会变得这么老吗?如果你突然变这么老,我会不认识你的吧?妈妈说,我会一点一点变老。我问那可以不变老吗?妈妈说不会,我难过了好久。这一生有很多可以努力的事情,努力变漂亮,努力得高分,努力生活的好,但我不能努力让时间停下来。我没办法努力让爸妈永远活在世上,我没办法努力让生老病死这种痛苦彻底远离我。然后鸡条用这种“无能为力”做了一期节目。

 

但好在鸡条会让人感到有希望,因为男人帮都在努力的过好当下。鸡条会让我觉得,暂时忘掉没法对抗生命的焦虑感也不错,漂亮的过好现在就好了。我没想过一档综艺节目会让我有力量,但鸡条就是做到了。



男人帮会用力的对彼此好,黄磊借钱失败没法给孩子凑学费,孙红雷和黄渤说,黄磊叔叔难受了,我们要去找他安慰他。



王迅的孩子急需用钱向小猪求救,罗志祥会毫不犹豫的拿钱给他



他们会凑在一起解决困难然后一起哈哈大笑



会一起吃完饭在大街上溜达,吹牛,说小时候就是这样的,一伙人出去走在街上,一般人不敢惹我们的。



我知道这都是假的,是演的,但我知道在现实生活中他们也会这样,剧情可以安排,他们的感情是演不出来的。孙红雷说王迅在纽约,疯了一样坐了一宿的飞机赶回来,王迅说鸡条我一期都不想错过,因为这是他人生中最精彩的时刻,是最温暖,最想拥抱的时刻。看,他们就是这样都用力对彼此好的人啊。



他们也尽全力的对别人好,让他们去当厨师,就真的有模有样去做,工人师傅们吃上饭了黄渤高兴坏了,说忙活了一会儿这一片都吃上饭了。



黄磊看见工人师傅们吃得香也盖不住脸上的笑意。



孙红雷说我现在知道我爸爸做饭的心情了,看着你们把这些菜全吃了,真高兴,做菜的人高兴。



表演状态下,孙红雷处理完凑不上学费的困境,还会记得找到自己戏中的老婆,告诉她对不起让你为了一百块钱为难了,但是总会好的,然后一起读诗。无剧本的表演中,他是在表达自己,他就是这样很温暖的人。



我有时候看着鸡条男人帮,会觉得自己在看一群榜样,会希望自己也成为这样能够温暖身边的人,更温暖这个世界的人,也会希望有人哭着,眼睛亮亮的说,有你可真好啊。



所以我在看鸡条的时候,我根本不是在看一档综艺,我是在看几个男人为我上的人生讲堂。瘦瘦蛙说她好爱好爱严敏导演,我也是。



我哭着写完了。希望鸡条一直一直一直一直做下去。另外,还有最重要的,希望我爸妈知道,不管怎样,我都最爱他们,我每一天都更爱他们。哪怕他们有一天会走,会离开,他们会带着我满满的爱离开,也请他们不要担心我,我不会怕的。





冷眼娱乐

您的生活好伴侣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选择AiDeep,让人工智能为你工作:http://www.aideep.com/
关注数据与安全,洞悉企业级服务市场:http://www.ijiandao.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