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于晏:能把灵与肉分开的少年

态度 作者:吐槽电影院 2018-07-17 23:54:32 阅读:210


电影宣传期通常是演员们痛并快乐着的日子。


跑路演,做采访,录节目……


把同样的事情、类似的答案讲上几十上百遍,看似轻松,实则考验双商和修养,是个完完全全的技术活。


这门功课,我给彭于晏100分。


不怕他骄傲。



与彭于晏的采访约在上影节期间。


那时他自己还没看到完整版《邪不压正》,言语间跟普通观众一样期待,甚至带点粉丝般的小兴奋。


说他是粉丝大概也没错。


彭于晏看过姜文所有的作品,“知道要拍他的电影,又再看了一遍。”


这一遍过后,最喜欢的仍然是《太阳照常升起》。那交错的时间线和蒙上尘沙的故事令他惊艳。年龄不同、心态不同,看到的东西也不一样。


他感慨,“(姜文)导演这么有才华。”


也因此,在谈到怎么被姜文选中饰演李天然时,他连说了几次“幸运”


他没说的是,幸运只是努力外头镶的那道金边。



2015年,彭于晏第一次见到姜文。他特意带上几部自己的作品,有《激战》《黄飞鸿》《翻滚吧!阿信》……


两人就吃了顿饭,没多聊什么。


等到第二次见面,姜文主动谈起《侠隐》。


彭于晏有点“懵”,他没想到姜文想让他饰演李天然,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年。


82年出生的他,那年已经33岁,但表情生动肌肉结实,幽深眼瞳里散出的光还留有几分天真。的确像个少年。


于是姜文也意外了。


他们选择忽略年龄。


姜文提出自己的要求:


要练成李小龙那样的精壮身材,要好好读《侠隐》,要去看老北京的资料,感受那个年代的人该是什么样的……


彭于晏不懵了。


他坦然又坚定地作出承诺:


“导演,你给我时间,我一定练。”



彭于晏身上有着明显的东西方文化碰撞的痕迹


一边是乐观天性和大方态度,一边是刻苦精神和隐隐的疏离。


这充分融合的特质,让他区别于其他年轻演员,却与李天然不谋而合。


《邪不压正》里,李天然自幼习武,目睹师兄朱潜龙勾结日本特务杀害师父全家。


他侥幸逃生,被送往美国接受特工训练。


骨子里积极开朗,偏偏背负血海深仇没齿难忘。


二十多岁,回到北平,只为复仇?


不,还有「寻根」


戏里,李天然骑着二八大杠从南池子大街奔向协和医院。


正阳门下的白雪地令他惊艳,肉店门口挂着的猪尿泡让他新奇,关巧红在屋顶种的花草蔬菜把他彻底迷住……


李天然登上屋顶,看着这熟悉又陌生的一座城池。


层层叠叠的灰瓦汇成一片绵延不绝的浪。


他是停不下脚步的逐浪人。



这样略带迷茫又无所畏惧的状态,戏外的彭于晏也一并体会。


他跟着姜文踏上老城墙,看钟楼被岁月冲洗的痕迹。


他手机里留着老北平的照片和影像,还去看了话剧《茶馆》。


他和廖凡一起去了成龙的成家班集训,练了两个礼拜,每天12小时。


“每天吃完早饭开始练,跑步、热身、拉筋;然后开始练基本功,拳、招、打、跑、跳、摔,然后再重举……”


准备时间长达一年多,彭于晏说自己没有担心过错失角色或者出现意外状况。


“学这些都是有用的,导演需要时,我随时可以上。”


真正进入拍摄后,困难还是挺多。


口音是一方面。


彭于晏请了专业老师学普通话,又在姜文的指导下每天念《侠隐》,练习“北城腔”。


说话间,他猝不及防模仿姜文浑厚的嗓音,来了几句夸张的京腔,把周围人都逗笑了,又自己笑出来:


“就算选不中也是一个学习吧,免费老师多好啊。”



姜文这位「免费老师」有一种魔力——


被他“虐”再狠,演员都心甘情愿。


李天然的打戏里有不少跑酷元素,甚至还要在屋顶骑单车。


飞檐走壁很酷炫,拍起来却要人命。


彭于晏穿着功夫鞋,在四万平米的「屋顶世界」来回跑跳。


瓦片碎裂,或者一不小心脚卡到瓦缝里,就可能受伤。



最害羞的一场戏,他披着件浴袍上阵,在灰黑瓦浪间狂奔。


镜头跟进,电影院一阵尖叫——


啊,彭于晏的屁股


有人说,为了这个镜头买票看电影,值了。


而事实上,这场戏剧本里原来没有,临时加的。


姜文一声令下,彭于晏不知不觉就点了头。


“他觉得身体是表演的一部分,我也认同。”


为了拍摄裸露戏份,彭于晏在练武之余,还加入减脂练习。


好看只是一方面,而是他认为,要有这个状态,才能说服观众你是特工。


十几秒的镜头,让他此前一年多的付出都有了意义。


他边回忆边点头:


“你做了,总之比较踏实一点。”



回来整理采访录音,听到“踏实”这句话,我这个重度拖延症患者顿时羞愧地低下高贵的头颅……


后悔没问他有没有拖延症,不过,想来在工作上他是从不拖延的。


这几年坊间流传一个说法:


有的演员每拍一部戏,就get一项新技能。


彭于晏是代表之一。


拍《翻滚吧,阿信》,他演专业体操运动员。


提前苦练了八个月,顿顿白水鸡胸肉,不吃任何含糖食物,每天还要进行近10个小时的体操练习,单杠、吊环、鞍马……一天下来,他常常手皮都磨破了,第二天,缠上绷带继续练。


练了小半年之后,他眼神都变了。



拍《激战》,找真正的泰拳师父学泰拳,格斗,巴西柔术。魔鬼训练三个月,练到体脂只有3%。


这股一往无前的拼劲儿,让他成为林超贤导演心中特殊的存在。


再拍林导的《破风》,他每天骑行六七个小时,几乎把全香港的山骑了个遍,考到了场地专业赛车手证。


拍《湄公河行动》,他接受枪械训练,学习泰语、缅文,甚至还学会了与缉毒犬的相处模式。


拍《听说》学会手语;拍偶像剧学会冲浪、训海豚;拍《黄飞鸿之英雄有梦》,学会了工字伏虎拳、虎鹤双形拳……



漂亮成果摆出来,除了让人发自内心觉得励志,还让彭于晏的美好肉体成为热门话题,每出新片,必招来花痴一片。


可电影人看到的,与普通观众不同。


林超贤说过,“我要卖的不是他的身材,而是他的斗志。”


姜文则把话说的更为精辟——


“千万别小看这个演员,他是个可以把灵与肉分开的人。”



什么叫把灵与肉分开


姜文解释道:


“他能用他的灵魂指挥他的肉体。肉体承载多少伤痛,他可以不在乎……彭于晏不是一般人。”


如果觉得这解释有点“玄”,不妨代入一下自己:


为了拍一场戏,达到“有氧,脱水”的完美效果,近两天不喝水,你能做到吗?


彭于晏做到了,而且丝毫不觉得有多难多苦。


这才叫可怕。



对彭于晏来说,拍《邪不压正》,真正被“虐”的不是身体,而是心理和表演风格层面。


姜文的拍摄方式给他带来许多前所未有的体验


比如,为了一场戏,会耗上大半天去等太阳光的一个角度。


或者,觉得气氛不对、光不对了,就重来上n遍。


有很多次他演到怀疑自我,甚至“欲哭无泪”。那边突然传来姜文喊“咔”,然后是一阵鼓掌,夸他干得漂亮。


到底怎样是演得好,怎样是不好?


彭于晏开始习惯倾听和观察。


没戏拍的时候,他也总在片场待着。看廖凡、许晴、周韵他们演戏,又从姜文给他们讲戏的话语中提炼只言片语,化为己用。


“有些导演就希望你拿最好的出来就行了,我拍你就可以了。那他(姜文导演)是希望一直挖一直挖,看你还能怎么样,时间够了他可以把你挖到不行了,结果还要来……”


他很享受在片场的日子,那些能看到姜文和廖凡演戏的时光,让他觉得“过瘾”。


他比较起廖凡演戏时的样子和平常的状态,自己忍不住笑起来。


“他平常都很好,一演戏就气场很强,就哇~(模仿廖凡的眼神)。”



夸起姜文来更是不遗余力,活脱脱一个迷弟。


“他自己就是老师啊,又是这么牛逼的演员。常常我都想说导演你能不能演一遍,我看一遍。就想看他演戏。”


一部戏拍下来,彭于晏发现姜文和他的电影一样,像威士忌——


“懂喝的人就喜欢,浓烈,吞下去过一会儿,暖了,舒坦了,放松了。他的电影就是这种感觉,跟他拍戏也是这种感觉。”



言谈之间,彭于晏把自己放在后辈、新人的角色,语气中总带着自然的自谦。


说自己时,用到最多的字眼是“幸运”;说别人时,“厉害”、“牛逼”,溢美之词往外蹦。


你完全不会觉得这是一种防备,因为,他语气中的雀跃、神情中的好奇与向往透着实打实的真诚,甚至,有那么点炽热的孩子气。


这埋在他骨子里的生机与明亮,被他赋予给了李天然。


一个身负大仇的人,怎么能活得如此干净阳光?


李天然偏偏可以。


奔跑在北平的屋顶之上,他快活得仿佛不用担心明天。


两个爸爸、两个女人、未来也许还有更多人,甘愿引领他成长。


即使不甘心,也必须承认,有的人就是有那种魅力。



众人趋光而活,而有些人自己便是那光。


李天然如此,彭于晏亦是如此。


他的光亮来自用尽全力,不怕失败。


“我用我喜欢的、我相信的方式去做,我就会把它做到好。我不想要那种,就差那么几天就差那么一点你就放弃的感觉,到时候你会后悔很久……再辛苦,如果我还是可以撑住,出来后再看的话,我会觉得至少那时候我没有放弃,我尽我努力去把他做好。”


真就像个少年。


信努力会有回报,没回报也没关系,说不定以后用得着?


正是比常人多的这一点坚持与纯真,炼成了你以为只有“幸运”的彭于晏。


 作者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作者

一个zan=喜欢彭于晏~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选择AiDeep,让人工智能为你工作:http://www.aideep.com/
关注数据与安全,洞悉企业级服务市场:http://www.ijiandao.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