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拍了一部关于中国的纪录片,太震撼了

态度 作者:电影杂志 2018-07-17 23:51:24 阅读:95

影sir每天撸片码字,盯着阅读量心跳不止,为了10万+甘愿白了少年头。

总是自嘲地说自己是“丧班族”,毕竟一周也就五天不太想上班

然而最近影sir看到的一部纪录片,却血淋淋地揭开了另一群人的青春残酷物语——

《三和人才市场

中国日结1500日元的年轻人们

深圳被称为中国硅谷,众多世界级名企汇聚于此。这里有着最尖端的科技,引领着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

而就在距离深圳市中心仅10公里的三和人才市场,国际都市的繁华和忙碌仿佛都与这里无关。

这里更多的是背井离乡来深圳打工的年轻人。

他们带着空洞的眼神,漫无目的地在街边游荡。

在三和人才市场聚集着三种人:体力贩卖者、淘金者、灰色交易的代理人。

这里的年轻人被戏称为“三和大神”,他们大多不愿忍受车间流水线工作的乏味和高强度。

只愿意做“日结零工”,并且时常是“干一天玩三天”。

你也许会奇怪在深圳这样高消费的城市里,他们是如何维持自己的基本生活。

挂逼三件套:大水(2元)、挂逼面(4元)、红双喜散烟(5毛),也就是说只需10元左右就可维持“三和大神”的一天。

周围还有许多日租房,价位在10到15元之间。拥挤的床位、恶劣的卫生条件,就是“三和大神”日常的“归宿”。

如果实在没钱,还可以选择睡在三和市场旁边的公园里。

也许这些镜头中再平常不过的“衣食住行”已经让你瞠目结舌,然而更残酷的还在后面。

这些年轻人一边忍受着现实生活的物质匮乏,一边尽情享受着精神世界的“丰富多彩”。

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将“日结工资”砸在了通宵上网和游戏当中。

现实生活的困顿将他们逼进了“虚拟世界”的乐土。

在这里,没有高昂的房价、没有生存的压力、没有父母的期盼。

精彩的游戏操作可以获得满堂喝彩,甚至还可以在游戏中体验恋爱结婚。

三和人才市场,一个年轻人聚居的地方,目之所及却只能看到空虚和绝望,还有那些在暗地里滋生的黑暗与犯罪。

这里的零工族青年大多背有数额不等的网贷,还有许多人深陷网络赌博,不可自拔。

就连身份证都可以作为“商品”进行交易,用来为公司做法人或是非法洗钱。

这里的年轻人时常开玩笑说,别看我每天只能享受“挂逼三件套”,但我的名下可是有1500万呢!

失去身份证的年轻人,在社会中寸步难行,只好沉醉在虚拟世界的短暂快感里。在他们的眼里,只有今天,没有明天。

打一天工就可以玩三天,再不济街边还有随处可见的当铺。当铺老板说,在这里最常见的是32G的iphone6。

三和市场里的年轻人仿佛深陷生活的沼泽,努力的方向不对,越是挣扎就陷得越深,他们索性就选择了“得过且过”。

而在中介邓大海的眼里,这些年轻人也不全然是因为懒惰才变成这样,有些人甚至思考得很深刻。

邓大海说,这些年轻人还会反问我,你每天这么辛苦图什么啊?我们虽然吃住比较差,但也过地逍遥自在啊。

“你30元可以吃饱,我们5元可以吃饱,最终的目的并没有差别啊。”大海觉得他们说的也并不是全然没有道理。

可是当影sir看着片中这些年轻人绝望空洞的眼神时,还是忍不住想问,他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经济的飞速发展使贫富差距空前加剧,而互联网打破信息壁垒后,更是将这样残酷的差距活生生地摆在年轻人面前。

现实和理想的巨大鸿沟,将他们死死地困在了“习得性无助”的怪圈里。

当你发现努力并不能带来太多改变的时候,自然就会选择向生活低头。

就像那句日剧台词所说的:逃避可耻却有用。

这些无力感其实往往来自于自身能力的不足,“三和大神”们大多缺乏一技之长而且学历普遍偏低。

他们的父母多是背井离乡的“第一代打工者”,“三和大神”们在幼年时期就成为缺少父母陪伴的“留守儿童”。

长期与祖父母生活的他们不仅对父母感情淡漠,而且大多数都选择中途辍学。

贫富差距、阶层固化、教育资源的不均等使得农村青年更难以出人头地,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受困于“路径依赖”。

只能被迫延续着父辈的人生轨迹。

一方面是贫寒的家庭在急切期盼这些年轻人可以改善家境。

另一方面由于学历低下,他们只能从事高强度、低工资的工作,且时常会被黑心老板欺骗。

在这些重重围困的压力之下,“三和大神”们便选择了逃避。

在巨大的时代裂缝中,有人被迫跌入深渊,也有人主动纵身一跃。

对于无法离开三和市场的人来说,三和是地狱;而对主动选择三和的人而言,三和是天堂。

然而,这样的现象并不只发生在中国。

在日本,一种高级版的“三和大神”也正在悄然流行。

“蹲族”——是一个日本术语,用于描述日本的年轻人群体,他们当中约有50万人待在家中,回避正常的社交生活。

与“三和大神”不同的是,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拥有较高的学历和良好的工作能力。

但在职场受挫或是生活遇困之后,“蹲族”就选择封闭自我,靠着动漫和外卖消磨度日。

全球经济的飞速发展,使得许多国家都步入了“低欲望社会”。

年轻人不结婚、不买房、不生孩子,与父辈传统的人生轨迹背道而驰。

因此而兴起的“佛系青年”和“丧文化”也被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挂在嘴边。

与父辈相比,新一代的年轻人没有经历过战乱、饥荒,如“三和大神”所说,我和你们的差别,也只不过是吃的差和吃的好而已。

物质的相对充裕使得年轻人的消费观念、生活方式都与父辈产生了天壤之别。

新一代的年轻人对自由有着更高的追求,他们不愿忍受老板的刁难和苛刻,极度重视对自由意志的保护。

与父辈重视家庭责任、勤劳工作不同。

他们更关注自己的内心感受,更愿意将时间和金钱用于自己的兴趣爱好。

身处北上广的白领们其实也面临着同样的困境,高昂的房价在不断迫使着年轻人回到相对闭塞的家乡。

现实就像一块透明玻璃一样横亘在年轻人和梦想之间。一面是目之所及的浮华,一面却是难以冲破的隐性壁垒。

但影sir还是想说,在生活的重压面前,“丧”一时是可以的,但请不要一生都活在“丧”的状态当中。

点击「阅读全文」观看《三和人才市场》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选择AiDeep,让人工智能为你工作:http://www.aideep.com/
关注数据与安全,洞悉企业级服务市场:http://www.ijiandao.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