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文越活越明白了,但是你可能永远都读不懂姜文

态度 作者:腾讯娱乐 2018-07-15 22:09:50 阅读:122

点击上方“腾讯娱乐”并关注,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来源:企鹅号

作者:秃顶少女裘千尺



“子弹飞过已八载,一步之遥竟四年”,姜文导演人生第六部作品,也是他的“民国三部曲”《邪不压正》正式上映了。



平均四年出一部电影的速度,姜文在如今电影市场的环境下,绝对算不上高产,但这种低产的背后其实是姜文的讲究。


《邪不压正》里多次提到了“讲究”这个字眼。影片一开始李天然的师父给大家讲什么叫讲究;蓝青峰为了吃醋才包饺子,也被亨德勒说是“讲究”。“讲究”充斥在电影里,而创作人姜文其实就是个讲究人。


对于姜文来说,拍电影“讲究是根本”。电影是人类梦想的实现、身体的延伸,但姜文认为这一切还是要基于精确的历史、理论逻辑。



在拍《邪不压正》之前姜文查资料查到整个老北京有不到200万人口,那要算一算东城人口密度是怎样,一算可以知道街上没那么喧闹,所以电影里的街景就是比较安静的。



电影中1936年金门大桥的塔顶和历史高度还原。



日本兵个头矮,刺刀立起来要比人还高,所以姜文都会选中学生参演。



甚至是扣子大小都要十分精确。



在剧本创作上,姜文十分挑剔同时也很尊重编剧,一场戏写过近100稿。



演员演戏时,姜文会在片场放出那段配乐,帮助演员更快地进入角色。


另外在于演员的挑选上,除了姜文自己,这部电影里还有彭于晏、廖凡、许晴,周韵……相比同一代的其他导演,姜文没有向市场妥协选用“流量小生”、“流量小花”。姜文电影讲的都是内地故事,但是他的演员班底却会出现港台演员:周润发、刘嘉玲、舒淇、彭于晏,怎样平衡演员背景和角色人设,这对于姜文来说已然不是个问题。



20多年来,这样带有强迫症的匠心精神成为了姜文电影的质量保证,也让他自成一派,看过《邪不压正》的观众能明显感觉到这部电影有着明显的姜文风格,像是盖上了“姜文之宝”的印章。


专属的标志符号


姜文电影里有他的专属标志性符号,正所谓“一切景语皆情语”,熟悉姜文的观众,一看到那个“标志”,就像看到了“暗号”,真正做到了导演和观众的心有灵犀。


火车来,故事开始;火车走,故事结束。



高空盘旋的飞禽是一种胸怀的展现和对自由的渴望。




姜文真的很喜欢高处,他把美好之物全都放在了离天空最近的地方。


《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屋顶是马小军的避难所。



23年后,屋顶、钟楼是李天然和关巧红谈情说爱的地方,是李天然天马行空实现使命的地方。



《让子弹飞》里屋顶是麻匪们济贫的圣地。



太阳镜+礼貌代表着绅士,同时隐藏着内心的秘密。



姜文的美学


姜文电影的视觉美感充满着“荷尔蒙”的味道。包括昆汀的暴力美学,姜文没有宣扬暴力,相反是对社会正义的追求。




在画面上,我们还看到了韦斯的对称构图。





俯拍雪地里三人五枪的构图不由得让人想起《杀死比尔》。




每一帧都可以成为一副插图。



让女人更女人


虽然姜文电影里充满阳刚气,但是姜文电影里的女性魅力同样不容小觑。



姜文把女人内心的柔软和骨子里的坚韧表达得淋漓尽致。他说不管在生活中还是电影里,他对女性都是崇拜的、尊重的。


珠圆玉润的宁静。



春意盎然的陈冲。



《邪不压正》里两位女性,放脚的巧红充满开拓的意识,生活即使安逸了也不忘家仇,她像导师一样引导着李天然复仇。李天然使命结束后要打算给她安定的未来,她可以毅然决然地在他面前拒绝、消失。



受过高等教育的凤仪不甘当妾,不接受侮辱,她有着野心和善良。她有着中国女人传统的内敛,同时有着难以压抑的欲火。最后日本人进城,她微笑着赤脚跳下城墙,一个女人的勇敢倔强可以超乎想象。



相比男主李天然在使命结束之后,爹都没了,人生便失去了目标,片中的女人则都是充满智慧成熟的。


黑色幽默


姜文善于在紧张的时刻把观众逗笑,最后开车送李天然去决斗的生死关头,他还可以带着哭腔开玩笑:“我压着速度呢!”



廖凡本来没觉得像朱元璋,被姜文这么一设计倒真像了。姜文的台词更是加强了幽默感,“太像了,一看就是亲孙子”。



廖凡在姜文面前杀的那四个车夫,报的是几位副导演的名字。


讽刺暗喻


好的电影应该是留有余味的。姜文电影就是给人提供了一种解读的乐趣。很多人说,姜文的电影看不懂,有些人会多刷几次,找寻其中的秘密,有的人则是不去想,直接定义为“烂片”。


《让子弹飞》揭露官场现象、权力的更迭,沉睡的国民……


《一步之遥》暗喻企业不正当的赚钱途径、无意义的比赛盛会、舆论造势,现代社会爱情观……


对于观众的解读,有时姜文自己都弄不明白。



不过姜文说了这样有哲理的一句话:“人生就是建立在误读之上的。”



不管姜文导演是不是这么想的,《邪不压正》也被分析出了一些社会现象。


姜文这次的电影不再像《一步之遥》那么难懂,主题一目了然,是小孩都明白的一个道理:邪不压正。主线也就是复仇,人物分出鲜明的正反两派。


但是这么简单的内容,姜文还是把它变得深沉复杂,需要思考。首先姜文这个人物亦正亦邪。蓝青峰属于哪个党派?他的人是白衣服的车夫,而周韵的人都是一身黑,两队人马是什么样的关系?


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我们无法界定。但只有小孩会分好坏,成人都是看利益,所以蓝青峰这个人物是很多面的。



蓝青峰被拔牙后不能再侃侃而谈,最后的收场也是匆忙不体面的。这是不是也在映衬姜文在创作中也有被人“拔牙”的经历,有些话难以说出口。


另外还有非常明显地对影评人的讽刺,虽然潘公公的台词戏份有些生硬,但这何不是姜文勇气的表现。影评人这个群体庞大,门槛低,他们可以自由地为每部作品定性,甚至是不顾后果。导演和影评人的关系其实是蛮复杂的。



姜文电影有很多特点,我只是挑选了其中一些。为何姜文拍电影会有他明显的个人风格,其实也都和他的性格经历有关。


生活不易的大院子弟


姜文出生于军人之家,10岁那年全家迁到北京定居,成长于北京军队大院。



电影里内务部街就是他小时候住的地方。



作为大院子弟,骨子里就是有着正气傲气,柴米油盐不是他们所担心的。


但其实姜文没有那么顺。由于姥爷身份特殊,姜文连带被人说是四类分子,别人对他们一家避而远之。在定居北京前,他有过一段时期和家人旅居漂泊的日子。


中学毕业后的姜文报考了北电,却被淘汰。第二年,姜文又报考了中戏表演系,虽然形体声乐老师对他不满意,但是表演老师很欣赏他,这才被录取。



19岁时为了攒学费,他在机械厂做苦工,“每天像毛驴一样重复着围磨般的工作,那时候纠结我的最大人生困惑就是吃炒饭省钱还是吃炒面省钱。”


姜文那时看着不愁吃喝、闲云野鹤的房东特别羡慕,他后来说,“那时候,做梦都在盼望着我的40岁什么能到来,我也可以这样踱着方步在时光里浸润,那是一个多么向往年龄啊。”



生活的磨练让这个出生自带仙气的姜文变得接地气、知不易了,所以他的电影里会有小人物的悲哀。


调皮晚熟


姜文小时候在班里或者是在大院里年龄都是最小的,那时候他很调皮,趴在墙头冲人扔茄子、土豆、冒充爸爸给弟弟开家长会、冒充老师、帮弟弟揍人,放到现在就是熊孩子。


上大学也是,男生淘气扰民,周围居民会上街道提意见。他就会和其他男同学假扮干部,去居民家敲门回访,弄得特别正经,平息居民。



调皮的姜文心智不成熟,英达说,姜文在中学没暗恋过女生,他比大家年纪小,发育晚,周围都是大姐姐。


初恋也是大他8岁的刘晓庆。



或许正因为如此,姜文电影中出现的女性都是成熟有故事的。


自信的硬汉


姜文思维很跳跃,说话直接,采访中会出很多段子,但同时因为性子直,记者也很怵他。



这样不按常理出牌的姜文,其实从某种层面上来看,也是他电影里为什么会出现黑色幽默的原因。



姜文是充满自信的人,尽管他说生活中是有些自卑的,但是对于电影,他是有狂的资本的。


姜文小的时候就对电影产生了兴趣。那时他看放映员投影电影觉得特别神奇,于是他也想自己做电影。“拿厚的信纸剪成小人,把屋里的灯关上,猫在蚊帐里用手电筒斜着打光,让剪的小人影映在蚊帐上,编的故事主要是打仗的。”


中戏毕业后第一年,姜文在《末代皇后》中出演溥仪;第二年和大导演谢晋、最红女演员刘晓庆合作演《芙蓉镇》;第三年,又被邀请和张艺谋、巩俐合作,出演《红高粱》。



演员当了八年后,30岁的姜文转型做导演,拍出处女座《阳光灿烂的日子》,惊艳四座。



这样的履历,让姜文足够有资本去狂。台湾著名影评家焦雄屏采访28岁的姜文,问他中国这么多导演,哪个优秀。姜文回答现在没有,以后会有。焦雄屏接着问谁呀,姜文回答:我。而那时他还没有做导演。


无论是做演员还是做导演,姜文其实心里想的很简单,就是觉得自己有能力去取代自认为不好的东西。



创作中的姜文没有不自信的时候,如果有那不做就好了,为什么要给自己找烦恼。姜文翻拍小说,会把原著改动得特别大。像是这部《邪不压正》,原著《侠隐》里十分突出侠的特征,但姜文不感兴趣也不擅长,所以他做出大刀阔斧的修改,突出复仇的核心。



姜文的电影也敢烧钱,为了拍《邪不压正》里的屋顶戏,他在云南搭了四万平米的屋顶,而这些瓦都是从千里之遥的北京运过去的。早在《阳光灿烂的日子》,姜文就以拍摄25万英尺胶片创下国内导演耗片比记录了。


对于预算,霸气的姜文也一点不在乎。



他认为拍电影就是导演请观众吃饭,一顿饭能有多贵?



这种自信和霸气反映到电影里,就是充斥满屏的荷尔蒙、高质量的作品以及引人深思的观点输出。


世人对姜文有很多误解,我们谁也做不到真正了解一个人,即使透过电影去了解,也会千人千面。我们找不到一个词去完全概括姜文电影,什么词都太片面,什么词都差了点火候。


很奇怪,总觉得姜文拍电影不是为了取悦观众、取悦市场,他是真的在为自己拍,成片如果能吸引一帮懂他的观众最好,吸引不到那就算了。这一点,可能有很多观众、同行都不理解。



姜文在《十三邀》里说了自己老了之后想做的三件事:写自传、作曲、画画。到了这个年龄,哪儿还有那么多功利心,梦想随心,我遂我愿,这就够了。



『热门推荐』您还可以看:


15岁获选美冠军,只身一人来北京,她的人生不止于“姜文妻子”的头衔


他也要当爹了!最萌身高差夫妇终于迎来爱情结晶~


戏里大恶人戏外大好人:容嬷嬷收养流浪猫狗20年,他为贫困学生集资200万


贾乃亮贴身助理点赞骂李小璐不要脸?当事人澄清:手滑了


↓↓↓戳阅读原文,看更多娱乐八卦、毒舌辣评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选择AiDeep,让人工智能为你工作:http://www.aideep.com/
关注数据与安全,洞悉企业级服务市场:http://www.ijiandao.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