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大戏,值得等四年?!

态度 作者:电影工厂 2018-07-13 23:44:50 阅读:126

等了4年,姜文终于回来了!

 

今天,由他执导的电影《邪不压正》正式登陆全国院线,这也是他“民国三部曲”的最终章。



早在上映之前,这部影片就以将近9万的“想看”人数,雄踞7月未上映影片榜首。

 

热评第一如是说:只有一个中国电影人配得上的至高期待~

 

足可见,《邪不压正》的超高人气。

 


跟前两部《让子弹飞》、《一步之遥》不同,《邪不压正》改编自张艾嘉的叔叔、旅美作家张北海武侠小说《侠隐》。

 

据说若干年前,高晓松也读了这部小说,爱不释手,急忙找作者张北海求购电影改编权,却被告知姜文已经买走。

 

郁闷三秒之后,破涕为笑,姜文拍肯定比我拍得好看多了。

 

果不其然,看过成片的高晓松,送上14字评价满屏荷尔蒙飞溅,爱恨劈头盖脸”。

 


影片讲述了习武少年李天然(彭于晏饰)目睹师兄朱潜龙(廖凡饰)勾结日本特务山本一郎(泽田谦也饰),杀害师父全家。

 

 

侥幸从枪口下逃脱的李天然,自此背负血海深仇,赴美学医多年,并同时接受特工训练,于1937年“卢沟桥事变”前夕临危受命回国。

 

 

坊间流传着一句话,“姜文出品,必属精品”

 

从姜文之前的作品我们就能看出来,除了《阳光灿烂的日子》,他很多根据小说改编的作品都是抽其筋骨,然后填充进自己想讲的故事。

 

 

基本上剧本真正成型,都要动用四、五个编剧,反复修改剧本,直到姜文认为完美无缺为止。

 

除了对剧本、台词的反复打磨,电影拍摄更是精益求精,套用他对姜文说的一句话“讲究那是根本”

 

 

比如,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中的胡同场景,开拍之前,他撤走所有的群众演员,让剧组人员先扫地,把整条胡同打扫得干干净净,从胡同一边看能把另一边看穿的那种程度。

 

因为在他的记忆中,那个年代没这么脏,也没有那么多垃圾。

 

 

再比如,他拍电影《鬼子来了》,片中出演日本兵的演员都是他特地找来的小个子的中学生。

 

因为观察那个年代的老照片就会发现,鬼子背的刺刀都会比他们的头还高一截。

 

 

新片《邪不压正》中,这种讲究更被发挥到了极致。

 

姜文曾经说过,“就是我能用电影的方式,把梁思成哭着喊着没实现的事,我在电影里可以实现,就是说这老北京在。”

 

一方面是景,落雪的永定门和正阳门,那带着岁月斑驳的城墙,前门的老火车站,大街上来往的有轨电车,护城河......

 

 

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是老北京扑面而来的人间烟火。

 

比方姜文饰演的蓝青峰出场说的那句“就是为了这瓶醋,我得包一顿饺子” ,随之便是他和朱潜龙俩人一边蘸着醋,一边吃饺子的情景。

 

老话说,好吃不如饺子,北京人对饺子更是打心底里钟爱,甭管迎客,还是答谢、犒劳,一年到头都离不开饺子,光是那蘸的醋,也绝对不能含糊,山西米醋、镇江香醋是为上选。

 


喜欢大蒜的人,头腊八前还得腌上一罐子腊八蒜,那么一口饺子一口腊八蒜,简直人间美味。

 

电影里面,蓝青峰后来把李天然安置到钟楼,要求他每天敲钟,“紧十八,慢十八,不紧不慢又十八”,联系的唯一方式便是蓝青峰养的信鸽。

 

鸽子一飞,随身绑着的鸽哨便随风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回荡在四合院上空,真是享受。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不绝于耳的商贩叫卖声,有轨电车叮叮当当响着的驼铃,汽车的鸣笛,夹杂着邻里邻居、熟人见面的彼此问好。

 

热热闹闹,人声鼎沸,接地气的老北京。

 

 

片中屡次出现的东交民巷,又贴合着那个特殊年代的历史烙印,外国人们推杯换盏,把酒言欢,外面则是战火连天,一群日本人带着刺刀攻进北平,俨然国中之国。

 

当然,姜文的讲究绝不止于此。

 

原著中不乏大量段落描写李天然的时髦装扮,什么样的场合穿什么样的衣服,基本不下30多套行头。

 

他骑自行车穿行在内务部街,内里一袭西装领带、外搭一件大衣,穿皮鞋,配礼帽,浓浓的绅士气息。

 

 

一身青灰色长衫上身,又满是中式的斯文气息。

 

服饰讲究,配饰更讲究,搭配的帽子换了好几回不说,连蓝青峰递给他的怀表,也是大有讲究。

 

 

电影中,蓝青峰为了从封死的砖墙里出来,跟朱潜龙和根本一郎精心部署了一出“瓮中捉鳖”,想法设法抓住李天然。

 

考虑到李天然功夫高强,善于飞檐走壁,故意把地点设置在了临水的琼岛。

 

又用信鸽联系李天然,约好了十二点半钟楼见面,蓝青峰说:人和地利都有了,只差天时。

 

李天然时时注意着怀表的指针,一直到他再次打开表盖,指针指向十二点半。

 

 

据说,那只怀表是正宗的古董浪琴表,生产于1929年民国时期,这次是专门从位于瑞士的浪琴表博物馆空运到片场来的。

 

 

浪琴表从1867年就开始进入中国,直到20世纪20年代,它成为众多时尚人士的首选。

 

它的设计,更是处处彰显东方的魅力。比如19世纪末,浪琴就特地为中国市场设计出龙凤、园林、人物等极富中国色彩的表壳式样。

 

19世纪末,浪琴为中国市场设计的表壳,饰有龙凤图案的表款。

 

精益求精,自然才可在时光中永恒,这种讲究的品质,与姜文对待电影的诚意,如出一撤。

 

可以说,大到搭建4万平米的屋顶世界,重建尚未竣工的金门大桥,小到人物服饰,导演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

 

 

关巧红的干净素雅,许晴的妖娆妩媚,都在衣服上得以体现,包括廖凡饰演的朱潜龙,姜文连他的衣服扣子也好好盘算过。

 

因为那个年代的人们身材普遍矮小,而身为主演之一的廖凡,却是个身高一米八的大个。

 

人不能变小变矮,姜文就特地找人把廖凡的衣服扣子做大,来反衬出他的小个头。

 

 

有人说,细节控到这种地步,简直太可怕了。

 

照我来说啊,正是这种精益求精、细致入微的自我要求,才是打造好作品的关键。

 

每一处细节,每一句台词,都反复推敲,饱含诚意,谁会对这样的作品轻易说“不”呢?

 

而这,就是姜文作品真正的魅力啊。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选择AiDeep,让人工智能为你工作:http://www.aideep.com/
关注数据与安全,洞悉企业级服务市场:http://www.ijiandao.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