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说台剧不行了,没想到拍出这么有深度的良心剧

态度 作者:独立鱼电影 2018-07-13 23:28:12 阅读:153

现如今,台湾偶像剧几乎已经颓到底了。


以致于有人惋惜,台剧彻底没落了。


但其实,台湾年代剧依然保持几年一部的高水准制作。


比如《光阴的故事》和《一把青》都飙到 9 分以上。



香玉今天来跟大家聊一部新出的 4 集迷你年代剧,十分洗眼睛——


《奇迹的女儿》



本剧改编自台湾著名小说家杨青矗的《工厂女儿圈》。


围绕三个不同的工厂女工展开。


陈雨娟(温贞菱 饰)是个辍学的高中生,本来在村子里,她的学习成绩数一数二,明明比兄弟还会读书,但迫于家庭经济状况,不得不来到高雄打工。



与她一同进入工厂的,还有好朋友淑美


淑美比较天真,受到当时琼瑶电视剧的影响,一心想要嫁入豪门,改变人生。


林昭免(连俞涵 饰)则是在厂里工作了好几年的老手,外冷内热的大姐姐。



她的名字中有一个字,具有特殊的时代意义。


就跟那时候有些广东人给自己的女儿取名招弟」一样,希望接下来生个儿子。台语「免啦」是不要的意思,名字里加个字,就是不要再给我女儿了。


单从这一点可以看出,阿免出生在一个极度重男轻女的家庭。


值得一提的是,本剧女孩子们个个都超好看。


饰演雨娟的温贞菱,和饰演阿免的连俞涵都是新生代演技在线的女演员。


 温贞菱 

 连俞涵 


两人都主演过神剧《一把青》,也都曾获得过金钟奖(温贞菱最佳女主,连俞涵最佳新人)


温贞菱近年来的表现,备受瞩目,前不久隔壁鱼叔介绍的两部台湾地区的高分电影,《血观音》和《最后的诗句》,她都是主演之一。



插播一下,温贞菱神似二宫和也啊... 



连噘嘴的表情都一毛一样...捂脸哭jpg.


连俞涵更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文艺青年,自己都出过两本书。



两人的表演都有一股平静而倔强的劲儿,很耐看。



终于等到了不靠滤镜修图的演技派小姐姐啦。


镜头跟着她们,带我们窥见了 70 年代台湾女工的日常生活。


她们挤在狭小的上下铺宿舍里;


穿着统一的蓝色工装,包着头巾;



主要工作就是踩着缝纫机,将一块块的布变成一件件漂亮的衣服。



如果只是这样工作辛苦点倒还好,然而她们的实际处境要比想象的糟糕。


70 年代的台湾女工面临几大不公平。


首先,各种理由被扣钱。


工厂接到大订单,要求提升速度,这种赶工的情况下衣服边稍微没弄好,就要扣钱;


上班期间只能上两次厕所,多去一次扣一个小时的工资。



用雨娟的说法是,「太糟蹋人了吧」。


车间空气里飘浮着细小的棉絮,往往会进入工人的呼吸道和眼睛里,对她们的身体造成伤害。


其次,性骚扰成风。


这种对女工的性侵犯和骚扰是成规模进行的。


手一旦放在肩膀上,就拿不起来了。



刚来大城市的农村姑娘啥都不懂,老手骗色是常常发生的事情。


厂里来了新妹子,管理层的一些男员工就借口来露个脸,强调一下自己的「用处」。



口头上说出去郊游,实际上是趁机揩油



找个深山老林,霸王硬上弓。



受欺负的女孩还只能自己吞掉苦果子,不敢声张。


一心想要嫁入豪门的淑美,就是被人事科长欺骗了感情,被厂里其他人知道后,她成了饱受非议最终离开的那一个。



其三,晋升受到歧视,而这种歧视又会进一步带来性剥削。


那个年代(其实现在也差不多),女性受到的教育还是相夫教子。


一般工作五六年,就结婚在家,做全职主妇,洗衣做饭带孩子,总而言之「女人太麻烦了」。



「升职啊,男士优先」的晋升制度已经不是潜规则了,而是明规则



阿免已经在工厂做了很多年了,业绩优秀,客户要求 30 件,她能一下子给你做 50 件衣服。


也有管理能力,当宿舍长,对新人可以细心教导。


经理硬是卡着不让她升组长。



他一脸愁容,不无苦恼地抱怨「啊呀我也没有办法,是厂长不批嘛」,顺势把手放在她的腿上,揩油



唉声叹气「这样,这个礼拜天你出来一下,我们讨论一下解决方法」。



能讨论毛线解决方法?还不就是要来一发


讽刺的是,刚进工厂几个月的阿成,就是因为「憨厚」,迅速实现临时工,正式工,领班三连跳。


而这还是在他因阿免被「欺负」,打了经理一顿的情况下。



那个年代的职场,对男性的友好程度简直超乎想象。


不过,虽然本剧犀利地披露了那个年代的肮脏,但没有以可怜巴巴的调子在叙述。


这部剧最为特别的地方在于,它完全认同女工群体的价值。


大部分人的思路是,女工很辛苦,那么咱就努力脱离苦海,想方设法进入更高层的领域。


这是很励志的想法。


只是本片不这样看,它是从一个历史的视角回头望,提出的观点是:依靠劳力为生的女工并不是什么丢人的职业。


她们境遇不善,是因为遭受管理层的剥削,那么需要改变的是管理者。


剧里有两处体现。


主人公雨娟有一个青梅竹马名叫玉林,两人念书的成绩旗鼓相当。



不同的是,因为家境和性别的原因,雨娟辍学成为了一名流水线上的女工。


考上医学院的玉林来找她报喜。


雨娟跟他诉苦,老板很小气,动不动扣工资,连上厕所的次数都限制。


玉林就是典型的「逃离苦海」思路,「阿娟你不要把这些小事看得太重要,找机会继续读书,不要把自己当做女工」。



雨娟微笑回复「你说的小事情就是我现在的生活,而且,我真的是女工啊」。



后来,雨娟机缘巧合,被提拔为厂长秘书,可以坐办公室拿高工资,但她在关键时刻拒绝了。


理由是,她要揭发


雨娟写了一封举报信,希望将厂长随意克扣工资,几位男性管理者性侵女工的恶劣行径告知高层人士。



没错,女工是一份辛苦的工作,但这种「辛苦」又何尝不是由社会,年代和偏狭的传统观念共同导致的呢?


如果社会分配制度并不公平,就要持续发声,找寻可能的机会进行反抗。


做体力活,辛苦,但并不低贱。


就像阿免也说「做女工又怎么样?我也是靠我的双手认真打拼的」。



70 年代腾飞的台湾经济,离开不了这些女工的贡献,她们如今已经做了奶奶一辈的人了,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她们养育了整个台湾地区。


放之内地,其实也差不多。


可是,哪怕是今天,该剧所有表现出来的不公,内地很多工厂里仍在发生。


如果去看一眼内地工厂员工生存状况,你会发现,这一切,都未改变。


而如果把眼界再放宽一些,你会发现,世界未曾改变


职场性骚扰、同工不同酬,这样的现象,哪怕在好莱坞都避免不了,以致于引发了 Metoo 运动。


然而,每一位缓慢着操劳着的劳动者,都值得我们的掌声啊。


而劳动者前面,不该加任何前缀,当然不分性别



助理编辑:春大鲸


喜欢这篇文章的人也喜欢 · · · · · ·

独立鱼招聘:简单粗暴,干掉烂片

Netflix用15年拍摄一个人间恶魔,现实果然比电影更可怕

连丹麦都不敢上映的禁忌片,三观炸得稀碎

今年夏天最欲罢不能的剧,我只推这一部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选择AiDeep,让人工智能为你工作:http://www.aideep.com/
关注数据与安全,洞悉企业级服务市场:http://www.ijiandao.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