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少女“消失”前!独家揭秘她们出道20天里的困惑...

态度 作者:新浪娱乐 2018-07-13 20:48:35 阅读:77


在本文中,我们试图向您讲述:


◆“火箭少女”成团后的两场“车祸”表演幕后细节;

◆自6月23日成团以来, 11位少女们坚持拍摄广告、录制歌曲、跳舞训练细节;

◆还原高度密集和流水线式的行程下,“火箭少女”背负的巨大压力和日常状态;

◆11位少女们独家倾诉成团以来的困惑和心声:团队关系日常磨合;紫宁与“杨超越紫宁”热搜事件;热搜体质给杨超越带来的困扰;节奏快与专业能力欠缺之间的不可调和……


7月8日深夜,一则重磅“八卦”在各社交平台、娱乐论坛疾速蔓延:从大热节目《创造101》出道,且已过上合宿生活的限定女团“火箭少女101”里多名团员,忽于当晚被各自原经纪公司接连接离宿舍。消息传出不久,各家粉丝大站纷纷发表声明,称因“不可抗力”,导致本定于7月11日在京举行的“火箭少女101出道发布会”延迟,具体时间待定。


我们也从知情人处坐实,因为团员缺失,发布会确定无法举办。


时间倒退至6月23日,大型女团养成节目《创造101》决赛盛况还历历在目。历经三个多月严酷考核,孟美岐、吴宣仪、杨超越、段奥娟、郭颖(Yamy)、赖美云、紫宁、杨芸晴(SUNNEE)、李紫婷、傅菁、徐梦洁 11人从101位女孩中脱颖而出,坐上了喻有“出道”之意的金字塔王座。是夜,黄渤为她们主持,姜文给她们报幕,一众大咖艺人线上线下为他们打Call ……这些在数月前还是娱乐圈“小透明”的女孩,如今俨然成了耀眼明星。


衬着潮水般的欢呼声、掌声,“C位”孟美岐的一句话代表了11位女孩当下的状态:“以前虽然是在角角落落里(的存在),但现在我找到了自己的位置,终于可以发光发亮了。”



彼时,她们尽享苦尽甘来的美妙,她们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火箭少女”。任谁也不会想到,仅在半个月之后,这个团体就经历了一次严重的动荡。新晋成团,就险些四分五裂。


据我们得到的最新消息,7月9日,有8位女孩所属原经纪公司已同拥有“火箭少女101”团体经纪约的腾讯方代表进行了谈判。谈判围绕着“双方公司共享合约条款”、“团员个人权益”等多方面展开。截至目前,谈判尚未有个明晰的结果。



除之前预录好的11人轻团综于7月12日如约上线外,原定于近期展开的各项集体工作均搁浅。


实际上,自《101》比赛结束后,我们曾连续跟访“火箭少女”近一周时间,也近距离观察了女孩们进行广告拍摄、成团曲录制、新歌排舞等工作全过程。



在外界看来,“火箭”危机爆发突然,而就我们多天近身观察来看,问题早有暗涌。如今,“火箭少女”将何去何从?我们暂无从得知。但在此,我们还是可以为大家独家还原出,在这场“风暴”袭来之前,“火箭少女”们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在此之前,我们也曾经跟随《偶像练习生》出道的nine percent多日,同样目睹了诸多不得已的缺失和遗憾。在产业热烈期盼偶像团体元年到来的时刻,打着“限定团”概念出道的这两个团体,却先后哑火。全盘拿来主义之后,等待中国内地娱乐公司的不仅是鲜花着锦,更是一场严峻的考验,偶像工业的青涩和方方面面的缺失,令他们摸着石头过河的每一步,被一一记录和放大检视。烈火烹油,如履薄冰,内地偶像团体制造依然任重道远。(点击阅读)


大火之后的两盆冷水


对于孟美岐、吴宣仪、杨超越、段奥娟、Yamy、赖美云、紫宁、杨芸晴、李紫婷、傅菁、徐梦洁 这11位女孩来说,6月23日无疑是美妙的一天。经历了一百余天,上千个小时高压比拼后,她们从《创造101》成功“毕业”了。


累积高达5000万的粉丝集资金额,总决赛当晚来自网友19亿的点赞数据,热搜榜上数十条相关词条……无一不佐证女孩们人气之火爆。而节目方也始终强调,他们的目标,是创造一支“中国最强女团”。“火箭”11人被赋予了“最强” 期待。


在当天决赛上,导师罗志祥为女孩出了一道思考题:“这三个月的速成班,不可能给你们一个长久的职业生命,更没有一夜爆红这件事。在爆红之前,你们是否曾经问过你自己,你准备好了没有?”


准备好了没有?


女孩们还来不及仔细琢磨这句话。在决赛落幕当晚,11人连夜赶赴长沙,准备参加湖南卫视举办的一场大型晚会。这是她们的成团首秀,也是她们第一次站在知名省级卫视的舞台上。


 “火箭少女”们的晚会节目,是一组网络神曲串烧。尽管女孩们青春无敌,亦努力摆出各种可爱俏皮的表情,但简单却极为凌乱的舞蹈动作,对不上口型的假唱……让网友毫不留情,直批:大型车祸现场。



她们自己也清楚首秀失败了。“因为我们打的是中国最强女团嘛,大家就会说什么最强女团,舞不行,对嘴都对不上啊,就会有这样的一些……”段奥娟脸上挂着一抹尴尬笑容回忆着那场演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轻。



是有些难克服的客观因素。因之前长期比赛强度极大,“火箭少女”多位团员身体亮起红灯。


傅菁扁桃体连续发炎多天,讲话都困难;杨超越在机场一直喘不过气,直到晚会直播前傍晚,身体才恢复一些;吴宣仪因连续几天熬夜赶工,从决赛到长沙演出期间从未卸妆,导致人生中第一次长了麦粒肿,但也只得先吃药消炎……其中最为严重的,是团员李紫婷心脏出了问题,疼痛难耐。



SUNNEE很心疼她:“紫婷去了医院,医生说是休息不足导致的,背部神经和几处神经什么的压着……看她这样我还挺不开心的,其实我是很想要跟公司吵个架,能不能让她休息一下啊?!”



除了身体问题,在为《101》决赛连轴学习新歌舞,进行各种VCR拍摄的前提下,大家根本顾不上再排一个晚会节目。


湖南台的神曲串烧,女孩们前前后后大概只插空学了几小时。而到了长沙当天,才开始简单排队形。女孩苦笑:“其实那天的表现已经比想象中好很多了,因为之前我们在练的时候,是没有一个人记得住动作的,大家脑子都累懵了……我们表演做不好肯定是我们的错,要检讨。但很多安排真的不是我们能控制的。”


观众嘲讽显然不可免。如王一博在《101》里所讲:“别说你(练习)时间不够,观众也不会知道这一点。你就是要给结果。”


但作为一票一票把小姐姐们投出来,有私心的粉丝群体来说,他们是心疼女孩的。不少粉丝还是给予了宽容态度,盼着她们在下次舞台上“逆风翻盘”。


12天后,在另一顶级卫视浙江台的“跑男”嘉年华上,“火箭少女”进行了第二次公演。她们唱的是《创造101》主题曲,他们已在比赛中呈现过无数遍,有足够信心不会出错。


然而,服装和造型依然被网友批驳不合时宜,没有任何队形变换的舞蹈,甚至当天伴奏带用的还是《101》节目里百人原声版本,且伴奏带声音远远压过现场音……



所有问题堆积,某知名论坛小组里,关于公演的相关讨论帖刷屏了好几页。


“且不说让她们全开麦。单说出道小半个月了,在已订好行程前提下,她们作为唱跳女团竟没有重录一版11人的主题曲?没有供唱跳现场使用的半开麦垫声伴奏,就敢去表演?”


另有人表示不解:“团队到底有没有正视这是一次真正的‘舞台’机会?还是只把它当做一次‘刷脸’通告?”


当天,团员赖美云点赞了一条“火箭少女造型一言难尽”的微博,随后又取消了。



Yamy在私人INS上“抱怨”了一些舞台状况,却招致了一大波舆论攻击。



无论如何,两次不尽如人意的亮相,使得“火箭少女”的舞台备受质疑。


节奏太快了


关注《创造101》节目的人都知道,参加这档节目的女孩们分别来自不同的经纪公司。在节目结束后的两年内,“火箭少女”的经纪约会统一签给节目平台方腾讯,而团体运营权则交给了由龙丹妮、马昊等人创办的“哇唧唧哇”公司。


据“哇唧唧哇”方介绍,在运营“火箭少女”的,他们会组建一支大概30人左右的团队。除了常规团队里配置的经纪人、宣传两年内,还会细化到请专人分抓音乐、综艺、粉丝运营等单面规划……管理事无巨细。


“我们真的不想女孩们成为快销品,还是希望能用音乐作品说话。毕竟他们是作为音乐向偶像出来的。”在北京城东某摄影工作室里,“火箭少女”运营团队负责人,“哇唧唧哇”员工的N先生说道。在加入“哇唧唧哇”前,他曾在龙丹妮时代的“天娱”做过多年企宣工作。经历过多届选秀,他知道凭作品立人的道理。


但有些机遇,只有在当下刚比完赛,女孩热度最高时才有。


抓,还是不抓?


见面这天,“火箭少女”正在紧张拍摄麦当劳一组新品的宣传照,女孩们从早晨工作至深夜。



就6月23日《101》比赛结束,到之前原定女团举办正式出道发布会的7月11日之间,她们的行程基本如下:


6月24日晚湖南卫视“毕业晚会”

6月27日“麦当劳”广告拍摄

6月28-29日成团曲录音

7月1日-7月3日 成团曲排舞/能力测评

7月4日-5日 拍摄某代言宣传物料

7月6日 浙江卫视“跑男嘉年华”

7月8日 成团造型照、形象片相关拍摄

7月9日 某电影主题曲录制

7月10日 出道发布会定妆、总彩排

......


《创造101》的发起人黄子韬曾告诫女孩:“你们出去之后可能什么都接,代言、活动、综艺……这对一个艺人来说都是消耗。怎么样是不消耗?作品。作品用什么积累?时间。”


显然,在这17天里,“火箭少女”并没有那么多时间“磨作品”。


以上行程都需要她们在极短时间内消化完成。其中最重要的单曲部分,她们只有两个半天的录音时间,一天半的练舞时间,这本身就是压力。



而在韩方原版《101》 (第二季)中,于当年6月17日结束比赛成功出道的限定团WANNA  ONE,直到当年8月7日才举办了他们的出道演唱会。中间近两个月的时间,他们都留给了集训。据悉,他们的日常练习常常持续到半夜,团员睡眠不足一个小时——且这种练习强度是在外界公认所有团员底子还不错前提下推行的。


徐梦洁坦言:“其实之前做练习生时我已经在学习很多做艺人的东西了。只是还没有做好准备的是,它(出道即收获极高关注度)来得太突然,太快了,一直把我们逼着往前走。虽然也是好的,可以让自己有紧绷的意识,但是也希望可以不用那么紧凑,很多事情真的都要消化的。”



专业实力参差的少女们


北京的夏天,多燥热难耐。室外温度已经飙升至近40度。 


这一天,是“火箭少女”们录制成团单曲的日子。我们已听过新歌的demo,是一首品质不错的舞曲,歌词裹着少女甜蜜气息,节奏又利落帅气。为这首歌曲担任制作人的KIM和Nick Pyo,是韩国顶级音乐人。韩中两版《我是歌手》里,很多歌都出自Nick Pyo,之手,同时他们也曾参与《101》主题曲的制作。


“火箭少女”需单个进棚分录自己part。听着另一团员唱的酣畅,杨超越喃喃道:“完了完了,哎我有点慌啊,怎么办怎么办?”恰从旁经过的吴宣仪听闻,甜甜地鼓励说:“加油喔!一定要有你的态度!你的声音一定要热情起来就好啦!”杨超越叹口气:“我那天看到个视频,有个人唱特别烂,然后老师就给修得特好……”吴宣仪迅速打断她:“那你要一直当烂的人吗?会进步啦,不久就会进步的。我见证过,就是一个录音不好的人到后面真的能录得很好!”


但,真的跟不上。



大多团员进棚,跟着伴奏轻哼几遍,就很快进入录歌状态,制作人至多再强调一些细节。每人基本能在一小时内结束“战斗”。


而到了杨超越录歌,两位异国制作人索性从控制室走进录音间,和她一起席地而坐,半句、半句地教唱起中文来。


事实上,杨超越被分配到的部分算是最少的,但光是“找调”就花了半个多小时。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其他女孩早已结束工作相继离去。在几经发音、曲调调整,终于唱完了那句 “OMG! Come On!” 后,杨超越如释重负地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笑着大喊了一声:“我的妈呀!”


在《101》比赛时,来自泰国的李紫婷凭借过硬的演唱实力成为了寓意优秀的“3A组合”一员。然而在录制单曲那天,紫婷出现多次发音失误,录唱没几分钟就哭了起来。她实在看不明白新歌绕口的中文词,歌曲结构也很复杂。


 “我压力真的有点大,”紫婷语速缓慢地说,“我看不懂中文词,就会听,会说……之前在《101》有自己熟的歌,练习时间也多一些,但这首歌(指成团曲),前一天刚刚给到歌词,太快,准备来不及的……”中文没那么灵光,是她现在最忧心的事情之一。


转眼另一天,女孩们已为新单曲学舞了两三小时,编舞的老师来自为TOP团体EXO、SHINee 的团队。


原本是集体教学,但没多会儿,领舞老师就重新分配了队伍:孟美岐、吴宣仪、傅菁、徐梦洁、Yamy几个进度极快的女孩被分到了一组,顺着音乐不断学习新动作。



杨超越、段奥娟、李紫婷、紫宁、SUNNNE则在另两三位老师带领下进行慢动作拆解。



领舞老师表示:“其实她们都比我想象中学的快……为什么分两拨?对,她们舞蹈能力是有些差距……但把一些人拎出来,不是他们特别不好,只是进度稍慢的同学如果一开始跟着快的同学赶,会漏掉很多动作细节的,还是让他们磨扎实吧。”


段奥娟有些“丧”:“跳舞对我来说真的难。我老记不住动作,跳了后面就忘了前面。”



孟美岐则在给SUNNEE开“小灶”,她动作流畅,但SUNNEE却跟的有些吃力。


而杨超越表情始终严肃,当晚排舞她练习时间最长,其她女孩接连休息,她仍在老师的指导下反复调整动作。



外界多讽,只要有杨超越在,其他团员都要“拖飞机”。


杨超越语气平淡:“眼睛不瞎的人都看得出来,我真的是实力不好。可能很多人看了很多电视剧,她们的宗旨就是一个废柴,最后她会逆袭的。但事实上生活里就是有很多人,她是没有逆袭成功的……我只能说,为了赶上大家的进度,我会更努力,这次一定要比上一次的自己更好。不要退步,一定要进步就可以了。”


然而,尽管反复练习,再合体时,杨超越的动作还是比旁人慢了半拍。



没有再多时间抠动作了。练舞最后一天的上午,他们合体走了几遍音乐,下午就得马不停蹄飞到上海做另外的通告。


 “之后有计划再做一个系统集训吗?”


“应该没有时间了,但我们可能是边做作品时边再充实一下。”经纪人如此回答。


彼此个性待磨合“友好”却也未能互相“依赖”


初成团,除了业务能力不匹配,11位女孩的日常相处也有待磨合。尽管她们一起比赛过三个月,但其中几位女孩之前既不在同一宿舍,也未在小组考核里合作过,相识,却也没那么相熟。


“你会怎么形容现在11个女孩间的关系?”


杨超越很耿直:“就队友吧。我跟她们关系其实都很好,但还没有找到一个可以让我依赖的人,所以还是会没有办法……能够跟某个人分享一些事情的。”


“你说团魂?那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呢?我觉得它肯定会有的,只是不可能说们11个人才刚聚一起一个多礼拜,我们就有团魂。那肯定都是骗人的,这不就是瞎掰嘛!”



SUNNEE耸耸肩。和看似咋呼的男孩气外表不同,私下的SUNNEE很安静,穿低调的素色T,背暗色双肩背包,过长的刘海将眼睛遮住大半。她常独个儿坐在一隅,听听歌、看看手机视频。



在《101》决赛公布她出道那一刻,SUNNEE哭得很厉害,她说自己根本没有准备出道发言。这是实话。


在比赛初期,凭借独特的中性风格,很多人看好11人团中必有SUNNEE一席之地。然而某个时期,她和孟美岐、吴宣仪几组搂抱玩闹的照片忽被网友揪住,继而被放大解读成“SUNNEE试图骚扰其他女孩”,恶评涌来。


所谓“骚扰事件”,对SUNNEE本人打击很大。我们和女孩们聊迷茫。其他人多讲的是工作上的不适。唯有SUNNEE说:“我不怕工作难还是简单,我怕的是跟大家相处。”


她向我们袒露心声:“其实,我本身个性是很咋呼的,我很爱跟朋友打闹,很爱交新朋友。在上《101》之前,我也因为爱玩闹而被身边人说过。但当时我就觉得,还是做自己吧,开心就好。所以来《101》我还是以我原本大咧咧的状态去做,但是我又第二次被打击了(所谓“骚扰事件”)。所以我就觉得,嗯,有可能我喜欢的自己不是大家喜欢的……也是因为这件事情发生,我后面就一直在调整自己。”



这几天,但凡有团员来找SUNNEE玩,她们也会一起说说笑笑,互相“挤兑”一番。但大多时候,她还是和人群保持着些距离。


作为一支团体,女孩们的“目标”亦不统一。


“我们11人比较特别,半道组成一团。所以我们每个人都很有自己的想法。我觉得这是跟大多女团不太一样的地方,”SUNNEE看得清楚,“大家都挺有个性的啊,只是有些人有想法不太敢说出来,有些人很敢表达。”


有团员对我们直言,她很想在这两年中拓展自己某优势面,在某领域有所深入;某团员的愿望是做独立音乐人,“想做自己的作品,但现在没时间潜心学习”;某团员很想回学校读完书,对学业有些焦虑;某团员很满意出道单曲的风格;而某团员主动和团队表态,“不要学韩风”……


有几年成熟女团经验(“宇宙少女”)的孟美岐、吴宣仪则坦言,做一个团,都要从练习生时期开始磨合。相处久了,大家才会在台上台下形成默契。如今在“火箭少女”,“我们很多方面还是要互相了解、适应。”



不懂怎样做一个“公众人物”


在11个女孩里,除了孟美岐、吴宣仪以专业女团打造方式出过道,其他女孩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当“明星”。之前比赛封闭了三个月,一出来,即被推到行业最瞩目的位置。她们来不及反应,亦缺乏所谓的“公众人物”意识。


引起轩然大波的是“杨超越紫宁”热搜事件。


这则热搜背后是紫宁“翻牌”转发了一则粉丝微博以示感谢。该微博内容多是些支持鼓励紫宁的话,但其中几句诸如“无法接受那些唱跳实力未达到出道水准的女孩出道”,“团里那些整天嘻嘻哈哈的闲鱼”等形容,被网友挑出来,直指是在暗讽“火箭”队公认实力不佳的杨超越。紫宁此举被解读成讽刺队友,“不乏心机”。



“所有人都在骂我说,你脑子抽了吧?我确实当时脑子抽了。”当被问起转发事件时,紫宁脸涨得通红,语调里带着哭腔:“当时是在拍麦当劳广告间隙,我刷微博,看到很多粉丝在叫我翻牌。正好我爸妈也在跟我说,你粉丝那么挺你,你干嘛不去评论评论他们?你回应一条有那么难吗?我真的是刚出道不懂,也很慌,不知道该回哪个。然后正好看到好多粉丝圈我,说那个微博给你提了一些有建设性的意见,我觉得这种建议微博我是可以回的,挺感谢的,所以我就抱着这个心态评了。评到一半,那边叫我去拍摄,我赶紧把字打完,发送之后就忙去了。回来之后发现出事儿了,就已经晚了。”


“我觉得我要是个路人,我也骂,真的。你怎么看,我都是做错了的那一方。我这方面的意识真的太欠缺,随意了。所以以后真的还是看清楚。我会改的,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事发后,紫宁除了当面向超越解释,还写了一段长长的道歉文。“但是……(团队)就是不让发。


那时我才知道,很多事情真的是身不由己的,没有办法。”



一片谩骂声中,紫宁自己越来越困惑:“我现在不知道出道对我来说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我之前在公司练习时间也不长,我知道要成为一个很稳艺人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胜任,我现在有点懵。”


而另一边,在第一时间听完紫宁解释的杨超越并没把此事放在心上。然而第二天再上网,看到这件事已成了全网热议话题。


“很多人都已经上升到紫宁人品问题了,我就觉得特别生气,就一冲动,连着帮紫宁回复了好几条解释!”



杨超越在网上公开替紫宁“撑腰”时,我们恰和“火箭少女”的工作团队在一起。把她的留言拿给团队看,工作人员这才注意:“啊……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去问问吧。”


不久之后,杨超越的几条留言就“消失”了。


“我最近真的删了很多微博。我就觉得,哇!有点精神分裂!上一秒发完的下一秒就删掉了。”杨超越干笑了几声。


杨超越本人是个十足的手机控。一闲下来,她就抱着手机不停刷屏。问她在看什么?她大大方方答:“就看别人给我的评论呀,挺好玩的!”


杨超越不太明白,自己怎么就变成一个热搜体质了。


“我在(节目组)里面‘关了’那么久,行为举止都没啥意识。出来还是想发什么就发什么。但是我后面发现好像可能……现在关注我的人太多了,我的一些举动可能会引起很多讨论。”


几次发微博上热搜之后,工作人员有提点她:“发之前给我们看一下。”杨超越有点犹豫:“但有时候我自己在心里就想,我觉得……还行吧?应该没问题吧?哎呀先发了再说。”



为了感恩支持自己的粉丝,杨超越琢磨着想送大家一点“实际性的粉丝福利”,“我以前看微博也经常看一些博主抽奖,我就想,那我也抽一个吧,抽个手机。他们应该会高兴,因为我之前看到那些博主抽奖时,我也可想抽到我自己了。”


杨超越就真的发了个非常“网红格式”的抽奖博。但团队又告诉她:“没有什么明星会这么抽奖的。”她就又删掉了这条微博。



“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在融入艺人角色的过程中,我觉得我应该会弄出很多笑话。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我也觉得热搜它在等着我。就很害怕……你知道,啊又上热搜了。”杨超越有点苦恼。


除了个别成员偶尔在社交平台上太“放飞自我”,未计后果地表达一些私人情绪外,整个团也常常会做出一些集体“凸槌”的事。


不久前,“火箭少女”分别发宣传微博为《明日之子》节目打call,简单的一条微博,却分别出现了多字、少字、错字,艾特错官博等问题。其中,傅菁改了三次,杨超越更是重新编辑了四次。而为“跑男”嘉年华发宣传博时,多位团员重复出现了如上“低级”错误。


很显然,对成为专业艺人这件事,女孩们还缺乏准备。


团队给不了的安全感


“比赛几个月,你一直都在里面封闭式训练,所以你不知道外面变成什么样了,”孟美岐表示,“每个女孩其实都是在慢慢适应,一点点摸索现在的环境。”正处20来岁的敏感年纪,面对突如其来的关注,她们心里有很多不确定,太多忐忑,需要有人能够引领她们,带着她们冲破迷雾。


在为新歌排舞的前两个下午,赖美云没有出现。再回来时,她只剩半个晚上和一上午时间学习,跟上大家进度。这对她来说,“压力挺大的。”



有爆料称赖美云现身医院,疑似去看心理科医生。这件事是真的。


“我自己就是那种压力体,说是对自己要求高,其实是因为我没自信。像在现在的团体(“火箭”),我也会觉得她们太优秀了,跟她们在一起,压力山大。她们就唱得也好,跳得也好,长得好看,又高……”眼见气氛渐渐沉,赖美云马上换了个调皮语气,露出小梨涡笑道:“比不过她们!我看我粉丝都说我是凹位出道哈哈!”



尽管平时的赖美云看上去很开朗,但她本质是个“内向的人”。话很多的她常常也是在用不停聊天的方式释放某种焦虑。


看心理医生这事,她倒觉得没什么:“因为我之前比赛压力大,再加上用医生的话说,我的(内向)性格和我做的职业有一点冲突,所以会比别人做这个职业更辛苦一点。心态不稳。”



而就在曝光赖美云就医前几天,网络上有人直接曝光了吴宣仪的私人身份信息,攻击她“谎报年龄”。吴宣仪向我们透露,所谓改年龄,不过是父母当年为了让她早点上学,而改动了几个月而已。



“这事其实原因很简单。但我自己也不能,也没必要说去(特意回应什么)……”



赖美云看心理医生和吴宣仪身份信息泄露这两件事,负责运营的哇唧唧哇团队方面都没有做出适时反应。


SUNNEE坦言:“毕竟‘哇唧唧哇’是我们成团后才刚一起合作的,所以肯定不能说第一天合作就很愉快,肯定会有一些摩擦,还是得要磨合一下。”


某次录歌,SUNNEE对着打印好的歌词纸看了几眼后,指着纸上一处半开玩笑地“投诉”工作人员:“讨厌我也不用这么明显吧?纸上名字都打的不是我!”在SUNNEE演唱part前,赫然写着《101》比赛中未能出道的第12名选手“李子璇”的名字。



有资深经纪人分析:“这些女孩子其实还挺小的。又啥都不懂,出了点事,上了几次热搜,表演一次就被嘲一次,急都急死了。你不能有效帮助她们解决,不给她那种专业的人去维护她们,让她们信任,就愈发没安全感。”


出走


7月8日晚,徐梦洁在微博上发布了几张甜美可爱的自拍。留言区里,她撒娇“埋怨”当天有那么点儿不顺:丢了眼药水散粉手链……口红也差那么点就丢了……当时的她可能还不知道,那一天,她也差点“丢”了她的团员们。



就在那晚,几位“火箭”成员的原经纪公司以带女孩“做头发”“做指甲”为名,分别将她们接走,至今未再送回宿舍。


最初,坊间传闻是孟美岐、吴宣仪所在的乐华娱乐和“火箭”经纪方腾讯产生合同纠纷,两方就是否在“火箭”活动的两年期间,孟美岐、吴宣仪可以回到原“宇宙少女”进行“并行活动”一事产生严重分歧,故强硬带走了自家的女孩。


据我们了解,紫宁、SUNNEE等其他非“乐华”女孩也被原经纪公司带出。事情更为复杂。



几日以来,我们就此事也联系了多位资深业内人士和一些相关知情人。综合各方说法,我们了解到出走背后更深层的复杂缘由。


在团队规划方面,“哇唧唧哇”表示会有30人左右运营团队。综合跟访几天来看,“少女”专属运营团队到位的或只有六七人,职务大致囊括大经纪、执行经纪、商务、专属摄影、助理。有知情人士透露:“哇唧唧哇”的宣传团队并未就位。对比相对成熟的少女团体SNH48,其运营方上海丝芭,工作人员接近200名。


在《101》开播之初,腾讯方面表示,关于11人女团基本规划,他们已和“哇唧唧哇”展开商讨。而我们从运营团队处得知,接下来,“火箭”将陆续推出展现日常生活的“轻团综”和有正规综艺节目体量的大型团综;和其它大热综艺接触中;举办多场FM见面会;年底还要在几大城市召开演唱会;音乐专辑也会推出;另在沟通几大国际品牌彩妆、香水的代言。“我们差不多会在今年完成二十多个项目。”


但紧密的“行程”并不等于合理的“规划”。据某相关员工隐晦透露,关于团体形象、音乐计划,“其实还是拿着一些韩国做过的七七八八的东西在说。”模仿皮毛却无法触及精髓。



一个目前无法企及的事实是——韩国偶像产业极为成熟。


从《101(第二季)》出道的WANNA ONE,等待他们的是若干个丰富的打歌舞台释放魅力。纵观其出道几月安排,除参与综艺、拍摄广告、举行见面会外,作为唱跳团体,其主要精力放在了专业舞台上。以音乐为重,WANNA ONE早期登上打歌舞台,就连续夺得多个一位,业务能力迅速受到肯定。


等待火箭少女的,却并没有这样成型的音乐舞台环境,调性不一的综艺、FM、广告成了维持存在感的稻草。预计节目红利过后,没有鲜明的团体定位和音乐规划,只会让团体沦为“通告咖”。此外,大半年二十多个项目做下来,本就实力平平的“火箭少女”又哪有时间提高业务?


对此,傅菁最大的困惑就是:“不知道自己在‘火箭’里的定位是什么。感觉就是哪缺我,我去哪。”


“团队没有跟你们开会讨论过吗?11人的人设?团体打造方向?”


“这个首先还是看公司决定,怎么区分我们。这个我们做不了主。暂时还没有探讨这方面。出道之后就开始工作了。”



高密度的通告,对运营团队来说也是考验。据几位电视台知情人士透露,之前两次卫视晚会,均因团队对接层面出了问题,不到位,“闹得不是很开心”。其中一次,因为没沟通好更衣室,“所有女孩是在大巴车上换舞台服的”。这些都为日后某些矛盾爆发埋下隐患。而几次危机公关处理不当,亦使得成员本身对运营团队缺乏安全感。


至于造成此次“出走”的最大原因则是,“火箭”团队不让团员进行“个人活动”,已推掉部分女孩的个人代言并引起了不满。有知情人士透露:“本来腾讯、哇唧唧哇和原经纪公司的分成比例就是7:3,‘7’完全归腾讯和哇唧唧哇,和艺人无关。而‘3’还要11个人的公司再分,每公司拿到的不多。再从各经纪公司下分到团员本人身上,女孩基本上也是赚不到什么钱的。”


我们简单算一笔账,即使一个千万级代言,300万分到各公司头上,再按照新人和经纪公司分成比例,刨去培养成本,女孩们能拿到手的确实如网友戏谑:“不够吴宣仪买一个包”。


有不愿透露身份的经纪公司方代表表示:“作为公司来说,培养女孩女团已经砸了不少钱了,都希望能变现的嘛。至少你给我一个变现的可能性啊,但现在个人活动什么都不让接,就是基本断了这条(财)路。”


不完善的信用和合作机制


通过我们多天、多方摸底,“火箭”运营团队固然有他们的缺失,但几家经纪公司直接带走女孩的行为,从法律层面来讲亦欠理性考虑。


首先,毕竟原经纪公司和腾讯方有约在先,明确提出入选11人团的女孩未来两年合约全签在腾讯方,哇唧唧哇负责管理和运营。两年内,原公司在业务上不得进行干预。


通过多方途径,我们从相关人士处也看到了合同文本。30余页的经纪合同,条款限定十分严密。据该合同内容明确可知,腾讯确从一开始便与经纪公司签署的是“割裂合约”,合同中亦不涉及“单方解约权”。简单来说,在两年内,经纪公司根本就不能解约,必须继续履行合同。



在法律明示“割裂”的前提下,几家经纪公司和腾讯进行再谈判的“底气”又是什么?我们就此请教了知名律师定中。


据定中律师解释,对于此类纠纷,首先要看合同里有没有约定针对某一方的“单方解约条款”。如果有此条款,且艺人方(经纪公司&艺人)确实试图违反和腾讯方的约定,不执行原来的合同,那么按照条例里列出的赔款及其它赔偿要求,艺人方照做就好,但在没有解约权情况下,如果艺人方不履行合同,腾讯这边是可以要求艺人不能上其它节目,并‘封杀’的。但凡有平台想请她们,腾讯就可以开一个律师函或警告函,‘这是我的艺人,根据合同我有专属经济条例’,你如果用她的话,我有可能会告你。”


但定中律师表示:“也许经纪公司一算账,发现如果我违约,收回经济约之后,艺人在未来两年内能为我赢得‘利’远高于我赔你的钱,那我就不跟你合作了,给你钱就完了。”


另有制作人告诉我们,如果腾讯和女孩经纪公司两方“撕破脸”,原则上不好再请女孩上通告,“因为制片方到底给谁打钱?谁能保证艺人拍摄工作一定顺利?这是个很难的烂摊子。”但他同时表示:“不过在国内,参加商业活动就应该还好,有‘空子’可钻。只能说,有合约问题是很麻烦,但不代表艺人完全开不了工。”



至于为何韩国原版《101(第二季)》在实行“割裂”合约时颇显顺利?


有资深研究者解释:“韩国公司练习生那么多,出道机会本来就渺茫,如今又能高关注出道,公司又能‘躺着’分钱,他们何乐不为?再者,韩国市场相对规范,也有契约精神。若真因违约闹起来,那是真的会被市场‘封杀’的。


而即便真的双方不愿继续合作,甚至到了打解约官司这最坏一步。那么打完整个官司,起码也要一两年。显然,腾讯方面的诉求不是为了要赔钱,而是希望艺人们能够继续履行合约。


或是抓住了这一点,加之“火箭”团队有“失误”在先。


7月9日,有8家女孩所属原经纪公司已同拥有“火箭少女101”团体经纪约的腾讯方代表进行了新的合约谈判。但截至目前(7月12日),谈判尚未有个明晰的结果。


结语


2018年,因为《创造101》的爆红,中国女团市场复苏。有更多的女孩、女团跻身主流圈,被大众看到、喜爱。其中,“火箭少女101”更算是“C位”成团,承载万千希望。尽管,一路上确会有种种质疑掷向女孩们,但并没有人真的希望女团破茧只是幻梦一场。


然而,国内市场环境又是如此矛盾。选秀推行十几年,节目迭代,互联网的发达和巨大的年轻用户市场的迅猛发展,使得中国娱乐经纪公司们还来不及缓缓进化,就直接跨越到了今天。等待他们的一方面是层出不穷的新鲜面孔,一方面是随时拿着放大镜检视的粉丝们,压力可想而知。高曝光量带来的红利,亦使得各方都很难平稳心态,与新人们共同沉淀下来承担风险。



在某一档选秀发布会上,担任导师的李宇春有感而发:“现在选秀节目越来越多,越来越短暂。虽然很多资本进入,节目得以升级。但对于艺人打造来说,还是停留在1.0版。我觉得要给更多做选秀的公司施加压力,我们呕心沥血选出来的选手,怎么去后期打造和运营?应该是他们需要思考的。”


在跟“火箭少女”相处中,我们曾问她们:“组团出道了,最期待的场景是什么?


段奥娟抢先给出了回答:最期待的就是,在那种很大型很大型的颁奖典礼上,大家都看到我们的演出。然后我们跳舞都齐刷刷的、踏踏踏的那种!”



犹记某天练团时光,11位女孩聚在练舞室外等待。


在挂着李宇春、张靓颖、X玖等艺人的照片墙下,她们一个一个地“数星星”,“叽叽喳喳”不停,“为什么没有我们的照片?”


“因为我们才刚开始,照片还没有摆上去呢!”“有一天一定要摆上去!”“我们要好好准备啦!”


那一刻,阳光从窗外斜斜打进来,橘色的光温柔撒在女孩子们漂亮生动的面庞上。她们笑声清亮,青春正好。



长按图片 识别二维码 一键加关注

不信来试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输入关键词还可查看更多往期精彩内容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选择AiDeep,让人工智能为你工作:http://www.aideep.com/
关注数据与安全,洞悉企业级服务市场:http://www.ijiandao.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
百度热搜榜
排名 热点 搜索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