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我身边这对来自湖北的恋人分手了


固定布局                                                        
工具条上设置固定宽高
背景可以设置被包含
可以完美对齐背景图和文字
以及制作自己的模板

01

郝斌和方彦的公司大楼矗立在长江的东西两岸。


下班后,一个从西岸的汉口回到东岸的武昌,一个要从东岸的武昌返回西岸的汉口。


他们常坐地铁2号线。


虽然相向而行,但缘分有时也会定格在繁复交错的匆匆之中。


郝斌曾以双方工作的大厦为名,给方彦写过一段自觉讳莫如深的表白信:


“一边是万达中心的高耸入云,一边是民生银行大厦的拔地倚天,隔着烟波浩渺的滚滚长江,遥遥相拜,白头到老。


方彦一眼便看出他是在笨拙地模仿严歌苓的句子,除了好笑之余,也喜欢上了这个西岸的男子。


时光如梭。


郝斌发现,不知从何时起,从办公室放眼眺望,总是感觉在对岸的某扇窗子里恍惚着方彦的轮廓。


于是,在谈了三年又二十八天的恋爱后,他决定向方彦求婚。


据郝斌回忆,那一刻,距2020年除夕还有一个多月。


02



临近春节是我最忙碌的时候,以至于在郝斌发出信息一天后,我才察觉到它的存在:


“哥,告诉你个喜事,求婚的事情搞定了,家准备安在江北的汉口。主要是因为4月份,她回家时困在过江隧道而有了心理阴影。虽然房价高点,我也打算选个她上下班不用过江的房子。现在一切都挺好,就是这几天有点儿心慌,可能是我俩总是得过且过地处理一些矛盾吧,彼此心里都有疙瘩,急需你的解药!”

“婚前恐惧症,鉴定完毕!


彼时,我对其二人的八卦没有一丝的好奇心,匆匆回复后便趴在办公桌前继续昏天黑地起来。


不久后,他给我发来了一张照片:在江汉关大楼的背景下,两个年轻人正在彩灯的光影中紧紧相拥。虽然口罩掩住了口鼻,但也挡不住月牙般的眸子里满满的笑意。


紧接着,聊天窗口又蹦出一句话:


“哥,我们选了个吉利日子,大年初九,二月二号去登记,婚礼打算五一办,尽快帮我们写个请帖如何?


“你敢用我就敢写!”虽然满口答应,但我打算还是先忙完手头的工作,过几天再去拟稿。


对话告一段落,我又点开了照片,初衷是想瞅瞅新娘子的样貌,却发现这照片或因拍摄者手抖失焦而变得有些模糊。


仔细端详,街灯的光晕扭曲得光怪陆离,建筑物原本整齐的青砖也显得坑洼嶙峋。


那闯入镜头的行人有如一缕诡异的幻影,而正中央主人公的面孔也如遮上了一层混沌的薄纱。


就是这张4:3的照片,大小不过数兆,但其中近千万个像素点却足以融进夜色的深邃、建筑的巍峨以及无关的路人和幸福的主角。


但就在照片的右下角,那被衣襟遮挡,仅仅露出方寸的牵手,或许正弥漫着千万个魑魅魍魉。


只是当时我,当时的我们,都不知道罢了。


03


我本就是个拖延症患者,而从十二月开始,各种有关生死的噩耗更是扰乱了我的心绪,在愈发强烈的焦虑感中,书写请帖的计划被选择性地遗忘着,直到这样一条消息占据了头条:


“楚天都市报1月23日讯(记者王荣海)今日,武汉市民政局发布公告,根据武汉市新冠肺炎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有关规定,为防止新冠肺炎的扩散,根据湖北省民政厅领导指示,经武汉市民政局领导同意,取消2020年2月2日办理结婚登记。


不久,郝斌发了一条朋友圈,转载的就是上述新闻,其后有一行注释:


“不知为什么,我有种如释重负的罪恶感。


我思索再三,回复到:


“你真牛,也不怕媳妇看见?


但这条评论却石沉大海,此后我的分分秒秒都陷入了因食言而造成的坐立不安中。


终于,我心虚地拨通了电话:


“我说,你们这是嘛意思?打情骂俏还是要动真格的?


“谁知道呢?现在人啊,都在装模作样地谈情说爱,望眼欲穿的却是口罩和解药。


“那和你们有个毛关系,总得为点什么吧?”


“俩人都抢到了口罩,收货时一个没有,一个收到了两份。你说这算不?


在一阵尴尬的沉默后,我又说了一堆无关痛痒的鸡汤话,再没好意思追问孰是孰非。


电话挂断。


虽然心怀八卦的揣测,但我还是又给他发去了一条正能量的信息:


“非常时期,哪有谁对谁错的,想开点!


很快,他就回了过来这是那条朋友圈的截图:


在一众形形色色的调侃中,有个方彦的昵称只回复了三个字:


“我也是!


这三个字,如刀凿斧刻般让所有是非曲直变成了悬案,而这段本应扎根在汉口的爱情故事,却伴着:“爱情可贵,生命价高”低吟浅唱,不知何日是终章。


04

2020年2月9日23点01分,新型冠状病毒的死亡人数被定格在813人,若干年后,我不知道这组数字会不会被用简单地统计,粗暴地加权,哪怕这曾是一个个比不幸更不幸的生命在逝去,一组组比悲哀更悲哀的家庭在啼血。


这些长眠于地下的同胞啊,我只希望你们一觉醒来还能身处太平盛世,焚香祭酒时,不必再祈祷国泰民安吧。


现在,已是2020年2月10日午夜,距离立春,已经过去了6天的时间。


可为什么,今年的春暖花开如此艰难?


以上,本是文章的结尾,我正要心潮澎湃地按下保存键,电话铃声却响了起来。


一个名为“刘斌(好友)”的名字正在归属地为武汉的提示下散发着刺眼的光。


努力转动着大脑,却搜寻不到关于来电者的任何记忆。


此刻,“好友”二字变成了比病毒更加惊恐的存在。


那条“未接来电”的提示,那些通讯录中被遗忘在角落中的武汉好友们,仿佛正露出对虚伪的嘲笑,让所有置身事外的忧国忧民,所有感动自我的慷慨陈词变得一文不值。


我知道,关于武汉的一切,我再也写不出一个字来。

  END  
疫情还在持续中,有不少人已经复工了,为方便大家查询自己所在区域附近的疫情情况,360公司的技术小哥哥制作了一个【周边疫情查询服务】,可实时查看,附近是否有疫情,疫情离你有多远,及时做好防护,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可查询疫情情况,祝大家健康平安。

全民战役时刻:普通人的光辉

战疫至今,许多普通人也在默默地奉献着自己的力量。他们也许是自愿提前返工的口罩厂工人,也许是严守小区至凌晨的门卫大爷……疫情爆发以来,你的身边是否有这样默默奉献的普通人?你是否曾被他们的举动感动?写下你的见闻和所想,相信我们团结一心,终将能战胜疫情👇

疫情之下,我身边这对来自湖北的恋人分手了-文娱排行榜

疫情之下,我身边这对来自湖北的恋人分手了-文娱排行榜
疫情之下,我身边这对来自湖北的恋人分手了-文娱排行榜

南瓜屋故事

真人 真事 真情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你点的每一个“在看”
我都认真的当成了喜欢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文娱排行榜立场
本文由 360娱乐 授权 文娱排行榜 发表,并经文娱排行榜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文娱排行榜)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www.yaopaiming.com/gossip/67675.html
软文发布
发表评论
坐等沙发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360娱乐
360娱乐 作者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 文章

    470

  • 评论

    0

广告赞助